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继往开来(8)(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继往开来(8)

作者:枪手1号
    “爹,娘喊您吃饭啦!”通往后堂的帘子掀起,周有为的脑袋探出了半边,看着周富财道.周富财的手一下子无力的垂下,浑身崩紧的肌肉也在瞬间松驰下来,转过头看着儿子,道:”好,爹马上就来.”

    王二浑然不知刚刚自己已经在阎王殿门前打了一个转回来,兀自看着周富财喋喋不休地道:”周老板,你那表弟与通缉犯是一伙的,保不定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你们多少年没见,怎么就突然找上你了呢,你说是不是?算了,你要吃饭了,我不与你说了,不过我劝你还是敢紧去县衙巡捕队那边说一声,把自己的关系撇清才好.”

    “好的,好的,吃了饭我马上就去.”周富财微笑着冲王二点点头.

    “嗯,那我就放心了,周老板你是好人呐,我老娘这两年就是吃了你的药,才慢慢地好起来的.”王二笑着与周富财告辞,转身出了店门.

    看着王二的背影,周富财卟嗵一声坐在了椅子上,脸色灰败之极,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居然就毁在了一件先前看起来极小的事情之上,杀了王二简单,但杀了他以后又怎么善后,监察院照样还是会追查到自己身上来,到了那时候,自己身上不过是多背了一条人命而已.

    站起身来,听着后房中儿子与他娘的欢声笑语,周富财心中满满的都是苦涩,他脚步沉重地走向后堂,不过当帘子掀起的一瞬间,他的脸上已经是堆满了笑容,”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多菜?”

    “今天是有为十八岁的生日,你这当爹的可也真的,居然连这个也忘了!”老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哦,对了,对了,有为已经十八岁啦!”周富财恍然大悟,”那今天咱们爷儿俩得好好的喝几杯,庆祝一下.”

    周富财转身走到柜子边,从里面拿出一壶酒来,”这可是吴氏出产的好酒,爹我一直没有舍得喝的.”

    “爹,这壶酒你不是说一直要放到我成婚那天才拿出来喝得吗?”周有为奇怪地问道.

    “咳,那时候我们日子不是还不怎么宽敞么?现在生意越来越好,以后这酒咱也买得起,不是吗?”周富财看着儿子,笑道.

    老伴提起酒壶,给爷儿俩斟满,”这酒也就不到两斤吧,居然要卖十几两银子,那吴氏酒可真是抢钱呢!”

    周富财呵呵笑道:”钱是贵了点,但酒也好,秀蛾啊,你也倒一杯吧,这些年跟着我,也是苦了你啦,来,咱们一家三口今天好好地喝几杯.”

    “爹,您今天是怎么啦?”

    “老头子,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周富财微笑道:”就是高兴,高兴啊,有为成大人了,来,喝酒,喝酒.”

    一顿饭吃得极是尽兴,饭后周富财甚至将微醉的老婆都赶去了休息,自己亲自动手收拾碗筷,忙活了大半个时辰,将所有一切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时候,走到后头卧室里,却发现老伴已经斜靠在床上睡着了.

    周富财的鼻子抽动了一下,伸手想去抚摸一下老伴的面庞,却又终是缩回了手,走到角落里的壁柜前,伸手拉开柜门,从内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箱子,捧在手上,缓慢地走出了房门,轻轻地将门掩上.

    外面铺子里,儿子周有为伏在柜台上,也睡得正香,周富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提着箱子,转身毅然决然地走出了家门.

    礼县县衙,巡捕队队长计高风一般地冲了进来,”唐大人,唐大人,有人来巡捕队投案自首了,说茅涛之死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事情就是他做的.”

    唐河一下子跳了起来,”你说什么,是谁?”

    计高眼中也是满满的不解和震惊,”是周家药铺的周老板,周富财,平素最是老实本份的一个人,我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牵涉到其中.”

    “又是一个药铺老板!”唐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去看看.”

    “我也去!”牛奔站了起来.

    周富财跪在巡捕房内,身后,两名黑衣监察卫手按着刀柄,警觉地注礼着他,唐河与牛奔两人大步而入,牛奔一眼便看到了大案之上的那个箱子,此时箱子已经被找开,露出了内里一套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针.

    牛奔眼光一凝,伸手从箱子里拉出一条长长的针带,看着上面或粗或细,或长或短,闪闪发亮的针,再转头看看垂头不语的周富财,有些狐疑却又带着试探地口气:”黑死针?”

    周富财抬起头来,看着的牛奔,”原来是牛奔将军!”他苦笑了一下.

    啪的一声,牛奔手中的针带落在地上,呛的一声,牛奔的手握上了刀柄,抽出了佩刀,”黑死针,你居然还活着?”

    唐河猛一伸手,按住了牛奔的手,”牛将军!”

    牛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唐大人,这人是燕翎卫当年总部刑房之中的黑死针,嘿嘿,见过他面的极少,想不到居然就藏在礼县,黑死针,你可知道,宁王妃找了你很久吗?”

    “牛将军,此事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茅威的去向.”唐河侧转身子,低声对牛奔道.”我来审问他,牛将军情绪有些激动,先去后边等着吧!”

    牛奔狠狠地瞪了周富财一眼,还刀入鞘,大步离去.

    “周老板!”唐河缓缓地坐了下来,”在来这的路上,我向计高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你在礼县定居了有三年了吧,家里有一个儿子,一个妻子,家境还不错,儿子更是与卢员外的女儿订了婚,所以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做下这一件事情?”

    “檀康找到了我,威逼我,如果我不肯做,他就会将我的身份暴光,你刚刚也看到了,我的身份如果暴光,当年宁氏一系的人是绝不会放过我的.”周富财抬头,看着唐河.

    “檀康?与檀锋是什么关系?”

    “檀康是檀锋最贴身的护卫,这一次的行动是檀锋一手策划的.”周富康道.

    “我有一事不明.”唐河盯着周富康,”茅威的身份是保密的,你们是怎么知道他的工作与火药相关?”

    “这个我不知道.”周富财摇头道:”我只负责茅涛这一块,至于茅威的身份怎么为檀康他们知晓,那要等你们抓到檀康之后才能知晓.”

    “檀康的逃亡路线是怎样的?我想知道,他们带着一个大活人,怎样进行这样长途的逃亡?”

    “他们会往韩地方向逃亡,檀锋会布置人手接应他们,而且,我听说黑冰台,还有楚国的鬼影也会有大批人手协助他们.”周富财道.

    “周富财,你来自首,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如果你说话不尽不实,耽误了我们的大事的话,后果你知道.我希望你想清楚这一件事.”

    “我早就相清楚了.”周富财低声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他们将沿着韩地逃亡,是我无意之间听到的,他们并不相信我,所以我并不知道他们太多的事情.”

    “好,如果我们抓住了檀康,你这也算是将功赎罪!”唐河点点头,转身便欲离去.

    “大人!”周富财在身后突然喊道.

    唐河回过头来,”还有什么事吗?”

    “此事是我一人所为,我家里老妻,儿子对我的身份一无所知.希望大人不要牵累到他们.”

    “大汉律例,早就废除了连坐制,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牵连到你的家人,当然,是他们没有参与到此事中.”唐河瞧了他一眼,”立即将他押送蓟城监察院总部,封睿,马上带人,查封周家药铺,搜查有关罪证.”

    后堂,牛奔打开一张地图,”从礼县逃往韩地,路途遥远,他们起初还可以走大道,但风声一紧,他们必然就要避开大道走一些偏僻小路了,所以从时间上来说,我们完全是来得及的.”

    “我担心的是,檀康所谓的走韩地只是一个幌子,刚刚周富财说过一句话,檀康并不信任他,既然不信任他,怎么可能让他听到这样重要的信息,牛将军,咱们都是干这一行的,会这么不小心吗?”

    牛奔一怔,”你的意思是说,檀康是故意让周富财听到,他算准了我们会抓住周富财?”

    “无所谓算不算准,这只是他的手法之一,所以,韩地我们不能放过,但另外的道路我们也不能轻忽,牛将军,如果你是檀康,你会走那条路?除开韩地这一路外?”唐河问道.

    “如果是我,我会走齐地,转临沂,走康平城一带,那里战火刚停不久,秩序混乱,山匪纵横,官府还没有能力组织起像样的管理,是逃亡的最佳路线.”牛奔道.

    唐河抬头,眼睛亮亮的注视着他.

    “你认为檀康会走这一条路?”牛奔道.

    “我猜是这样.”

    “那好,我往韩地追,你带人往这个方向走.双管齐下.再加上各地驻军的协助,不怕他能飞上天去.”牛奔一拍桌子,道.

    周家药铺外,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计高带着巡捕队维持着秩序,而封睿则带着监察卫们正在房中搜查,周有为扶着母亲,瑟瑟发抖地立于一侧.

    王二愕然地看着这一幕,半晌,才拉住计高问道:”计队长,这,这周老板是怎么啦?”

    “这周老板是敌国的间谍.”计高没好气地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