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九十九章:煌煌汉威123(书号:13651

第九百九十九章:煌煌汉威123

作者:枪手1号
    九根缆绳横跨流浩河,从虎头的眼前一直延伸到远处的河对岸,伸手扒了扒紧绷绷的绳子,虎头嘿嘿的笑着,”泅渡过河,坐船过河,坐木筏子过河,还从来没有像这样一般飞过河去,今天尝个鲜,弟兄们,跟上我!”

    虎头的手里拿着一根铁索,铁索的两头,两根木棍被紧紧地绞在上面,虎头紧了紧身上的装备,将铁索往空中的缆绳上一搭,脚用力在地上一蹬,吱溜一声,整个人便迅速地沿着向对岸稍稍倾斜的缆绳滑了下去,转眼之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主将带头,其它人纵然有些心中有些打鼓,但也容不得有人退缩,一个接着一个,士兵们沿着九根缆绳,向着对岸滑了过去.

    慕秋紧张地盯着空中的缆绳,不时回头去看看那牢牢的捆在远处几块巨石上的绳索,生怕一个不好断了一根,那悬挂在上头的红巾军士兵可就要下饺子,这个高度下去,想不死都难.

    一个巨大的身影呼的一声从远处迅速的接近,转眼之是便到了他的头顶,随着对手手一松,卟嗵一声跌了下来,下头是慕秋他们临时找来的些树枝和茅草.

    慕≡秋凑过去一看,吃了一惊:”虎头将军,怎么是你?”

    “妈的,你们就不能把下面铺得厚一点吗?”虎头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摸着屁股一边道:”险些摔成四瓣了?”

    “我们人手不够.”慕秋黯然低下头.

    虎头眼珠一转,看着身周的另外两个斥候队员,”就只有你们三个了.”

    慕秋难过的点点头,”就剩下我们三个人,其它人,恐怕都不在了.”

    虎头呆了片刻,”他娘的,赵一安的这个主意,葬送了老子十几个优秀的战士,要是这一仗还打不赢,我拧下他的脑袋当夜壶.”

    话音刚落,又一个身影呼的一声落在了草堆之中.

    “当然能打赢,一定能打赢.”从草堆之中爬起来的正是虎头刚刚痛骂的赵一安,他是第二个过来的.

    “另罗嗦了,咱们快去多找一些草,树枝铺在下面,别把后面的兄弟摔伤了.”虎头大手一挥,小跑着向远处的树林奔去.

    到得天明之时,三千虎贲已经尽数跨过了流浩河,尽管一直小心在意,但还是有几十个人在河的中央失手掉了下去,另几十个人在落地的时候,没有控制好速度,或多或少受了伤,不能再战斗了.

    看着整装待发的三千虎贲,虎头嘿嘿笑了一声,”兄弟们,这一次咱们可是孤军深入了,不能胜,就只有死路一条.”他猛地挥刀,当的一声巨响,将身边的一条缆绳砍断,随即,身边的另几个士兵舞动着手里的大斧,将另外几根缆绳也一一砍断,看着这些缆绳落进河中,虎头厉声道:”有进无退,无胜无败,出发!”

    轰隆一声,齐军防守的堤岸随着这一声声的巨响,似乎整个都在颤抖,一些士兵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运气不好的,骨碌骨碌地顺着堤岸便向下滚去,在河堤的下方,便是正在进攻的红巾军士卒.

    正如汪沛所料,一夜的大雨,让流浩河的水流大幅度上涨,已经涨到了河堤之下,先前阻敌的滩涂已经不复存在,红巾军又将木排作了改动,每一个木排的的前部,都被削尖,这些木排顺水而来,重重地撞在河堤之上,前面的尖桩深深地扎进河堤之上,为进攻的红巾军士卒提供了一个落脚点.

    一波又一波的红巾军士卒悍不畏死的仰攻而上,十数里的河堤之上,处处都是激烈的喊杀声,兵器的撞击声,濒死的惨叫声.汪沛已经将手里的手有兵力都拿了出来,但分面在十数里长的这段河堤之上,每一点都显得很薄弱,红巾军似乎也是孤独一掷,不但红巾军首领高唐候白程亲自指挥,他手下的大将魏志文和另一个刘大刀(横刀)更是赤膊上阵,亲自上阵厮杀,这两人亲临前线,使得红巾军士气大振,汪沛已是左右支绌,勉力维持着防线不被打破.

    “果然不愧是齐国名将,赫赫有名的人物啊!”对岸,白羽程盯着对面惨烈的搏杀场面,不由自主地赞道,”这样的局面,居然还能稳稳守住战线,让我们占不倒丝毫便宜,厉害,厉害.”

    “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边的王琰凑了过来,陪笑着道:”汪沛那里有白候爷厉害,看那样子,顶多还能支持一小会儿罢了.”

    白羽程笑了笑,没有回答王琰,算算时间,虎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应当要出现了,虎头的出现,就注定了汪沛的败局,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军队能通过落鸟崖这个地方将几千士卒运送过河吧?当然这一点,王琰是不知道的.

    宋博轩回到高唐过后重新担任留守,王琰只能屈居于副手,但王琰很明智的知道一点,那就是紧紧地将自己绑在白候爷的战车之上,白候爷说得于他而言,比朝廷的王命更有效力,他的这个态度自然赢得了白羽程的大力支持,背后有了实力靠山,王琰自然是手段尽出,花样翻新的对付重归高唐的宋博轩,可怜宋博轩哪里是王琰的对手,不到一个月功夫,便被再次架空,成了公堂之上的一个泥偶塑像,高唐治下,所有人都知副留守王琰,而不知留守宋博轩大人,王副留守交待的事情那是一定要办的,宋留守吗,嘿嘿,那就看心情,当然,还是先去问问王副留守,这事办还是不办吧?

    王琰这一次过来,是押送粮草过来的,本来这趟活儿倒也用不着他这位副留守亲自动手,但这是体现自己的忠心和自己办事效率的大好机会,他怎么能不来,而且在战场之上溜一圈,将来论起功劳,自己也有那么小小的一份嘛!与白羽程交往久了,他发现这位候爷的脾性,只要你听他的话,办事有效律,他是极其大方的.

    来到白羽程的大营,他意外的看到了即墨留守陈戴老大人,这位老大人可是声名赫赫,比起宋博轩来名声大多了,但他看到的却是一个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一块脏不拉叽的抹皮的,躺在地上脏兮兮的老头子.心下震骇之下,不由向白羽程提醒了一句这老头儿在齐国的地位,被白羽程冷冷一瞪,立马便改口说这老头子为老不尊,老而是不死是为贼,气得地上的陈戴两眼翻白.

    其实最开始,白羽程还是准备对这位陈戴大人以礼相待的,不管他有什么名声,毕竟年纪这么大了,尊老**幼嘛,岂料这位老大人一看白羽程竟然提兵开始攻击即墨,先是劝说不果,然后便是破口大骂,可是白羽程可不是田富程,骂得恼了,当即下令一绳子捆了这个不识相的家伙,然后又堵上了他的嘴.没一刀结果了他,算白羽程已经是收敛了很多了.以他先前当马匪时的那个暴脾气,岂能忍受这样一个酸腐老头子的气儿.

    对岸的战事仍然陷在胶着的状态之中,白羽程不时抬头看着天色.又要下雨了,天上的乌去似乎随时会重重的压将下来.

    汪沛心里觉得有些不妙,今天红巾军的动作有些反常,往日的攻击,到了这个程度,对手基本上就会收兵了,但今天,却是攻势一浪高远一浪,对手的木排一个连着一个,几乎已经排到了河中心,他们用一根根的绳索将这些木排连接在一起,四周打下木桩,竟是生生的在河面上造了一个平台,源源不断的士卒从对岸被运送过来,投送到战场之上.

    一定是自己有什么地方疏忽了,汪沛在心里想道,但仔细回想自己在这场战事中的布署,并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大将军,不好了!”一名牙将脸色发白,从堤后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脸上的惊慌之色,让汪沛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我们在范戈庄的后勤大营被红巾军攻破了.”牙将带给汪沛的消息如同五雷轰顶,将他一下子打懵了.

    “红巾军还在对岸,打范戈庄的红巾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嘶声吼道,一巴掌将这个牙将扇到在地上.

    “将军,他们是从落鸟崖方向过来的,人数有三千左右,由红巾军大将孙疤子(虎头)率领,范戈庄大营里,只有数百名士卒看守,哪里能守得住啊,现在孙疤子正在向这边杀来,我们怎么办?将军?”

    牙将爬了起来,带着哭腔问道.

    落鸟崖!汪沛一下子呆住了,红巾军是怎么从哪里过来的?他们是怎么将数千人从哪里运过来的?

    但很显然,现在已经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他现在终于明白对岸的高唐候白程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了,原来是在等着这个.

    “撤,撤退,全军撤往普东,构筑第二道防线.”汪沛从牙缝里迸出了这句话.

    河堤之上的齐军开始后撤,汪沛带着亲兵亲自断后,红巾军连接熬战,也是精疲力竭,也不去追,任由他们逃走,在白羽程看来,左右不过是自己盘子里的菜,便让你逃了又能怎样?再说,自己的士兵也的确该休息了.(未完待续。。)(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