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八十七章:煌煌汉威111(书号:13651

第九百八十七章:煌煌汉威111

作者:枪手1号
    平静了许久的河东战火骤起,十万赵军倾巢而出,向着函谷关涌来,荆如风一反往日谨慎小心的作风,兵分三路,自己率主力直扑函谷关,赵希烈攻长平城,而李明骏则攻阳丰城.

    长平,阳丰两地是函谷关的两翼,在数年之前,赵牧险些攻克函谷关一役之,首先拿下的便是这两地,不过当时的长平和阳丰还没有建城,而是设有两个军寨,当年因为这两地的失守让函谷关侧翼大开,在那一战结束之后,秦人便开始在此两地驻城,经过王逍,李信两任大将军的努力,阳丰城和长平城平地而起,成为了函谷关侧翼的有力屏障.

    欲下函谷,必先下阳丰城与长平城.

    函谷关城墙之上,秦军将领重光满脸忧色地看着远方如同蝗虫一般卷来的赵军,敌人来得太巧了,就在数天之前,李信大将军突然率领主力离城返回咸阳,据说是咸阳那边儿出了大事儿,大王图谋造反,欲在咸阳不轨,李信大将军奉王上诏令,率军回咸阳平叛,虽然大将军为了迷惑敌军,将函谷关以及左近的军队采取分批出发抵约定地集的策略,但显然并没有瞒过赵军的耳目,敌人,适时而来.

    重光并不是函谷关的守将,先前他本是长平城的主将,李大将军离开之前,突然一纸调令将他调来函谷关担任守关主将,从长平到函谷关,虽然说是大大地提了一线,但重光心却殊无喜悦,因为他刚刚抵达,赵军便已攻到了这里,他甚至连麾下的将领都还没有认全,对于函谷关的城防也极不熟悉.

    更重要的是,现在函谷关,只有三千秦军将士.三千秦军守长平抑或是阳丰,那是绰绰有余,但用来守函谷关,兵力那就捉襟见肘了.重光想不明白,为什么知兵善兵的李大将军会想不到赵军将引兵来攻,哪怕是以防万一,也应当在函谷关留下至少一万兵力防守.

    三千人,他便只能死守关墙,而如果有一万人的话,那他不但能守,还能适时出击,有攻有守,方是守城之道啊,一味死守,终是会有被攻破的一日.

    “派出去的信使回来了没有?”凝视着城下愈来愈接近的赵军,重光沉声问道.

    “回将军,信使在外遭到赵军斥候的截杀,身负重伤逃了回来,只带回了李大将军的一句话.”

    “说!”

    “人在城在,城亡人亡.”身后的声音有些颤抖.

    重光的身微微一抖,从这句话,他听出了李信的意思,看来咸阳城的局势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否则李大将军绝不会连函谷关都弃而不顾了.李大将军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抵抗到底,争取时间.这让他想起了数年之前,嬴腾大将军战死的那一战,也是在函谷关城头,为了争取时间让秦国的大战略得到实施,嬴腾大将军当场战死,从咸阳率领援军赶到的大王也负多处伤势,但那一战,彻底扭转了秦国的战略局面,将匈奴几乎从这片大陆之上抹去,从那以后,匈奴再也没有做为一股势力重新出现,不得不依附于现在大汉王国的高远而得以生存.

    现在,轮到自己了.

    重光并没有为此感到愤怒和伤悲,想反,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一下沸腾起来,能再一次重复嬴腾大将军当年做过的事情,这是做为一名秦军将领的荣光.

    “遍城传李大将军军令,城在人在,城亡人亡!”重光呛的一声拔出了腰间佩刀,”即便全员战死在函谷关头,也绝不后退一步,告诉我们的士兵,嬴腾大将军的英烈此刻正站在城楼之上,注视着我们秦军儿郎,不要坠了嬴老将军的脸面.”

    “遵命!”身后传来的声音不再有颤抖.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随着传令兵的大声呼叫,一声声重复将领的声音在函谷关城头响起,渐渐地汇聚成一股洪流,声震云宵.每个秦军士兵的激情在这一声声呐喊声迸发到了激致.

    “纠纠老秦,卫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秦军的战歌在城头之上响起,缭绕于天地之间,经久不息.

    赵国军大旗之下,荆如风策马而立,在他的身边,河东郡守赵晋也相随在一侧,听着远处函谷关城头之上传来的声声军歌,荆如风的身体微微颤抖,竟是老泪纵横.

    “荆大将军,您怎么啦?”赵晋略感诧异,问道.

    伸手抹了一把老泪,荆如风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老了,也脆弱了,二十多年了,我终于可以从函谷关堂堂正正的打回去了,怎能不感慨万分,感谢老天爷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啊,我已经快要七十了,如果不是这次机会,我想我这一辈,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到故乡咸阳,再去看一眼那里曾经熟悉的街道了.”

    “大将军有肯定的把握能攻下函谷关?”赵晋到现在,仍然是有些怀疑.

    荆如风自信地笑了笑,”听,这是秦军的战歌.”

    “我知道,这些年,我的耳朵都听起茧了.”赵晋不以为然地道,他的封地与秦人比领,隔三岔五便要与秦人干上一仗,秦人战歌如何不熟悉.

    “再听听,仔细感受一下.”荆如风呵呵笑道:”看这一次的战歌与你平时听到的有什么不同?”

    赵晋诧异地看了一眼荆如风,侧耳仔细听了半晌,心略有所感,”这歌声之似乎多有悲壮气息,而少了以往这歌一往无前的气势.”

    “对了!”荆如风拍掌大笑,”赵郡守果然是知兵之人,秦军势大,这些年与我赵军对垒,负少胜多,所以以往他们在唱起战歌之时,心多抱有必胜之念,是以歌声之自有一往无前的气势,但今日他们有坚城可依,却依然只见悲壮,而无胜念,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的兵力严重不足,不足到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能守住函谷关,所以,我们一定能攻下函谷关,区别就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当然是愈快愈好!”赵晋被荆如风一翻话说得顿时也信心百倍起来,”多拖一天,便有可能生出变故,当年赵大将军功亏一篑,时至今日我每每思之,仍是扼腕长叹啊!”

    “这就要看我们儿郎们的战斗力了!”荆如风道:”如果我估计不错,城兵力不会超过五千人,我以十倍之军攻之,迟则三五日,短则一两日,必破函谷关.”

    “好,破了函谷关,赵某定要与荆大将军在函谷关内一醉方休.”赵晋大声道.

    “一言为定!”荆如风大笑着,举起手臂,厉声喝道:”传令三军,进攻.”

    战鼓之声惊天动地,函谷关上下,烈焰冲天,浓烟遮天蔽日,数万赵军蜂涌而上,向着阻挡他们脚步的函谷关发起猛烈的进攻,城上,秦军士兵们高唱着战歌,奋勇还击,城上城下,羽箭往来如飞蝗,羽箭的嗡嗡声,床弩的尖啸声,投石机投出的石炮沉闷的声响,战士们搏斗时的怒吼,垂死时的惨叫,使得函谷关顷刻之间变成了修罗地狱.

    天际之处,炽热的太阳渐渐失去了温度化为一盘金色,缓缓垂落,一天的时光,便在无休止的搏杀之转瞬即逝,城上城下,积尸累累,函谷关却依然傲然屹立于金色的光线之下,伴随着阵阵收兵的金锣之声,赵军潮水一般退了下去,露出了遗留一地攻城器械和无数的尸体.

    城头之上,重光无力地坐下,手的刀早已卷了齿,如同锯一般,身上铠甲也是处处残破,血迹斑斑,不知是敌人的鲜血还是自己的伤势,一坐下去,几乎就不想再站起来.

    “将军,您看!”身边,同样累得坐倒在地上的士兵们忽然惊呼起来,在函谷关的左右两则远处,各有三道浓烟从地平线上升起,直上云宵.

    “三道狼烟!”重光悲伤地低下了头,长平城,阳丰城已经失守了,从现在起,函谷关将再无侧翼掩护,看样,赵军河东大营的十万大军已经倾巢而出了.

    赵军大营,赵晋脸色很是难看,白天的拼死搏杀,让他看得有些心惊胆战,虽然他一直处在战事的前沿,但真正上前线目睹这种杀戮却还只是第一次,往日,他只是在后方负责为前方将士筹措粮草而已.

    “大将军,我们能打下函谷关么?”他又变得有些不自信起来.白天,秦军的战斗力再一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映象.

    “当然能,明日必破之!”荆如风意态闲,”今日虽然无功,但已重创函谷关守军,我仔细观察了关内守军最多不过三千人,便算是兑,我也吃定了他.”

    赵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荆如风说得很轻松,但这轻松之间,却代表着上万条性命将不复存在.

    赵晋告辞离去,荆如风走出了自己的大帐,看着远处水光之下如同一只怪兽一般趴伏地天地之间的函谷关,他很是遗憾地摇摇头,重光,猛将也,只可惜,他注定要死在自己的手.

    对不起了,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他在心里低声道.

    为了彻底让赵军不再怀疑这一次进攻的正确性,重光和守城的三千秦军士卒必然是李信抛出来的诱饵,他们存在于函谷关的目的,就是拼死抵抗,直到最后一人.(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