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四九章:东成西就(42)(书号:13651

第一零四九章:东成西就(42)

作者:枪手1号
    “大友,你家古丽这一次受了重伤,你是来找我算帐的么?”看着面前行礼的何大友,高远将他搀了起来,开玩笑地道.

    “能为王上效力,是我何家的荣幸,焉敢有其它的想法!”何大友低声道.

    “哪是因为古丽这一次破了相,你嫌弃她了?”

    “古丽即便破了相,配我这个瘸子也是绰绰有余,大友那里敢生这等心肠?”

    “嗯,既然都不是,你耷拉着一张脸干什么?”高远微笑着问道:”我问过柯远山了,古丽虽然伤重,但只要好好休养几个月,恢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王上,贺兰司令官先前碰到我,跟我说,古丽的身份只怕大有问题,她,她有可能是……”何大友抬起了头,看着高远,脸色很是难看.

    “有可能是匈奴王庭匈奴王的嫡女是也不是?”高远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茶碗,两根手指捻起茶碗盖,轻轻地浮着茶上的浮沫.

    “王上都知道了?”何大友的声音更小了三分,而站在高远身后,何大友的侄子何卫远脸色却是变得煞白.匈奴王的嫡女,这个身份关系可就大了.

    “我问过她了!”高远叮当一声合上盖碗,道:”古丽说,她是何大友的老婆,是白杨村的古丽,过去的往事,都记不得了.”

    “她,她真这么说?”何大友霍地抬起头来,”您,您也不究她的隐瞒之罪么?”

    “看你的样子,倒不是你嫌弃她,而是怕她甩了你吧!”高远哈哈大笑起来,”往事已矣,如今匈奴人已在完全融入了我们的大汉国,这一次的大战你也看到了,匈奴人为了大汉,可谓是损失惨重啊,四万人出积石城,回来的只有一半人.他们已经有事实证明了他们对大汉的忠心,所以,古丽的身份,根本就无足轻重了.我追究什么?”

    “多谢王上宽宏大量!”何大友当上议员之后,在政治之上倒是长进不少,心知如果在其它任何一个国家,碰上这样的事情,只怕都会来一个斩草除根,杀得干干净净最是清爽.

    “古丽在军事上的才能不错,如果她以后有意从军去当一个女将军,你可舍得?”高远笑问道:”她如去当女将军,你可就是不折不扣的全职奶爸,要担负起照顾两个孩子的重任了.”

    何大友双手抱拳,一揖到地,”我何家能为王上出力,那是我八辈子积来的福份,哪里会舍不得.”

    “那就好,那就好!”高远笑道.

    “大友啊,你是我积石郡内最为德高望重的议员了,以后我们积石郡将在蓟城设一个办事处沟通大议会与政事堂,我有意让你去蓟城担任此职,你看如何?”吴凯在一边微笑道.

    何大友先是一楞,但马上心中便已是明白,”我愿意,愿意.”

    “嗯,很好,大友啊,卫高现在是青年近卫军的一名骑兵团长了,这一次他们经过这里,想必你也看到了吧,卫远呢,现在在我身边担任侍卫统领,过一阵子,我也会放他出去任职,你们何氏一家,以后可就是我大汉的将门世家了.”高远大笑起来.

    何大友喜滋滋地告辞离去,对于让他去蓟城定居的事情,他不但不认为这是一种不信任,反而认为本来就应该如此,自己的女人身份如此敏感,居然还能去当将军,自己一家也没有受到任何牵连,这样大度的君王那里去寻,而对自己而言,在白杨村也好,去蓟城也罢,总之是为了王上效力.特别是高远最后许诺,将把他的两个儿子接到宫中,由他亲自教导,更是让他欢喜和一佛升地,二佛入地,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以后自己的儿子可就是大王的弟子,拿大王的话来说,那就是赢在了起跑线上.可惜不知道自己的祖坟在哪里,不然一定要去好好地上几柱香,不过何大友肯定,即便不知道自己家的祖坟了,但埋葬他们的地方,一定是一块风水宝地,这绝对是家里祖坟冒了青烟儿啊!

    出了郡守府,何大友是一路狂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寓所,重伤的古丽被柯远山送回积石城之后,唐河便派人将何大友和他的两个儿子接到了积石城,名义之上是照顾古丽,其实也有着扣押的意思,就看高远最后如何处置此事罢了.

    何大友在笑,而此时,在远离积石城的大雁城下,有人却是欲哭无泪,而这个人,正是从数年之前便开始走了背运的王逍.

    李信攻积石城,王逍带着五万大军深入河套,攻击汉国的另一重镇大雁城,而大雁城则是大汉王国辽东都护府驻节所在,由武职转文职的孙晓,便是大汉东都护府的都护.

    大雁城的驻军并不多,只有三千人,隶属于孙晓的都护府,积大战暴发之后,孙晓发急令将在东胡驻守的熊本的一万驻军调回了大雁城协助守卫.

    不过事情却大大地出乎了两人的意料之外,秦军攻击大雁城的军事行动还没有开始,李信败亡的消息便已经传来.

    对于守住大雁城,孙晓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担心,现在大雁城内,虽然只有正规军队一万余人,对于大雁城这样的大城来说,人手的确有些不够,但孙晓却招募了足够的青壮,当年敢移居大雁郡的移民,大都是亡命之徒,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晃荡的家伙,这些人在以前的国家一文不明,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有了田地,牛羊,房屋,娶上了媳妇,生了娃娃,正打算过安生日子呢,秦军却打来了,想要再过安稳日子,就必须得将秦人打跑,所以这些人的求战之心比正规军还要强烈,而且这些家伙大都是无知者无畏,根本不明白战争的凶险这可不是街头之上一群混混抡着板砖,举着砍刀的斗殴.

    二来,大雁城是积石城的翻版,经历过积石城保卫战的孙晓,对这种城池在防守上的厉害那是亲眼目睹.

    三来,现在大雁城中,可是人才济济,前燕国太尉周渊,前齐国国相田单,再加上大将熊本,这些人可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抛开熊本不说,周渊,田单的名气可比王逍要强太多了,有这些人帮着孙晓出主意,孙晓哪里惧怕所谓的名将王逍?田单或许会出工不出力,但周渊一定会掏心掏肺的帮着自己,他的孙女可是大汉王国大王子定下的媳妇呢!

    孙晓将守城的事,完全甩给了熊本,反正上头有两个老头出谋划策,下头有熊本这个积年老将指挥作战,自己,为他们作好后勤就好了.指挥大军作战,孙晓很清楚不是自己的长项,若非如此,当年王上也不会将自己调离军队系统了.

    王逍住在大雁湖畔原来熊本住的那个庄园之中,这个庄园因为周氏一大族人尽数搬到此处,已经被扩大了足足数倍,数十幢房屋将周渊的居所围在正中心,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周渊现在倒是过得逍遥自在,闲遐这时钓钓鱼,种种菜,优哉游哉,比起掉了脑袋的宁则诚,他实在觉得自己的运气是极好的了,当年燕国的三驾马车,唯一能善终的或者也就只有他了.

    不过现在的主人王逍却是形销骨立,刚刚接到李信败亡,十万大军尽数覆亡,被高远全歼的消息的时候,当真是五内俱焚,李信的败亡,代表着他的后路已经被断绝.

    “或者是当年我在霍兰山口一举屠杀了数万匈奴俘虏的报应吧!”满头白发的王逍看着儿子王剪,哀叹道:”老天爷注定了要让我死在草原之上.”

    “父亲,局势虽然万分险恶,但也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们还有五万大军,大雁城打不下,咱们就不打,咱们拔营向前,去先锋城,统万城,去东胡人的辽东半岛,我就不信汉国刚刚控制辽东半岛不久,哪里的东胡人就伏伏贴贴了,说不定还有不少的反抗力量,只要我们的大军抵达了哪里,这些人肯定会揭竿而起,只要辽东半岛乱起来,我们就有机会.”王剪道.

    “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我们去不了了!”王逍摇头道:”斥候回报,高远的青年近卫军两个骑兵军合计两万骑兵,已经在奔赴这里的途中,以他们的脚力,最多只要半个月,便能抵达大雁城,而我们呢,要去先锋城,统万城要多久,要抵达东胡要多久?军中的粮草能支撑这么长时间吗?这些天来,我们的军队一直在外扫荡,找回来的粮食杯水车薪,更不用说我们要去辽东,还得度过辽河,草原的雨季可就要来了.”

    “不管如何,总得试一试.”王剪昂起头道:”或者便能成功,总比呆在这里等死要强多了.青年近卫军一到,我们可就插翅难逃了.”

    王逍沉默半晌,抬起头来看着儿子,目光却在骤然之间变得炯炯有神:”走自然是要走的,不过不是去先锋城,也不是去统万城,更不是去辽东半岛,而是去另一个地方!”(未完待续。⊥頂點小說,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