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五四章:东成西就(47)(书号:13651

第一零五四章:东成西就(47)

作者:枪手1号
    昨夜的一场大雨将黑冰台这座黑色的宫殿洗刷的更加干净,站在那台阶之下仰望着矗立在上方黑色的宫殿,檀锋的心跳骤然加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之中的土腥味极是明显,但却让他稍稍冷静了一些.虽然他署理着黑冰台的副指挥一指,但平素办公都在外面有专门的衙门,像这样单独受到召见,来这座黑色的宫殿见秦武烈王本人,却还是第一次.

    上一次受到秦武烈王的召见,还是他与周玉挟带着姬陵来到咸阳之后,但那也不过是在大朝堂之上而已.

    黑冰台极高,与其它宫殿周围林木环绕,花草绚烂不同的是,这座宫殿的周围,光秃秃的啥也没有,触目一片空旷之处没有让人觉得寂廖,反倒是自有一股威严在里头.

    檀锋缓步踏上了台阶,一级一级,步入到了顶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侍者替他推开了沉重的大门,殿内一股阴寒之气便扑面而来.檀锋侧身向老侍者微微欠了欠身子,别人不知道这老侍者的身份,但他却是知道的,位虽不高,但权却极重.上一次赐死大王子便是这个看起来勾腰驼背的老侍者的杰作,据说大王子看到他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挣扎.

    踏足地面,看着那巨大的中原山水图,想象着这如画山水正被自己踩在脚下,檀锋的心便忍不住剧烈的跳动起来.

    “参见王上!”他匍匐在地上,重重地向床榻之上的那个已经时日不多的秦国最高统治者叩头.

    “檀锋!”头顶之上,传来一个明显中气不足的声音.

    “臣在!”

    “你自入秦以来,大秦待你如何?”

    “恩比天高,檀锋亡国失家之民,苟颜残喘,如不是王上收留,只怕早已尸骨无存了.”檀锋道.

    “心中还有燕国否?”

    檀锋心中一跳,心中还有燕国否?他在自己心里重复了问了一遍自己,这才答道:”回王上,大燕已经没有了,臣现在心中只有大秦,没有大燕,过去的,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很好,如果你的回答是脱口而出,本王还真是不敢用你,但你思忖再三才回答本王,可见你还算不得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念旧不是坏事,但能清楚地判断出现实,却更是难能可贵.”

    “多谢王上夸奖!”檀锋只觉得后背之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以前在燕王面前,他可从来没有这种畏惧的感觉,而现在面前这个让他有着莫大压力的人,竟还是一个即将不久于人世的老者.

    床榻之上的呼吸有些粗重,半晌,才重新响起了秦武烈王的声音.

    “你怎么评价高远?”

    檀锋略感意外,没有想到秦武烈王居然问他这个问题.

    “你与他相交很早,先为朋友,后为仇敌,更是因为他失家灭国,想来对他是最了解的人了.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是,王上,在微臣看来,高远此人,聪明,坚韧,武勇,小事冲动,大事冷静,凡事谋定而后动,绝不做无目的的事情.”檀锋的脑子中,浮现出高远那有些可恶的笑容,但让他鄙薄一番高远,他却又做不出来.

    “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推崇他!”

    “高远是臣下这一辈子的仇人,为了击败他,臣自是无日不夜不在揣摸此人.”檀锋顿首道.

    榻上再次沉默了片刻,”檀锋,你身在黑冰台,现今局势你要比一般的朝臣清楚得多,依你看来,现在我们大秦应当怎么应对?”

    听到这句问话,檀锋立时有些紧张起来,心中更是明白,这只怕是秦武烈王对他的一次考验,如果所答能简在王心,自己重新出头就不是什么难事,否则,就只能在黑冰台这个地方窝一辈子了.

    脑子里闪电一般将这些天收集起来的情报以及他对高远的了解过了一遍,然后理了理思路,这才开口.

    “王上,依臣下看来,大秦眼下并无近忧,虽然李大将军战败,十数万大军覆灭,不过高远在近期必然没有与我大秦一决高下的心思.而是会积蓄力量,先收魏,韩,赵,甚至兵出楚国.”

    “何来此言?”秦武烈王心中略感诧异,上身微挺,让自己坐得更直了一些,凝视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自燕来投的亡国臣子,此人的判断下得极快,而且与昨晚自己与先生的思虑如同一辙.

    “高远很清楚,虽然这一战他打赢了,但损失也不小,据臣所知,贺兰雄的东野与东胡**骑兵师都是损失惨重,而高远只以这两只残师逼向山南郡城,显见他并无攻占山南郡城直捣我大秦后方的意愿,究其心思,只怕是他认为大秦虽遭此败,但数百年底蕴犹存,焉有一鼓而下的道理?而观其主力兵团的位置,其必然先稳定韩地三郡,收复魏国,必竟这些地方都是膏腴之地,人丁众多,拿下这些地盘,远比拿下山南郡城更重要.而稳定这两地之后,他第一个要对付的只怕便是赵国,赵人这一次与我联盟,开放上谷,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据臣所知,高远最痛恨的就是背判者,所以他必然要先对付赵国,即便是楚国,臣以为高远也不过摆个样子,吓唬一下楚怀王,楚国虽大,人丁众多,但并无奋勇向前之心,反而抱残守缺,纵有黄歇,屈重等名相名将,依然难以扭转此风.高远重兵一至,楚怀王必然偃旗息鼓,想法子平息高远的怒火.”

    秦武烈王微微点头,檀锋的这番分析,与他们昨天的想法就有些出入了,他与李儒都认定,高远会趁此机会重重地敲打一下楚国.

    “为何你断定高远不会趁此机会将楚国打残呢?”

    “王上,正如高远不敢现在与我们决战一样,对待楚国,他必然也是同样的心理,楚国之地,比我国更辽阔,人丁比我大秦更众,也比我国更富裕,如果逼得急了,楚国奋起反击,以他现在的力量,不见得便能应付得来,更何况,他还得担心我们会趁机在此出兵,如果秦楚两国倾国之力出击汉国,他焉能不败?”

    “哪我们可有与楚国联合,倾力一战的可能?”

    檀锋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床榻之上那张苍白的几无血色的脸庞,呐呐地道:”如果王上身子大好,也不是没有可能.”

    秦武烈王叹了一口气,”是啊,只可惜,老天爷不给我这个机会,楚怀王只怕更盼着我一命呜呼,秦国大乱吧!”

    檀锋沉默不语.

    “那你认为,高远接下来的大战略会是怎么样的?”秦武烈王唏嘘了一阵子,接着问道.

    “王上,在很早之前,我与高远还是极要好的朋友的时候,有一次与他论到了战争之道,此人对我讲过,战争,打到最后,其实打得便是国力,打得便是经济和银钱,谁更富有,谁便更能持久,谁就有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这个道理也有出入,但却**不离十,而在这十年中来,高远的治国理念无不在实践着这一条,所以臣认为,此战过后,高远定然不会再随意发动战争,而是会埋头发展民生,此人在这个方面,着实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才能,积石郡,辽西郡这些原本在大燕最穷困的地方,在他的治理之下,竟然超过琅琊等膏腴之地,成为汉国的核心,等他拿下韩,魏这些地方之后,只怕汉国经济会一飞冲天,真到了那个时候,才会是他发动战争的时刻.”檀锋道.

    “经济,民生?”秦武烈王喃喃地道:”你看高远的治国之道与我大秦的治国之道,谁高谁下.”

    檀锋沉默片刻,”王上,高远当年曾说过,大秦之国策,穷民而富国,便如同涸泽而鱼,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达到目标,便会轰然倒塌,甚至不用外部势力的侵袭,内部便会四分五裂.”

    “看了高远的大汉,我现在明白这一点却是有些晚了,此时改弦易辙,只怕秦国垮得更快!”秦武烈王摇头苦笑.”依你所见,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王上!”檀锋呆了呆,终于还是硬起头皮道:”依臣下估计着,依着高远在辽西等地的发展时间,今年不算,如果我们大秦不能在五年之内击败汉国,则以后便会每况愈下,越来越是艰难.”

    “五年时间么?”秦武烈王仰头看着高高的穹顶.

    “檀锋,你原本就是大将出身,我准备重新起复你去军中任职,与你的老搭挡周玉两人一起来替本王带一支大军,你可愿意?”秦武烈王突然道.

    檀锋先是一怔,接着大喜,连连叩头道:”臣愿为王上,为大秦效犬马之劳.”

    “很好,不过在这之前,你还需要去做一件事情,做完了这件事情,你便去上任吧,你的委任状我已经签发,现在在嬴英的手中,到时候,他会给你的.”秦武烈王转过头来,看着檀锋,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