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东成西就(99)(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东成西就(99)

作者:枪手1号
    “有时候,经济的力量比起战争更有效果!”一身便服,牵着高致远在街上缓缓而行的高远看着身边的叶菁儿,含笑道.”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有用钱砸死对手,可是从扶风到现在,我好像一直是最究的那一个,不过现在看起来,我已经有了这个资本了.”

    听着高远的话,叶菁儿蔫然一笑,”这话也得两说,比方说一个大富翁,他的钱多得无法计数,但对上了不讲理的强盗土匪,你钱再多,砸得赢刀子么?”

    伸手摸了摸唇上刚刚蓄起来的小胡子,高远轻笑起来,”这话说得也没错,有钱还得有力量,不过咱们大汉军队的力量已经够强,只要再够有钱,或者将来对秦,对楚的战事,便不会像今天这般,每一战都血肉横飞了.嗯,人的性命是最宝贵的,每死一个战士,都让我极痛心的啊!”

    “你不是在心痛那昂贵的抚恤费吧?”叶菁儿咯咯的笑了起来.随着大汉经济的腾飞,水涨船高的便是军队战死战伤的扶恤费,这对于大汉的财政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我前几天可听馨儿说,现在募兵可比前些年困难多了,大家都有钱了,日子好过多了,不当兵也能过上好日子,而且挣钱的路子更广,前段时间贺兰雄的东野扩军,在本土可没有招到多少人,大部分都是刚归附不久的齐地人,贺兰雄很不满意呢,要知道,本土的兵源素质要比代郡的要强上一些.”叶菁儿脸上却是浮现了一丝忧色,”越是富裕,越要有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齐地,韩地,魏地这些地方随着我们大汉政策的推广,迟早也会富起来,真到了那个时候,又该怎么办?馨儿说政事堂已经在蕴酿义务兵役制?”

    “政事堂有这个想法,但也尚在蕴酿之中,齐地人应募为兵也不错嘛,那里的百姓可都是一个个人高马大,好好训练一番,不比本土差.”高远笑道:”义务兵役制,先让他们蕴酿着吧,也许根本用不着,或者有另外的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办法?”

    “我准备弄一个新衙门来让解决宣传啊,舆论啊这些东西,民间议论啊,舆论啊这东西,说起来看不见摸不着,但确是顶顶要紧的.以前我们也做这些东西,不过都是由衙门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毫无头绪,弄一个专门的部门来经管这事儿,做到有条有理,步步推进.”

    “又要设新衙门?”叶菁儿惊讶地道:”你都弄了多少新衙门来了,这样下来,会不会造成人浮于事啊?”

    “这是必须的.”高远呵呵笑道:”再说了,现在咱们不缺钱儿.”

    “谁说不缺钱?前两天王武嫡不是还跑来又跟你叫穷么?郭荃主持修建的辽东三郡至渔阳的大道便是一个吞钱的黑洞,现在蓟城又要往外扩一圈,那个不要海量的银子?”叶菁儿低声嘀咕道.

    “王武嫡叫穷叫惯了!”高远哈哈一笑:”即便府库里堆得金山银海,他见以我不叫几声穷,就有些不习惯.他这个人啊,总是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恨不得手里总也有用不完的钱才好,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怎么可能?”

    “这些事儿我反正不太懂,但我却晓得,手里有钱,心里不慌.现在赚钱虽然多,但却也花钱如流水一般,一旦我们与秦楚发生大战,应对得来吗?”叶菁儿道.

    “怎么?你缺钱了?咱们应当不缺钱吧.对了,王武嫡那老小子是不是又没有将该给王宫里的花销又扣下了,现在这片土地上还有三个大王,恐怕我这个王最憋曲了,该给我的钱,那老小子都敢扣下来.”高远摸了摸鼻子,”看来我该向他讨债了.”

    叶菁儿看着一脸苦相的高远,咯的一声笑了出来,”我们什么时候缺钱了,咱们在吴氏酒业的股份,每年的分红多达十万两银子,前段时间你不是又给了吴氏酒业什么啤酒啊,葡萄酒的方子吗?前些天吴夫人进宫来见我,说这事儿他们家集中了数十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在研究,已经有眉目了,到时候推广上市的时候,一年的花红少说也还要翻上一番了呢!”

    高远抬头,看着空中的蓝天白云,”真是想念喝啤酒吃炸鸡的日子啊!”

    “嗯,大哥,你说什么?”叶菁儿诧异地问道.

    “哦,我是说,该我的,我一定要拿到.这也是我大汉的律法精神!他王武嫡凭什么扣下我该得的.本身他就撺掇着政事堂把王宫的花销给硬生生地降了一成,理由就是我在外头有产业是吧,现在居然连这一份他也要扣,这可不行.”

    “行了行了,你想要你便要吧,不过我觉得那王武嫡的话也有道理,整个大汉国都是你的,钱放在府库里和放在王宫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大了!”高远淡淡一笑,”都说家国家国,如果咱们真把国当成自己的家,迟早会出问题的,家是我们这一家子,你,燕子,馨儿,致远,明志,宁儿的家,但国却是整个大汉国民的国,我可不想将大汉真得弄成家天下!”

    叶菁儿诧异地看着高远,却没有说什么,高远有时候的心思,让她着实琢磨不定,特别是现在,高过在治国上走的道路,似乎与她映象中的治国愈行愈远,连馨儿都搞不懂,不过看起来,大汉却是愈来愈强盛了.

    或者高远所做的才是正确的吧,正因为他的与众不同,大汉才有了今天的强盛.

    “爹爹,那边有人打架呢!”牵着的高致远突然兴奋的跳了起来,”哎呀呀,又好几十人呢?功夫不错哟!”

    高致远在宫中,最喜欢的就是贺兰燕,因为这位二妈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扯着这位大王子骑马,射箭,打架,亲妈却老是逼着他读书,两相比较之下,自然二妈更讨喜儿,他在这位二妈的熏陶之下,对于打架干仗异常有热情.

    “打架?”高远诧异地抬头看向前方,蓟城的治安是极好的,很少出现这样的打群架事件.

    “走,看看去!”一牵高致远,高远大步向前走去,叶菁儿本欲阻止,但一看高远父子两的兴奋劲,又看着身前身后,何卫远已经不动声色地将侍卫们散开围成了一个圈子,将自己这一行人护在中间,便也没有说什么.

    或者是蓟城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的场面,本来就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街道之上顿时挤得水泄不通,高远还没有走几步,便已经被人流将他和护卫们挤到了一起,一群王宫护卫们手挽着围着一圈,也只是给高远几人留下了一点点空间而已,高远一看不好,赶紧将高致远抱了起来,另一手将叶菁儿给拉到了身边.

    “看热闹的心态,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啊!”高远心里哀叹着,自己好不容易出趟宫,想看看热闹都这般不容易.

    街道的尽头突然响起了尖厉的哨子声,一群蓟城城守府的捕快衙役出现了,带队的一名捕头大声斥喝着分开拥挤的人群,向着打斗现场奔去.

    对于官差,蓟城人还是拥着着敬畏心的,虽然挤得前胸贴后背了,但仍然竭力给这些捕头们让开了一条通道.

    “江大郎,又是你,这是三天来的第二回了,你是想蹲大狱吗?”捕头看到打斗的一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来人,带走,都给我带回衙门去.”

    热闹没看成,路人们失望地散开,兴奋的高致远也不免得意兴怏怏.”爹爹,我饿了,我要吃烤肉.”高致远小手一指,路边有一家匈奴人开的烤肉店,高致远经常跟着贺兰燕厮混,对这草原烤肉却也是情有独衷.

    “好,吃烤肉!”高远点点头.现在蓟城的烤肉店随着寇曙光的海外远航,一系列的调料如辣椒,孜然以及其它一些香料进入汉国,风味比起以前可是更加丰富多样了,而匈奴人在这一方面却是有着独特的优势,他们开的烤肉店在蓟城总是生意最好的.

    坐进店子里,生意果然不是一般的好,高远好不容易找着了一张角落里的桌子,而何卫远这些护卫便只能呆在门外扮闲汉了.

    “老板,将你的得意拿手菜各来一份!”高远操着熟练的匈奴语对跑堂的小二喊道,那小二一看模样,便是一个匈奴人.

    “哟,客官是从关外来的吧?”小二一听到匈奴语,显然热情了很多.

    “嗯,在关外呆了很多年!”高远笑道.”刚刚回来呢!”

    “那客官可真是好运气,咱这店可是蓟城最正宗的大草原烤肉店.”小二殷勤地过来擦着桌子,”客官知道咱这店为什么生意这么好吗?咱这店里的配方可是从宫里流出来的,是咱们的大王平素烤肉吃的方子,您从关外来,应当对咱们的大王的事迹很熟悉吧?”

    “你骗人!”一边的高致远脆声道.他的匈奴语也说得着实不错,当然,这也是贺兰燕的功劳.

    “哎哟,小客官也会说咱们的话啊!”小二脸上的笑容更甚,”我怎么会骗人呢,咱们的贺兰公主可是王妃,这些烤肉的方子就是贺兰公主从宫里带出来教给我们东家的,所以咱们这店是蓟城最贵的,但生意却也是最好的,谁不想吃吃大王亲手调制的配方呢?要不然,咱们能在这里租得起铺子?”

    高远呵呵一笑,”是与不是,你去弄来我先吃了再说.”

    “那是那是,客官稍候,这人太多了,忙不过来,客官先喝着这清凉去火的凉茶,这也是我们店子专门炮制的哦.”

    “不会也是从宫中出来的吧?”高远开玩笑地道.

    “这个倒不是.”小二尴尬地一笑,转身又去招呼别的客人.

    “别不会这店子真与燕子有关系吧?”叶菁儿怀疑地看着高远.

    “你瞧着燕子那大大咧咧的性子,是做生意的料吗?扯虎皮做大旗罢了,这店老板倒真是一个人才.”

    叶菁儿轻笑道:”回去后告诉燕子去,以她也来瞧一瞧.”

    高远微笑着正想答话,注意力却被旁力几人的谈话吸引过去了.

    “那江大郎也真是可怜,听说投资了上千两银子,好不容易研制出了制造肥皂的配方,还只生产出样品呢,大师傅就被柯家出高价给挖走了,这下倒好,人财两空.”

    “你怎么知道是肥皂?”

    “咳,这官司都打到蓟城初级法院去了呗,不过江大郎官司打输了.听说是大王鼓励商业自由竞争.那法官便判江家输,你说江大郎服气吗,这不三天两头去柯家铺子闹事,我看再搞上几天,江大郎说不定真要去做牢.”

    “可怜可怜,不过这事儿也提醒了我们,回头家里的大师傅可得好生供着,也得防着外头挖墙角,不然好不容易弄出一点新东西,转眼就没了.”

    “说得对啊,我家里是染色的,那位专门研究花色配料的大师傅,我对他可比对爹娘都要好,你想想,要是他给人挖走了,我的那些秘方转眼就没了.你说我不怕吗?”

    听着隔壁两人的对话,高远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