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一零七一章:东成西就(64)(书号:13651

一零七一章:东成西就(64)

作者:枪手1号
    李信败亡,王逍败亡的消息经秦国朝廷正式公告之后,整个秦国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这是数十年来,秦国遭遇到的最大失败,秦国武库打开,开始武装咸阳之内的青壮,街道之上,行走着的基本上都是刚刚穿上秦**装的士兵或者是只拿着武器,连统一的服装都没有的青壮.由于还没有发布全国动员令,除了咸阳周边地区,其余的秦国地区都还在紧张地等待着咸阳的命令,但整个国家,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极其紧张的气氛当中.

    而比咸阳气氛更低沉的,却是黑冰台那座庞大的宫殿.秦武烈王的亲兵部队玄衣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这座宫殿围得水泄不通,能够畅通无阻的走上台阶,推开那厚重的大门的,只不过廖廖几人而已.

    八月初三,对于咸阳人来说,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们的军神李信的棺椁由汉国一队士兵护送,回到了咸阳.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一队汉军士兵在夜晚抵达,于城外交接了李信的棺椁之后,便由秦国士兵护送,离开了咸阳.

    当太阳自东方升起的时候,李信的棺椁方在秦兵的护送之下进城,四王子嬴英为首的满朝文武出迎.嬴英亲自扶棺,李信的棺椁直入咸阳王宫,被抬到了黑冰台那巨大的宫殿当中,摆放在了秦武烈王的床榻之前.

    秦武烈王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甚至连从床上坐起来也不能,看着放在床榻之前的巨大的棺椁,秦武烈王老泪纵横.伸出手去,扶着冰冷的棺椁,”李信,是我害了你啊,当贺兰雄自代郡成功撤退之时,我就应当听从你的建议,放弃这一次的进攻,是我,抱着侥幸之心,让你继续前进,这才酿成了今日的苦酒啊,我不知道你死前是不是在责怪我,可是我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够了,嬴英虽然不错,但比起高远来,仍然远远不如,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将高远击败,留给他一个更容易应对的局面啊!”

    喃喃自语的秦武烈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

    “李信,你傻啊,就算到了那个地步,以你的能力,你平安地逃回来也不是问题啊,你怎么不明白,你一个人,便抵得上十万兵啊,你怎么为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便拿命去搏呢!你为什么不逃,哪怕十万军队都覆灭了,但只要你能回来,我们再建十万兵,又能是多大的事情啊!”

    跪伏在一边的嬴英亦是悲声大作:”父王,节哀顺便啊!”

    秦武烈王瞪大眼睛,看着棺椁,他与李信的感情,又如何是嬴英能够理解的,李信自小便一直跟着秦武烈王,在那个刀光剑影的年代里,李信一次次的出生入死,与秦武烈王一齐闯出了一片天地,扶助着秦武烈王登上了大秦王位,而在秦武烈王初登王位的前几年,便是李信率兵在外,一次次击退其它六国对秦国的进攻,确保了秦武烈王的秦国安稳,正是在这一次次的胜利当中,秦国一步一步地开始强大起来.李信,于秦武烈王来说,不仅仅是一个下属,更是一个可以生死相托的兄弟.

    “陛下,大将军已经去世良久,还是尽早入土为安,朝廷之上,已经拟好了下葬大将军的一切细节,四王子也已经过目,臣请尽情下葬大将军!”范睢向前一步,跪倒在地上,道.

    “不急!”秦武烈王轻轻摆头,”我也熬不了几天了,就将大将军的棺椁放在这里,等我死后,一齐下葬,便将他葬于我的陵墓之旁.”

    “这……”范睢一下子呆住了.”王上……”

    “不必再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办.”秦武烈王挥挥手,”我还勉力撑着,吊着一口气,就是想等蒙恬回来,等李先生回来.”

    “是!”范睢低下了头,”王上,据送李大将军的汉军军官说,王逍大将军的遗体也会在随后送回来,关于王逍大将军的后事,如何处理?”

    秦武烈王沉默片刻,道:”王逍回来之后,随便找个地方葬了吧,王家家人,现在已经尽数下到了狱中吧,全部发配到山南郡城.”

    “王上,这,这是不是太严苛了一些?王逍过去的功过暂且不说,可最后他还是为国战死啊!”范睢仰起头,争辩道.

    秦武烈王没有理会范睢,而是有些艰难地掉转头,看着嬴英,”王逍是我大秦豪族,这一次下狱的只是王逍的直系亲属,等我死后,你登上王位,第一件事,便是下令赦免王逍,将他另行风光下葬,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嬴英和范睢的身体都是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秦武烈王,秦武烈王嘴角带着一丝苦笑:”我要死了,一个要死了的人,不怕别人说我昏庸,说我苛刻,但你不一样,嬴英,你与我不一样,我在位数十年,一向以铁碗治政,而你即位之后,则要以宽仁为主,只要没有人挑战你的王权和统治,能容忍者则要尽量容忍,直到你觉得能我掌控朝堂的能力.”

    “儿子明白了!”嬴英垂泪道.

    “周玉与檀锋两人掌控十万大军,这两人在大秦并无根基,麾下大将尽是我大秦军将,他二人没有能力影响我大秦朝政,所以他二人只能紧紧地依靠着你,依靠着我大秦的王权方能一展身后,所以,这二人是可以信任的.路超自不必说,你与他共事日久,此人与大汉国王高远之间隙嫌颇深,这里头,不仅是高远利用其母夺得山南郡并害他下狱这点矛盾,更多的是,路超不想一个从小他就瞧不起的人,居然能凌驾于他之上,所以,路超最想的就是将高远掀下马来,再重重地踏上一脚,路超在军事之上,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已经颇为成熟,虽然比不得李信的大局观,也比不得蒙恬的沉稳,但在战术的运用之上,则不下于此二人,亦可重用之.”

    “儿臣记得了.”

    “这两支部队是现在大秦的股肱力量,咸阳的三万玄衣卫,在你回来的这一年中,你都已经牢牢地掌控在手中,记住,这支部队绝不可离开咸阳.我已经派李先生去与汉国高远谈判,我想这一次,我们将不得不接受许多屈辱的条件,羸英,你记住,全部答应下来,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不需要我再教你.你起码需要十年时间,来重振我大秦,再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来之后,才能再出函谷关.”

    “是!”

    “钟离是可以信任的.”

    “首辅范睢可托大事.”

    “对外,竭力支持赵杞对抗汉国,楚怀王这一次定然是会被高远打怕,所以在短时间内,说不定会对我们反戈一击,如果他敢动,那你就要不动则已,一动就要将楚国打得再也不敢西望,但你记住了嬴英,你总的策略是联楚,联赵一起抗击汉国,因为楚怀王虽然昏庸,但他麾下黄歇,屈重等人都是极不错的人才,他们会看到汉国现实的威胁.现在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已经无力单独对付汉国,但如果联起手来,却又比汉国要强.”

    “儿子会牢记这一点.”

    “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利益相合在联手,利益相悖则刀兵相向,如何把握这其间的度,你可以多多请教范相与李先生.”

    “父王,李先生为我大秦制定的国策,儿子觉得很有问题.”嬴英鼓起勇气,”蒋家权扶持汉国才多少年,汉国如今就已到如此地步,如果是我们大秦,那又如何?”

    听到嬴英的话,秦武烈王抬起手来,轻轻地摆了摆,”你错了,蒋家权能做到如今这一地步,与汉国所处的特殊的环境有关,如果我们依样葫芦,只怕画虎不成反类犬,治国方略,国之大纲,万万不可轻易动摇.不要看着别人好,就认为自己也可以做好,记住罗,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听着秦武烈王的话,嬴英虽然有些不服气,却也不敢辩驳.

    “你们都下去吧,记住我今天的话.”

    众人叩头,无声的退出黑冰台,站在黑冰台外高高的台阶之上,范睢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嬴英:”四王子,刚刚大王的话,是至理名言,我大秦施行李先生所制定的治国方略已经有数十年时间,从上到下,早已自成体系,盘根错节,轻易动不得,触一而发动全身啊!”

    “范先生,我记得你并不是李大家的学生啊!”嬴英没好气地看着范睢.

    “正因为如此,我才看得更清楚,蒋家权与高远那一套,在我们大秦是行不通的.”范睢叹了一口气道:”适合我们的,就是最好的.四王子,汉国那一套,我们是学不来的.只能另想办法来让我们的国家更加强大.”

    嬴英点点头,向下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范相,蒙大将军回来后,父王会怎么安排他?”

    范睢深深地看了一眼嬴英,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异色,”臣下怎么敢妄猜王上的心思.”

    看着范睢匆匆而去的背影,嬴英却已经明白了范睢没有说出来的真相.(未完待续。)

    【作者提醒您!,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