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七十六章:煌煌汉威(100)(书号:13651

第九百七十六章:煌煌汉威(100)

作者:枪手1号
    空中阳光炽烈,太阳残暴地将火一般的温度倾泄下来,将整个大地烤得有气无力,连树下的花草都无力地耷拉下了脑袋.虎头光着膀子趴在一人多深的草从之中,瞪着大大的一双牛眼,看着山下溪流边的敌人营盘.

    自从占领了高唐的白羽程所率领的红巾军接受了临淄田远程的招安之后,高唐战火便骤然再起,汪沛所部,不断地向着红巾军所占领的区域发起进攻,试图夺回高唐城,将红巾军驱逐出去.而在平陆与高唐边境的田敬文所率领的齐*队,不出白羽程所料的保持了一个暖昧的态度,不攻,不退,虽然牵制了汪沛的部分兵力,但却实实在在的将大部分的压力转嫁到了白羽程的红巾军身上.只有当白羽程言辞激烈地向蓟城告状甚至威胁要拉人跑路的情况之下,田敬文才会指挥部下发起一些不痛不痒的攻击来应付.

    说起来倒也不是田敬文存心要坐山观虎斗,实在是他亦力有未逮,齐国精锐现在大部分都在田富程麾下,汪沛所率领的便是其中一支主要力量,田敬文虽然得到了汉国释放的一万战俘,但与对手比起来,还是显得力量薄弱,防守高唐与平陆之间广阔的边境线,已经让他兵力极为分散了,而手底下新招起来的兵马,现在的确难地担当大任.守成还行,进取则不足,田敬文担心汪沛声东击西,明着攻击红巾军,暗底里却调集兵马给他重重一击,是以步步小心.几次三番的试探下来,使得汪沛更加有恃无恐的向高唐发动一次比一次规模大的进攻,高唐的白羽程承受的压力愈来愈大.

    马贼出身的白羽程秉承着进攻就是防守的作战理念,被汪沛压着打了月余,心中大为不愤,下定决心要展开反击,夺回战场之上的主动权,在赵一安等参谋的策划之下,制定了一次反攻的预案,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环,便是要夺取团风县,拿下团风县,红巾军的兵锋便可从侧翼直指田富程的老巢,骑兵自团风出发,数日之间便可威胁到田富程的大本营,这样便可以迫使汪沛收缩兵力,守卫即墨免遭红巾军的骚扰.

    汪沛身为大将,自然也知道团风县的重要性,在这里驻扎了一支三千人的精锐部队,,由老将张士诚指挥.防守得滴水不露,根本不给红巾军以任何可趁之机.

    虎头到这里已经三天了,为了这一次一举击败这支齐军,红巾军主力与汪沛在凤阳正面展开了激烈的争斗,这也是数月以来红巾军第一次向齐军展开大规模的主动攻击.但无论凤阳方向打得如何厉害,这一支齐军在张士诚的指挥之下,巍然不动,完全不理会另外一面熬战正酣的激战,气得虎头几乎将牙齿咬碎.

    白日里太阳几乎要将人烤熟,为了隐藏形迹,他们不能生火做饭,不能随意走动,吃得都是随身携带的干粮,每天最常做的事情便是趴在草从中,树林里,等待着战斗的时机,但时机却迟迟未到.

    这样炎热的天气里,饮水的补充便成了一个大难题,山下的溪沟里清水淙淙流动,但却可望而不可及,随身携带的饮水已经告急,大部分战士的水囊之中已经空空如也.

    白天难过,黑夜也难熬,一入夜,天气倒是凉爽下来,但无数的蚊虫便从草从之中嗡嗡飞出,欢天喜地地扑向这丰富的血食,一个个吸得肥头大耳,这几天下来,虎头已经发现战士们的精气神儿在急剧的下降之中,所幸带出来的都是老兵,要是新兵,只怕根本就不用打,虎头便可以带着他们灰溜溜的跑路了.

    即便是现在,虎头也知道,只怕事情已经不可为,这个叫张士诚的家伙老到的很,似乎料定了凤阳方面根本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别说去救援,便是派几支小队去打探一下消息都懒得做.根本让他找不到任何攻击的机会.

    硬打,虎头不认为自己能攻破这个坚固的营垒,再说了,如果不能歼灭这支军队,即便是击败,也不可能达到这一次的战斗目标.

    这让虎头气恼不已,看着身上被蚊虫盯咬的斑斑红点,虎头趴在地上,将身前一丛青草拔得一根都没有剩下.

    “赵参谋来了.”一名亲兵跑到了虎头跟前,小声道.

    赵一安满脸的疲惫,双眼布满红丝,他是从凤阳一路潜行过来的.看到赵一安,虎头没好气地道:”赵参谋,这一次你们的计划可不灵,这个张士诚根本就不挪窝,他可有三千人马,又在防备齐全的大营之中,我这里只有不到两千人,可没法儿去硬打.”

    赵一安一屁股坐了下来,这一次的经历也给他让了一堂生动的实战课,计划再好,有时候也不见得能按着自己的节奏走,到了现在这个时间,他也总算是想明白了,还是一个敌我双方实力对比的问题,红巾军即便倾巢而出,也不可能在正面战场之上彻底击败汪沛,这才是张士诚根本就不动的理由所在,如果红巾军势大,有击败汪沛的可能,他怎么如此安坐不动?

    “可恨的是田敬文根本没有发动攻势与我军夹击汪沛.”赵一安有些颓丧,拔了一丛青草在手里绞成一团,”候爷也大为恼火,先前与田敬文约定,两军同时发起攻击的.”

    “你又没有将我们准备夺取团风的暗棋告诉对方,田敬文奸滑似鬼,定然是看出我们这一战即便双方合作也不可能拿到太多的战果,才懒得动的吧!”

    “咱们的底牌怎么能完全告诉他,而且我可不信田敬文的麾下没有田富程的内鬼.”赵一安愤然道.

    “算了,现在不说这些了,你现在赶过来,是告诉我这一次就这样结束了吗?”虎头道.

    “是!”赵一安点头道:”主力已经于昨天退出战斗,我亲自向候爷请命来你这通知你,虎头将军,这一次十分抱歉了,让你们白白地受了好几天的苦.”

    看了一眼赵一安,虎头嘿的一声,”这也算不得什么,其实你不来,我也要准备撤退了,饮水补给不上,与敌对搏胜机又不大,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事,咱可懒得做.撤退吧,再找机会.”

    “现在高唐与平陆僵持了下来,临淄得以调动军队支援邹章,让成思危一时之间也难以取得成果,临淄要争取的是时间,现在他们已经达到了最基本的目标,只消与田富程熬下去,田富程便前景不妙,但这对我们可没有什么好处.”赵一安搔搔脑袋,”王上要在今明两年之内解决齐国问题,我们打不开局面,怎么能按时完成任务?”

    “哪有什么办法?除非孟冲他们从昆州发动进攻!”

    “这样从军事上来说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王上还要考虑拿下齐国之后政治上的问题啊!”赵一安叹道,”如果拿下一个不稳的齐国,一个不断反抗的齐国,对我们半分好处也没有,哪要牵扯我们多少兵力啊!要知道,接下来我们的对手不是楚国,便是秦国,不论那一个都是庞然大物,王上要的是一个平稳过度,快速融入的齐国.”赵一安苦恼地道.

    虎头耸耸肩,对于这些事情,他不是很懂,也懒得去懂.伸手抓过丢在一边的衣裳和盔甲,一边往身上套,一边道:”不管怎么说,这一仗是打不下去了,撤吧!”

    赵一安无言点头.

    两人沉默着从草从之中站了起来.

    山下,忽然传来了巨大的欢呼之声,虎头一怔,抢上几步,向山下看去,发出欢呼的是齐军的营盘,一队队的齐军从营盘里冲了出来,大声欢呼着,吆喝着,不少人更是直接扑进了不远处的溪沟之中,互相击打着溪水取乐.

    “他们也知道在凤阳这一战中,我们打输了,他们在庆祝呢!”赵一安恼火地道.说完这句话,却发现虎头正直勾勾地看着山下的齐军,心中不由一跳.

    “虎头将军!”他低声喊道.

    虎头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赵一安:”赵参谋,想不想干一场,让这些家伙乐极生悲?”

    赵一安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如果说时机,这的确是一个最好的时机,敌军正在庆祝,防备自然也就松懈.

    “可是候爷的命令是撤退!”他迟疑地道.

    “将在外,当根据实际情况临时作出决断,哪有这样婆婆妈妈的,如果说事事都能按预案走,那这仗还打个屁!”虎头不屑一顾地道.”干一场,赵参谋,你以前也是在野战军里呆过的,有没有胆子跟我冲一把?虽然有点冒险,但只要成功,团风便是我们的了.”

    被虎头一激,赵一安以前在野战军中养成的骠悍气息一下子被勾了起来,紧紧地握住腰间的佩刀,”干.”

    驻守在这里的张士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袭击在齐军欢庆凤阳正面战场全面胜利的时候突然到来,当头裹红巾的敌军出现在视野之中的时候,他的部队还在营垒之外大肆欢庆.

    战斗在一个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时间节点之上展开.(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