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四七章:东成西就(40)(书号:13651

第一零四七章:东成西就(40)

作者:枪手1号
    李信已经看到了希望,高远的骑兵已经被挤压到了一个方圆只有两里左右的空间之中,自己的步卒与对手的骑兵现在已经绞杀成了一团,骑兵的优势现在除了高大一些之外,再无任何用处,相反,他们那高大的战马,成了更显眼的目标,彪悍的东胡骑兵陷入到了泥淖之中,举步维艰,而秦军却是愈杀愈勇,打到现在,自己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了汉人的损失,但他们有一个高远在哪里.

    自己死得起,高远却死不起.

    李信眯着眼睛,看着在泥淖之中左右右突的高远,心中不无快意,你武功滔天如何,你战无不胜又如何,只要这一场败仗,便能让你万劫不复.看着高远冲杀的目标,明显就是针对自己,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仅仅只剩下百步之遥,但这百步之遥,却是咫尺天涯,一批秦兵倒在高远的陌刀之下,另一批却又悍不畏死的扑上去.将空出来的空间再度填满,纠纠老秦的战歌之声,响彻整个战场.

    自己仍然是那个战无不胜的大秦第一将军,李信不无得意地想着.嘴角勾起一道弧线,笑意浮上了脸庞.

    但马上,这笑意凝固在了嘴角眉梢,他听到了如雷一般响起的马蹄声,霍地转头,右侧地平线上,无数火把犹如天上的繁星,正风驰电挚而来.≈长≈风≈文≈学,♀≠☆t

    不仅是李信呆了,所有的秦军将领几乎在同一时间,都将头转向了马蹄声传来的方向,他们都是积年老将,仅仅凭马蹄踏地的震动声,便很清楚来的骑兵有多少.

    那不是小股的敌骑,而是多达数万人的骑兵.

    就在敌骑迅速接近的时候,在李信的身后,又传来了震天的呐喊之声,山梁之上,枫林之中,无数的汉军从内里钻了出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连盔甲都没有穿,手中却仍然紧紧握着刀枪,光着的脊梁之上,背着一壶壶的羽箭,为首一人,手持陌刀,光着膀子,满脸横肉,在他身边,同样光着膀子的一个大汉手里却是高高举着大汉王国的黄龙旗.

    “啊哈哈,我老唐还是跑到了骑兵前头!”唐一彪放声大笑.

    “师长,咱们比他们要近上一半路程!”身边一名军官提醒道.

    “去球,老子们只有两条腿,他们有四条腿!”唐一彪啐了一口,”弟兄们,杀下去,杀光这些秦国人.”

    漫山遍野光着膀子的汉军从枫叶林中冲了下来,如同一只只大锤,重重地敲在秦军的外围阵地之上,轻而易举地将看似坚固的秦军外壳砸得粉碎.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之上,汉军骑兵犹如一柄锋利的长矛,长驱直入,将一个个秦军撞翻在马前,砍死在当场.

    战场之上,顷刻之间便主客易势.

    看着刚刚还一片大好的形式,转眼之间便如同风卷残云一般被汉军摧毁,李信喉头一甜,一口逆血卟的一声喷了出来,将胸甲染得一片赤红.

    “大将军,快走吧,大势已去,挡不住啦!”浑身是血的嬴卓冲到了李信的面前,披头散发,盔甲之上尽是一道道裂开的口子,也不知道负了多少伤.

    “走,往哪里走?”李信茫然地看着火光映照之下的战场,”如果能走,我还会到乌云旗来吗?千里草原,茫茫无边,走不了啦!”

    嬴卓颓然垂下了头,刚刚的生龙活虎忽然被无尽的疲惫所取代,身上的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脸色也一点点苍白下来,他看着李信,眼里露出无尽的悲哀之色,手上一软,大刀当的一声坠在地上,”大将军,我怕是要先走一步了!”说完这句话,他无力地扑在马上,拼尽全力地抱着马头才没有让自己坠下马去.

    “这一生,我无悔跟着大将军南征北战,只惜,我们功亏一篑啊!”

    李信的眼中涌出热泪,”去吧,去吧,我随后就来,我们此去黄泉地府,再召旧部,再杀出一片天地来.”

    嬴卓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那,那我在奈何桥等着大将军,您可不要喝了孟婆汤,到时候认不得属下了.”

    砰的一声,嬴卓坠下马来.

    李信没有再看坠下马去的赢卓,因为他知道,稍后不久,自己也会像他一样.举起了手中的战刀,李信声嘶力竭地吼道:”纠纠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儿郎们,杀啊!”

    他纵马,冲向了战场.

    当天空之中第缕阳光刺破雾蔼,将摧生万物生长的阳光洒向这片染满鲜血的土地的时候,乌云旗这块方圆十数里的土地之上,战事已经基本结束,四处伏尸累累,断肢残臂,遍地都是,几乎找不到一块没有染血的地方,泗阳河靠近这边的土地,尽成赤色.

    李信的大旗还没有倒,但在他的身边,簇拥着他的士卒已经不过千人,被无数的汉军步骑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死死的.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一队队的秦军俘虏在汉军的押送之下,正在向着积石城的方向前进,纵然秦军纪律严苛,但最后崩溃之时,他们与一般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慨然赴死,也不是每一个都有这种心态.在最后阶段,终于有大队的秦兵在绝望之余,抛下了兵器,向汉军投降了.

    李信还没有死,是因为高远不想杀他,李信是秦武烈王自小的玩伴儿,是他最为信任的大将军,如果能将他生擒活捉,相信对于秦国的震动,绝对比杀死他要大得多,更何况,如果人还活着,能做的文章可就太多了.

    马蹄声得得,紧紧围困着秦军的汉军让出了一条通道,浑身浴血的高远策马缓缓走了出来,在他的身边,同样身上沾满了血迹的贺兰燕,贺兰雄相伴左右,颜海波,唐一彪等大将随行两侧.

    “李大将军,你输了,何必再作无谓之争,放下武器,你便是我高远座上贵客!”高远扬声叫道.

    李信坐在地上,手中的战刀之上缺口累累,他几乎已经累得脱力.听到高远的叫喊,他撑着战刀站了起来,看着不远之处的高远,大笑道:”王上是来劝降的么?”

    高远摇摇头,”李大将军不是会投降的人,所以我也不费这个力气,但放下武器来作我的客人却未尝不可.等到时机成熟,高远再送李大将军归国如何?看看你周围的这些将士,他们已经尽到了作为一个战士的本份,难道李大将军就忍心看着他们这样一点也没有价值得死去么?”

    李信嘿然一声:”李某倒是要多谢大王的好意了,不过李信是不会给大王这个机会拿我去要协我王的.至于这些战士,他们既然选择跟了我,那自然会与我同生死,共命运.”

    高远摇摇头,”李大将军,就当真不考虑我的提议么?”

    “此事勿需再提,不过大王,临行之前,我还有一事相询,不知大王能否坦然告之?”李信道.

    “自然.”

    “大王是否早已经料到李某要在这乌云旗设伏?”

    “是的.”高远点头道.

    “既然如此,大王为何还要来自投罗网?虽然你已早作安排,但这种冒险之举,是很容易翻船的,你的援兵晚来上一个时辰,我就能达成我战前的目标,杀死你,这样纵使我全军覆灭,相信汉国也必不能持久.”

    “因为我相信我的将军们,也相信我的士兵能按时抵达乌云旗!”高远笑道.”至于为什么要冒险?李大将军,你也不仅仅是带兵打仗,在政治之上,想来也是老手,我是大汉的王,不能仅仅站在军队的角度看问题.如今蒙恬,路超两路大军,已经横扫魏国,打进了我国的渔阳郡,这两地百姓,正在遭受你们的荼毒,我早一些消灭了你的部队,便能早一些让那里的人民被解放出来,也让我大汉能早一步走上正轨.”

    “只怕也存了些消除东胡人的力量,稳固你在辽东的统治吧?”李信笑道.

    高远大笑起来,”李大将军果然非常人也,值此时机,也还不忘离间我君臣一把,只可惜,这你可打错了算鼻,东胡人也好,匈奴人也罢,抑或还有汉人,他们在我高远眼中,都一视同仁,是我的子民,今日东胡**骑兵师在我跟前,他们自然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假如是贺兰雄的匈奴师,抑或是我的青年近卫军,无论谁处在现在这个地位,他们都应当为大汉千千万万的子民作出牺牲.怀恩,高车,木骨闾,你们说呢?”

    三员东胡大将齐齐策马上前,大声吼道:”愿为大汉,赴汤蹈火,鞠躬尽瘁.”

    “瞧,这便是我大汉子民.我大汉国境之内,有很多民族,但不管他们属于那一族,在族名之前,都得加上大汉两个字!”高远厉声说道.

    “明白了!”李信慨然摇头,”这一役,你赢了,但我们大秦还没有输.”

    “你不会等太久的!”高远笑道.(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