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四六章:东成西就(39)(书号:13651

第一零四六章:东成西就(39)

作者:枪手1号
    古丽悠悠地醒过来的时候,恰好听到集结的军号声,下意识地便想站起来,但身子稍微一动,却是一阵剧痛,那里站得起来,同时脸上也是火辣辣的,伸手一摸,却是被包扎得严严实实.

    “古将军你醒啦?”身边传来一个惊醒的声音.紧接着便传来大声喊叫:”贺兰司令官,颜军长,古丽将军醒过来啦!”

    急促的脚步声在古丽的耳边响起,两张脸出现在古丽的面前,正是贺兰雄与颜海波.

    “司令官,要集结出发了么?我这就起来!”古丽道.

    “起来什么起来!”贺兰雄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模样清秀,打起仗来却异常彪悍的女子,”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起来?”

    “我,我受伤了,我伤得很重?”古丽迷迷糊糊地道.

    “伤得很重?哼,你最后不要命地跃马冲出了秦军的矛阵,身上被开了七八个窟窿,要不是贺兰捷将你抢出来,你早就没命了.为了救你,贺兰捷也受了伤.”

    “贺兰将军,他,他没事吧?”古丽的脑子里这才想起在托普勒死后自己的举动.心中一酸,又是落下泪来.

    “贺兰捷没事!”贺兰雄摇摇头,”你呀,伤比他重得多,我都不知道你还能不能醒过来,也亏得小颜子军中的柯远山柯大夫医术了得,要是没有他,这一次你可就过去了.”

    颜海波看着古丽,与这女子,他只有数面之缘,但古丽的丈夫何大友他却是异常熟悉,”也是你运气好,柯远山前一阵子从蓟城回来,在积石城因事逗留了一阵子,恰好赶上了这一场大战,被我生拖了来.他说你只要能醒过来,命就没大问题,能保住,不过……”颜海波迟疑了一下.

    “不过什么?”古丽问道.

    “你的脸?”看到颜海波有些迟疑,贺兰雄却是更直截了当,”咱们匈奴儿女,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古丽,你的脸上挨了一刀,刀伤从左眉骨直到嘴角,柯远山说,伤好之后,可就留下一条长疤了,你的容貌毁了,不会再有以前那么漂亮了.”

    古丽脸色一黯,抬手触摸着包着严严实实的脸,又突地一笑,”也好,咱家大友是个瘸子,现在我脸上挨了一刀,与他在一起,倒真是相得益彰,就怕他以后嫌我丑不要我了.”

    贺兰雄哼了一声,”他何大友要是敢滋一声,敢有一丝丝对你不好,我将他脑袋拧下来.”

    颜海波心中暗自佩服古丽拿得起放得下,这容貌却是女人最**惜的东西了,她居然也能说放下就放下了.”哪还得再加上我,司令官左转三圈,我再去右转三圈.”

    听着两位高级将军的玩笑话,虽然身上剧痛,古丽仍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古丽,我们马上就要走了,先头部队已经出发了.我们要赶往乌云旗去参加围歼李信这一战,你呢,我们让柯远山护着你一路回积石城!”贺兰雄笑着道:”这场大战,就差这最后一击了!”

    “可惜我不能参加这一战了!”古丽抬抬手,身上的痛让她颓然放弃.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贺兰雄笑道:”好好养伤吧,王上说了,你会是我们大汉第一位女将军呢!”

    两人大笑着转身,跨上卫兵牵来的战马,打马迅即离去.

    柯远山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名士兵,”古丽将军,我们回去了,路上可能有些癫簸,如果实在疼得受不了,就告诉我!”

    “放心吧,我受得住!”古丽摇头道:”多谢柯大夫你救了我的命.”

    “这有什么谢不谢的,这不是我的职责吗?再说是你自己命大,医者医病不医命,后来我才知道你是何大友的媳妇儿呢,那家伙真是福气好,娶了你这么一个能干的媳妇,我听司令官说,王上亲承要封你做大汉的第一位女将军呢!”

    “柯大夫认识我家大友?”

    “认识,怎么不认识!”柯远山一边指挥着士兵将古丽搬上马车,一边笑着道:”我是和林那边的议员,大友是积石城的议员,上一次在蓟城不就认识了么?我们两个还打了一架,结果你家何大友一鞋底子拍在我脸上,生生在我脸上印了一个鞋印子,不过我也没让他好受,一拳擂在他胁骨上,让这家伙当场就变成了虾米!”

    柯远山大笑起来.

    “你说得是第一场大议会?我听大友说过,但他可是说他们积石城的人将你们和林的人打得找不着牙!”

    “他就吹吧!”柯远山笑道:”咱们两边说起来会打架的人多着呢,除了我这个医生不大会打人,便我会阴人啊!”

    古丽咯咯的笑了起来,看着古丽笑了,柯远山点头道:”好,精神头不错,真是难以相信,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只过了两个时辰,就能醒过来,我还以为你要昏个两三天呢,这一回,何大友这死瘸子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了!下一次再去蓟城讨论国策,这家伙可就不好意思跟我争了,哈哈哈!”

    “大王真让你们这些人讨论国策,并听你们的?我听大权说过,可真得有些不敢相信?”古丽低声道.

    “怎么不相信?是真的,咱们碰上了一位亘古未有的明君啊.不过古丽,你要听这个故事,那可就长了,现在你最好还是睡上一觉,等你醒过来,我再慢慢讲给你听,大友也真是的,他没有与你细讲吗?先休息一会儿吧!”柯远山笑道.

    古丽点点头,将头歪向一侧,看着前不久还血肉横飞的战场,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地的鲜血,满地的尸体,一些汉军正在打扫着战场,己方的战友遗体被抬上马车,一架一架的接着离去,而敌人的,却是就地码起来,周围堆上柴草,准备就地焚烧,.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乌云旗,高远带领的东胡**骑兵师的活动空间已经被压缩了一半左右,现在他们的活动空间,已经只剩下了方圆五里左右,人员也损失了超过四分之一,五里左右,对于步兵来说,空间还很大,但对于骑兵来说,腾挪的余地就小多了.

    李信的主力部队已经尽数压下了山梁子,山梁子上的枫林已经成为了他们身后的一道背景.天色将暮,但双方丝毫没有息兵罢战的意思,无数的火把点亮,将战场照得透亮.

    李信心急如焚,每一点时间的溜走,都让他心惊肉跳,汉军的援军随时都有可能赶到战场,而自己,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后手,完全是孤独一掷,他不怕死,但他就怕自己死了,却什么也没有拿回来.

    “进攻,不惜代价,以命换命,进攻,进攻!”李信嘶声吼道.

    秦军的攻势一波猛过一波,阿固怀恩,高车,木骨闾三人各率一部抵抗着一面的敌人,随着空间的缩小,秦军的队形越来越密集,骑兵攻击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先前是能突围而没有突围,现在是想突围而无法突围了.

    高远的身边,还剩下最后的一千骑兵,那是他的亲卫军.

    “高车快顶不住了.”贺兰燕低声道:”三军当中,高车最弱,偏生对上的却是李信的主力,大哥,我们要上了.”

    高远点点头,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陌刀,拍了拍紫电的脸郏,紫电回应他一声长嘶,翻身上马,高远哈哈一笑,”李信,你想要我的命,我却想全歼你的兵,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名将的风采!”

    贺兰燕,何卫远,苏拉,乌拉等人纷纷满身上马,追随在高远的身后.

    “杀!”高远陌刀前指,一千亲卫军一声暴喝,冲向秦军李字大旗飘扬的地方.

    正自左右支绌的高车,突然感到秦军的压力大减,回头看去,看到的却是一支风车一般舞动的陌刀和快如闪电的战马,红色的战袍显示着这支刚刚杀进来的军队的不一般,”是王上亲自出马了!”

    高车精神大振,本来已经酸麻的双手骤然之间又充满了气力,”兄弟们,王上亲自上阵杀敌了,别给王上丢脸啊,跟我上,杀进去,杀了李信.”

    战场的左侧,木骨闾转头看着在间战场,看到高高扬起的龙旗,他大声道:”满仓,带你的部下,却中央.”

    “明白!”一名将领应了一声,拨马便走.

    右侧,阿固怀恩几乎在同时也下达了命令,”阿固正烨,率领你的部队,支援大王!”

    “是!”

    李信看着高远率领最后一支预备队投入战场,看着那个矫健的身影有如无人之境地杀进战场,他亦是翻身上马.

    “全军出击,杀死高远!”他振臂大呼,高远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量,他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能与高远当面一战,也是自己这一生的荣耀.

    双方再没有任何的保留,连主将都已经披挂上阵,双方的士兵更是杀红了眼似的绞杀在一起.

    唐一彪迈开大步狂奔,此时他的部队已经丢掉了所有的重武器,很多人连身上的盔甲都脱掉扔了,为的就是跑快一点.

    “唐师长,看,前面,火光!”一名将领大声吼了起来,在天际之处,通红的火光将半天天空映得一片通红.

    “弟兄们,到了,到了,再加把劲啊!”唐一彪哈哈大笑,”咱们赶来了!”

    几乎在同时,唐一彪听到了如雷一般的马蹄之声,”骑兵,咱们的骑兵也来了,兄弟们,要是不想吃残羹剩饭的,那就快点跑吧!”(未完待续。)h118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