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继往开来(11)(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继往开来(11)

作者:枪手1号
    宋县县衙之内,唐河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转来转去,坐在一边的横刀的脑袋跟着他转来转去,半晌,横刀终于耐不住了.

    “我说唐河,你不要转来转去好不好,头都给你转昏了!”横刀敲着桌子,道.

    唐河似乎没有听到横刀的抱怨,仍在屋里快束地打着轻,又转了好几圈,突地停住,看着横刀,”横刀,你布下的防线有没有漏洞,对手可都是狡滑的狐狸,可别让他们找到空子给钻出去了.”

    横刀斜睨了他一眼,”唐河,我看你都快要神经质了,宋县有多大一点儿地方,要点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我整整一个军的人马都撒出去了,就差大家手拉手站在边境线上了,你说的那个檀康如果真现在真躲在宋县准备伺机出境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可能.”

    听到横刀斩钉截铁的保证,唐河似乎松了一口气,走到横刀身边坐下,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壶茶,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冷了,给你换一壶吧!”横刀摇摇头.

    “不必,冷的去火.”唐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几天,这宋县的杜县令可快要被你逼疯了,全县的老百姓都被他发动起来替你搜寻这些家伙,昨天我看到了他,胡子拉碴,衣服都快分不出颜色了,回到家里匆匆换了一身衣服,又出门去了,这段时间,他可是积压了不少的公务.”横刀笑道.

    “只要截住檀康,将茅威弄回来,什么都是值得的.”唐河肯定地道.

    “你考虑过没有,如果那个什么茅涛也没有在檀康这里呢?”横刀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怎么办?”

    “不可能.牛奔那边已经证实了是一支迷惑我们的队伍,那么檀康这边就一定是真的,在这一次追击之中,我们也数次接近过他们,他们的队伍之中的确带着一个不良于行的人,而根据事后的调查,这个人出现在这一路之上,都处在同一个状态之下.而根据见过檀康一行人的描述,这个人的外貌就应当是茅威无疑.”唐河道.

    “你们是干这一行的,比我精通!”横刀笑道:”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也就放心了.唐河,你都好几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你休息一会儿吧,好好地睡一觉,我跟你说了,只要他们还在宋县,那他们就跑不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等着消息就好了.”

    “我倒是想睡,可是睡不着啊!”唐河苦笑:”不抓住擅康,不将茅威弄回来,我哪里睡得着?横刀,你也看了康平城那一次的爆炸,如果这东西落到了秦人的手中,我们的军队在将来的战争之中,将要付出多大的牺牲?”

    说到这个话题,横刀也严肃了起来:”虽然对于战争来说,武器并不是第一位的,但领先别人的武器,自然会让军队在战争之中占有大便宜,像康平城,如果不是**大发神威,我们即便付出惨重的代价也不见得能有好的结果.不过唐河,我一直没有想明白,这茅威的身份不是保密的么?怎么就让对方轻易地查到了他的底细?下手如此准确!”

    “起初我们也很迷惑,但随着监察院在户部挖出一只鼹鼠,一切都明白了,这个人是户部的一个主事,是前燕朝留下来的,此人通过了一系列的审查之后,在户部担任管理薪饷一职,一真研究院的所有人研究人员都是由户部直接发给薪饷,名册便在他哪里,他将这份名册提供给了对方,使得对方轻易的从薪饷级别之上判断出了茅威的价值,也不仅仅是茅涛,但其它人都没有什么可以空子可钻,唯独茅威,有一个父亲住在礼县,而且身体一向不好.”唐河苦笑:”我们精心为一真研究院打造了一道道防线,哪里能料到,竟然在这一个不起眼儿的问题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横刀叹道:”厉害啊,对方也真是厉害,要是让我去做这样的事情,我估计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提着刀子去硬攻.”

    “硬攻也不是没有人干过,不过他们都死了!”唐河道.

    横刀叹道:”你们这一行,看着不起眼,但这斗心眼儿的功夫,比我们更伤神伤智.一个不小心,栽了跟头还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唐河苦笑着用双手揉着面郏.

    砰的一声,外头大门被粗暴的推开,一名监察卫兴奋地冲了进来,”唐大人,找到了,找到了!”

    “在那里?”屋里的两个人一下子都跳了起来.

    “他们躲在宁县勋乡下头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杜县令发动全县百姓找这一群陌生人,他们再也藏不住了,便冒险出逃,但又撞上了我们的哨卡,他们暴起发难,袭击哨卡之后,逃进了宋山.”

    “进了山?”唐河的脸色又变了.

    “唐大人,没关系的,刚刚传来消息,军方已经将他们困在了宋山的一个支峰之上,现在已经将这座小山峰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逃不了了.”

    “走!”唐河一溜烟地便窜了出去,看着身形奇快的唐河,横刀倒是楞了一下,唐河可是一个白面书生,反应居然比自己还快,看来这事儿当真有些压得抬不起头来.

    宋山,朦胧的月光透过树林的间隙,将光线倾洒下来,檀康躺在地上,透过小木屋顶上的缝隙,看着那轮满月,他受了不轻的伤,那是在袭击哨卡时,被对手用长矛捅了一矛,逃进宋山的过程,他几乎是被同伴拖进来的.一行十数人,现在只剩下了五个.他们找到了这个猎人平素上山打猎休息时的小木屋,不过立足未稳,整个山头都已经被闻讯而来的汉军包围得水泄不通.

    “我们要死了!”檀康看着周围的同伴,笑着道,眼里却尽是满足,”不过我们整整拖了监察院近半个月,此时,咱们真正的行动队早已经离开汉境了.”

    周围四个人也是一脸的欢笑,”现在他们就算抓住了我们,也不可能追上他们了,我们虽然死了,但却成功地将茅威送了回去,从此以后,我们将与汉国共有杀敌利器.”一个老兵哈哈大笑:”虽死无憾已.”

    当当数声,小木屋上发出利刃嵌进去的声音,众人一起抬头的瞬间,轰隆一声,整个小木屋的木板一齐向外飞去,它们的身上,都深深地嵌着一条铁抓,随着绳子的回收,这间小木屋顷刻之间被拆得干干净净.

    无数的火把点燃,将原本小木屋中的五个人照得纤毫毕现.围着檀康的四人一下子跳了起来,但是不等他们有下一个动作,啉啉的箭声响起,上百支箭钉在他们的周围,将他们圈了起来.

    “不想死的话,就不要乱动!”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

    “不必作无谓的抵抗了!”躺在地上的檀康呵呵地笑着:”我听少爷说过,他们汉国有一个**院,所有的罪犯都必须要经过法院的审判才能被惩罚,我们在他们的眼中,自然是罪犯,不过有了这一个衙门,你们倒也不见得会死,说不定还能活下来.”

    躺在地上的他拾起身边的刀,用力地向箭圈外掷出,”我们投降了!”他大声叫道.

    随着当当数声,五个人的武器都投掷了出来.几个人扶起檀康,在箭圈之中站了起来.

    唐河脸色阴沉之极,”檀康,茅威在哪里?”

    檀康得意地看着唐河,”我知道你,你是唐河,监察院的大将,这些天一直在追着我的就是你吧,你看看我们这里,就这么几个人了,你想要找的人会在我们这里吗?”

    “茅威在哪里?”唐河怒吼道.

    檀康仰天长笑:”唐河,你们想跟我们少爷较量,还差得远呢,实话告诉你吧,这个时候,茅威早就离开汉国了,我们只不过是引诱你们的诱饵而已.”

    “不可能.不管是谁,不可能逃出我们的包围圈去!”唐河身体摇晃了几下.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檀康冷酷地看着唐河,”让我来告诉你们吧,当你们在天河郡设下层层防线的时候,我们真正的带走茅威的队伍根本就没有动,他们便一直躲在天河郡,而我们这些诱饵则想尽一切办法逃了出来,便故意露出行踪,引诱你们来追,当你们自以为发现了我们的踪迹之后,对天河郡的控制自然会更放松,他们这才堂而皇之的离开天河郡,唐河,你想知道,茅威到底是从哪里离开的吗?”

    唐河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一边的横刀伸手扶住了他.

    “他们走沧州,走得是水路,你们有水师,但你们也别忘了,楚人也有舟师,现在每天有大量的楚国船只进入你们的沧州港,茅威此时只怕早就到了楚国了,这是秦楚之间一次完美的合作.哈哈哈!”

    卟的一声,唐河喷出一口血来,人向后一仰,倒在了横刀的怀里.横刀嘴角抽搐了几下,将唐河交给了身后的卫兵:”将唐大人送下山去,马上找医师.”

    看着几人下山,横刀盯着箭圈中的几人,微笑着道:”我是横刀.”

    “久闻大名!”檀康也笑道:”来吧,绑了我们,去请功吧!”

    横刀呵呵一笑,转身便走.身后,利箭的呼啸之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之声一同响起.

    “你们拒捕,老子才射死你们的!”横刀嘟囔道,”是不是?”他转身问身边的卫兵.

    “是的是的,这些家伙太可恶了,居然还想刺杀军长您!”身边的卫兵赶紧道.(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