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八二章:东成西就(75)(书号:13651

第一零八二章:东成西就(75)

作者:枪手1号
    秦雷带着一身的血迹和疲惫回到鹤城县衙之中,咣当一声,将刀刃变得如同锯子的大刀随手扔在角落里,一屁股坐在了大门的门槛之上,不停地喘着粗气,他已经快要六十年了,岁月不饶人,力不从心的感觉一天比一天更甚,今天,为了保护他,又有三个亲兵倒在了他的面前.摘下头盔,抱在怀中,一缕缕白发都粘糊在了一起.

    他在鹤城已经坚持了半年了,半年之前,贺兰雄带着东野主力离开不久,秦军李信部突然自上谷倾巢而出,代郡猝不及防,大部分城镇几乎被秦军一鼓而下,而在代郡首府西陵城被攻陷,郡守赵勇被李信生俘之后,情况便更加不堪了,赵勇被俘投降,在秦军押着赵勇一路劝降之后,代郡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被秦军占领.

    秦雷当时驻防南漳,事发之时,他正在鹤城检阅驻防部队,鹤城在子兰时代曾被赵军攻破,因为抵抗坚绝而被赵军屠城,所以鹤城人对于赵军最为深恶痛绝,而驻扎在鹤城的军队,又绝大多数是战后在鹤城县召集起来的,这里,也是代郡抵抗赵国的第一线.

    秦雷在鹤城尚没有来得回到南漳,秦军轻骑带着赵勇便到了南漳劝降,南漳留守副将在看到赵勇之后,开城投降.秦雷统带的二万多代郡主力就此烟消动散,这两万余人,在事后全部被解决了武器,离开了军队.

    赵勇的劝降在鹤城碰了钉子,原来以为像秦雷这样的子兰时代的老将,一定会在自己的召唤之下开城投降,岂料秦雷在看到赵勇之后,破口大骂赵勇是一个软骨头,辜负了老郡守的一片苦心,不仅不投降,反而摆出了一副与秦人战斗到底的架势.

    秦军劝降不遂,随即对鹤城展开进攻,但秦军没有想到的是,鹤城却是一个砸不烂,嚼不乱的响当当的铜豌豆,秦军最多时曾经达到二万人,但也没有敲开鹤城的大门,在死伤惨重之后,李信便只留下了一支军队监视鹤城,率大部追着贺兰雄而去.

    当然,李信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

    而鹤城所幸的是,因为上一次赵军的大屠杀,使得鹤城城内百姓几乎死伤殆尽,残留的人廖廖无几,在重建鹤城之后,在城内居住的人也少之有少,因为传闻每到夜里,都会有数不尽的屈死的冤魂会在街上游荡,哀嚎.这让鹤城几乎变成了一座军城,即便有少数居民,也都是依附着军队而活,平素为军队做些杂事,或者卖给军队一些东西来维持生计.

    不多的人口让鹤城有了更充足的粮食储备来迎接这一场危机.这也是鹤城坚持了如此之外的原因.

    秦军走了,但赵杞的军队却又来了,赵杞退到上谷之后,随即从撤退的秦军手中接过了代郡,秦人对于打不打得下鹤城毫不在意,但赵杞却是必须除之而后快,所以李明骏率部抵达之后,对于鹤城的攻势是一日强过一日,这也让秦雷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伤亡一天甚过一天,而粮食却是一日少过一日,眼见着粮仓就要底朝天了.

    秦雷的身边坐下了一个人,伸手递给他一个黑馍馍和一碗清水.”来,秦军长,吃一点好长点力气.”那人笑咪咪地道.

    一袭大汉县官服饰早已看不清颜色,削瘦的脸庞带着青黑,眼眶深陷,年纪看起来顶多二十多岁.这是汉国派驻在鹤城的县令陆亭.

    “今天还没有到派馍的时间,这个是昨天配发给你的吧,你怎么没有吃?”秦雷看着手里的黑馍馍,皱着眉头问道.

    “不饿!”陆亭舔舔嘴巴,道.

    “放屁,瞧你一脸菜色,走路都打晃了吧?拿去吃.”秦雷想将馍馍塞回去.

    陆亭摇摇头:”秦军长,你是要上阵搏杀之人,不吃没有力气,我在后头,又不拿刀弄棒,每日消耗力气甚少,经饿.”

    “我在前头打仗,你在后方统筹,不会比我轻松,怎么会不饿?”秦雷哼了一声.

    陆亭嘿嘿一笑,”秦军长,我这个人啊,最怕死了你知道吗?”

    秦雷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这个我还倒真没看出来.”

    “是真的,我真怕死,我家里还有老爹老娘呢,我还没有娶媳妇呢,所以啊,我才将馍馍省下来给你啊!”陆亭咯吱咯吱笑着:”你吃了有劲,能守住城,我就不用死了,要是你没劲了,守不住城,那李明骏攻了进来,一刀砍了我的脖子,那叫一个疼你就是不是,所以我宁可饿死,也不想被刀砍死.”

    秦雷看着这个口口声声怕死的县令,却从他的眼睛之中看不出一丝的恐惧,有的只是淡然,不由摇头道:”你一介书生,能做到视死如归可真不简单!”

    “什么视死如归,我是指望着秦将军你守住城我能长命百岁呢!”陆亭道:”眼下形式一片大好了,李信都败亡了,别看李明骏现在蹦哒得欢,等我们的援军一到,他保证跑得比兔子还快.”

    “说是这样说啊,可是我们的援军想到鹤城来,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呢,赵杞必定会层层设防,我真是担心我们撑不到哪一天啊,对了陆县令,我们还有多少粮食?”

    “每天每个士兵一个馍,咱们还有五天的粮.”陆亭竖起一个巴掌,在秦雷面前晃了晃.

    秦雷心中咯噔了一下,”城里就没有别的可吃的了么?”

    “我这任县令当得可真是天高三尺啊,别说是老百姓藏粮地窖被我挖了一个遍,就连树皮,能吃的树叶也被搜括得干干净净了.”陆亭笑呵呵地道:”我猜将来我肯定会在鹤城留名,将来的县志上会写陆亭任令,天高三尺,哈哈哈!”

    秦雷没有说话,咬了一大口馍,在嘴里咀嚼着,嚼着嚼着突然咦了一声,低头看手里的馍,果是被从中间掰开了一条缝,内里居然还夹着一小块肉.

    “从哪里来的肉?”

    陆亭脸红红的,”今天我实在累了,居然倒在屋角里睡着了,睡着睡着居然脸上一阵疼,睁眼一看,竟然发现一只老鼠正在咬我,我是恶向胆边生,却又喜出望外啊,一把便薅着了这小东西,然后自然是烤熟了,他的脑袋已经被我吃了,还挺香!”

    秦雷看着陆亭,眼角有些湿润,什么累得睡着了,必然是饿昏倒了.

    “我,我吃了你的馍和你的肉,就一定会把鹤城守住,你便看着吧!”秦雷三两口将肉馍咽了下去,站起身来,戴好头盔,走到墙边的兵器架上,取下一柄崭新的大刀,大步向着衙门外走去.

    夜深人静,秦雷和衣卧在城楼之上,睁大眼表看着楼顶上这那个破洞,那是被赵军的投石机投来的石弹砸破的,石头已经被搬到了城墙之上破成小块当成武器守城了,只在楼顶之上留下一个可以欣赏星空的大洞.

    粮食还能坚持最后五天,城里还能战斗的士兵,也只有两千出头,而援军在哪里,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现在鹤城被隔绝,根本得不到外头一丝一毫的消息.

    秦雷决定还坚持三天,然后便将所有能吃的东西吃干净,然后率军出城突围,能逃走多少是多少了.总还要给鹤城留点烟火.

    三天,援军有可能来吗?秦雷摇摇头,东野从大草原来,想要抵达鹤城,便要过西陵和南漳两关,何其难也,就算是他们能打过来,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而自己,是绝支持不到那个时候了.

    有时候秦雷自己也在想,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连赵勇都投降了,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汉军的大胜,秦雷终于明白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赵国已经彻底完了,秦军这一次大伤元气,汉国的崛起已经无可抵挡,而少主赵勇的投降是最大的败笔,一旦汉军获胜,对于叛变者的处罚是毫不留情的,自己的坚持,也是为了将来能为少主做点什么吧?如果运气好,真能撑到活下来,以自己这一次的功劳,怎么也能换回赵勇一条命吧,这可是子兰郡守最后一点骨血了.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合上了眼睛,睡吧睡吧,明天还要战斗呢,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秦雷是被如雷一般的捶门声惊醒的,他霍地跳了起来,一把拉开房门,门外,站着他最后几个亲兵中的一个.

    “军长,我们的援军到了,援军到了!”亲兵的脸上满是狂喜之色,跳跃着几乎是用喊的向他报告着这个消息.

    “你说什么,援军,援军来了?是不是李明骏的诡计,派人假扮援军想赚我们出城?”秦雷窜了出去,靠着城垛,看向不远处的赵军营里,那里火光熊熊,喊杀之声震天,如雷的马蹄之声如同敲击在他的心上.

    “军长你看,如果是假装,那有这么逼真,而且,赵军这一段时间以来,并没有看到多少骑兵,但来袭者似乎是清一色的骑兵!”亲兵大声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