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五二章:东成西就(45)(书号:13651

第一零五二章:东成西就(45)

作者:枪手1号
    范睢接到来自山南郡城的八百里加急军报的时候,正在紧张地处理着手头之上的政务,大秦现在数十万大军在外作战,每日所需的粮草以及转运,便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他的头顶之上,每日只能休息一两个时辰,好在年纪大了,嗑睡也少,再加上他原本就长于政务,虽然繁忙,倒也应付得来,而更让他劳心的是,因为这场战事,国内经济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现下才六月份,离秋收还有好几个月呢,只怕今年国内又有地方要饿死人了.

    正在长吁短叹之际,收到的加急军报上那廖廖的几行字,却让他整个人险些跌倒在地,双手撑着大案的边缘,强自让双软的双腿支撑着身体,竭力让自己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在他处理政事的厢房之中,还有十数名低级官吏正协助他处理各类文书,分门别类,他不能让这些人看出丝毫端倪.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挺直了身子,昂起了头,将军报随手塞进自己的衣袖里,威严地扫视了一眼屋里正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官吏,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这些人立马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一眼.

    在屋里伫足片刻,他这才迈着八字步,缓缓地走出了大门.听到房门在身后轻轻地关上,他脸上的从容这才敛去.身边的长随赶了过来,小心地站在他的身边.

    “送军报来的人是谁?带他来小厅见我!”范睢声音有些颤抖,长随不知军报的内容,极是诧异地瞧了自家老爷一眼.

    “快去!”范睢的声音很低,但内里的凶狠却极其明显.

    坐在小厅之内,范睢一口气喝干了水壶中的凉水,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

    一个满身汉臭气,衣裳之上尽是灰尘,都已经辩不清原本颜色的军汉走了进来,跪倒在范睢的面前.

    “你在范彰手下身居何职?”范睢问道,现在驻山南郡城的秦军将领叫范彰,是一位老成持重的将领,这样的大事,他肯定不会指派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过来.

    “回相爷的话,末将朱强,是范将军的副将!”军汉道.

    “起来说话!”范睢点点头:”你进咸阳之后,还与谁人接触过,或者向谁人提起过此事?”

    “小人知道轻重,进咸阳之后,便直接来求见范相,没有去其它地方,也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此事,这也是范将军的交待.”朱强道.

    “说说具体的情况吧!”范睢指了指下首的椅子.

    “是!”朱强有些拘谨地将半边屁股落在椅子上,于他而言,虽然是山南郡城的副将,但见到首辅的机会却是微乎其微.”是这样子的……”

    朱强说得很快,他知道得并不太多,而且他也知道此时范睢也很着急,留给自己的时间不会很多.

    “但雨还活着?”范睢目光一挑,”为什么不是他亲自回来?”作为亲身参与了这一场大战的高级将领,但雨既然活着,从情理上来说,应当是他亲自回来.

    “相爷,现在汉军由贺兰雄率领的东方野战集团军以及阿固怀恩的东胡**骑兵师正在向山南郡城迫近,但雨将军麾下还有五千骑兵,范将军希望但雨将军能留在那里,协助他抵抗汉军的进攻,守住山南郡城.”朱强解释道.

    “你不要离开这里,我会让人安排你的住处,而且你不要见任何人,随时等候王上的召见!”范睢站了起来.

    “王上还会见末将?”

    “有可能,王上通晓军事,说不定会招唤你问取详情,你把你所知晓的好好理一理!”

    “是,相爷!”

    范睢冲他点点头,走出小厅,伸手招来长随:”安排他去休息,不要让任何人见他,除了你之外,一应生活所需,都由你亲自送去.”

    “是,相爷!”

    范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似乎看到一股强劲的风暴正在向着咸阳袭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啊!怎么就败了呢?为什么会败得这样惨呢?

    李大将军,这究意是怎么啦?

    一步步踏向黑冰台那黑色的台阶,踏入那黑色的宫殿,范睢只觉得步伐越来越重,脚上似乎拖着千斤重物,每前进一步,都艰难万分,王上的身体已是羸弱不堪了,能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吗?

    台阶虽长,终有走完的那一刻,当侍者推开那两扇沉重的大门的时候,范睢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极的气息扑面而来,竟是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踏在黑色的冰冷的地面之上,范睢一路向前,秦武烈王的床榻支在大殿的正中央,床前一人,正跪坐在地,看着手上的奏章,却是王子嬴英.

    “首辅!”嬴英看到范睢,欠身低声叫道.

    “四王子,大王是睡着了么?”范睢向赢英行了一礼,亦是跪坐到了秦武烈王的床前,看着闭着双眸的秦武烈王.

    “是,这些天来,都睡得不大安稳,悸症频发,因为休息不好,可是愈发消瘦了!”嬴英担心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苍白的脸庞.

    范睢叹了一口气,王上身体已经不堪重负,而偏生这个时候噩耗传来.他不言声地将手中的军报递给嬴英:”王子,请看看吧.”

    嬴英奇怪地看了一眼范睢,展开了手中的军报.

    下一刻,军报飘然落地.嬴英的手无力地落下,将堆得高高的奏章碰到在地,发出哗啦一阵声响.

    秦武烈王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两人:”出了什么事啦?”

    他缓缓地问道.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是儿臣太不小心了!”嬴英慌乱的收拾着散了一地的奏章,但游离的眼神,颤抖的双手,仍然是秦武烈王皱起了眉头.

    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在着力培养这个儿子,他所脾气,禀性,能力,总是通过不同的渠道源源不绝地汇聚到他这里,嬴英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能让他如此失态的,必然是出了大事,而如今能让嬴英着急忙得慌的,也就只有前方的军事了.

    “是那里打了大败仗了?”秦武烈王转头看着范睢,”路超?”

    范睢摇摇头.

    “蒙恬?”

    范睢仍然默不作声,头却垂得更低了一些.

    “是李信!”秦武烈王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损失大不大?我不应该坚持让他去冒险的,他本来已经打算占了山南郡就此收手的.是我怕自己的时间不够,心存侥幸,指望着齐人,楚人以及蒙恬路超牵制住汉军的主力,使李信能够奏功.把李信的军报拿来给我看.”

    秦武烈王伸出了手.

    嬴英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一些.跪直了身子.

    “王上,李大将军不能给王上写军报了,这份军报,是山南郡城范彰写来的.”范睢低声道.

    “你说什么!”呼拉一声,秦武烈王在床榻之上坐直了身子,双眼直视着范睢,”你刚刚说李信什么?”

    “大王,李大将军再也不能给大王写军报了.”

    秦武烈王劈手从嬴英手中夺过范彰的军报,一眼扫过去,整个人都僵在了哪里.

    “父王!”看着脸色渐渐涨红的秦武烈王,嬴英爬了起来,伸手扶住秦武烈王的后背.

    卟的一声,秦武烈王一张嘴,满嘴的鲜血喷将出来,身子向后一仰,晕倒在嬴英的怀里.

    “首辅,叫太医,叫太医!”嬴英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范睢连滚带爬地向着宫门处跑去.

    秦武烈王醒来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李信的死亡,似乎真正击倒了这位大秦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躺在床榻之上,两眼直视着高高的穹顶,足足半个时辰,没有吐出一个字.

    “父王!”嬴英终于忍耐不住,开口叫了一声.

    “知道吗,我先前为什么不先提李信?”秦武烈王幽幽地开口了,”因为我那时就已经知道了大概,我们的三路大军,如果有那一支有失败的危险,就数他这一支了,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李信为什么为全军覆没?不应该啊,以他的能力,就算败了,自己脱身而回,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王上,但雨逃回了山南郡城,他应当知道详情,但因为汉军贺兰雄挥师紧逼山南郡城,范彰将他留在了那里协助防守.这一次回来报信的是范彰的副将朱强.”范睢道.

    “消息还没有扩散开吧?”

    “还没有,臣下已经将朱强软禁了起来,此人也知轻重,到咸阳之后,除了臣下之外,没有见任何人,也没有透露任何的信息.”

    秦武烈王微微转头,看着赢英:”嬴英,你觉得应当怎么办?”

    “父王,儿臣觉得应当先封锁所有的消息,等到作好相应的安排之后,才一点一点的将李大将军兵败阵亡的消息慢慢地透露出去.”嬴英道.

    “范睢,你说呢?”

    范睢迟疑了一下,”臣觉得四王子所言是正理.”

    秦武烈王摇摇头,”瞒不住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有瞒得住,就算我们想瞒,那些汉军的细作,也会想办法搅得满城风雨.不用瞒了,范睢,明天早朝,便由嬴英代我上朝,正式向所有人通报此事,向整个秦国公告此事,告诉我的臣民们,大秦吃了大败仗,但也算不得什么,二十年前,我刚刚登基之时,六国联军,一直打到了咸阳城下,我们最终不也是赢了么?这一次虽然危急,比起那一次,却还是好得太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