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一三章:煌煌汉威6(书号:13651

第一零一三章:煌煌汉威6

作者:枪手1号
    天蒙蒙亮的时候,尚可喜在一处墙垛之后从睡梦之中醒来,他晚上就睡在城墙之上.伸手揉了揉眼睛,转头通过城垛之间的缺口向远处看去,不由睁大了眼睛,使劲再揉了揉,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在不远处的秦军大营之前,在天边微微露出的一点鱼肚白之下,他看到的是密密麻麻一看看不到边的巨大的攻城车,这些攻城车每一台都几乎与山南郡的城墙等高.

    见鬼,一夜之间,秦人怎么造出了这么多的攻城车.尚可喜震惊地想着,眼光看向稍远一些的山上,那里原本是郁郁葱葱的树木,现在已经成了斑驳的一片.

    他的脸色严峻起来,秦人这是要开始疯狂一击了.

    王逍站在巨大的攻城车前,非常满意于儿子这一夜的攻击,这些攻城车比起一般的攻城车来说,做了比较大的改动,虽然作工粗糙,有些甚至树树枝枝叶都滑剃开净,但却无比结实,巨大的铁钉将海碗粗细的树杆钉在一起,攻城车的最前方,一块块一人高的大铁盾密布,对攻城车提供着最大的保护,在攻城车的最高两层之上,安置着数台床弩,可以与城墙之上的敌人对**行压制,更重要的√≦是,攻城车的后方,不再是梯子,而是一条斜斜拖出来的长长的坡道,这样一来,攻击时士兵便可以沿着这条坡道直接冲上攻城车的最高一层,然后直接冲击对方的城墙,而不再需要沿着梯子向上爬,从时间上来说,节省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时间,在那个时刻自然是最要命的,你能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城墙,就会给攻击者最短的反应时间,当大家都处在同一高度之时,双方之间便几乎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了.

    “好,不错,打下山南郡城,给你记头攻.”王逍抚摸着胡子,笑道.

    “父亲,儿子请求第一波攻击.”王剪大声道.

    “不必了,你昨晚上辛苦一夜,今天便先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去睡上一觉,等你醒来的时候,大概我们便已经站在山南郡城之上了吧!”王逍显然心情大好.看着营内冒起的处处炊烟,”吃过早饭,攻击便会开始,今天,一定要拿下山南郡.”

    山南郡城之上,城内所有的人都在默默地准备着接下来的苦战,一条条装着泥土的麻袋被抬到城墙之上,垒成高高的墙垒,敌人做出了如此多,如此高大的攻城车,对于城来来说,加高城墙便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

    十数天来,城外秦军损失惨重,但城内也绝不好受,尚可喜麾下的一万士卒再加上山南营的预备役士卒,他已经足足损失了三千余人,对于需要两万人才能守护周全的山南郡城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缺口,而城外,秦军还在增兵,看着每一天对方那边儿都会多出一块新的营地,城内的人都沉默无语.

    不知道自己的援军何时会来?

    “库房里还有不少的好酒.”尚可喜突然道,”搬出来,让士兵们都喝了吧,还能增添些力气.”

    “酒?”身边的钱可壮扭过头,看着尚可喜,”将军,你好像有些信心不足?”

    尚可喜苦笑一声,”你说得不错,我的确是有些信心不足了,城内军械虽然充足,但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更多来使用他们的人了,接下来,必然是残酷的白刃格斗,老钱,你手下的预备役,只怕到时候顶不住,而我,不可能分出更多的人手来支援你.”

    钱可壮沉默了片刻,”山南营不需要人援助,即便是用身体去堵,我们也会守住城墙.尚将军,我去守北北,其它地方,就交给你了.”

    尚可喜点点头,”希望我们有撑过今天,能撑过今天,对于对面的敌人来说,打击就会是致命的,那我们就可以坚守更长的时间.”

    “贺兰司令官此刻也应当在路上了吧?”

    “大军出动,那有这么快的速度,光是后勤的供应便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这一次事起突然,只怕短时间内,贺兰司令官的大军还出不了代郡.保守估计,以贺兰司令官麾下速度最快的骑兵而言,只怕也还要五六天才能抵达我们这里.”尚可喜叹道,”只怕是远水难救近火.”

    鼓声隆隆,对面庞大的车阵开始向前移动.

    “开始了!”尚可喜深吸一口气,”来吧,王逍,让我见识见识秦国大将军究竟有什么伎俩!”

    说实话,王逍也着实没有什么能出奇制胜的伎两了,面对着这样一个军械充足,粮草充足的军事要塞,除了以硬碰硬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其它可以使用的办法.用人命填上去,用鲜血淹没这座城市.

    北门,钱可壮站在自己的山南营跟前,这些天,他的山南营并没有进行白刃格斗,基本上还保持着完整的建制,现在城内兵力严重不足起来,山南营也必须走上第一线了.与正规部队不一样的是,他的这支队伍之中,年龄结构相差极大,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也有五十六岁的老汉,但无一例外的是,钱可壮从他们的眼中看到的是坚定的战斗意志.

    “兄弟们,准备干活吧!”钱可壮挥了挥手,似乎就像平素招呼大家下田去做农活一般,随意地喊道.

    弩箭扬了起来,钱可壮盯着对面越逼越近的攻城车,往手心里吐了吐唾沫.操起了床弩的手柄.

    当的一声巨响,床弩越过空间,重重地射击在攻城车上,却被那厚厚的大盾给挡住,床弩半截嵌在大盾之上,再也无法造成更多的伤害.城上的人无不变色,而城下,秦军却发出巨大的欢呼,笨重,有时候也有笨重的好处.

    “床弩对这玩意儿用处不大,正面都被大盾挡住了,床弩延伸射击后面的步卒,臂张弩覆盖射击,娘的,你们应当给攻城车再一个盖子,这样老子就无处下嘴了!”钱可壮哼哼道.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一辆辆攻城车靠上了城墙,巨大的力量使得整个城墙似乎都在摇晃,城墙之上被用麻包加高,此时却比起这攻城车又高也了一米有余,城上士兵半跪在这土垒之一,用臂张弩疯狂地向着攻城车射击.秦军士兵呐喊着,一排一排推动着前面的士兵向前冲锋,冲在最前方的士卒早已经死得透透的,但却无法倒下,因为后面的人正在用他们当作肉盾.

    “长枪手,长枪手!”钱可壮疯狂地喊叫着,臂张弩的上弦根本来不及了,他随手抛掉了手里的臂张弩,捡起脚边的一支长矛,吆喝一声便扎了出去.如同戳破了一个尿臊泡一般,钱可壮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炸响.

    抖碗,收枪,再捅出去.面前有两支长矛向着他狠狠地捅来,当当两声,身边一面盾牌及时出现,挡住了这两枪,钱可壮趁机连刺,将两个秦军扎死在当场.

    “王老爹,多谢你了!”钱可壮转头看向身侧一步的老头儿,老头儿咧嘴一笑,露出缺了数颗门牙的嘴巴,”老头子捅不动了,却还能给你挡挡枪.”

    另一边,尚可喜舞动着长枪,大声呐喊着从城垛之上直接跳到了对面的攻城车上,长枪舞得如风车一般,拥挤的攻城车上,竟然被他生生地辟出一块空地,随着尚可喜的动作,城墙之上,更多的士兵跳到了攻城车上,在敌人的地盘上展开搏斗.

    城墙之上,处处都传来激烈的喊杀之声,不少地方的秦军也跳上了城墙,与冲过来反扑的汉军杀作一团,整个城墙之上,没有一块地方没有爆发激战.

    “放火,放火!”尚可喜返身又杀回了城墙,看着处处都露出危殆的局面,大吼道.

    “将军,我们的油脂已经用完了.”

    “酒,库房里有酒.”尚可喜突然想起一件事.”把那些酒搬来,那都是烈酒,能点燃的.”

    很快,一坛坛烈酒被搬上了城头,尚可喜提起一坛烈酒,”妈的,便宜你们了!”振臂一扔,将一坛子酒砸向攻城车.一根火把随即被扔了上去.

    轰隆一声,坛子碎裂,淡篮色的火焰腾空而起.

    “扔酒,将酒坛子扔过去.”一个个坛子在空中飞舞,落到靠在城墙之上的攻城车上.大火再一次熊熊燃起.

    时近中午,秦军的这一次攻击终于被打退了,但城下王逍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他们计穷了,终于连油脂也要用完了吗?连酒都拿来放火了,却不知你们山南郡城之中,存有多少酒.”战场之上弥漫的酒香,让不少酒虫馋涎欲滴,只是嗅一嗅,便知道那是好酒啊,这可是汉国的吴氏出产,在秦国,到现在仍然酿不出如此烈度的好酒,便是秦人的达官显贵,喝酒也是从汉国进口呢.

    钱可壮满脸的痛惜之色,刚刚这一轮放火,光是他便一口气扔了十几个酒坛子出去,那会儿要命的时刻,顾不得可惜,现在敌人退走,闻着这酒香,他不由得心痛起来.

    “狗娘养的,狗娘养的!”他不住嘴地骂道:”老王头,你能去找一些小罐子嘛,最好是只能装小半斤酒的.”

    “老钱,你要偷留一点啊!”老王小声问道.

    “放屁,在辽宁卫的时候,我见南野的孟冲将军也使过这一招,不过他是用小瓶子装酒,前面弄一个捻子,点燃之后烧一会再扔出去,砰的一声,这瓶儿就爆开了,不光是烧人啊,那锋利的破片也能杀人呢,像先前那样扔,太浪费了.”钱可壮道.(未完待续。。)(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