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九三章:东成西就(86)(书号:13651

第一零九三章:东成西就(86)

作者:枪手1号
    这两天对于蓟城的百姓来说,犹如在看一场传奇大戏一般,先是新任的兵部侍郎秦雷在王宫之前长跪不起,为前代郡郡守赵勇乞命,接着便是新成立的衙门**院开庭审理赵勇叛国一案,**官荆守当庭判处赵勇绞立决,立即押赴刑场执行.而当绞索套上赵勇的脖子,一切都已准备就绪的时候,秦雷居然又带着王上的特赦令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了刑场,从阎罗王手里将赵勇的这一条命又夺了回来.正当大家以为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积石城军事大学的现任校长杨国培又穿着簇新的官服,跪倒了王宫的外面.

    “一个接着一个的,还有完没完?”听到侍卫的禀报,高远哭笑不得,先是秦雷,接着是杨国培,大家伙都跪上瘾了么?

    “杨国培心里憋着气呢,其实不仅是他,蓟城的很多官员都对于王上的特赦令不满.”一边的蒋家权笑道.

    “这我知道!”高远指了指一边大案之上堆得高高奏章:”看到了吗?都是表示不满的,话虽然说得很委婉,但内里的意思却一清二楚,只怕这些家伙躲在家里无人的地方,定然是将我骂得狗血喷头.”

    “那他们倒没有这个胆子”蒋家权大笑,”不过从昨天开始,兵部那头还有秦雷的家里,倒是被不少人堵住了大骂.”

    “哦,还有人敢堵兵部的门?”高远大感兴趣.

    “一般老百姓自然是不敢,但议会里的议员们敢啊,这两天,主要是积石城和辽西的议员们去堵兵部的大门,这里头带头的就是何大友,弄得叶重只能和了秦雷的假,但秦雷回到家里也不得安生,不少老百姓将他的家门也围得水泄不通,听说那可是骂得不堪入耳!”蒋家权道.

    “瞧这事儿弄得!”高远扁扁嘴,”卫远,去把杨国培给我叫进来.”

    “杨国培只是一时没有想通而已,王上还是不必太过于责罚他.”蒋家权含笑劝着.

    “别人想不通倒也罢了,但他是谁,他可是积石城综合大学的校长,那可是我们大汉军官的摇蓝,以后只怕我们大汉军队中的绝大部分高级军官都会出自积石城军事大学,他如果连这也想不通,那我还真有些不放心让他来教我的军官了!”

    “杨国培长于业务,以后的确也要为他配备一个熟悉政治手腕的官员去当副手.”蒋家权捻须道.

    “王上!”门外传来何卫远的声音,高远抬头一看,”杨国培呢?”

    “杨大人不起来.说如果赵勇不死,他就跪死在外头.”何卫远有些尴尬地道.”我劝了他几句,被他骂得狗血喷头.”

    “我靠!”高远难得地爆了一句粗口:”当了几天校长,居然还长脾气了,何卫远,带几个侍卫去,给我将他拖进来.”

    “是!”何卫远转身便向外跑去,他看得出来,王上是真得有些生气了.

    杨国培不是被拖进来的,而是被抬进来的.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现在的军人老师,他不但有着军人一脉而承的倔强,更有一把子力气,看到被四个侍卫放到地上的杨国培,高远顿时哭笑不得,这家伙身上簇新的官服已经被磨开了几个破洞,很显然是侍卫在弄他进来的时候,这家伙有过剧烈的挣扎,不过他在厉害,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高远身边的侍卫个个都有一身好功夫, 四个对付他一个,他也就挣扎挣扎而已.

    “哟嗬,看不出来,你还老当益壮嘛!”高远嘲讽地看着杨国培,”居然还能动手?来来来,正好我手也痒了,我们来单挑一把.”

    杨国培坐在地上,昂着头,”属下不敢,属下也不是王上的对手.”

    高远哈的一声笑,转头看着蒋家权:”蒋先生,你瞧瞧,你瞧瞧,敢情他如果是我对手的话,还真会跳起来与我打一架.”

    “属下不敢,属下说错话了!”杨国培大声道:”但我就是不服气,王上为什么要特赦赵勇?那个王八蛋,死一百次也难以赎其罪.王上动用三年才有一次的特赦权,赦免的居然是这样一个东西,这让我大汉千千万万的子民会怎么想?”

    高远瞪视着杨国培半晌,猛地转身,走到了大案之后一屁股坐下,气啉啉地对蒋家权道:”先生,你讲与他听,我懒得与这个家伙说话.”

    蒋家权一笑走到杨国培身边:”杨大人,想听我说的话呢,那就站起来,规规纪纪地坐好,王上面前,如此失仪,成何体统?难道今天你在外头闹得笑话还不够大吗?明天铁定会成为茶馆酒肆里的话本,你可要大名远扬了.”

    杨国培闷了半晌,爬起来,”我就站着听.”

    “你喜欢站着就站着吧!”蒋家权笑道:”你刚刚所说大汉的子民会如何想?那你想想,代郡百万百姓是不是我大汉的子民?”

    杨国培抬起头来,”微臣也看了贺兰雄发回来的邸报,代郡如今心中只怕只有我大汉王上.”

    “话是这么说,但子兰在代郡数十年经营,他有素有贤名,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又岂会如此轻易被抹去,这是其一.其二,像秦雷这样的代郡官员,议员,虽然对赵勇亦是痛恨不已,秦雷在赵勇前去招降的时候,还曾能赵勇破口大骂,但真要赵勇的命时,秦雷他又奋不顾身地跳出来,那些来自代郡的议员这些天上蹿下跳,到处游走,所为的也不过是赵勇一条命而已,你能说,子兰在代郡人心中就当真没有一点份量了吗?”

    “相比起代郡百姓子民的完全归心,赵勇一条烂命又算得了什么?”蒋家权冷笑道.”更何况,这一次赵勇被剥夺了所有的身份,贬到辽东成为一介平民,他是圆是扁,是长是方,还不是任由人**.”

    杨国培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您是说……”

    “现在大家都知道王上动用三年才能使一次的特赦权赦免了赵勇,一定会感念王上的仁德,而随着我们在代郡统治的深入,最多三五年时间,一个被贬到东胡去的家伙,还会有人记得吗?那时候他是死是活,又还会有谁再关心呢?辽东三郡那地方,在中原百姓的心目之中,那就是一穷山恶水之地,说不定一个小小的头痛脑热便取了他的性命去了.”蒋家权冷笑着道.

    杨国培慢慢地瞪大眼睛,整个人都显得兴奋了起来,用力甩了自己一巴掌,”我真是一头猪,猪油蒙了心,竟是连这样的关节也想不透,在辽东三郡,我们积石城军事大学可有大把的人手在哪里为官,想要收拾这家伙简直易如反掌,王上,我错了.”

    看着仍然横眉怒目的高远,杨国培深深的弯腰.

    “你记清楚了蒋先生所说的每一句话,三五年内,赵勇要是没了命,你这个积石城大学校长就不用干了.不说别的,秦雷就要找你去拼命.不要以为别人都是瞎子.”高远怒道.

    “哪能呢,哪能呢?”杨国培连连点头:”我现在也想明白了,一下子绞死这家伙实在是太便宜他了,三五年的功夫,够我收拾他的了.而且王上放心,到时候这东西一定是正常死亡,秦雷那老小子保管找不出半点漏洞.”

    “滚滚,别在我这里碍眼,早点滚回你的积石城军事大学去.”高远嫌弃地挥挥手.

    杨国培却是笑嘻嘻的弯腰行礼:”王上,我恐怕还要在这里碍您几天眼了,这马上就要召开大议会了,自从蓟城综合大学开学之后,中央给我们积石城军事大学的拨款就在减少,您说这蓟城综合大学居然也开办军事专业,这不是成心跟我别苗头吗?我得留在这里,与议员们说道说道,蓟城大学开办军事专业,这完全是误人子弟嘛!”

    高远嘿嘿地干笑了几声,”好叫你杨校长知道,本王也是蓟城综合大学的军事教授之一.”

    卟的一声,杨国培一下子呛了一下,慌慌张张地向高远鞠了一躬,”臣下告退,臣下告退.”

    看着杨国培离去的背影,蒋家权摇头笑道:”不脱赤子本色,倒也难得.”

    “先生所说为他再配一个人的事,我看得早一点提上议事日程了.没想到两所大学的竞争现在就开始了,蓟城综合大学近水落台先得月,定然说动了不少议员将本来给积石城综合大学的费用划拨给了他们,杨国培自然不干.”

    “不过这事儿也还真得想法解决!”

    “不,有竞争才有进步,让他们两边争去,先生,其实还可以将这种竞争走到明面上,举办两所大学的对抗比赛嘛!”

    “如果是单纯军事上的对抗的话,蓟城综合大学还真不是对手!”

    “败上几次难道不是好事吗?”高远哈哈大笑.

    两人都开心的笑着的时候,何卫远却又一脸窘相的跑了进来,”王上,王上,曹院长又在宫外跪下了.”

    高远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蒋家权微微一笑:”王上,那臣下便先告辞了.”

    高远点点头,”卫远,替我送先生出去,顺便告诉曹天赐,他要跪,便给我跪到宫中去跪下,别在外头给我丢人现眼.”(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