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零零八章:东成西就(1)(书号:13651

第一零零八章:东成西就(1)

作者:枪手1号
    大汉立国第二年,整个大陆突然之间陷入到了一片奇怪的安静当中,去年大陆烽烟处处,齐国内战,汉国楚国不约而面插手,但汉军胜在蓄谋已久,双方一经冲突之后,汉军凭借着优势的兵力几乎横扫整个齐国,将齐国大将军屈完打得落荒而走,连好不容易得来的莒都也丢给了汉军,甚至在齐国境内抛下了扁壤这一支两万余人的孤军.

    因为汉军的强势,本为仇敌的齐楚两军联合,扁壤率楚军镇守多为山区的张家店区域,缭民出身的扁壤对于山区作战的确颇有心得,将孟冲的南野硬生生地挡在了张家店区不得寸进,随着楚国援军抵达临沂,不断向莒都发起攻击,孟冲心生二用,兵力分散,更是无力打破扁壤固若金汤般的防守了.

    而在另一面,新编第一军面对田敬文,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田敬文以平陆城为中心,构建了一片方圆五十余里的防区,因为扁壤的存在,让田敬文在兵力之上有了富余,使得这一防区面对汉军的攻击,丝毫不落下风,与孟冲一般无二,新编第一军还得时时提防临沂的楚军袭击本土昆州,齐国战局竟是一下子僵持了下来.

    倒是白羽程在进入临淄之后,渐渐地取得了田大公子与齐王的信任,而高唐,则由魏志文留守,汉国土地政策在这里的实施,使得齐国其它地区的百姓不断向那里逃亡,原本有些凋敝的民生在经过半年的休养生息之后,反倒有了些蓬勃发展的势头.

    白羽程之枚棋子,不到最后关头,高远是绝不会动用的,不用则已,一用便必须要一击致命.

    大陆之上另一个大战场,秦赵之战,在去年那惊天一战之后,便也偃旗息鼓,秦军杀死五万赵军俘虏的血案在赵国曾激起了滔天巨浪,但在朝廷的强力压制和秦军兵锋的示威之下,很快便没了声息,双方以一种奇怪的不战不和的状态维系着.

    赵国在这场大战之中成了大陆之上的笑柄,因为他们重用的大将军荆如风,在随后被证明是秦国的间谍,正是因为此人的配合,才将十万赵军带入了死地,最终促成了这场大败,荆如风回秦之后,被秦武烈王封为忠义伯,任副尉,可谓一时显赫无比,当年被秦国唾弃的叛国者,如今成了秦国所有百姓仰慕的英雄.

    但荆如风外表风光,内心却也是痛苦无比,他在赵国重新成家立业,又生了两个儿子,事情败露之后,他在邯郸的家人全部被逮捕下狱,但随后赵国朝廷在秦国的压力之下,不得不释放他的家人,秦国派出了专使去迎接荆如风家人返秦.

    但在路上,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荆如风的家人一个也没有活着回到咸阳,并不是有人谋杀了他们,而是他们自杀了.

    荆如风的夫人是赵人,他的儿子自小生活在邯郸,自然也以赵人自居,但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他们的父亲却将十万赵军葬送在关中大平原,出城之日,虽然在士兵的保护之下,并没有人敢于攻击他们,但唾骂之声却足以让他们羞惭无地.

    荆如风全家的自杀,对于他的打击是前所未有,此事发生后,荆如风辞去官职,不顾秦武烈王的挽留,孑然一身离开了咸阳,就此不知所终.

    攻击魏国的秦**队换了统帅,高远的老熟人路超重新上位,嬴英则被调回咸阳,随朝听政,到任后的路超低调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是以前的那位铁血主帅.

    啪的一声,高远手中的一枚黑子落在棋枰之上,对面的两位丽人却同时啊了一声,两双漂亮的大眼睛里不约而同地飘出的是不满的神色.

    与高远对奕的是叶菁儿,在一边大腹便便坐着观战并不时为高远支上两招是宁馨,她已是身怀六甲了.

    “怎么啦?”高远看着两人,诧异地问道.

    叶菁儿叹了一口气,”高大哥,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棋枰之上,还是算了,不下了.你自己瞧瞧,这枚黑子一落下,你倒是将自己的这条大龙本来的两个眼给点死了一个,整条大龙都死了.亏得馨儿先前为你支了那么多妙招.”

    高远凝神看时,果如叶菁儿所言,不由一笑,将手里其余的棋子扔在了棋罐之中,”又输了,不过也没什么,我与你的棋力本身就相差太多.”

    “这一年来大哥你的棋力已经长进许多了.”叶菁儿摇头道:”你完全是心不在焉,是在想着什么心事么?”

    高远脸上笑容渐渐敛去,”秦赵之间太平静了,这太过诡异,让人猜不透,想不明白,这几天,我一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了,可又找不到头序.”

    “天赐对于那边的情况,还没有摸清楚吗?”

    “想要摸清楚秦国那边的情况谈何容易?”高远叹道:”秦国与我们这边的制度完全不同,想要潜伏几个人过去,那是千难万难,倒是他们的黑冰台想到我们这里挖情报,轻而易举,这半年来,监察院光是抓黑冰台的探子都抓了上百了,但你这头抓,他那头再派来.”

    “谁让大哥你的治民之策如此宽松啊?”宁馨笑道:”要是学着秦国那一套保甲,连座,保管咱们也能将国内治得铁桶一块.”

    “这种法子,朝廷倒是痛快了,但百姓可就不痛快了,从眼前看是有利益,但从长远看,却是弊远大于利,吾不为也.”高远摇头道:”风物宜长放远量,不可被眼前利益蒙敝了头脑.而且我们汉国这些年来所实行的国策已经深入人心,贸然改变,只会激起民众的不满,反倒多生事端了.天赐已经在很努力地打探秦国的情报,但真正有用的,目前还很少,有些虽然看起来很重要,但只怕其中有不少是秦人故意泄露出来混淆视听的,想要从中分辩出真假,更是一个大工程.”

    “可惜现在我帮不上忙!”宁馨抚着肚皮,轻声道.

    “得了吧,馨儿妹妹,你想都别想,老老实实的呆在宫中!这些事情,让他们男人去做好了.”叶菁儿赶紧阻止道.

    “什么事只能男人做啊?我看不见得吧!”校场之上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却是贺兰燕,她骑在一匹马上,怀里抱着明志,而在她身侧,三岁的致远骑在一匹小马身上,小小年纪,已经骑得像模像样了,两人刚刚好兜了一圈回来,正好听到叶菁儿的这句话.

    “好话你听不着,刚说这么一句,就让你听着了!”叶菁儿冲她挥挥手,笑骂道:”去溜你的马吧!”对于贺兰燕经常带着高致远骑马,现在叶菁儿也听之任之了,高远也是持放任态度,而且看起来高致远学有所成,不但现在马骑得不错,身体也格外强壮.

    贺兰燕格格笑道:”男人能做的,我也能做,男人不能做的,我照样能做.”丢下这句话,轻轻一扬马鞭,马儿加速向前窜去,看着两人速度渐快,叶菁儿不由急了起来,冲一边的何卫远使了一个眼色,何卫远立马会意的跑了过去,马速一快,要是摔了致远可就不是玩儿得了.

    “燕子说得倒也没错,至少她会生孩子,男人是万万做不到的.”宁馨在一边取笑道.

    高远听了这话,纵然此时心事重重,却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哥在担心秦国有什么诡计?”叶菁儿问道.

    “是啊,秦赵之间大战方了,秦国大胜,但反而偃旗息鼓,在拿下河东之后,竟然再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这不符合秦国的习惯啊,而且在魏国的路超,也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担心.事出反常必为妖啊!”高远伸手拍拍脑袋,”怎么能不让人担心?”

    “大哥是在担心秦国向我们动手?”叶菁儿将棋枰之上棋子一粒粒收到棋盒当中,盖上盒子.

    “不错,赵国经此一役,已经垮了,只怕再也没有机会恢复元气,现在秦国的大敌就只剩下我们大汉与楚国了,可能在秦武烈王的眼中,我大汉与楚国比起来,怎么比我们也应当算是一个软柿子吧,而且这一次围歼赵军十万大军,蒙恬的大军也出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秦楚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们要合力对付我大汉了.”

    “有这么严重么?”

    “楚人已经在开始与我们争夺齐国了,而且天赐从楚国那边也探听到了一些消息,证实秦人的秘密使者的确到过郢城,而且不久之后,楚国太尉屈重便到了屈完哪里.”高远仰起头,”当世两大强国,嘿嘿,倒也看得起我高远,楚人已经动了,秦人还在等什么呢?”

    秦人没有等,山南郡,秦人已经动手.王逍站在一处小山岗上,看着远方战场之上,被秦军包围的山南郡守将冯发勇的中军大旗,大笑道:”冯氏小儿,也敢与我比谋算,哈哈哈,今日叫你知道我大秦兵威!”(未完待续。£∝頂點小說,x.。)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