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五五章:东成西就(48)(书号:13651

第一零五五章:东成西就(48)

作者:枪手1号
    咸阳南城的柳絮胡同,在咸阳可谓是鼎鼎大名,因为这座胡同有一个别名,又叫质子街,秦国最为强盛的时候,大陆之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都曾派质子前来咸阳,而安置他们的所在,就是这条柳絮如同.

    随着这些年秦国大军陆陆续续的灭掉了那些小国,这条柳絮如同也彻底冷清了下来,一座座还算不错的府第也被官府收回,无人居住,便也渐渐的败落下来,从外面看来还算光鲜的门楼府第,进到内里,说不定就是荒草碧连天了.

    败落的这条胡同便也成为了咸阳藏污纳垢之地,对于那些梁上君子,地下,翻过墙头,甚至打一个洞进到这些房屋之内,可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入夜,这里简直便成了魃魑的世界,没有什么良善百姓敢在入夜之后到这里来.

    不过败落了许久的柳絮胡同在两年迎来了一位新居客,他便是曾经的燕王姬陵.

    即便是当年国家犹存甚至国家还较为强盛的质子,在柳絮胡同过的日子也是极为不堪,度日如年,更何况现在的姬陵已是失国灭家,在柳絮胡同的日子自然是难熬得很.

    来到咸阳的时候,姬陵身边自然还携带着一些值钱的东西,也尚有不少忠心的侍卫跟从,但这两年下来,不断地有人上门来打秋风,强要硬拿,敲诈勒索,值钱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就这样消失,而身边的侍卫也不堪忍受,到如今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

    单靠着秦国给他放发的那一点度日的银两,能不饿死就算是好的了.

    好在他以前的两个部下周玉和檀锋都还混得不错,实际上,如果不是檀锋的多方照顾,姬陵甚至早就悄无声息的死在了柳絮胡同之中,随着檀锋在黑冰台的威权日重,姬陵这才过了一段安生日子.

    周玉远在秦楚边境那是指望不上了,在咸阳,唯一能让姬陵指望的也就是檀锋了.

    对于檀锋,姬陵以前是恨,如果不是在曲沃兵变,他们或许能支撑更长的时间,便有可能迎来转机,但随着时日的推移,这种恨已经渐渐淡去,汉国的强大,高远的威势让姬陵彻底没有了复国的念头,甚至有些庆幸来到了咸阳,如果还呆在曲沃的话,说不定已经被高远逮住,砍了脑袋.

    现在,他只是想平平安安地活下去罢了.

    当檀锋走进这座府第,看到姬陵欢天喜地的迎上来的时候,心里头当真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两年来,两人之间的地位不知不觉的发生着变化,昔日的王者已经沦为了一无所有的平民,而自己,却是步步登高,从最高始自己仍然对姬陵执礼甚恭,到现在姬陵一看到自己,便会先拱手道一声檀兄.

    人世沧桑,莫过于此.檀锋不知道姬陵心中作何感想,他自己反正是觉得很不得劲儿,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姬陵却也算得上一个随遇而安的人物,或者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性子,才能在当初流亡齐国的十年时间之中,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

    “檀兄!”姬陵笑容满面,”你来了!”

    “王上!”檀锋欠身抱拳还礼,”有些日子没过来了,您还好吧?”

    姬陵连连摆手,”还叫什么王上,现在我就是一介平民而已.倒是你檀兄,在秦国身居要职,要不是仗着檀兄你的虎威,我的日子可就难过了,自从你去年教训了几个不开眼的家伙之后,这一年来,我这里可是平静多了.”

    檀锋微微一笑,点点头,”我不日就要远行,临行之前,特地过来看一看.来人,席面送到大堂里去.”转过身来,看着姬陵,”这是咸阳最好的酒楼碧澄楼作的席面,我让他们送了一席过来,便算是与王上,不,与姬兄作别吧!”

    “你要远行?”姬陵瞪大眼睛看着檀锋,心里想得却是如果檀锋离开了咸阳,自己这日子只怕又要难过起来了.

    “屋里说吧!”檀锋伸手相请.

    侍卫泡上茶来,看着茶杯里浮着的茶沫,檀锋感慨万千,当年即便是落难曲沃的时候,姬陵也没有喝过如此档次的茶叶,看来他的日子的确是太窘近了.信手将茶杯放下,檀锋道:”姬兄,恐怕还不知道大秦与汉国的战况吧?”

    “前两天侍者上街,听说了一些,蒙恬,路超两路大军高歌猛进,李信大将军攻积石城,已经包围了汉国大将贺兰雄,王逍大将军五万大军攻大雁城,看来高远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哈哈哈,这个逆贼,终于要败亡了.”姬陵看起来很快活,满脸都是笑容.

    檀锋微微摇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前天晚上,最新的战报已经到了咸阳,不过还没有公布而已,或者今天,或者明天,就会有公告出来.”

    “是哪一路吃了败仗吗?”察颜观色,姬陵试探地问道.

    “不止是吃了败仗这么简单,李信大将军在草原之上全军覆灭,十万大军已经没了,便连大将军自己也战败身亡,而在我来这里之前,黑冰台收到了最新的消息,攻打大雁郡的王逍也战败,王逍自杀身亡,其子王剪率部逃亡,如今去向不明.”檀锋看着姬陵,一字一顿地道.

    姬陵的笑容凝结在脸上,慢慢地变得惨白,又变成青紫,最后转为扭曲的狰狞,”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逆贼总是能胜?连秦军都能战胜,他,他这个妖孽,老天爷怎么不收了他?”

    “如今大秦攻势受挫,数位大将军阵亡,因此王上准备启用我与周玉,周玉将升任大将军,统率秦楚边境十万大军,而我,也将赴他军中担任副手.”檀锋接着道.

    “李信败亡,居然让你与周玉有了这样的机会,也算不错.”听着檀锋的话,姬陵不由得又高兴起来,”好,好得很,这样一来,我的日子可就又要好过一些了.檀兄,你既然又升官了,那在秦王面前也能说上话了,能不能跟他说一声,将我从这柳絮胡同里移出去,另换一个地方,这一年多,虽然没有人明面上来捣乱了,但这柳絮胡同也实在太阴森了一些,毛贼寸出不究,昨天晚上,还有几个毛贼翻将进来想偷东西,亏得侍卫们发现,痛打了一顿之后,却也只能放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即便是将他们送官,那些秦人也只会偏袒他们自己人.”

    檀锋点点头,”我知道了,回头求王上给你换一个地方吧!”

    “哪太好了!”姬陵兴高采烈地道:”你高升了,又即将要远行,论理是我要给你庆贺与践行,想不到你连席面都送了过来,今天我们二人要痛饮一翻,不醉不归.”

    “自然要不醉不归!”檀锋脸色有些僵硬,点了点头.

    咸阳最好的碧澄楼作出来的席面,自然是非同寻常,姬陵已经有日子没有吃过这样丰盛的席面了,坐在桌面,看着色香味俱佳的席面,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再瞄瞄桌上的酒,更是瞪大了眼睛.

    “檀兄,这是宫中的御酒?”他看着檀锋,问道.

    “是,昨日入宫,王上面授机宜,临别之际,送了我两坛供奉宫中的御酒,我拎了一坛过来,与姬兄共饮.”

    “好,好,话说这两年来,酒虽然喝得不少,但却再也没有辽西吴氏的好酒可喝了,这应当是辽西吴氏的极品酒吧?”姬陵有些贪婪地看着酒坛.

    檀锋提起酒坛,给姬陵倒满,”姬兄喜欢,那便多饮一点吧!”

    “好,好.”姬陵眉开眼笑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闭上双目,意犹未尽的咂巴着嘴巴,似乎仍在回味着这酒里的味道,或许也是在回味着当初的荣光.仍在燕国为王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觉得这辽西吴氏的极品酒有多难得,那个时候,是他想要多少,便又多少.而现在,想喝上一杯这最好的酒,却是求之不得了.

    看着檀锋又给自己倒满杯子,却没有给自己倒,姬陵不由笑着对檀锋道:”檀兄,你怎么不喝?也是,你如今身居高位,自是不稀罕这酒?”端起酒杯,又是一口吞下,闭上双眼,这一次,眼中却有泪水滑落.

    “吴氏极品酒,极是难得,现在秦汉交战,商路断绝,更是有价无市,我不是不想喝,而是不能喝!”檀锋放下酒坛子,坐了下来,**地说道.

    “为什么不能喝?”姬陵有些奇怪地看着檀锋.

    檀锋不言声,只是盯着对方,看着檀锋脸上的神色,姬陵心中一慌,突然腹中一阵绞痛,顿时大惊失色,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指着檀锋,”这酒,这酒里有毒,檀锋,你,你要杀我?”

    檀锋呆呆地坐在哪里,看着姬陵,纵然姬陵现在不是往昔,但今日事毕,这弑主之名,将永远地背在自己的身上了.

    “为什么?为什么?”姬陵轰隆一声掀翻了桌子,腹中的绞痛让他委顿在地,慢慢地蜷缩成一团.

    “不是我要杀你,而是秦王要我杀你.”檀锋低声道.”姬兄,你现在的样子,生不如死,不如便早些死了,早死早干净!”

    他霍地站了起来,走出大堂,大堂外边的院子里,姬陵的侍者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早就被杀得干干净净.

    “收拾干净了!”檀锋头也不回地出了大堂,孤独地行走在柳絮胡同清冷的大街之上.(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