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继往开来(15)(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继往开来(15)

作者:枪手1号
    “个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任何机构,个人不得以任何借口侵吞,占有国民之个人资产!”宁馨小声地念着由高远起草的法案,一边的叶菁儿与贺兰燕都是张大嘴巴看着高远.

    “大哥,这是不是说,以后如果朝廷想要征用民间物品便不行了.”叶菁儿怔怔地问道.

    “当然,如果朝廷要征用,那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高远点头道:”其实在我们大汉,这些政策早就已经开始了,比方说现在咱们蓟城的扩建,拆迁蓟城百姓的房屋,不但要为其重新划定地基,还得付出相当的费用,占用的农田,同样也给予了相应的补偿.”

    “连你也不能随意征用百姓的物品么?”贺兰燕怀里抱着小高宁,正努力地想将高宁那还稀疏的头发辫成一个小辫子.

    “当然,法案一旦通过,上至我这个大王,下至平头百姓,便须人人遵守.”高远颔首道.

    贺兰燕突然笑了起来,”那高大哥,当初我们打大户的事情,现在看来岂不是便违反了法律?”想起当年为了筹措军费没有少做的那些勾当,贺兰燕便忍不住格格的笑了起来,”你现在弄这么一个法案出来,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此一时也彼一时.”高远毫不脸红地道:”那时的我们,说起来算是秩序的破坏者,那是属于一个野蛮积累的阶段,不那样,我们就活不下来,但现在呢,我们是秩序的守护者,自然便要如此了,你们想想,那些跟着我们一起走过来的那些商人,作坊主,以及那些通过自己的聪明财智而发家致富的人,如果他们都不能明确这些财产会不会有一天因为朝廷的一道命令而消失的话,他们怎么能安心地为大汉贡献他们的每一份力量呢?”

    “可是如此一来,朝廷威严何存?”叶菁儿问道,自古以来,朝廷,大王掌控着属下的生死荣辱,抄家灭族,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叶菁儿当然记得叶氏两度落难,偌大的叶家聚集起来的财富,顷刻之间化为乌有的事情.

    “朝廷,王上的威严不是通过这个来体现的.”高远笑道.”一个国家的威严是对外的时候方能展现的,他最大的功能就是让他的子民行走在这片天空之下,永远以你身后的这个国家为荣耀,这才是朝廷的威严.”

    “高大哥这么说我就有些明白了,想当初,我们宁家拥有的商队行走在各国之间的时候,也得小心翼翼地打点各国权贵,一个不小心,往往就是货物被吞没,人手被杀戮的下场,这还是我们宁氏,一般的行商那就更不用说了,人财两空那是经常的事情,但现在,我们大汉的商人行走楚,秦两国,却是畅通无阻,无人敢于刁难,这便是仰仗了我大汉的煌煌之威.”

    “就是这个道理!”高远拍手笑道:”你们想想,有这样一个国家存在,百姓会不拥护这个国家么?会不拥戴这个国家的掌控者么?现在我们大汉商人,工厂主,矿主们愈来愈多,这个法案,就是让这些人吃一颗定心丸,好好地在大汉干吧,你们的财富,都是你们的.”

    “作奸犯科者呢?”叶菁儿问道.

    “私有法案保护的是干净的财产.”高远笑道:”如果是非法所得,那自然另当别论,不但要没收,还得要处以罚款,当然,这是另外的律法了.”

    “这个法案送到大议会,当然会毫无疑问的通过,那些来自各州的大议会员,多为在当地有名望的乡绅,商人,工厂主,他们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宁馨微笑道:”阻力反而会来自官员们,因为这会进一步打压他们的权利.”

    “我们官员的角色要慢慢地转变,他们要适应他们新的角色,父母官父母官,我从来都不赞成这个观念,咱们的官,应当是为百姓服务的,是百姓的仆从,侍者,为百姓排忧解难,而不是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当然,想要转变这个观念是很困难的,不要说官员,就算是百姓,恐怕一时也难以拐过这个弯来,也许这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时间来完成.但是我必须将这个基础打好.”高远若有所思地道.

    “大哥,您的步子是不是迈得有些太大,这两年,一个接一个出台的法律法案,已经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下面官吏多有抱怨啊!”宁馨沉吟了一下,”都说咱们大汉的官儿难当呢!”

    高远嘿的笑了一声,”我知道,但你们更要知道,有些事情由我来做,恐怕经将来做要容易一些,有我镇着,很多人即便有反对之心,怨仄之意,也不敢表露出来,还得认认真真地将事情做好,慢慢地他们就会习惯,形成固有的认知,如果拖下来,放到咱们的下一代身上,可就不见得做得成了.”

    “高大哥您说什么呢?”叶菁儿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刚刚满三十岁,就算只活一百岁,那也不家七十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些事情,又何必如此急于求成?我怕拔苗助长,最后会结出怪胎来啊!”

    “我也这样想过,但思虑良久,很多东西,我还是决定越快推出越好,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看着自己的三个妻子,高远反问道.

    三人都是摇摇头.

    “咱们大汉刚刚立国,各级官员,不管是地方上的,还是军队上的,他们都还保持着一颗向上的蓬勃之心,对于新生事物,他们或许不理解,但还是会去尝试,但时日已久,如果一颗大树,他的根系扎得越深,便越是纠葛得紧密,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会使他们失去最初的理想,当庞大的利益关系形成,想再要改变,那就难了.”高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现在趁着这些根系还在生长,我先给他们将规矩立起来,或者会有些擦擦碰碰,但总会在向下生长的时间,与这些新生的东西一起生长,至于菁儿你所说的有可能长成怪胎,这也不是没可能,不过你不是说我还可以活七十年么,那有这七十年的时间我盯着,时时地去校正一下,尽最大的可能让他结出一个鲜美的果子.”

    高远想起在另一个时空的那个世界,很多国家的百姓为了拥有这些权利,不懈的斗争,他们付出的却是鲜血与生命,在那个过程之中,动荡的社会,瓦解的秩序,使是人命如草芥的场景,不由得摇摇头.

    作为一个国家的开国之主,高远想要利用自己现在在这个国家的无上权威,以及百姓的无限拥戴,官员的无限服从,来一个真正意义的拔苗助长,当然,自己拔了苗,却也要时时地去浇水,去施肥,才能不让这棵苗子死去.

    看着神色有些凝重的叶菁儿与宁馨,高远决定要放松一下气氛,”再说了,我这也是为自己着想啊,你们想想,咱们现在也算是大财主了,吴氏酒业我们是第二股东,而宝洁股份有限公司呢,我们还是第一大股东,这些可都是日进斗金啊,有了这个私有法案,他王武嫡以后手头紧的时候,再想打我的主意,我可就言正言辞的拒绝了.这是我的私有财产也!”

    听到他的话,叶菁儿果然笑了:”瞧你这话说得,整个大汉王朝都是你的,王武嫡是个守财奴,老抠,但他也是为你看家啊!”

    “错罗错罗!”高远连连摇头:”菁儿,这些年来,我为什么一直坚持王武嫡要给我发薪水,还给你们每人争取了一份儿,就是为了将家和国区分开来.家天下是要不得的,我们高氏虽然为王,但只是这个国家的掌控者而已,如果将大汉王国比喻成一条大船的话,我们高氏便是船长,但这条船却是和那些水手共有的,只有让那些水手们也认为这条船同时也属于他们,也是他们的身家性命,他们才会不遗余力的去维护这条船的安全,一旦船翻了,大家都得没命.如果让那些水手们认为即便这条般翻了他们还可以爬上另外一条船的话,那我们高氏也就完了.”

    “与民共有?”叶菁儿震惊地看着高远,”你是这么想的?”

    “是的,这就像宝洁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只是股东而已,只不过是最大的那一个股东,你想想,要是柯震和江大郎他们不用心经营,那我们这个大股东又有什么意义?正是因为柯震和江大郎他们将宝洁股份公司也看成了他们的最得要的财产,他们才会拼命地去经营,小心的去维护啊!”

    听着高远的话,叶菁儿和宁馨都陷入了沉思,便连一边的贺兰燕,也放弃了将高宁的头发辫成小辫的努力,呆呆地看着高远.

    看着三人的神色,高远有些尴尬地想道,信息量太大了一些,恐怕她们一时还难以转过弯来,不过不要紧,自己慢慢地给他们灌输,如果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改变不了,那自己还能做成什么事?大汉的官员,国民,在这些年来,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慢慢的,他们一定会明白自己的用意.希望这个时间会更短一些.(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