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继往开来(25)(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继往开来(25)

作者:枪手1号
    土城,楚军阵地之上,看着源源不绝开来的汉军部队,喻平脸色惨然,终于到了最后时刻,不过自己也算完成了任务,按照将军的命令,在这里抵挡汉军到最后一刻,不准后撤,战至一兵一卒的命令再一次送到自己手中,这是要逼着自己去死的意思啊!喻平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作为楚军的精英,喻平决心将这条军令执行到底,自己已经在这里挡了对手一天半,能够以千余人马挡上汉军两天的话,那自己也算是虽死亦荣了.

    “准备战斗!”他大声吼道.

    符江举起了长枪,这一次,他连盾牌也没有拿,冲着一营的士兵厉声吼道:”弟兄们,上一仗,我们给二团丢脸了,这一仗,我们要将我们丢掉的脸拿回来,辎重连的弟兄们在天上望着我们呢,有没有信心拿下敌人的阵地?”

    “杀,杀,杀!”一营的士兵一个个嗷嗷叫了起来.

    “所有军官出列!”符江厉声吼道.

    连长,排长,班长,数十名军官从队列之中迈步而出.

    “你们,将和我一起组成决死队,有我无敌!”符江振臂高呼.

    “有我无敌!”数十名军官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有我无敌!”一营数百名士卒使尽全身的力气吼叫起来,兵力相差无几,却在正面交锋之中被敌人挫败,这让心高气傲的一营士卒们一个个感到丢脸,特别是一脸残存下来的一百余名士卒,上一战,他们损失了近一半的战斗力.这一次,一连要求仍然站在第一波队列之中.

    看到一营的士气在符江的带领之下,一扫先前的颓势,毛阿福的脸上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符江带兵还是不错的,上一战,只不过是轻敌了,如果能顺利拿下土城,亦算戴罪立功.”

    “是啊是啊!”一边的二营长宋宝赶紧附和道:”将来如果师长怪罪,团长还得为符大哥说话才好.”

    毛阿福沉默了片刻:”董师长是很护犊子的,但愿这一仗我们能够顺利打下来,只要能拿下彭城,先前的这一点失败,也算不了什么,师里自己就能处置,如果打得不顺,那就不好说了.”

    “怎么会不顺呢,咱们三师可有近二万战兵,而彭城守敌只不过万余人,剩下的都是一些地方杂兵,两倍的兵力还打不掉彭城的话,那咱们还是大汉军队么!”宋玉毫不在意的道.”先前吃了一点小亏,今天我们就加倍地讨回来.”

    “说得也是.”毛阿福脸上绽显出了笑容,”开始吧!”

    号兵吹响了进角的军号,工兵们组装起来的数台大型投石器开始呼啸,一枚枚重达百余斤的巨石凌空飞起,重重地砸向敌军的防线,每一枚石弹落地,整个在地都似乎在随之颤抖.

    伴随着石弹的飞舞,符江大步向前奔去,先是小跑,步子越来越大,向着前方的山坡奔去,在他的身后,是一营的所有军官.

    “神机弩,十台一组轮射,不间歇攻击,直到符江登上敌军阵地.”毛阿福大声下令道.

    宋宝吓了一跳,”团长,这样射击,很有可能会误伤到我们自己的兄弟的.”

    毛阿福冷冷地道:”敌人的阵地太陡峭了,不能让对手冒头,他们如果冒出头来,抛出滚石,擂木,我们的伤亡更大.”

    宋宝转头看着前方四处留下来那一枚枚打磨得溜圆的石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即便是军人,他也时常为战场之上的惨烈而惊心.

    “抛石!”喻平大声吼道.

    身边的数名楚军刚刚直起身子,便惨叫着跌了回来,头顶之上呼啸着的弩箭,根本没有给他们冒头的机会,稍稍探出身子,立时便会被如雨一般的箭支泼回来.

    “床弩,床弩还击,压制!”

    “将军,弩手们已经阵亡了!”身后,传来士兵带着哭音的声音.”床弩也被射坏了!”

    喻平狠狠地用拳头砸着地面,手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掌心的肉里,这样的打法,他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他的阵地,几乎已经被弩箭覆盖了一层,下面,汉军还在不停地向上面倾泄着箭雨,喻平粗粗估计,这片刻之间,只怕汉军已经往自己的阵地上射出了上万支弩箭.

    敌人的脚步,呐喊之声越来越近,他们是随着箭雨冲上来的,喻平贴着垒墙的边缘露出自己的眼睛,头顶上仍然在呼啸着飞过箭支,他看到的是对手,头顶着如雨的箭支向着自己的阵地冲来,不时会有箭支落在他们的队伍之中,将自己人击倒,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停下脚步.冲在最前面的是让他记忆犹新的敌军将领,第一天,自己与他有过交锋.默默地提起身边的长枪,喻平知道,当对手冲上自己的阵地的时候,敌人的箭雨才会停下,接下来便会是残酷的肉搏战了.

    “准备接战!”喻平厉声喝道:”为了大楚,死战不退.”

    他向后退了两步,手中铁枪斜斜指向上方,效仿着将领的动作,墙垒之后,一支支的长枪支了起来.

    头顶上的箭雨猛然停了下来,几乎在同一时刻,汉军的先锋攀上了墙垒.

    “杀!”喻平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长枪捅出,将一个刚刚跳上墙头的汉军刺死,看此人胸前的胸章,应当是一个军官,那名军官抛掉了手里的武器,两手死死地攥住了喻平的枪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喻平,让喻平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手腕一抖,想要拔出长枪,竟然没有拔出来.

    喻平只能丢掉自己用惯了的长枪,因为他很清楚,稍一迟疑,自己便不会再留下命来,因为这一刻,更多的汉军攀上了垒墙.

    符江不是爬上来的,他如同一只凶兽,疯狂地奔跑着,一脚蹬在墙垒之上,竟然一步便跨上了垒墙,当他的左脚落在墙顶的时候,用力一蹬,整个人便飞了起来,在他的下方,一名楚军士兵一枪捅出,却刺在他的脚板下方,这名楚国愕然抬头,看到的只是一条黑影向自己击打而来,卡嚓一声,枪头正正的拍在这名楚军的面门之上,将他击得头骨破裂,面目全非.

    喻平落了下来,落下来的时候他便抛掉了手里的长枪,一手从腰间抹出一把匕首,另一只手却掏出了汉军标配给军官们的短弩,哧哧哧三声响过,三名楚军倒毙于地,一手握着匕首,符江势若疯虎一般地冲进了楚军的人群之中,锋利的匕首每一次落下,都会收割一条人命,在垒墙之后密集的人堆之里,短兵刃比起长枪大矛,有着无以伦比的优势.

    符江这里取得了突破,十余米的防线被他一人搅得稀乱,身后,汉军源源不断地从这里攀过墙来,第一批越过的正是志在雪耻的第一连的士兵.

    看着符江的第一营不负所望,终于成功地杀进了敌人的阵地,毛阿福如释重负地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好了!”只要敌我双方展开肉搏,毛阿福自信汉军比任何军队都要强.

    “宋宝,出击!”他挥了挥手.

    “遵命!”宋宝大步离去.

    当夜晚降临的时候,整个土城已经成为了汉军的天下,黄龙旗高高地飘扬着,毛阿福登上了土城,脸上却是殊无喜色,因为在他的面前,是符江的遗体.

    士兵们没有动符江,他仍然保持着死去时的样子,一柄长枪深深地扎进了他前方一名敌军将领的身体,而他的胁下,却有两支断枪,枪杆已经折断了,枪头却还留在他的身体里.

    “团长,抓的俘虏说这个人便是楚军在这里的最高将领,叫喻平.”宋宝含着眼泪,低声向毛阿福道.

    “王八蛋,我要将你碎尸万断!”一营二连的解容哭喊着冲了上来,手中带血的刀高高扬起,便要去斫下喻平的头颅.

    “住手!”毛阿福厉声吼道.

    “团长!”解容哭着转过身来,看着毛阿福,”营长死了!”

    “我没瞎!”毛阿福吐出一口气:”符江用他的英勇战死洗刷了他的耻辱,他是我们大汉军人的楷模和英雄,至于这名楚军将领,拼杀到最后一人亦不后退一步,也令人遵敬.将他好生葬了吧!”

    就在汉军夺取土城的时候,绿柳山庄也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趁着夜色,仇和命令二边的江兵带着一批精通水性的士卒偷偷地潜入到了水中,江兵的运气不错,他在水下找到了一条通道,更让他惊喜的是,这条通道居然直通到庄内的一个池塘,池塘的周围,房屋极其精美,从水下露出头来的江兵,稍微观察了一下,便猜到这里便是那个万恶的柳亦青的后院.

    数十名士兵从水下钻了出来,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外面打得火热,这后院里却是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江兵毫不客气地带着他的士兵找到了厨房,提了几桶油脂,一把火便将这一片辉宏的庄园给点燃了.

    后院起火,喊杀震天,外面的仇和立即投入了全部的兵力,绿柳山庄的守军两面受敌,庄内一片混乱,军心大溃,被仇和杀得溃不成军,大批人抛下了武器向汉军投降.

    战事很快就结束了,不过让仇和感到愤怒的是,绿柳山庄的庄主柳亦青,指挥这一次战斗的他的儿子柳安,两人都不见了踪影.这使得这一战的胜利大大失色.(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