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四三章:东成西就(36)(书号:13651

第一零四三章:东成西就(36)

作者:枪手1号
    李信坐在山顶大片的枫树林中,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枫树郁郁葱葱,透过枫叶林的空隙,可以看见远处流淌着的清澈的泗阳河水,如果入了秋,这片山林将会变成血一般的红色,在秦国,极难看到如此大片的枫林,如果这片土地能纳入秦国的领地,在秋天,自己来到这里,赏红枫之余,于泗阳河边垂钓,入夜之后,点燃一堆篝火,将钓起的鱼儿架在火上烧烤,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一副风景啊!

    只可惜,这一切于自己恐怕是不可能了.

    李信来此设伏,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高远亲自来到大草原指挥作战,可见贺兰雄在他心目之中的重要性,而跟随他的除了东胡**骑兵师之外,再无别的部队,这给了李信一点点希望,如果能在乌云旗设伏成功,一举将高远除掉,那于秦国而言,就将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哪怕这场胜利是用自己的十万大军换来的,那也值得了.

    高远就是汉国的定海神针,高远如去,匈奴,东胡,这些依附汉国而存在的势力必然会异动,新征服的齐国等地,不甘臣服的人肯定会蠢蠢欲动,这便给了秦国卷土重来的机会.

    哪怕是自己死了,只要能拖着高远一齐去死,那于秦国而言,依然是一场胜利.一位大将军换一位王,特别是像高远这样的王,这笔交易,怎么算都是怎么值得的.

    只是,高远会来么?

    这一次的战役,秦国大伤元气,自己这一路十万人马,必然是无法回去的了,至于深入河套的王逍,李信更是不作指望了,十五万大军的覆灭,即便是秦国,也是承受不住的,这样一来,国内便只剩下蒙恬和路超的两路大军,蒙恬这一路二十万人马,便成为举足轻重的力量,李信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嬴英能够镇得住蒙恬么?路超肯定是不行的,路超虽然功劳不低,但资历太浅,手下兵马远逊于蒙恬.一旦知道自己战死的消息,不知道蒙恬会作反应?

    如果说李信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事情,那就只剩下这一件了,秦武烈王身体每况愈下,支持不了多久了,秦武烈王一旦离去,国内的稳定便是秦国的当务之急,但愿李儒能在这个时候镇住局面,毕竟国内的大员经过秦武烈王这些年来的清洗,掌机的基本上都是李儒这个学派的人了.

    李信叹口气,摇摇头,所有的这些,于自己而言,现在也只能想想了,如果蒙恬真有二心,兵权在手的他,的确有成为大秦最大祸患的可能,现在想来,秦武烈王将蒙恬将他的部队一分为二,的确是一招妙棋.将蒙恬调走,才有可能对他留下来的部队上下其手,分化离间.

    “大将军,大将军,他们来了,来了!”枫林之外,一名秦国将领满脸激动之色地飞奔而来.

    李信霍地站了起来,”是那一支部队,高远在不在里边?”

    将领道:”是东胡**骑兵师,但不知道高远在不在里面?”

    “只有东胡**骑兵师吗?贺兰雄呢?”李信问道.

    “没有贺兰雄的旗帜,只有东胡**骑兵师.”将领回答道.

    李信沉默了片刻,贺兰雄不在这里,自然是去柳大城那里了,还有那些匈奴牧民,数万骑兵再加上颜海波的三万步卒,柳大城坚持不了多久.

    “高远一定在东胡**骑兵师里面.嬴卓,我们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只要能杀了高远,即便我们全军覆灭也是值得的.”李信看着嬴卓,语调铿锵.

    “愿跟随大将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嬴卓一挺胸膛,大声道.

    李信微微一笑,”这一次,咱们不是赴汤蹈火,是赴死,即便这一战杀死了高远,我们也绝无幸理,嬴卓,你怕吗?”

    “嬴卓跟随大将军打了这些年的仗,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个怕字!”嬴卓傲然道.

    李信大笑起来,拍着嬴卓的肩膀,”好,好,这一片枫林到了秋天,会变成血红,那可是一副美景,可惜我们看不到了.”

    “看得到,今天,我们就用敌人的鲜血将这一片枫林染红.”嬴卓大声道.

    “说得好,待敌军入围,立即起号旗,擂战鼓,今日我五万大军,在此与高远死嗑一场,杀不死高远,一兵一卒不许后退,只要能杀死高远,全军皆墨也在所不惜.”李信拔出刀,咚的一声,斩在面前一株红枫之上.

    “遵令!”嬴卓躬身而退.

    马蹄踩在泗阳河边浅水处,清凉的水珠溅起,在阳光之下泛着七彩的光芒,高远信马由缰,缓缓向前,边走边笑问着身边的阿固怀恩.

    “怀恩,明知前面是陷阱,还要义无反顾地踏进去,你以前打过这样的仗么?”

    “回王上的话,这样的仗,怀恩真没有打过,以前我们如果知道了敌人有埋仗,多半便会绕到敌后,发起突然袭击,抡一棒子就跑,然后再瞅准时机跟上来再抡一棒子.如此反复,用不了多久,敌人自然溃散.”阿固怀恩小心地道.

    高远大笑起来,”你说得对极了,对付李信,我本来也可以这么做的,但是我去等不了的,李信有五万大军,像你这种打法,拖得时日太久了.”

    “王上,是出了什么事了么?”阿固怀恩小心翼翼地问道,对于高远这一次的布置,他心里是腹绯不已的,骑兵不是这种用法啊!

    “王逍五万大军突出河套,而我们在河套,只有熊本从辽东三郡撤过去的一万士卒,却大都是新军,守城,自然是守得住的,但河套的广大区域只怕就要遭殃,而在中原,蒙恬,路超两路大军齐头并进,一支横扫魏国,另一支已经打进了我们的渔阳,多拖一天,这些地方就会有更多的人遭殃,所以,我要以身为饵,尽快地结速这场战事,难得李信肯配合我啊,居然想了这么个法子来跟我死嗑,我自然是要奉陪的.不过这对于你东胡**骑兵师来说,未免有些不公平了,因为你们将承受最大的损失,你心中可有怨言?”

    阿固怀恩吓了一跳,”怀恩对王上忠心耿耿,不敢有丝毫怨言.”

    高远微微一笑:”有怨言才是正常的,将骑兵这样用,你心中不以为然也是正常的,不然那就真不正常了.我是一国之君王,不是一军之将领,所有看问题,有时候便不能站在领兵将领的角度上来看,而是要站在整个国家的高度上来看,现在在我身边,只有你东胡**骑兵师能够承受得住李信的这临死一击,古丽的那支军队,现在比散兵游勇也强不了多少,贺兰雄的兵马损失太多,而且也疲累了,我便只有带上你们.”

    “我东胡健儿愿为王上效死!”阿固怀恩大声道.

    “放心吧,此战过后,我必有补偿,不会上东胡健儿的血白流的!”高远伸手拍着阿固怀恩的肩膀:”你很好,很好!”

    “多谢王上!”阿固怀恩受宠若惊,他自是知道高远对于部下那是言出必践.说了要补偿东胡人,那就一定会,而补偿东胡人,首当其冲的便是以自己为首的这些东胡将领,头人.想到这里,不由热血沸腾起来.

    高远马鞭前指:”瞧见前面那片红枫林了么,每到秋天,其叶似火如血,这么大一片红枫林,当真是天地之间一大奇景,只可惜我们来早了一些,看不到这盛景啊!”

    阿固怀恩大笑起来:”王上,那我们今天就用秦人的血,来染红这片枫林,我阿固怀恩,一定会让王上看到这别具一格的火枫林.”

    高远微笑点头,”去吧,知会木骨闾与高车,此战过后,你等皆可封候!”

    “多谢王上!”阿固怀恩难掩激动之色,抱拳一揖,打马而去.

    二万东胡骑兵,分成了三个部分,缓缓踏入了乌兰旗这片半圆形的土地,向着那片枫林行去,欲去积石城,就必然要翻过这片枫林.

    贺兰燕手中紧紧握着刀柄,靠在高远身边,缓缓前行,”大哥,待会儿你可别离我太远了,苏拉乌拉,你们两个一定要紧紧地跟着大哥,明白吗?”

    高远翻了一个白眼,”难不成我还要她们保护不成?还是让她们保护你吧!”

    贺兰燕哼了一声,”那可不行,这一次回去,菁儿肯定要将我骂得狗血淋头,临走之时她还交待我一定要看住你,不能让你冒险,你倒好,先是激我陪你打了一仗,现在又以身犯险.这哪是王上能做的事情啊?”

    “怎么不能?十年之前的函谷关之战知道吧?秦武烈王便率领他的玄衣卫与赵军赵牧血战一场,那一战,赵军可是已经杀到了他眼前,李信再晚去一会儿,他那个时候就死翘翘了.他可比我尊贵多了,他能做的事情,我就不能做?再说了,我可比他能打!”高远挥了挥手中的陌刀.

    “你就吹吧!万军从中,乱箭齐马,任你功夫滔天,都有可能出意外.呸呸呸,当我没说过.”贺兰燕连连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惹得高远大笑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