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四四章:东成西就(37)(书号:13651

第一零四四章:东成西就(37)

作者:枪手1号
    沉闷的鼓声在枫叶林中响起,鸣镝带着尖厉的啸声飞上半空,枫叶林中,一队队的秦军士兵有的手挺长矛,有的手执刀盾,排着整齐的队伍走了出来,在绿茵遍地的斜坡之上,排成整齐的方阵.

    几乎在枫叶林中的伏军显出身形的时候,在乌云棋的一端出现了另一部秦兵,他们封住了汉军的左侧通道,而在更遥远的右侧,在汉军刚刚通过的地方,更多的秦兵出现.

    三面临敌,一面临水,两万东胡骑兵陷入绝境.看着军容依然严整的秦军士卒和缓缓压近的方阵,即便是高远,也有些变了颜色.

    “看起来,这一战还真有些打头呢!”他喃喃地道.

    木骨闾第一个发起了冲击,他攻击的是左方的秦军.高车挥舞着弯刀,呐喊着带兵直冲枫叶林,两人各率五千骑兵,而阿固怀恩则另带五千骑兵作为策应,在高远的周围,还环绕着另外五千骑兵,这是最后的预备队.

    两万对五万,不过两万骑兵却被困在一个较小的封闭环境之内,方圆不到十里的战场,对于交战双方七八万军队来说,着实是小了一些,特别是对于骑兵而言.

    汉军需要在战争之中保持相应的活动空间,而秦军的目的则是尽可能地挤压汉军骑兵的活动范围,当骑兵被挤压到一定的区域之后,与步兵将不再会有多少的优势.

    对于风驰电挚而来的东胡**骑兵师的骑兵,秦军唯一的应对,只能是竖起长矛,同时脚踏弩来应对,而对于骑兵的冲阵,最正准的方法,首先应当是以数量众多的床弩进行第一轮的远程打击,中程使用脚踏弩,而冲过这两轮死亡殂击的,才会碰上他们的长矛,但这一次,秦军却没有了床弩.

    因为李信首先要率军向积石城前进,中途转向,以急行军的姿态赶到乌云旗,为了争取足够的时间,像床弩这样笨重的武器,秦军根本就不可能带上.

    行直两百步,汉军骑兵已经先端起了臂张弩,一声呐喊,弩箭嗡嗡之声不绝响起,直接扑向秦军后方的脚踏弩手,惨叫之声连连响起,双方射程的差距足足有五十步,但这五十步的距离,却足以决定双方远程打击的效果.

    一轮臂张弩射过,战马已经接近了数十步,此时秦军的脚踏弩终于开始还击,可以却显得有些稀疏,刚刚在汉军的有针对性的打击之下,伤亡惨重.双方军工产业上的差距,展现得淋漓尽致.

    稀疏的脚踏弩对于汉军骑兵来说,杀伤力着实有限,这些骑兵将臂张弩随手挂在了马鞍之旁,从背上取下了长弓,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他们使用得最惯的东西,崩崩之声连接响起,东胡骑兵们有的坐在马上,有的甚至双脚立于马蹬之上,连连开弓射击.

    战马向前,愈来愈接近对手不断有人倒下的长矛阵,仅仅相距十余步,第一排的秦军已经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准备狠狠捅出,然后与敌偕亡的时候,东胡骑兵忽然转身,几乎是擦着秦军刺出的矛尖掠过,仅仅是那么一点点的距离,长矛却是落在了空处.

    横掠而过的骑兵仍然在不停地放箭,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射出更多的箭,这些东胡骑兵们并没有将弓拉满,只是半弓射出,不过因为距离太近,东胡骑手的准备又极佳,这些箭支竟然都是奔着对方的面门而去,一箭中的,即使不死,却也让对手在短时间内失去了战斗力.

    木骨闾带着的这五千骑兵,都是从白山黑水之中杀出来的亡命之徒,能在那些地方活下来的,几乎没有一个是弱者.而他们面对的秦军,却是这三股之中最弱的一股.

    在李信的预估之中,当高远发现中伏的时候,最大的可能是立即返身原路返回,所以在乌云棋的右边,他集中了两万精锐的部队来进行堵截,而第二个可能,便是高远向自己发起攻击,擒贼先擒王,可性性最小的便是向左方发起攻击,因为那个方向之上,因为泗阳河在那里转弯的关系,那里是一片狭窄的区域,就算想突围,也绝不是一个好地方,所以在那个方向上,正是秦军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汉军的确只向那个方向之上派了五千骑兵,四分之一的力量,但这五千骑兵的战斗力,却是这支东胡骑兵之中最强的.

    瞬息之间,左侧的秦军便出现了混乱,当木骨闾率队转了一个圈回来之后,在他们的前方,秦军已经倒下了一大片,原本整齐的矛林,此时已经显得七零八落.

    “杀!”他大吼声中,抽出了弯刀,纵马直冲秦军阵列,前方矛林已去,后方刀盾兵略显慌乱,这些经验丰富的家伙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纵马直入.

    李信有些意外,因为陷入自己埋伏的东胡骑兵,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慌乱,反而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地立即作出了应对,而更让李信有些震惊的是,对方完全没有抽身后退的意思,这让自己在右侧布置的重兵就像使出浑身力气的一拳,居然打在了空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右侧的两万步兵距中心战场距离足足有五里,这个距离,是李信测算东胡骑兵撤离的速度和秦军布阵的速度设下的,但现在,却让李信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五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转瞬即至,但对于全副武装身着甲胄的重步兵来说,却是一段遥远的距离.在战场的正中内,有五千骑兵一直没有动弹,但以李信的经验,他知道对方一定正在瞄着他的这股骑兵,一旦自己的这两万重步兵乱了队形,不顾一切地向这里赶来,对方肯定会立即出击,那是灾难性的,唯一让李信感到安慰的,自己派在那个方向上的大将嬴卓并没有因为现在的状况而自乱阵脚,依然保持着严整的队形,缓缓的向这边压近.

    左侧的战况让李信出乎意料之外,己方在初一接阵,竟然就露出了败相,左侧如果被汉军打破,那里区域再窄,却也足以让汉军脱身而去.

    “锦荣,带五千兵力,速速增援左翼,务必要给我堵住那里,等待嬴卓进入战场,便是决战的时刻!”李信大声吼道.

    “遵令!”锦荣看了一眼正自山坡之下仰攻而上的汉骑,大声应命道.

    相对于木骨闾的势如破竹,高车仰攻枫林之外的李信本阵,却是一头撞在了硬骨头之上,一波一波的攻击,却又一波一波的败退下来,倒是山上的秦军,在一点一点地向下压来,高远的骑兵反倒是被压迫得不停地向后退去.

    “加快速度,加快速度!”唐一彪心急如焚,虽然吴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为他打到了上千辆马车,倾巢而出的两万士卒爬在马车之上,一路向着乌云旗方向急赶,但对于距离乌云旗足足有七八十里的他来说,想要赶到那里,至少需要大半天的功夫,如果算上唐河赶回来的时间,那王上就要在乌云旗独自抗击李信的五万大军一天.如果是在宽敞的草原之上,唐一彪根本就不需的有任何的但心,但现在的情况却是王上主动跳进了乌云旗这个圈套里,在吴凯的郡守府里,唐一彪看到了乌云旗的地形图之后,当即就是倒抽了一口凉气.骑兵陷在这里,被大量步兵包围,那就是陷入了死地.

    “快点,用不着**惜马力,用鞭子,让他们使劲跑,跑不动了你们就用脚跑,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乌云旗!”骑在马上,唐一彪跑前跑后的大吼道.

    两万步卒早就没有了队形,攀爬在上千辆马车之上,车轮辗过青草地,铺天盖地向着乌云棋方向赶去.

    而在另一个方向之上,贺兰雄浑身浴血,看着离他只有数百米的柳大城的将旗,拿下柳大城,这里的战事就可以结束了.

    “谁随我一齐去斩将夺旗?”贺兰雄大声吼道.

    “我来!”身后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贺兰雄回头看时,竟然是女将古丽,在他的身边,是形影不离的托普勒.托普勒的马鞍旁挂了十几枝短矛,这些东西是何卫远打垮李信的铁甲骑兵的收获,而失去一支手臂的托普勒,对于投掷标枪却有着颇深的造诣,这些秦军铁甲骑兵专用的标枪打造的非常锋利耐用,而且投掷的时候重心稳定,托普勒一下子便捞了一二十支过来.此刻身上还有十二支.

    “还有我!”贺兰捷也赶了过来.

    “好,杀了柳大城,夺了他的将旗,将他们彻底击溃,我们好去乌兰旗.”贺兰雄放声大笑起来.

    “我来开路!”托普勒一夹马腹,向前急窜而去,独臂已是抓住一枚标枪,怒吼声中,猛力向前掷出.一名迎面冲来的秦军惨叫一声,被这支标枪生生地穿透了身体,钉在了当地.

    (抱歉,今天只有一章)(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