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东成西就(95)(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东成西就(95)

作者:枪手1号
    对于城内如何防备自己挖地道,叶重根本没有兴趣知道,因为他的地道根本就没有想挖到城中去,他只需要挖到城墙之下就够了,而且,这些地道也不是用来让士兵穿过去的,而是为了用来放置**的.

    地道入口处,来自工部的那位建筑大师提着一把铁锹从内里满身泥土的钻了出来,看着众人,得意的道:”我就知道我的测绘不会有错,我找到它的根儿了.”

    当的一声,他将铁锹扔到了地上,”等会儿将**放在头里就行了,至于放多少,那就是一真研究所的事情了.”

    “放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了!”一真研究所的几位研究员得意洋洋地站了出来,这几天,他们在军中的待遇那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上上下下像供菩萨一般地供着他们,而在一真研究所内,他们只不过是打下手,跑龙套的角色而已.不过一真研究所对于外面绝大部分的人来说,都是极其神秘的,像在场的众多将军之中,也便只有叶重跟随着高远去过.

    一个个用油纸捆扎严实的小包被小心翼翼的捧了过来,捧着他们的都是叶重从蓟城来的士兵,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如同捧着价值万金的珍宝一般.

    不过这玩意儿到了一真研究所的人员手里,却是大不一样了,一手拎了一个,胁下夹了一个,就这样一弯腰钻了进去,这随意的模样,看得深知这东西威力的叶重眼角直跳不已.

    与此同时,在三条地道之前,都在上演着同样的戏码,足足一千公斤一真研究所最新研制出来的大威力**被顺着地道送进了城墙之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全军后撤一里地!”叶重看着身边的数位将军,命令道.

    “后退一里?”孟冲愕然道.

    “对,后退一里,命令所有士兵,堵住自己的耳朵,还有战马的耳朵,更要给我堵好.呆会儿,动静会有些大.”叶重想起了那些在山谷之中秘密所做的实验,脸上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明白了!”虽然不明白叶重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命令,但孟冲还是没有再过多地问什么,转身便去传达命令.

    汉军潮水一般地向后退去,在他们原来的阵地之上,只留下了稀稀疏疏的几个人.而在康平城的城墙之上,看到这一切的周亚夫莫名其妙,汉军这是又要玩什么新花样?说他们撤退吧,但他们又仅仅只退了这一点点距离,而且还摆出了一副随时出击的模样.

    “来人,将城外汉军的情况去禀告大将军.”周亚夫召来一名亲兵,低声道:”汉军可能又在搞什么阴谋.”

    看着那几个位置之上留下来的几个汉军,周亚夫莫名的一阵心悸,那几个位置之上,正是汉军挖掘地道的位置,但在城内的监测之下,对方的地道并没有挖到城中,而是到了城墙位置便停止了,大概是碰上了城下的石头再也无法掘进了,城内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对手就又半途而废了.

    他们是想干什么呢?

    叶重看着那三个位置上留下来的一真研究所的研究员们,他们手执着火把,正回头张望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叶重点点头,低声道:”开始吧!”

    身边的号手扬起小号,吹响了嘹亮的号声.听到号声,三个位置之上的研究员同时将手里的火把伸向从地道之中延伸出来的长长的火绳,看着火强哧哧的燃烧着向内延伸,他们丢下火把,撒开双腿便向着汉军本阵狂奔而来.

    叶重双眼死死地盯着康平城墙,眼中闪烁着的是激动的光芒,今日如果成功,那么在今后的日子里,任何一座城池,将再也不会成为阻拦汉军前进的障碍,正如汉王高远所说,**的出现,将彻底改变这片大陆之上战争的模式.

    汉王是怎么说来着?对了,汉王说,热兵器的出现将成为冷兵器时代的终结者.

    城内,屈完听完了前来报信的士兵的陈述,也是满头雾水,从叶重抵达之后,汉军的行动就诡异的很,攻击似乎一天不如一天,更好像是在掩饰着什么秘密行动一般,但如果这个秘密行动仅仅是为了掩盖他们挖地道的话,那么也太小瞧他屈完了.如果随随便便挖个地道就能攻陷康平城,那他还能在在康平城守了小半年么?

    “走,看看去,这个叶重又在耍什么花样!”屈完戴上头盔,取下挂在墙上的佩刀,大步向外走去.

    刚刚跨出大门,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之声突然响起,整个康平城似乎都在这一巨响声中在摇晃,在颤抖,屈完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刚刚勉强站稳,第二声,第三声又连接传来,这一次屈完再也没有站稳,直接被震倒在地上,摔了一个大马趴,而跟随着他的亲兵,也没有一个人能站稳的,全都在这连三声的巨响之中被震翻在地上.

    巨大的烟尘从康平城中升腾而起,阳光似乎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光彩,被无数的烟尘遮挡住,天,似乎黑了.

    屈完大惊失色,猛地一撑地面,从地上一跃而起,耳中一阵阵的嗡嗡作响,眼前一切似乎都在摇晃,他呆楞楞地看着天空,喃喃地道:”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天罚,天罚!”一名亲兵似乎被震得有些丧失了理智,一边转着圈儿,一边失去理智的大喊大叫,屈完大怒,呛的一声拔刀出鞘,喀嚓一声将这名疯癫的亲兵砍翻在地,”走,去城墙,去城墙.”

    城墙之外,汉军虽然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又退出了一里之地,但此时,也完全乱了套,虽然孟冲下达了命令要堵住耳朵,特别是战马的耳朵,但很多人只是象征性地做了一些,有些甚至只是在地上随意地掏摸了一把野草,塞在自己的耳朵之中,从第一声巨响开始,战马就炸了窝.

    哪怕是堵住了战马的耳朵,但没有专用的塞子,这样简单地塞点东西,很显然是无法让灵敏的战马变成聋子的,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让所有的战马失了控.一时之间,战马乱窜,马上的骑兵骑术再好,此时也已经无法控制胯下的战马,战马从原地窜出去,疯狂地嘶鸣着四处乱窜.而后两声巨响,更是让战马几欲疯狂,马上的骑士别说控制战马了,此时能让自己骑在马上,就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

    骑兵乱成一团,所幸的是,骑兵都布置在攻击阵形的两翼,尚无法动摇到中部本阵,而是中军本阵之中,已经作好攻击准备的数万步卒,此时也是身体摇摇晃晃,脸上如醉如痴,三股巨大的烟尘伴随着巨响之声升腾而起,击垮的不仅是康平城的城墙,也让外面准备攻击的汉军士兵傻了眼.

    叶重狠狠地瞪了一眼孟冲,叶重早有准备,他和他带来的亲兵胯下的战马耳朵里都塞进去了厚厚的棉花,巨响声起,他们胯下的战马不过是不安地撩了撩蹄子,而一边孟冲就狼狈多了,他只是往战马的耳朵里塞了几条布襟,此时战马受惊,一撩蹄子,便将毫无准备的他掀下马来,若不是叶重身边的亲兵眼疾手快,两把刀齐出,将他的马斩杀当场,只怕叶重这里也会被他搅得稀乱.

    “还不快点约束士卒!”叶重一把扯掉耳朵中的棉花,冲着孟冲怒喝道.

    “啊,啊?”孟冲张大嘴巴啊了几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耳朵里也还塞着棉花,一把扯下来,看着凌乱的场面,脸都青了.

    “吹号,吹号,各部军官,约束士卒,回归本阵.”他跳着脚大喊着跑开,一边跑还一边看向烟柱腾起的地方,”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玩意儿?”

    烟尘散去,汉军面前,原先巍峨的康平城上百米的城墙已经完全倒塌了下来,而那段城墙之上,正矗立在哪里准备指挥作战的楚军大将周亚夫在这一刻,也随着那三声爆炸而不见了踪影.

    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这一段城墙的惨相,因为准备防守汉军的进攻,城墙之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楚军士兵,他们在这三声巨响之中,也随着他们的将领,同样化为了这片烟尘之中一阵血雨.

    断坦,残壁,断臂,残肢,如同雨点一般地从空中落了下来,洒落在周边的地区.

    屈完飞快地向着城墙方向冲去.

    他猛地停了下来,在他的身前,一片敞亮,城墙,没有了.

    啪哒一声,一个东西从空中落下,掉在他的面前,那是一只乌黑的断手,随着这只断手的落下,空中如雨点一般的落下一块块淋漓的血肉.

    城外,孟冲好不容易约束住了与康平城中同样惊慌失措的士兵,这时候汉军平素严格的军纪终于发挥了作用.

    “王赐神兵,助我破城.大汉万胜!”叶重手中大刀高高举起,厉声怒喝道,他身边的上百亲兵,异口同声地重复着叶重的喊话.

    “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汉军的魂儿终于回到了他们的身体当中,是王,是他们的王赐下了厉害无比的神兵利器,帮助他们一举攻破了他们打了半年都没有打下来的康平城.随着叶重的喊声,他们挥舞着手里的兵器,疯狂地大喊起来.

    “攻城!”叶重双腿一挟马腹,向着冲去.

    “万胜!”数万士卒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之声,向着康平城奔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