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二七章:东成西就(20)(书号:13651

第一零二七章:东成西就(20)

作者:枪手1号
    这是世界上最强的骑兵与最强的步卒之间的较量,秦军三千人,看起来人数较少,但因为他们以车为阵,以肉为墙,所构成的这个防御阵地的面积极小,拥有人数之上的绝对优势的贺兰雄亦无法一涌而上,只能团团围住对手,一批一批的向前攻击,每一次展开的队伍,并不比对手多.

    空中弩箭如雨,冲击的骑兵们在马上平端着上好弦的臂张弩,扣动板机,强劲的弩箭带着尖厉的啸声闪电般射出,肉墙之上瞬间便布满了弩箭,密集的阵地之中虽然有盾牌阻挡,但仍然有不少秦军中箭倒地,特别是被圈在阵地中央的战马,无遮无挡,中箭的不在少数,马命悠长,中箭之后一时不得死,在阵地之中乱窜,立时引起不少的混乱.

    “杀马!”晏伟厉声喝道.

    阵中充作弓箭手的骑兵眼中虽然露出不忍之色,这些战马就是他们的伙伴,他们的战友,但军令不可违,秦军军律尤其严苛,听到晏伟的命令,这些骑兵仍然是抽出刀来,径直捅入自己战马的脖子,将一匹匹战马,无论是受伤的还是没有受伤的,统统放倒在地上.

    转眼之间,这些死掉的战马,也成了肉墙之上的又一道肉盾.

    贺兰捷仅以双腿控马,绕着对方的阵地疾走,每奔走数十步,便是一箭射出,与北方野战军由贺兰燕一手训练出来的更注重团队冲锋的骑兵来说,贺兰雄的东野骑兵更多的继承了匈奴骑兵的传统,奔射是他们的拿手好戏,面对着这样刺猬一般的对手,他们最擅长的便是在一圈圈的奔走之中,以羽箭慢慢地虐杀对手,直到对手无法承担损失而失去阵形四散逃亡之际,再以马力来追赶对手,在驱逐之中一个又一个地杀死敌人.

    贺兰捷箭法极准,每一箭射出,多半便会射倒一个敌人,只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使用的骑弓较软,而秦军的盔甲质量不差,一箭如果不命中要害,很难让对手失去战斗力,所以往往能看见一名秦兵身上扎得跟个刺猬似的,还在阵地之上跑前跑后的极是欢腾.

    臂张弩劲力道,可惜不好把握准度,更多的只是用来进行覆盖射击,骑在马上想将臂张弩射准,那是难以上青天,所以贺兰捷他们仅仅在冲锋的第一波射击之中使用了臂张弩进行覆盖攻击之后,便换上了骑弓.

    秦军阵地之中,晏伟的头盔之上中了一支羽箭,挂在上面晃晃悠悠,那是贺兰捷给他的礼物,可惜稍稍高了一点,要是再低一点,便可正中面门,晏伟就得挂掉了.

    “弩!”晏伟喝道,与汉军的臂张弩不同,秦军使用的是脚踏弩,力道相当强劲,只不过上弦比起臂张弩来更麻烦,也无法单个瞄准射击,只能大量地覆盖射击.

    阵地中央,几百名骑兵坐在地上,以脚踏弩,将弩箭扣上弦,然后端起来,发一声喊,对准骑兵最密集的地方射去.

    崩的一声,在秦军的阵前陡地出现一片乌去.

    “散!”贺兰捷一声大叫,聚集在一起的骑兵骤然之间四散开去,不过秦军的脚踏弩射速亦是奇怪,纵使这些骑兵躲闪极快,仍有不少人翻身落马.

    阵中秦军在站起来射出这一箭的瞬间,另几个方向上的汉军立即把握住时机,羽箭如流星,似飞瀑,啉啉的射过去,这批刚刚射出手中脚踏弩箭的秦军,也当即栽倒了数十人.

    一圈又一圈,秦军的伤亡愈来愈重,面对着高速奔行的骑兵,他们的弓箭杀伤力着实有限,而他们聚集在一起,却是对手活生生的靶子,虽然阵地坚实,盾牌的数量也足够,但这并不能完全阻挡外面利箭的射入.

    “郝连破,准备强攻!”贺兰雄看着已经微微动摇的秦军阵地,转头对身边的郝连破吩咐道.

    “明白!”郝连破兴奋地纵马而也,与贺兰捷的骑兵分工不同,他的部下所使用的大都是重武器,专司用于破阵攻坚.

    “杀!”郝连破厉吼声中,纵马而出,手里挥舞着一截链锤,转得如风车一般,在头顶呼呼作响.郝连破所部攻上,贺兰捷的部队逆时针绕了一个圈之后,回到了本阵.

    “破!”郝连破手中的链锤带着呼呼风声脱手飞出,落向秦军阵地,与此同时,上百个同样的链锤亦同时飞起.落向秦军的阵地中央.

    这些重达十几斤的链锤借助马力被挥舞着飞起来之后,所带来的冲击力,重百斤之重,从空中落下,又岂是人力能阻挡,砰砰之声不绝于耳,秦军举起盾牌拦截,但锤至盾破,人亦是筋断骨折.

    扔出手中的链锤,郝连破从马鞍旁摘下一个绳套,在头顶挥舞着,绕着秦军阵地一阵狂奔,一名秦军弓箭手刚刚爬上肉墙,手持弓箭向郝连破瞄准,郝连破已是大喝一声,手里绳套飞出,在那名秦军的羽箭刚刚飞出的一瞬间,绳套已是落在他的身上,嗖的一声,羽箭擦着郝连破的身子飞过,战马加速,那名秦军惨叫一声,整个人被拉飞了起来,腾云驾雾的从秦军阵地之上飞了出来.

    郝连破的手松,这名秦军连着绳套被砸在了地上,马蹄飞舞,那秦军只挣扎了两下,便再也没有动静,如同一个破口袋一般,被战马的马蹄踩来蹄去,顷刻之间不成人形.

    “破阵!”郝连破怒吼.

    一队手持铁锤,大棍,重刀的骑兵摧马上前,他们的战马在攻击之前都被套上了眼罩,根本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马上骑士猛摧战马,笔直地对准那车城肉墙直冲过去.

    轰隆隆的巨响之声不绝于耳,这些战马径直撞在车城肉墙之上固然是筋断骨折,委顿在地,但整个车城肉墙也被撞击得摇摇晃晃,爬在上面的秦军士卒纷纷从上面坠落而下.

    在战马撞击车城肉墙的霎那之间,马上的那些骑兵已是飞跃而起,挥舞着手里的重武器,从空中落向秦军阵地之中.

    沉重的武器落下,血肉横刀,但这些跃空而至的勇士却也没有时间挥出第二击,在秦军阵中,早已准备好的刀盾兵们揉身直进,扑到这些人的怀中,手中的短刀狠狠地捅进他们的胸腹之中,鲜血随着短刀的拔出而喷溅得秦军士兵满头满脸.

    秦军阵地在郝连破的蛮横攻击之下摇摇欲坠,但却始终屹立不倒,一批批的人飞扑而至,然后悄无声息的死于阵中,这中惨烈的对搏战尤其残酷,双方的战死率立刻成直线上升.

    “司令官,您看!”贺兰捷的眼光盯着茫茫的草原尽头,蔚蓝的天空之下,在他们的四周,一股股狼烟笔直地伸上天空,与他们正对面的这股秦军阵中燃起的狼烟遥遥相对,贺兰捷心头有些不安.

    “以这股秦军为诱饵,想要吃掉我么?”贺兰雄冷笑,”斥候早已探清在我们四周,每一股秦军都只在三千人左右,而且都是以步兵为主,就凭他们,想要拦住我们,做梦,阿捷,不要担心,吃掉了这股秦军,我们在安安逸逸地撤走,在这片草原之上,没有谁能拦住我们.”

    “明白,不过司令官,我也带兵上去吧,秦军明显已经被郝连破打烂了阵脚了,再加一把劲,他们就垮了,只要击破他们的车阵,这股秦军就是咱们碗里一盘菜了.”贺兰捷道.

    贺兰雄微微点头,”也好,早一点吃掉他们,我们有更充裕的时间撤离这里.”

    汉军的攻击烈度陡然增加,秦军阵地处处吃紧,又坚持了半个时辰之后,郝连破终于率先砸翻了一处车阵,咆哮着冲了进去,秦军最大的依仗就此不复存在.汉军从撕开的缺口之中一涌而入.

    双方开始了面对面的肉搏厮杀之中.

    “贺兰雄一定看不起我们那些将他包围起来的部队,因为他们不但人数众多,而且彼此之间相隔较远,难以形成互相之间的呼应.”漫步在鲜花遍地的一处草破之上,李信笑吟吟的对着但雨道,”但他不知道的是,我的这些部队所起的作用就是为了延迟他的行动,抓住他的行踪,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走,都会撞到其中的一只,而接下来的战斗,又会再一次地让他脱离战场的速度加慢,我所争取的便是这个时间,我付出巨大的代价,为的就是布置一个更大更严密的包围圈,贺兰雄忘了,我有十万大军.即便他将身为诱饵,弃子的这几股部队都吃掉,但我只要灭了他,依旧是大赚.”

    “将军英明!”但雨衷心地道,在现在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之外,李信不动声色地调动军队,形成了一个严大更严密,将方圆数十里都囊括在内的硕大的包围圈.贺兰雄不管往那个方向去,最终都会一头撞到这个包围圈之中,随着秦军包围圈的步步缩紧,贺兰雄的生存空间将会被一点点压缩,最终成为李信的猎物.(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