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九二章:东成西就(85)(书号:13651

第一零九二章:东成西就(85)

作者:枪手1号
    打官司,对于这个时代的百姓来讲,是一件避之唯恐不及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去敲响县衙门口的大鼓,很多案子要么是私了,要么便是由乡里宗族长老便处理了,这让高远很是不取,除开这样的处理方式会带来很多后遗症之外,也会让宗族长老的权力,威望过重,这并不有利于汉国的统治.

    让律法深入人心,让汉国百姓视打官司作为一种文明处理矛盾的方法,便将其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便是高远想要做到的.

    而成立**院,也是高远实现自己的大汉王朝权力分治的一大步,大议会已经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经过两年的推广,现在已经让大汉王朝的所有人开始认识这个新鲜事物,并且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也能以另一种方法参与于整个大汉王朝的管理中来.每一个议员都需要百姓一票一票的选出来,你干得不符我的心意,下一届我自然就不选你了.

    而那些议员呢,现在也开始明白,自己的地位,权力,并不是来自于上官,不是来自于大汉王朝的各级衙门,而是来自于所有的普通百姓,他们服务的对象便会自然而然的转变,由讨好上官转为讨好百姓,在高远看来,这便是他改变这个世界的跨出的最大一步.

    而**院的设立,便是他跨出的第二步.总体来说,到目前为止,推行的尚很顺利,在蓟城,天河,琅琅,河间,辽西等这一次没有受到战争波及的郡州之中,法院体系已经开始建立,他们脱离了以前的官员体系,从上到下,自成体系.

    立法权交给大议会,司法则交给**院,政事归于政事堂,三权分立,各工其事,互相监督.

    推行这样一套复杂的国家体系,自然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的时间恐怕将要以百年计,但高远并不会因为任重而道远便罢手,事情总要有人开头做起来,只要做到了一定的规横,滚滚的历史车轮便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是会随着惯性径直向前.万事开头难,而自己就是推动这件事情的最佳人选.

    作为大汉的开国国王,自己在大汉王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和影响力,但凡自己推行的事情,虽然也有异议,但总是会得到绝大部分人的拥护,哪怕艰难,也会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假如自己不在了,只怕自己的继任者,并没有这份能力和魄力了.

    而且高远也有自己的私心,在他的上一世经验之中,整个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经了多少王朝,每一个王朝覆灭的时候,都伴随着淋漓的鲜血和仇恨,无数生命被无情地践踏在泥土之中,新一代王朝的崛起,必然会踏在上一代王朝的尸体之上.想要维系一个千年不倒的王朝,那就必须要进行改革,而他以前的那个世界里,不是没有王朝历经数千年而仍然坐在王位之上,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他们失去了权力,只是一个国家的最高象征,但这,难道还不够吗?高远最希望的就是千年之后,自己的子孙仍然坐在王位之上,哪怕只是一个象征.

    一人一家的独裁政权注定是不会长长久久的.这一点,高远有着清醒的认识.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任何一个英明的君主都不可能改变这样的宿命,而这样的宿命最终便只会有一个结果,阶级矛盾对立,社会体系崩溃,最终带来革命,以鲜血和生命来终结这一切,然后开始又一轮的循环.

    高远希望在自己的手中,结束这一切.

    外头传来法槌清脆的敲击之声,随后传来荆守低沉的声音:”监察院诉前代郡郡守赵勇叛国一案现在宣判,全体起立!”

    哗啦啦一阵板凳的响动之声,偌大的大厅之内,数百人齐唰唰地站了起来.

    “剐了他,剐了他!”二楼的包厢之中突然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所有的旁听者齐唰唰地转头,看向那里,杨国培双手死死地抠着栏杆,上身前探,要不是有两名同僚在他身后死死地抓住他,只怕他会跳下去咬赵勇一块肉下来.

    被杨国培这么一喊,下头本来肃静的大厅之内顿时也闹顿起来,”剐了他”的喊叫之声此起彼伏.

    荆守大怒,手舞着法槌,咚咚连敲,他本身便是军人出身,力气甚大,这一下连槌带拳头砸下去,做得极其结实的大案被砸得山响:”肃静,肃静,谁再咆哮法厅,本**官便会将他逐出去.”

    荆守在所有人眼中,那可是说到做到的人物,他这么一吆喝,大厅之内顿时安静下来,便连杨国培也被人拖了回去,也不知是不是捂住了嘴,反正是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赵勇叛国,证据确凿,确本人供认不讳,依据大汉律……”对于荆守所念的那些某条某款什么的条文,众人一概不感兴趣,竖起耳朵的唯一想法,便是那最后的结局.

    “绞立决!”当荆守的嘴里最终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三百旁听席之上有人面色一松,有人却是跌足叹息,有人愤愤不平,高远听到一边的包厢之中又传来咚咚的声音和咿咿呀呀的声音,心知必然是杨国培又要发作,不过这一次他身边的同伴显然早有防备,将他按住没有让他再去咆哮公堂,不然堂堂的大汉王朝积石城军事大学的现任校长被荆守派出法警拖出去丢在广场之上,不免也太失体统.

    “绞立决!可真是便宜这个家伙了!”一边的贺兰燕喃喃地道.”相比起那些牺牲在代郡的我大汉官员,他的下场可要好多了.”

    “不能因为别人野蛮,我们也就野蛮的回击.记住,我们是一个文明国家!”高远道:”什么腰斩,凌迟,这等酷刑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以后我们大汉要逐步取消那些惨无人道的酷刑,一步一步来吧,左右一步也吃不成一个胖子,想要改变大家的很多观念并不是短时间内便能做到的事情.”

    下面传来赵勇嘶哑的哭喊乞命之声,声音渐远,显然是被法警给拖下去了,外面也终于传来了喧嚣之声,所有的旁听者开始退席,一边向外走,一边讨论着今天**院的审理程序,显然,今天的审理过程,必然会成为即将在各地铺开的法院审理案子的标准程序.

    公诉人,辩护人,犯罪嫌疑人,一连串的新词汇,新概念在极短的时间内灌述到这些人的脑海之中,他们也需要时间去消化,不过这些议员,本身就是接受新事物极快的人物,否则也不能在大议会之中干得热火朝天.

    高远并没有走,叶菁儿,贺兰燕,宁馨则在护卫的簇拥之下,匆匆离去,片刻之后,以蒋家权为首的议政以及各部大臣,鱼贯而入进入到了高远的包厢,包厢并不大,职位稍低者,竟是只能站在门外.

    “王上!”荆守是今天的主角,他率先向前,向高远鞠躬.

    “你做得很好!”高远点点头,”今天的审理过程,整理成文案,下发到各地法院,每一位法官都要认真学习,而下头各法院每一次的审理案例也都要整理成册,上报到**院汇编成册.”

    “属下明白.”

    高远的眼光扫过屋内的众多大臣:”**院在审理任何案件的时候,**自主,任何人,任何部门不得干涉,干挠法院审理工作的正常开展,如果发现有人明知故犯,有一起,算一起,严惩不贷.”

    “遵命!”屋里所有人都躬身道.

    高远站了起来,伸手打开帘子,看着现在已经空空如也的大厅:”你们,包括我,都要在以后学会习惯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我们的头上,还有一柄法律的利剑悬挂在头上,稍有不慎,触犯律法,这柄利剑便会落下,法律无情,希望这里的每一位臣工都牢记这一点.”

    “属下谨记.”

    “我大汉的律法刚刚开始建立,还很不完善,蒋先生,大议会要抓紧时间做好立法工作,而荆守,你的职责可不仅仅是只管审案子,你还要在审理的过程之中,尽量地发现律法之中的漏洞,然后使议会能够弥补.”

    “是,刚刚在外头,何统领已经跟我讲了这个谭建的事情,这些人虽然有些可恶,但在这方面的确是人才,所以属下会组织一个专门的由这些人组成的部门来研究大议会出台的律法.”

    “嗯,你能明白这件事,我很开心.”高远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不要怕漏洞多,咱们现在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花上几十年的时间,终有让我们的律法完善的那一天.秦雷来了么?”

    站在门口的秦雷神色灰败,蔫头搭脑地走了进来,”王上!”

    高远看着他半晌,”你忠心为主,这是一件好事,但你也要明白,赵勇这一次的确是犯了大不讳,如果仅仅是迫不得已役降了秦人,哪也没什么,但他万万不该将我们在代郡的官员名单交给秦人,不然这些人中,总会有人逃出来的,而不是全军覆灭.”

    “少公子他的确该死,可他终归是相公唯一的血脉.”秦雷失声痛哭着跪倒在地.

    “这个时候,赵勇应当已经被押赴刑场了吧?”高远转首问着荆守.

    “是的!”

    “蒋先生,拿来吧!”

    蒋家权走上一步,从袖筒里掏出一份黄色的卷宗,双手呈给高远.

    “拿去吧!”高远看也没看,随手扔给秦雷.”抓紧时间吧,要是你去得晚了,可也怨不得我.”

    秦雷双手颤抖地打开卷轴,特赦令三个大字映入他的眼帘,他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高远,猛地仆倒在地上,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爬起来便向外边跑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