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八三章:东成西就(76)(书号:13651

第一零八三章:东成西就(76)

作者:枪手1号
    远处喊杀声震天,火光熊熊映红了半边天,秦雷心中却也是挣扎不已,来的或许是救兵,或许是对手的陷阱,两个可能,却是天堂与地狱两种结局.

    “军长,我们现在怎么办?”亲卫着急地问道.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出击!”在秦雷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秦雷回头一看,却是鹤城县令陆亭,这位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县令如同被一阵风吹过来一般,火光之下,青白的脸色更是吓煞人.”秦军长,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为什么不搏一搏,左右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与其在城里活活被困死,不如出去搏一搏,万一真是我们的援兵,如果因为我们没有出击接应而丧失了良机,岂不是要后悔终生.”

    “万一是陷阱呢?”秦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陆亭微笑道:”你带上所有能战斗的士兵出去,万一是陷阱,你们便跑吧,能跑多少是多少.”

    “那你?”

    “我一介书生,现在又是这个状况,别说让我跑,就是走几步,我都飘飘欲仙了,你们不用管我了,总之我是不会落在他们手中的.快去,虽然我不懂兵,但也知道战机稍纵即逝.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你们都得先去趟了才知道.”陆亭大声道.

    “好!那我去了,陆县令,你保重.”秦雷提起了身边的大刀,对着亲兵厉声喝道:”吹集结号,所有能动弹的,拿上刀枪,跟我拼命去.”

    鹤城紧紧闭了半年之外的城门带着涩然的吱吱叫声打开,秦雷迈开大步,跑在队伍的最前头,他和他的亲兵们本来是有马来的,可后来,这些战马,都已经成了战士们肚子中的食物.

    “快跑,快跑,要是你们还跑不过我这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羞也不羞!”秦雷拖着刀,连跑边大声喊道.

    被困了快半年的这些士兵或许是因为太憋曲,或者是因为在绝境之中突然看到了希望,一个个嗷嗷叫着,脚下生风,向着远处的火光爆发之处奔去.

    近了,近了,秦雷心中的忐忑也更加严重了一些,是生是死,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看到了,看到了,秦雷的眼睛一下子变亮,这不是圈套,这是真正的援兵.他看到了在风中招展的大汉黄龙旗,看到了鲜红如血的大汉战旗,看到了一匹匹战马在赵军营盘之中来回纵横,踏翻营帐,撞飞敌人,一支支火把被马上骑士变刀挑起,落在帐蓬之上,腾起熊熊火焰,空中羽箭的嗖嗖之声不绝于耳.

    秦雷看到了鲜红的战旗之上大大的古字,心头却是一片茫然,大汉有名有姓的将领之中,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姓古的啊?

    再向前一段距离,他又看到了一面大汉战旗,那上面却是绣着一个硕大的叶字,秦汉顿时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在东方野战集团军中,只有一员大将姓叶,那就是当今王妃叶菁儿的嫡亲弟弟,叶枫.

    “杀!”秦雷须发皆知,高举着大刀,如同一头狮子一般扑进了赵军的营盘.

    古丽勒马立于营盘的一处高地之上,凌厉的双眼透过面具冷静地观察着战斗的形式,随着秦雷这一股两千余步兵的加入,更是成了一面倒的形式.

    “圈羊!”面具之下,传来有些沉闷的声音.

    军号之声响起,原本直来直去的骑兵开始变阵,一道道弧圈绕出来,将慌乱的赵军向着大营的正中间赶去,每一次驱逐,伴随着弓弦的响声,赵军都是成排的倒下.

    “无趣!”面具之下略显有些无聊的声音,让古丽身边的亲卫都有些愕然,原来主将对这种烈度的战争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古丽的确没有将战事放在心上,打到现在这个程度,结局基本上已经注定,这一股赵军全军覆灭已成定局,相比起上半年在大草原上与秦军的战斗,眼前的赵军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之上.

    古丽是半个月前率领五千骑兵抵达贺兰雄大营的,对于一直在鹤城坚守的秦雷,大汉王国的最高首领汉王高远的态度非常明确,一定要确保鹤城的安全,确保秦雷的安全,这就逼得贺兰雄必须派出援军,但现在整个代郡都在赵军的控制之下,如果一路打过去,耗费时日,已经坚持了近半年的鹤城不见得能挺得住,每过一天,鹤城都会增加一份危险,而如果完不成汉王布置的任务,显然会让汉王震怒,保住秦雷,不仅是军事上,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的.

    贺兰雄只能作出了一个较为冒险的决定,他派出刚刚抵达的古丽的骑兵,另外再由叶枫率领五百骑兵加入,当年高远为了煅炼叶枫,曾经派叶枫到步兵的骑兵师之中,跟随步兵在代郡征战了近一年,对于代郡的山川地理相当熟悉,由叶枫引路,这五千余骑兵一路避开重要的城镇,向着鹤城进发,沿途之上,遇见能打的敌人便迅速歼灭,如果遇到大股敌人阻截,立即便远远绕开,日夜兼程,一路之上,以赵军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前突进.

    他们将赵军的信使都给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当他们出现在这一股赵军的面前之时,主攻鹤城的赵军还茫然不知.

    而为了掩护古丽的轻骑突进,吸引住李明骏的大部队,贺兰雄亦率领着东方野战军集团主力部队向着西陵城开始展开进攻,这也使得李明骏明明知道大股匈奴骑兵已经渗入,却也是无可奈何,因为他面前的贺兰雄麾下可有数万士卒.

    当天色微明之时,战事已经结束,战场之上,骑兵们策马缓缓行走于尸山血海当中,巡视着这些倒下的人倒中,还没有有幸存者,而在战场中央,最后一股赵军已经放弃了抵抗,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成了大汉军队的俘虏.秦雷拖着大刀,向着那面鲜红的大旗走来.

    “是那一位将军来支援鹤城,秦雷感激不尽.”

    古丽翻身下马,大步迎了上去.”大汉王国匈奴**骑兵师古丽,见过秦军长.”

    “古,古丽?”秦雷眨巴着眼睛,有些结巴起来,倒不是因为古丽脸上的面具太过于吓人,而是因为对方居然是一个女人,虽然身上覆盖着战甲,头顶着头盔,那身身材和曲线,和男人截然不同.

    “秦军长!”一骑飞奔而来,奔到两人跟前,大笑着翻身下马,”终于又见面了,我还怕看不到你这个倔强的老头了呢!”

    贺兰雄的东野在代郡驻扎许久,叶枫跟秦雷这些原代郡高级将领都熟悉得很.

    “叶师长!”看到熟悉的将领,秦雷的脸上浮起笑容,”你们要是还晚来个三五天,老头子可真就要去阎罗殿报到了.”

    “厉害啊,秦军长,小小一座鹤城,守了半年,汉王对你可是钦佩有加,给咱们贺兰司令官下了死命令,要是救不出你秦军长,让我们贺兰司令官自己去蓟城请罪呢!”叶枫笑道.

    “多谢汉王记得我这个老头子.”秦雷声音有些哽咽,转身向着蓟城方向抱拳深深一揖到地.

    “算啦算啦,你在这里作揖,王上又看不到,等此战过后,你去蓟城亲自再给王上道谢吧!”叶枫亲热地拍着他的肩膀,”这位是古丽师长,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吧,秦军长还不认识古丽师长吧,她可是我们大汉这半年来最当红的女将啊,李信败亡于草原之上,她居功甚伟呢!”

    “佩服,佩服!”秦雷看着古丽微笑道:”回头还要向古师长好好讨教.”

    “好说,你们聊吧,叶师长,既然你与秦军长相熟,这边的扫尾工作便由你来做吧,我去整顿骑兵,接下来还有连绵不断地仗要打呢,咱们要配合贺兰司令官攻略代郡的战斗,还有的忙呢!”

    “行,行,你去忙吧!”叶枫点头道.

    看着古丽远去的背影,秦雷好奇地看着对方的背影:”这位古师长,干嘛要戴着一个面具?搞得这么神秘?”

    “这位古师长,来头可不小,她的丈夫可是汉王亲自大嘉奖的天下第一村的村长,现在更是大议会的大议员之一,长驻蓟城.她之所以戴着面具,是因为这一次的大草原之战,,她不但全程参与,更是立下了大功,而在最后一战之中,她本来姣好的面庞上挨了一刀,整个破了相,所以一直都戴着面具,便是在汉王面前,她的面具也没有取下来,所以秦师长可不要怪罪.”

    “理解,理解!”秦雷看着那快要消逝在视野之中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敬佩之色.

    鹤城县城门楼子上,陆亭在秦雷走后,一直扒在城跺之上死死地盯着远方,直到天边曙光渐起,他终于看清了远处那飘扬的黄龙旗,正有一彪骑兵向着鹤城方向奔来,而打头一人,正是陆亭所熟悉的秦雷,陆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两腿一软,眼前一黑,软软地顺着墙垛滑了下去.耳边传来衙役们的惊呼之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