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八十六章:煌煌汉威110(书号:13651

第九百八十六章:煌煌汉威110

作者:枪手1号
    母亲的不喜让路超的兴奋有些低落,人老了,心总是容易软的,原意去原谅以前不愿原谅的人和事,但自己却不一样.以后与高远之间的事情,尽量不在老人面前提起吧,免得老人想起往事会心伤.

    与妻陪着母亲闲唠了一会儿,外间已是准备好了晚饭,两人搀着路夫人走向外堂,

    “嫣儿!”路超笑看着妻:”岳父一家,还没有来过我们家呢?”

    “是啊!”公孙嫣笑答道:”一直都是忙,哪里抽得出空来.”

    “嗯,岳父的确很忙,这样吧,嫣儿,你不妨写封信给岳父,让他带一家人在咸阳小住,我马上就要去前线重新掌军,恐怕很长时间不可能回来了,家里没有一个男人可不行.”路超道.

    “可是父亲那么忙,他会同意来吗?”公孙嫣问道.

    “你在信里隐讳一透露出是我的意思,岳父是聪明人,想来也知道该如何取舍.”路超淡淡地道:”岳父年纪也大了,不妨来咸阳休养.”

    公孙嫣目光闪动,似乎明白了什么:”相公,我明白了,我今天晚上就写信,明天一早派人送出去.”

    “嗯!”路超满意的头,韩地三郡马上就会割让给楚国,以后还不知会怎么样,那必竟是公孙嫣的亲人,自己总不能不管不顾,但又不能明说,只能让公孙嫣来写这封信,以公孙婴的阅历,想来定能猜其有蹊跷,放弃在韩国的一切,到咸阳来,是他最好的选择.

    时间流逝,第二天凌晨当路超收拾停当走出家门,踏上早已等候在哪里的一辆马车的时候,大秦王宫黑冰台大殿里,灯光却依然未曾熄灭.

    “王上,我先前所说高远汉国所行国策的优劣,您可明白了?”李儒精神有些亢奋,从积石城出使回来,见到了那里欣欣向荣的兴旺景象,他便埋头开始研究汉国所发生的一切.

    “明白了!”秦武烈王头:”听先生这一番深入剖析,我是茅塞顿开,高远所奉行的国策,的确可以使国民富裕,国家强盛,但却会使礼崩乐坏,秩序无存,长此以往,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力必将大幅减弱,甚至于完全失去控制,而王族的威严亦将会一步步降低,到最后完全成为傀儡,此乃亡国之策,吾不取也.”

    “我大秦现在所行之策,使国富而民穷,但却可以积聚起巨大的力量,而这是我们大秦眼下最需要的,积聚力量,一统原,而等到王上君临天下之时,我们倒不妨可以有选择的施用一些高远国策之可取的部分,如此一来,我们不但可以富国,亦可以富民,但现在,却是万万不行的.”

    “先生说得是!”秦武烈王头道:”嬴英很快就要回来了,以后还要请先生多多教诲于他,我,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

    李儒深深地看着这个弟,正是因为他遇上了秦武烈王,才有他这一派学说的发扬光大,也造就了现在这个天下最强的大秦,但昔日龙精虎猛,精力无限的弟,如今却成了躺在床上不知何时就会离去的病人,让他很是伤感.

    “王上不必灰心,安心静养,少些操劳,自然能延年益寿.”

    赵国,河东大营,荆如风走出自己的大帐,看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太阳还没有爬起来,空气之还带着丝丝清凉,但还过一会儿,大地便会被酷热所笼罩.

    看向西方,虽然视野的尽头仍然是一片迷茫,但他知道,在那边,便是大秦的函谷关,整整二十余年了,自己再也没有踏入过哪里一步.

    多少次梦还乡,醒来时却泪湿孤枕,家乡的一切,经过二十年的风雨苍桑,只怕早就面目全非了吧?乡音已改,鬓毛早衰,现在自己这个样,即便是踏上故国,也没有几个人还记得当年那个英姿勃发的大秦将军了吧!

    他苦笑了一声,希望这一切早些结束吧,这样自己还有机会回到故乡.

    他返身走回了大帐.

    半个时辰之后,大帐之外响起了密集的马蹄之声,荆如风站了起来,走向帐门,外面此时来到的人,是应他之命前来大帐议事的河东郡郡守赵晋,以及河东大营的副将赵希烈,李明骏等人.现在的河东大营,早已经变成了赵杞的一言堂,荆如风身上自然早就插上了赵杞一系的标签,而随着吴增等旧将领的被清洗,赵希烈,李明骏等人的进入,赵牧经营多年的河东大营,已经与过去完全是面目全非了.

    “大将军!”以赵晋为首的数人向着荆如风抱拳行礼,荆如风亦是含笑还礼,作为一个外来者,他对于这些赵国本土之人一向是恭而敬之,而他也凭着到河东大营之后一系列的战功得到了这些人的尊重,特别是两年之前一举击溃王逍统率的两万秦军,使自己完全得到了这些人的信任的敬佩,这样的战绩,以前除了赵牧,赵人再也没有谁能够做到.

    “大将军,不知急召我等来大营,所为何事?”他不停地抹着头上的汗,作为一个胖的他,即便是大早上的,这天气也够他受的,更何况还骑在马上奔驰了这么长时间.

    荆如风微微一笑,拍拍手招来卫士:”你,带着所有侍卫退后五十步戒严,不得我将领任何人不得靠近大帐五十步之内.”

    “遵令!”卫士转身离开,帐内数人的神色却一下凝重起来,这里是河东大营的军,本来就戒备森严,别说是奸细,只怕是连一只蚊飞进来也要问一声这里的主人同不同意,但荆如风的作为显然说明他将要做的事情,极其机密.

    “出了什么事了?”赵晋的脸上再一次冒出密密的汗珠.

    “坐!”荆如风抚着白须,微笑着道:”是好事,不过能不能把握住,我也拿不住,所以这才将各位找来商议.”

    “事关秦人?”赵希烈问道.

    “自然.”

    荆如风稳稳地坐了下来,”诸位可知秦武烈王属意的继位人选是谁?”

    “这还用问,当然是嬴英,这是举世皆知的事情,秦武烈王为了培养他可是不遗余力,现在秦国三位大将军,嬴英便与其两位共过事.”赵晋道.

    “可是嬴英却是老四.”荆如风神神秘秘地道.”他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呢!”

    帐内几人盯着荆如风半晌,赵晋突然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是说,咸阳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正是!”荆如风道:”我得到了消息,秦武烈王的大儿不愤父亲偏爱嬴英,勾结了秦国另一位大将军蒙恬,想要起兵逼宫.”

    “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一风声也没有听到?”赵希烈有些疑惑.

    “你们当然还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败露,秦武烈王率先下手,在咸阳大肆搜捕,杀人,咸阳城,又一次血流成河啊!”荆如风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之前.

    “既然秦武烈王已经发现,只怕我们不会得到什么机会了.”赵晋有些遗憾地摇摇头.

    “非也非也!”荆如风大笑道:”秦武烈王聪明一世,这个关键时候却犯了糊涂,居然是他的老大逃了出去,现在大王下落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必然会逃往蒙恬军,蒙恬麾下,二十万秦国精锐呢!”

    赵希烈一下激动起来,”秦国有可能发生内战?”

    “现在还不知道,因为蒙恬的态度一直有些暖昧不清,但很显然,秦武烈王是不敢冒险的,所以我们对面最大的敌人李信已经不在这里了,他带兵正在返回咸阳.”

    “函谷关调兵,我们为什么没有得到报告?”李明骏问道.

    “想来虎豹骑马上就会有报告过来了.”荆如风笑道:”李信老奸巨滑,我估计,此人必然是分批将兵马调回去,甚至会以演习等名义来掩饰这一次的行动.”

    “大将军,这消息可靠么?”赵晋谨慎地问道.

    “当然可靠,我荆如风虽然离开秦国二十年了,但在秦国并不是没有朋友的,秦武烈王这一辈杀人无数,可也不知我荆如风一家而已.我当年逃离了秦国,可是还有人在秦国隐藏了下来,我们这些人这一辈唯一的心愿,便是瞅准时机,给秦武烈王致命一击,哈哈哈,有什么比将辛辛苦苦一手强大起来的国家一击而溃更好的报仇?”

    看着荆如风如癫似狂的大笑,帐内几人身上都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已经决定,要对函谷关发起总攻,拿下函谷关,直逼咸阳.”荆如风霍地站了起来.

    “是不是要先上报朝廷,等朝廷做出决断?”赵晋问道.

    “来不及了,我们一边出动大军行动,一边向朝廷禀明,时机稍纵即逝,要是秦国大王被擒被杀,蒙恬没有了可以效忠的主,他可就不会动了,他不动,李信自然就回来了,那我们就白白地失去了这个大好时机.”荆如风大声道:”我荆某人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年,可能余生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