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一零零五章:煌煌汉威129(书号:13651

一零零五章:煌煌汉威129

作者:枪手1号
    扁壤,出身于楚国边境一个下等县的县尉,身为缭族的他,在县中担任县尉,在楚国这个陈腐而历史悠久的国家之中已经算是一个异数了,他有如此际遇,只是因为他所在的这个县,少数民族众多,而扁壤在本地颇有威望,而由他一手组建的县兵也基本上由各番族构成,战斗力比起一般的县兵也高出数个档次.

    这也是楚怀王征调各县县兵往齐楚边境集中听从屈完调遣之后,他的部队能够迅速脱颖而出,进入屈完法眼的原因.当初屈完麾下集结了十万楚兵,但在屈完眼中,那就是十万垃圾兵而已,在战场之上除了送死,去消耗敌人的箭矢之外毫无用处.而像扁壤这样一支还能堪一用的队伍,就不能不让屈完眼前一亮了.

    一年多的练兵,存优汰劣,扁壤的地位也随之步步拔高,在攻击齐国莒都的过程之中,扁壤多次担任先锋,负责攻城拔寨,每一次都没有让屈完失望,扁壤以平常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升到了楚国高级将领的位置,其升官速度,与现在的汉国之主,十年之前的扶风县尉高远都有的一比.

    感激于屈完的知遇之恩,扁壤对于屈完是言听计从,当听到屈完在莒城遭到汉军围攻的时候,他一颗心早就飞回到了莒城,在与田敬文达成协议之后,扁壤当即拔寨回兵,向着莒城赶来.

    扁壤是一个极其有能力的将领,他当然知道,这一次的回程绝不会这么轻松,汉军肯定会在中途前进拦截.他将三万大将分成了前中后三军,自己亲率前军,也是这支军队之中最为精锐的部队打前哨,希望仗着自己手中这支精心训练出来的士卒打通前往莒城的道路.

    只要回到了莒城之中,与屈完大将军会合,便不再惧汉军的攻击,而楚国的援军也会在随手抵达,到了那时候,就是楚军反击的时候.

    身先士卒,也是扁壤带兵的原则之一,出身番族的他,向他冲锋在前,撤退在后.而这支前军之中,有差不多一半人是来自楚国边县的番民,这些人本来在楚军之中是受欺压的对象,但因为扁壤的异军突起,他们这些人在军中的地位也大幅提高,再也没有人敢小瞧他们,这些番民的个人战斗能力比起一般的楚军来说要高出不少,打仗悍不畏死,是扁壤最为看重的力量.

    马家峪,铁泫统带的南野第二军二万人马早已经严阵以待,南野倾巢而出,第一军围攻莒城,第二军便在这里等待着扁壤的返回.拿下拿得下莒都,现在孟冲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全歼楚军在齐国的有生力量,将楚国伸出的这支手狠狠地斩断,将对方打痛,打得他们不敢再伸手.

    楚军的失策在于,他们与秦国结成联盟之后,再开始调集军队准备大举入侵齐国,而汉军南野却已经在昆州养精蓄锐数年,这数年来他们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准备拿下齐国,一个仓促上阵,一个蓄势已久,双方骤然同时发力的结果,准备不足的人必然会吃一个大亏.

    扁壤知道这一战无可避免,也不能避,只能硬生生地杀过去,击败眼前的敌人,才能回到莒都,与大将军汇合,否则在这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兵败如山倒的结果,如果自己输了,田敬文绝不会放过趁机咬自己一口的机会,在田敬文的眼中,汉军是敌人,而楚军同样也是敌人.

    “擂鼓,准备冲锋!”看着对面严整的汉军阵容,扁壤厉声喝道,一手提着盾牌,一手挽了大刀,他舍弃了自己的战马,与其它冲锋的战士一样,准备靠着双脚向前.

    铁泫听着远处擂响的隆隆战鼓,睁大眼睛看着无数的士兵向着自己的阵地冲来,看着对面那些楚军脸上画着的青面獠牙的横样,不由打了一个寒噤,”这是些什么玩意儿?”

    冲锋的楚军自然不是什么玩意儿,这便扁壤最为倚重的核心力量,数千来自楚国边境的缭民,这些人在作战的时候,都喜欢用颜料将自己的脸涂成各种地狱的魔鬼,认为如此一来,便能借到这些鬼神的力量为己所用,当然到底有没有作用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过这副模样,吓唬人倒是不错的.

    至少他们现在嗷嗷怪叫着冲向汉军阵地的时候,在汉军阵地之上引起了不少的骚动.汉军打过不少的恶仗,但面对一群恶鬼一般的敌人,倒还真是第一次.

    看到军阵之中的骚动,铁泫不由大怒,厉声喝道:”阵前骚动者,立即退出军阵,往后方接受军法司惩处.”

    军令下达,数百名汉军士兵满面羞惭地从队伍之中退了出来,被阵前处罚,等待他们的惩罚可不仅仅是打军棍这么简单,这会在他们的履历之中记上重重的一笔,对于以后的升迁,退役后的安置都是有相当影响的,除非在今后的作战之中,立下重大功勋,才有可能抵销这一次的处罚.

    “弩!”铁泫厉声喝道.他的军队之中,床弩已经正式退出了军队的编制,取而代之的全部是新打制的神机弩,这种架在车的弩机,射程比床弩近,但力道却并不弱,关键的是,他一次便能射出上百支弩箭.不像床弩一经固定便只能向着一个方向,这种神机弩却是可以左右转动的,而且重新装填弩箭极为方便,在战前,这些弩箭便被装填在一个个的圆筒之中,发射完毕之后,将神机弩中的圆筒退出,装上新的箭筒,便能再次发射.这种弩机强大的威力,也让士兵称呼他为死神弩.

    “你们装鬼扮妖,我就将你们变成真的鬼.”铁泫在心里冷哼道.

    神机弩打制费时,现在还是全手工操作,铁泫一个军数万人,也只不过装备了二十台神机弩而已,此时分布在上百米宽的战线之上,听到铁泫的命令,一台台神机弩开始转动弩机.

    “发射!”

    啉啉之声响起,在汉军的阵前,骤然便多出了一蓬蓬黑色的乌去,弩手们死死地扣着板机,感受着手上不断传来震颤,一根根的弩箭如同暴风骤雨一般从弩机中喷出,向着远处正嗷嗷怪叫着冲向己方阵地的楚军.

    包着铁皮的木盾轻而易举被撕裂,余势未衰,锋利的尖头射在楚军身上,再一次刺穿身披的皮甲,深深地扎进身体之中,怪啸之声戛然而止,这些楚军士兵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盯着手里四分五裂的盾牌,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瞬息之间便射出数千支弩箭,而且这些弩箭大都集中在正中间约五十米宽度的空间之上,这一段距离上的楚军几乎被一扫而空.

    扁壤的手在微微发抖,屈膝半跪在地上,手中的大盾重重地插在地上,与一般士兵手持的包铁木盾不同,他手里实实在在的是一面铁盾,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逃过了这一劫,但强劲的弩箭震得他持盾的手几乎失去了知觉.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汉军阵线,还有足足二百多步的空间啊,对方的弩箭居然能射出如此之远还能保持着这样的力道,他刚刚看得清楚,这些弩箭是从百余米的方向上射出来的,很多是斜向射击,那射击的距离就已经超过了三百步了.

    这是床弩么?扁壤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可是怎么能斜着射过来呢,难道汉军将领事先就知道自己会率领这些精锐从中军冲击么?

    看着四周尸横遍野死不瞑目的士卒,扁壤只觉得心中一股怒火熊熊燃烧起来,他看到两翼本来担任佯攻的队伍已经冲了上去,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如果这真是床弩的话,那对方是来不及掉转方向进行再一次的打击的.

    他猛地站了起来,挥动着手里的大刀,吼道:”冲击,冲击!”

    迈开大步,向前猛冲而去.

    铁泫看着两翼猛扑上来的楚军,嘿嘿笑道:”画个鬼脸却想装鬼神啊,吓唬谁呢?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来呀,给我狠狠地教训他们.”

    两侧冲击的楚军再一次迎来了暴风骤雨一般的弩箭打击,这一次不仅有神机弩,还有汉军后阵的臂张弩.

    铁泫骂楚军土包子,还真是冤枉了他们,要知道,神机弩也才刚刚发明出来,即便是汉军,也才刚刚列装部队,南野只不过是因为要率先出击,打响吞并齐国之役,这才被优先装备,很多汉军都还没有见过这种武器.

    楚军的冲击在汉军的阵线面前,留下了满地的尸体,有时候,勇气并不能代表武器之上的差别,在这种无差别无间隙的远程攻击之下,没有事先做好防护准备的军队,只能是一个被动挨打的下场.

    扁壤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军队不断地向前冲击,不断地倒在对方的羽箭之下,双眼一下子变得通红,这数百步之间的差距,竟然如同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蹄声隆隆,汉军的骑兵开始从两翼冲出,侧向奔袭向楚军的胁部,鼓声震天,一队队的汉军踏着整齐的步伐,从箭雨之后显出身形.(未完待续)(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