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7|亲亲小说网-我爱小说! -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youle88.com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九十八章:煌煌汉威(122)(书号:13651

第九百九十八章:煌煌汉威(122)

作者:枪手1号
    汪沛站在雨中,如注的大雨倾泄而下,在河面上击打起一朵朵昏浊的小白花,流浩河的水因为这场大雨正在缓缓的上涨,前两天还成为他阻击敌人的滩涂地,已经在慢慢地消失,如果这雨还下上一两天的话,河水便会直接上涨到河堤跟前来.这对于守军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红巾军可以将无数的木排直接划到河堤之下与他展开对河堤的控制权.

    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这两天双方惨烈的肉搏战中,红巾军所表现出来的士气,战斗力竟然丝毫不逊色于他所率领的齐军精锐.可是对方只不过是一只成立不过两年的流匪军队啊,他们的战斗力,战斗意志究竟从何而来?

    这几天的战斗,他与红巾军的伤亡率一只保持在一点五比一的比率,看起来是他占了便宜,但实际上汪沛清楚,双方的实力半斤八两,自己只所以略占上风,只不过是因为占了地利的便宜,自己守,对方攻,在这种地理条件之下,对方的伤亡只比自己略高,真要论起来,自己已经算是输了.

    当然两军交战,不是个人论武,汪沛仍然牢牢地守着流浩河,不过他的心情却没有半分喜悦之处,田敬文已经对南泉展开了进攻,齐国朝廷对于即墨的总攻看来已经开始了,陈戴一去便杳无音讯,难道田远程对于二公子的乞求根本就不屑一顾么?

    汪沛叹了一口气.江水仍在缓慢而又坚定的上涨,隔着如注的雨帘,他模模糊糊地能看到江的对面,红巾军正将更多的木排推到江边.

    就算自己能守住这里又怎么样?大势已去啊,当汉军的铁蹄踏上即墨的时候,就是己方全军覆灭的时候.汪沛相信,汉军已经举起了磨得锋利的大刀,就看在什么时候落下来了.

    雨稍稍小了一些,对面的红巾军大营内,又多出了无数面旗帜,其中一面升得最高的将旗,居然是那个匪贼头子,现在的高唐候白程.红巾军的主力终于赶到了么?

    汪沛站了起来,回望着堤后自己军队的营房,自己不会有援兵了.

    自己当初的选择错了么?

    不,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当时的情况之下,如果自己率部前往辽西救援田相的话,只会成为高远的下一个猎物,围点打援,这样的战术并不新鲜,一旦自己越过崤山关口,只怕下场便会是陪着田相在大雁湖钓鱼了.

    时也势也!汪沛无言地摇摇头,在这场较量之中,高远的大汉赢了,大齐输了,却非战之罪也.自己在军事之上并没有犯半点错误,只不过是不敌大势而已.

    二田之争,终于要将大齐葬送了,当初若是一股作气迅速地拿下临淄,又岂会有今天这样的窘境?

    慕秋站在流浩河边,看着前几天还平静如昔的河水此时如同一个暴怒的狂汉,卷起一股股巨浪,自河中飞起,狠狠地对撞在一起,化为满天飞沫落入江河中.这里河面虽然不宽,但地势险峻,河岸边怪石嶙峋,船只根本无法靠近,至于木排子,只怕一靠拢这个地方,便会被水下的暗礁撞得粉身碎骨.

    正是因为这里的地形,齐军并没有关注这个地方,这几天慕秋沿岸寻找,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个隐蔽而又没有受到敌人关注的地方.

    这里叫落鸟崖,意思是只有鸟儿才能在这个地方立足.

    慕秋穿着一身紧身水靠,一只脚踏在水中,弯腰撩起一些水浇在身上,一个巨浪涌来,砰的一声砸在他身侧的一块人多高的石头之上,立时将他淹没在其中,水花落下,慕秋已经成了落汤鸡.

    “干他娘!”慕秋看着咆哮的河水,心里着实有些发虚,这下去之后,自己的命可就再也由不得自己了,或许一个浪将自己砸在石头之上,便会一命呜呼.

    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同伴,他们也都是面露惧色,更远一些的同伴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想来也和自己差不多.

    “弟兄们,些许小风浪能耐我何?别忘了你们是谁?跟着我,上!”慕秋知道此刻自己绝对不能露出一点点怯色,将是兵胆,如果自己怕了,其它人那就肯定不用说了.

    咽了一口唾沫,慕秋向前小跑了几步,一头扎进了咆哮的江水之中,在他的身后,一根细细的绳子随着他的向前的身体在河水中起起伏伏.

    向前游了不过数米,慕秋便觉得身体几乎不能再由自己作主,巨大的水流将他推动着,身不由己的一路向下,他拼命地挥舞着双臂,竭力稳定着自己的身形,天上的雨仍在下着,打得他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但他仍然拼命地睁大眼睛,关注着身周的一切,但凡看到左右那里突然有水流冲天而起,便代表着那里有巨石,如果被水流带着冲到那上面,几无生还的可能.

    艰难地向前游动,水流的冲击更大,但那种冲天巨浪却愈来愈少,慕秋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自己已经游到了河中心,接下来的一段应当比较轻松,只有在靠近对岸的时候,才会再次遇到险情.

    他环目四顾,想要找到自己同伴的声影,但四周黑沉沉的江面之上,除了水还是水,哪里能看到一个同伴的影子.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慕秋舒展四脚,顺着水流的方向,向着对岸游去,现在的他,要保持体力,等到靠近对岸的时候,便又是一次生与死的搏杀.

    虎头站在江边一块巨石之上,手搭着凉蓬,想要看清江面上的情形,却又哪里看得清楚,只急得不住的跺脚.在他身后的密林之中,三千虎贲默然静立.

    “这么大的风浪,这么复杂的水情,真能游过去么?”虎头看着身边一脸平静的赵一安,问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赵一安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什么喜怒,”虎头将军,你不相信我们的士兵吗?”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赵一安,你觉得他们有成功的机会么?这么大的风浪,只怕一下水,便被冲到不知哪里去了,这还不说这水下头的暗礁,那一样一是要命的物事.”虎头道.

    赵一安没有回答他的话,眼光却转到江边的二十个士兵手中,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条细细的麻绳,在他们的脚边是一大盘这种绳子,如果论起长度,足足有数百米.绳子正在迅速地向前延伸.

    慕秋的手死死攀在一块岩石突出的地方,大口地喘着气,刚刚他被一团急流带着冲向这里,看眼眸着出现这个黑乎乎的大家伙的时候,他吓得魂飞魄散,正身不由己的直直撞上去的时候,大石之下突然涌起一个极大的漩涡,将他的身子带得一偏,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块大石的正面,而慕秋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伸手攀住了这突出来的一角岩石,身体被水流拍在岩石一边,全身上下如同被拍散了架一般,他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是福大命大,活了下来.

    攀上岩石,举目四望,他惊喜地看到,在自己的身前,一块块岩石互相连接,自己竟然已经到了岸边.

    手脚并用,从一块之上跳到另一块之上,当双脚终于踏上实地的时候,慕秋几乎瘫软在了地上.仰面朝天躺在浅浅的水中,慕秋张大嘴,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半晌才爬了起来,仔细观察着周边的情形.距离自己要抵达的目标偏离了足足上百米,那块巨大的落鸟崖在眼中黑乎乎地矗立在前方.

    慕秋紧了紧拴在腰上的绳索,迈步向落鸟崖走去,一边走,一边将两根手指放在嘴里,学着鸟儿的鸣叫,他这是在招唤同伴.

    黑暗之中,响起了鸟儿的回应之声,但慕秋的脸色却迅速地阴沉下来,出发的时候整整二十个人,现在回应他的却不过廖廖二声.

    其它人呢?他停下脚步,看着黑沉沉的江面,深深地鞠了一躬.

    二十个优秀的斥候队员,活着抵达对岸的,连慕秋在内,不过三人.

    三人艰难地爬上落鸟崖,慕秋从怀里掏出用油皮和蜡封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小包,撕开来,里面是一个火镰和一根香.

    打着火镰,点燃了香头,慕秋缓缓在对着对岸,在空中划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

    对岸,赵一安的双眼蓦地睁大,”虎头将军,他们到了!”赵一安的声音都有些发抖:”看,火光,火光.”

    虎头呼的一下从巨石之上跳了下来,”还楞着干什么,快,准备,准备.”

    赵一安在这边也点燃了香头,在空中划了几个圈子,在他身后,士兵们迅速地忙碌了起来.绳麻绳的后面,系上了粗绳,而在粗绳的尾部,牢牢的系上的赫然是用铁丝绞在一起的小孩手腕粗细的铁缆绳.绳索开始从地上被扯动,带动着后面的铁缆绳,慢慢地没入黑暗之中.(未完待续……)R1292(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