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二四章:东成西就(17)(书号:13651

第一零二四章:东成西就(17)

作者:枪手1号
    万年村,程家祠堂,田敬文默默地坐在供桌之前,桌上放着的大刀血迹斑斑.五天之前,他接到田大公子的亲笔命令,言道张家店扁壤所部已经被汉军击败,扁壤身亡,汉军大队人马正在向临淄逼近,要求他率部回援临淄,并统率整个临淄守军.

    见信之后,田敬文心急如焚,并没有多想,在将整个平陆的防务交给了老将邹章之后,他带了两万人马急速奔向临淄.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半路之上,竟然遭遇到高唐兵魏志文部与汉军新编第一军董壮部一左一右的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之下,齐军损失惨重,整支部队被打散,现在随同他一齐撤到万年村固守的不过五千余人而已,而围攻他的对手达到了两万余人.

    临淄已经出事了.田大公子必然已经落到了高唐候手中,而这个高唐候毫无疑问,早就与汉军勾结在一起.扁壤的落败,也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齐国完了!田敬文在心中哀叹.就算自己再拼命,也无济于事了.他长叹一声,提起刀来,将桌上的杯碗茶盏尽数扫落在地,自己跃身而上,随手将刀插在地上,竟是呼呼大睡过去.

    门外的卫兵听到屋内传来的震天的鼾声,个个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是难以想明白,此时的田大将军,为什么还能睡得这么香?

    万年村外,董壮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已经几次欲下达进攻万年村的命令,但都被身边的魏志文生生地阻住了.

    “董师长,你要违抗军令吗?上头的命令,是让我们包围住他们就好了,一切都等到忠勇候爷抵达之后再说.你真要下令,这个师长不想当了?”魏志文站在愤怒的董壮面前,大声吼道,两人虽然相交不久,但都是鲁直汉子,相交却是颇深了.

    “我要杀光这些齐人!”董壮咬着牙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魏志文呸了一口,”说起来老子也是齐人,齐鲁兵团之中,齐人多着呢,你都要杀了?”

    董壮一愕,嘴巴张了张,却是没有说出话来.

    魏志文叹了一口气:”董师长,你家里的情况,上次咱俩喝酒的时候,你都跟我说过了,乱世之中,人命贱如狗,你好歹还有爹娘在呢,我一家老小,现在尸骨都不知道在哪里呢?要不然我当年怎么下海去当了海匪,你还有爹娘可孝敬呢,你比我运气好多了!”

    看着魏志文,董壮一屁股坐了下来.

    “董兄,齐人不都是坏人,那些祸害你家里的齐兵,现在只怕也死得差不多了,白候爷说了,王上要以尽可能在不破坏齐国的情况之下,征服齐国,所以,杀是不能解决问题,杀得越多,结下的仇恨越深,当年齐兵祸害了你的家人, 今天你来了,将这些齐兵杀光,可他们也有家人呢,杀了他们,他们的家人岂不是更恨我们?这怨怨相报何时了啊?”

    董壮抬起头,瞪视着魏志文,”你一个海匪头子,从哪里来的这些大道理?”

    “这是大道理么?”魏志文哈哈一笑:”平素白候爷跟我们说过,后来新来的那个赵一安,每天在我们这些带兵的面前都在念叼这些话儿,这个赵一安最烦人了,还每天要我认字读书,真是恼火啊,可是他说在大汉军队当中,坐到师长这个位子的,就没有不识字的,我要是不识字,将来只怕就要下台了,我好不容易混到今天,怎么能丢了官帽子,再苦也得认字了.”

    董壮点点头,”他说得不错,我也是加入汉军之后,读得书认得字,魏兄,白候爷来了,又怎么和平解决这件事情,田敬文可是一个死硬分子,他不会投降的,当年在崤山关,我们汉军将他打得只剩下百来人,他宁可带着这些人上山挖野菜捉虫子当野人,也不肯投降.”

    “老董,你忘了?现在临淄可在我们手中,那不也代表着田大公子,还有齐王也在我们手中吗?”魏志文呵呵笑了起来.”他田敬文不是要顽抗到底吗,我倒想看看,等齐王和田远程站在两军之前的时候,他田敬文还会不会抵抗到底!”

    远处响起军号之声,由远及近,转瞬之间,便到了他们的大帐之外,魏志文侧耳倾听了片刻,大笑着站了起来,”白候爷他们来了,走,咱们去迎一迎.”

    两人出了大帐,翻身下马,直驰出营,远处,大旗翻滚,一支军马正在迅速向这里靠近.

    “见过候爷!”魏志文翻身下马,向着白羽程行了一个军礼.一边的董壮大步走了过来,”新编第一军第三师师长董壮见过忠勇候!”

    “好了,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多礼了,来,我为你们引见引见,这位是齐王殿下,这位是田大公子.”

    两员汉军大将笑嘻嘻地向两人也行了一个军礼,二人脸色灰败,在马上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了礼.

    “白候爷,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言了,你想要我们做的事情,我们会照你所说的去做.”田远程颓丧地道.

    “好,田大公子快人快语,哪便辛苦你与齐王了.”

    “勿伤我子民!”齐王声音颤抖地道.

    白羽程哈哈大笑起来,”王上,如果我们想要收拾这支齐军的话,哪就不会让你们上这里来了,现在田敬文手中只不过数千人马,而我们,人数是他的十倍之众,正是为了不多伤无辜,不多死伤人命,这才请二位辛苦来跑这一趟.”

    万年村程家祠堂,田敬文被急促的敲门之声惊醒,他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从桌上翻身坐了起来,随手拔起地上的大刀,倒提在手中,走向门边,伸手拉开了房门.

    外头的阳光哗啦一声直射过来,使得田敬文不由眯起了眼睛.

    “大将军,王上和大公子过来了!”田襄站在门口,声音颤抖地道.

    “果然是这样!”田敬文叹了一口气,拖着他的大刀,一步一步向着外面走去,刀尖在地上拖出深深的印痕.

    “出村,列阵!”田敬文大声喝道.

    万年村外,汉军已经列好阵势,在阵前,齐王与田大公子两人在十数名护卫的保护之下,跨马而立,看到血迹斑斑的田敬文带着人马出村列阵,两人都是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半晌,田大公子终于抬起了头,看着对面的田敬文,长叹一声:”敬文,到此为止吧!齐国已经没有了.没有必要再作困兽之斗,死得都是齐国人啊!”

    田敬文盯着田大公子,半晌才道:”大公子,你一封手书将我从平陆城骗了出来,是怕我在平陆城中,不肯接受你的劝降么?所以将我骗出来,逼到这样的绝境之中?”

    “这是忠勇候的意思.他说如果在平陆城中,你必然不会死心.”田大公子道.

    田敬文哈哈大笑,看着两人,不停地摇头,不停地笑着,”我做梦也想不到,我最后失败的原因不是敌人太过于强大,而是我效忠的对象竟然投降了.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田远程看着田敬文,苦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临淄落到了他的手中,王上也落到了他的手中,敬文,我还能坚持什么,连我爹也给我写了劝降的信,我能坚持什么?算了吧,放下兵器,解甲归田吧!汉国承诺确保我们的安全.”

    田敬文看着两人,缓缓摇头,”我不会投降的.不过现在我不再是为你而战,我现在是为齐国而战!”

    “齐国已经没有了!”田远程大声道:”没有了!”

    “不,在我心中,齐国永远都存在!”田敬文举起了大刀,”我将为他战至最后一刻!”

    看着固执的田敬文,田远程脸色铁青,转头看着齐王,”王上,您说一句话吧,在您的对面,都是您的子民,您的士兵,如果办不好这件事,只怕汉王将来给予您的待遇就要差多了.”

    齐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头百感交集,在他心中,田敬文是他的忠臣,可是现在,他却顾不得他了.

    “齐军将士们,现在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全体放下武器!”他大声喊了出来,声音之中,带着一丝丝哭腔.

    当啷一声,身边传来兵器坠地的声音,田敬文转头,看到的是身边的副将田襄,他扔掉了手中兵器,看着田敬文,大哭道:”还打个什么,还坚持个什么,连王上都投降了.”

    大哭着的田襄翻身下马,向着对面步行而去,田敬文高举着的大刀动了动,却最终没有落下.

    “我命令你们投降!”齐王的喊叫之声仍在不断地响起,当啷啷兵器落地声音不绝,赵来越多的齐国士兵流着泪,扔掉了手中的兵器,随着田襄向着前面走去.

    一柱香的功夫过去,在田敬文的身边,只剩下了不到五百名士兵,这些士兵紧紧地握着武器,聚集到了田敬文的身边.

    看着齐王和田大公子退走,看到那些丢弃了武器的齐兵在对方的押送之下,向着战场两翼退走,田敬文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好兄弟们,今天我们不再是为王上而战,不再是为大公子而战,我们今天为了齐国而战,你们,愿意随着我向前,发起最后一次冲锋吗?”田敬文大声吼道.

    “誓死追随大将军!”数百名士兵发出雷鸣一般的吼声.

    “杀!”田敬文大刀前指,两腿一挟马腹,箭一般地向前窜去,在他身后,数百名齐军吼叫着,追随着田敬文向前方密密麻麻的汉军冲杀而去.

    看着悍然赴死的田敬文,白羽程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遗憾地摇摇头,”可惜了一条好汉子,不能与你一起共事.”

    他呛的一声拔出了佩刀,”出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