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继往开来(27)(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继往开来(27)

作者:枪手1号
    毛阿福所部在过了土城之后,高歌猛进,一路之上连接击溃了二股前来堵截的楚军,没有了阵地的依托,楚军在野战之中与汉军相比,完全处于下风。

    “团长,他们不是楚军正规军,而是一股地方卫军。”接替了符江担任一营营长的解容押着一名俘虏走了过来,这是他们在刚刚结束的一场野战之中俘虏的一名楚军将领。

    “地方卫军?”毛阿福一怔,“难怪今天的战斗比前几天的要轻松多了,不对啊,楚军在彭城的地方卫军不是在泗溪驻扎么,怎么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解容点头道:“我也感到奇怪。”

    毛阿福翻身下马,走到俘虏面前,手中马鞭伸出,托在这个俘虏的下巴之上,将他的脑袋抬了起来,“你是彭城卫军的将领?”

    “是,是,是。”这名被俘的军官脸色煞白,看着毛阿福,连连点头。

    “你们驻扎在泗溪?”

    “是的。”

    “那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半个月前,我们便换防了。”军官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上峰传下了命令,让我们分期分批离开了泗溪。”

    毛阿福脸色一变,心中咯噔了一下,“既然是正常的换防,为什么还要分期分批?”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牙将,上头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军官声音颤抖起来:“而且离开的时候。我们都换上了正规军的军服,每一次离开一个哨队,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月,全军才到了彭城。”

    “你是说,泗溪的五千卫军全部到了彭城?”毛阿福的声音有些变调。与身边的解容对视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惧。

    “是的,是的,五千卫军都到了彭城,不过我们都穿上了正规军的服装,大家都以为咱们升格了,还很高兴呢。正规军的军饷比起卫军可要高了不少。而且不用从事劳役了。”军官回答道。

    毛阿福才没有心思管这个军官的薪饷:“这些现在与你没有关系了,与你们调防的是彭城的楚军?”

    “不是,去接替我们的军队不是彭城的,彭城的好些军官我都认识,但这一次去接防的我都不认识。”军官道。

    毛阿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作为一名中级军官,该有的警觉性他还是有的。从这个被俘军官的嘴里,他发现这场战事,肯定出了岔子,在很久以前,对方就开始布局了,泗溪不是战斗力低下的卫军,而是楚国正规军,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已经呼之欲出了,而现在正在向泗溪进发的何东的一团。只怕还一无所知。他们的敌人已经变了。

    “去泗溪换防的楚军一共有多少?”毛阿福问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这个哨队离开的时候,原来的军营之中已经快要住满了,至少不会低于五千人,他们的装备真好。”

    毛阿福不再与他罗嗦,“解容,你马上派人将这个家伙押到董师长哪里去。另外,派快马去泗溪,警告何东小心。”

    解容也知道事关重大,一手卡着这个军官的脖子,拖着便向一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狗子,狗子,你死到哪里去了?快给我滚过来。”

    二营长仇和担忧地走到毛阿福的跟前:“团长,我怎么感到有些不妙啊?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继续前进?”

    毛阿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在看来,情况有变了,如果这个军官所说的都是真实的,那么现在彭城不仅有上万的楚国正规军,还有数千卫军,我团只有不到两千战兵了,实力对比太过于悬殊,只是仇和,你说毕轩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只要派出他彭城军队的一半来迎击我们,我们就不是对手,可是他为什么一批一批的将军队派出来给我们打呢,他又不是一头猪。”

    “事出反常必有妖!”仇和凝重地道:“团长,你不觉得对手有诱我们深入的意思在里面吗?”

    “我们就一个团,两千人的规模,他用得着这么做吗?诱敌深入……”毛阿福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仇和:“对方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我们整个师。如果这个军官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现在在彭城汇集的敌人绝不止我们战前所获得的数量,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敌军已经到了彭城,监察院这帮混蛋是吃屎的么?”

    毛阿福跳了起来,“解容,解容,你派的人走了没有。”

    “还没有呢!”远处传来解容的回答声。

    “报告师长,让他暂缓前进,等我们摸清了清况再说,彭城敌人数量激增,我怀疑对方有诱敌深入,想聚歼我们的打算。对了,你亲自去,派几个士兵去说不清楚。”

    “是,团长。”

    毛阿福察觉到了战事的诡异之处,但在时间之上却是有些晚了,毕轩心痛自己麾下精锐部队的损失而在最后时刻派出了一支卫军,但在时间之上却卡得极好,虽然毛阿福及时获得了这一重要情报,但对于三师一团的谢东来说,却是太晚了。当毛阿福派出去警告他的信使还在路上奔驰的时候,他已经陷入到了极大的危机当中。

    左家祠堂,这是一幢早已被废弃的房子,多处失修,偌大的房子之内,荒草成灾,墙壁到处都破损,屋顶之上更是开了许多天窗,这里,现在就是何东的临时指挥所。此刻,满头大汗的何东正将地图铺在一张只有三条腿的破烂桌子上,竭力想从地图之上找到了一条能够突围的道路。

    上午与敌遭遇,他遇到的敌人可不只有五千人,当他与正面之敌激战正酣之时,左右两侧突然都发现了敌踪,数目不下三千人,这让何东大吃一惊,哪里还敢恋战,立即指挥部队脱离战场,边战边退,但奈何数面受敌,等他退到左家祠堂的时候,退回去的道路已经被人截断。

    “团长,攻击九畹溪的三营一连失败了,没有能够占领那里,现在九畹溪也已经被敌人控制。”团部的参谋长冯智从外面跑了进来,拿起桌上的炭笔,在九畹溪方向划上了一个叉。

    何东看着地图上的数个黑叉,脸色难看之极。

    “这是一个圈套,我们的对手哪里是地方卫军,都是楚国正规军,难道毕轩将彭城的军队都秘密调到这个地方了吗?”何东拍着桌子,吼道。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那至少在彭城方向,毛阿福面临的敌人就是空虚的,如果他进军迅速的话,便可以直接威胁到彭城,这样便能减轻我们的压力,毕轩不可能看到彭城失守的,我就怕……”冯智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如果不是这样,他们面临的敌军不是彭城守敌的话,那么所谓的彭城之战,便是楚国人给汉军下了一个大套子,想装进去的绝对不是他们一个团,而是整个第三师。

    “团长,敌人给我们只留下了一条路,那就是通往马家堡一条路了。”

    “马家堡是绝对。”何东看着冯智,“那里三面环山,我们一旦撤到那里,敌人将口子一封,我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楚军围三放一,只怕就是想将我们赶到哪里去。”

    “但是我们现在还能到哪里去?”冯智脸色也是难看之极,“派出去打通道路的部队,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对手早已扼死了我们其它方向的道路,团长,马家堡是死路,但也有利于我们防守,至少能保证队伍暂时的安全,我们可以在那里死守,等待援军。”

    “我就是担心这个,冯参谋长,楚军采用的是典型的围点打援,他们将我们赶到哪里,只怕就会守株待兔地等候着我们的援军了。”

    “于我们而言,这是唯一的生路,团长,就算我们呆在这里,对方只要围死我们,也是一样的能够等着我们的援军,我们退到马家堡,驻阵地死守,而在这之前,我们再派出人手,争取能潜出战场,向董师长示警,不管怎么样,第一让董师长知道战场的详情,二来也是告诉他,不要派出任何的援军。”冯智道:“就算要来,也得集合大股部队,能够撑死敌人的部队。”

    何东低头沉思半晌,“我说得对,我们退到哪里,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持力量。冯智,你马上去办这件事,选派那些有经验的老兵去做这件事,多派几个人分头出发。”

    “是!”冯智转身跑了出去。

    彭城,屈完拍案而起,仰天大笑道:“好,好得很,我们的诱饵已经撒下去了,接下来,让我们静静地等待大鱼上钩吧,毕轩,现在你可以派出精锐部队去收拾正面来敌了,干净利落地打掉他。”

    “不用了,他们距离彭城已经不足半日路程了,这支军队的行军速度当真令人赞叹。在歼灭了我们最后一支殂击部队之后,这支军队突然加快了速度。”

    “幸好你是在最后派出的卫军,这支汉军定然已经瞧出了端倪,好在泗溪那边已经完成了任务,毕将军,我不希望下一次还会出这样的情况,这支汉军现在只看出了我们意图的一部分,他们并不知晓在彭城我们也有完全可以正面歼灭他们的力量,他们加速,是想攻击彭城来减轻泗溪的压力,不过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