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三四章:东成西就(27)(书号:13651

第一零三四章:东成西就(27)

作者:枪手1号
    仆固怀恩的二万骑兵在辽西境内便换装星散而去,汉国方面对此事作了最高级别的保密制度,监察院在辽西,积石等地的探子全部撒了出去,一时之间,整个辽西,积石郡内风声鹤唳,也不知有多少隐藏得极深的黑冰台探子被揪了出来,这一次监察院极是凶狠,稍事审问便直接拖出去砍了脑袋.

    监察院凶狠的作风,让黑冰台不得不收敛了风芒,在他们看来,李信大将军已经是胜卷在握,而那支已经抵达辽西的东胡军队,竟然不知何故一溜烟去了牛栏山大营,从此龟缩在哪里没有出来了,他们分析再三,都认为东胡的三位将领一定是看到大汉情况不妙,存了明哲保身之意,更何况,如果李大将军获胜,他们便必然自牛栏山大营出发,径直杀回老家去,要知道此时大汉在原东胡境内,现在的吉林,辽宁,黑龙江三郡可是只驻扎了一支不满万人的部队,由老将熊本在指挥,一旦汉军失机,他们便能重夺辽东,再次当他们的大王去.

    去牛栏山大营的自然不是阿固怀恩的东胡**骑兵师,而是汉国方面的伪作,目的自然是掩藏东胡**骑兵师真正的去向.

    一个在辽**得极深的黑冰台人员冒着极大的风险接触了一名东胡**骑兵师留在牛栏山的将领,这位将领负责采买,经常出外,两人的接触让这位黑冰台成员喜出望外,本来他想策反东胡**骑兵师,但这位将领直截了当的告诉他,现在两万东胡骑兵就是隔岸观虎斗,如果李信获胜,他们自然要倒打一耙,但如果李信败了,他们对秦人也就不会客气.

    虽然没有策反成功,但这位间谍仍然抱着极大的喜悦,正因为这些东胡人是如此的态度,才让他更加肯定了东胡**骑兵师的真正意图,他立即向上峰作出了汇报.

    这位黑冰台成员自然不知道,他刚刚接触到的这位将领一转头就将他卖给了监察院,可怜这位在辽西隐藏多年,身份和地位都颇高的死间,在自以为不久之后不可以见到阳光,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地接受勋位的时候,已经被监察院死死的盯上了.

    当然,为了让这位仁兄将这份有利于大汉的情报送出去,监察院甚至放弃了他这整整一条线上的探子,只是小心翼翼的监控起来.

    草原上的牧民越聚越多,根据探子的最新汇集起来的情报,在但雨的正面聚集起来的匈奴牧民已经超过两万人,这让李信很是吃惊于贺兰雄对于匈奴人的影响力,同时也极为奇怪,高远居然对他的这位大舅哥如此放心,竟然带将整整一个兵团交给这位匈奴新的最具影响者来带,在李信看来,这可真是极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如果贺兰雄有意恢复匈奴人昔日的荣光的话,那他的这份影响力可就太可怕了.

    不要说什么贺兰燕是高远的妻子,在权力与名垂青史面前,这一切不过都是浮云.

    正如同对于东胡人阿固怀恩等人的判断一样,李信在这件事情之上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匈奴人归化汉国已久,贺兰雄的确是他们匈奴人的一面旗帜 ,但在现在这些匈奴人看来,贺兰雄只是他们在大汉地位的一个表征,贺兰雄兄妹的存在,便能保证他们在汉国不会受到歧视,会享有与汉民一样的待遇,而如果贺兰雄不在了,匈奴人不由会担心,他们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在汉国境内自由自在.

    现在他们的财富,与当年在大草原之上游荡之时岂能同日而语,那时出了部落的贵族酋长之外,一般的牧民其实是极其贫困的,而且还要应付各种捐赋以及随时随地的兵役,打仗还要自备马匹,武器,盔甲,打胜了所抢来的东西,其中三成得上缴给部落,剩下的才能归自己,而如果打败了,那就惨了,不但什么也得不到,甚至会丢掉性命,一个匈奴家庭,如果家里的顶梁柱去了,那就意味着天塌了.家里留下的妇孺孩子,便会归了其它人.

    而现在,不但家家富得流油,以往的各类捐赋也是早被废除,政府收受的赋税以收成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更重要的是,家里如果有人当兵,便能享受到各类优待政策,即便家中男丁战死,所给的抚恤以及地方的政策,都足以让家里人享受到更好的生活.

    没有人想回到过去.但贺兰雄却是一定要救出来.这便是大汉王国匈奴人最为简单的诉求,在他们看来,救出贺兰雄,所保证的将是整个匈奴人的利益.虽然贺兰王妃已经有了一个小王子,但小王子必竟年纪还太小了.

    至于东胡人,现在全心全意为大汉国效命的原因,大体上与匈奴人也差不多,没有谁会放弃现成的优裕生活不过而想着去造反的,在他们看来,没有那位君王能比得上高远更英明,更仁厚了,即便是号称东胡史上最英明的王上的米兰达也远远不及,毕竟米兰达虽然一统了东胡,却并没有让普通的东胡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作为秦国的大将军的李信,并不了解这些,他所信奉的是秦国的国策,他认为秦国的国策才是这世上最好的,而高远的那一套,短时间看来能聚拢人心,但对于聚集国力,是极为不利的,对于高远所倡导的藏富于民,民富国穷的那一套,更是嗤之以鼻,在李信看来,百姓有奶便是娘,他们在危难到来的时刻,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曾经为他们创下这一切的英明君主而转投势力更强大者,所为的,不过是保全他们自己的财富,性命而已.

    所以当越来越多的牧民聚集起来的时候,李信感到很奇怪,不过奇怪之余,他亦是高兴不已,难得的好机会,将这些刁民一网打尽,当年王逍在霍兰山口一口气杀了数万匈奴战俘,看来还没有让这些蛮子感到最深的恐惧,那么这一次,就让自己再补上一刀,最好是将所有的匈奴人杀光,这天下便太平了.

    当但雨面前的匈奴人超过两万的时候,为了保险其见,也为了最大程度地杀伤对方而保存自己的实力,李信再次派出了五千骑兵给但雨,这让他的主力部队只剩下了不到五千骑兵,对于一支拥有八万步卒的大军来说,只剩下不到五千骑兵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决定,但在李信看来,一群狮子去对付一群绵羊,狮子怎么会有危险呢?将那些绵羊杀个干净,然后回过头来再不迟.

    积石城的颜海波终于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了,这位年轻的对手,带着三万汉军出了积石城,以龟缩向着自己这里挺进,目的无非是为那些聚集起来的牧民打气,作掩护而已,以免自己的军队去为但雨撑腰,李信不由冷笑,但雨拥有一万五千强大的秦军铁骑,对付两万余牧民,难道还要自己去支援他吗?难得你出来,我自然是要欢迎你一番的,既然出来了,那就不要想回去了.

    李信指挥着他的主力部队,分成三路,向着颜海波迎了上去.

    古丽第一次见到了大汉王国的最高掌控者汉王高远,以前他只是听自己的丈夫何大友在自己的面前大赞特赞汉王如何英明,如何厉害,但对于她来说,上位者并不如何稀奇,以前的她,所见的也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自然不会像何大友一般对上位者那么敬若神明.不过对于高远,她还是充满着好奇,一个最为下层的兵头,是如何在十年之前便成为了这偌大一片土地的掌控者,成为了亿万子民的神明,成为了数十万士卒心目中的战神,有让匈奴,东胡这些曾经傲啸一时的民族俯首贴耳地在他面前屈膝,从这一点上来说,古丽认为大汉王国的国王高远的确是她所知道的君主之中最为厉害的一个.

    与她所想象的不一样的是,站在她面前的汉王高远,身上套着一件匈奴人的服饰,甚至连头发都编成了匈奴男人最常见的样式,看来定然是王妃贺兰燕的杰作了,乍一看,高远倒不像是一位王者,倒想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哥哥.想到这一点,古丽的心不由一酸,自己的几个哥哥一个接着一个地倒在了那场血染草原的战役之中,竟是一个也没有活下来,最小的五哥如果活到现在,也跟眼前的汉王一般大了.

    “见过汉王!”古丽向着高远屈膝行了一个大礼,心情激荡之下,她浑然没有察觉到自己所行的礼节与一般匈奴人的大不一样,紧跟在高远身后的贺兰燕看到古丽的动作,顿时错愕之极,瞪大眼睛,樱唇微张,看着古丽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震惊.

    高远自然是不懂这些区别的,看着古丽,他大笑道:”我刚到这里,便听说了女将军古丽的很多故事,何大友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想不到他的妻子更是了不得.”

    “王上过奖了!”古丽起身,迎上贺兰燕震惊错愕的目光,顿时心头大震,猛地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脸色不由微变.

    “看来我们大汉军队之中,又要多上一位女将军了.”高远回头看着贺兰燕,笑道.”就是不知道何大友舍不舍得放他的妻子出门啊,听说你有两个儿子,你可舍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