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七十三章:煌煌汉威(97)(书号:13651

第九百七十三章:煌煌汉威(97)

作者:枪手1号
    山中无岁月,在凤凰山上守墓的日子,是高远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为悠闲自在的一段时光,有娇妻相陪,与稚子为伍,每日里踏青寻幽,捕鱼捉鸟,玩得不亦乐呼,与已经快三岁的大儿子高致远的感情,也在这一段时间里急剧升温.从高致远出生到现在,高远与他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自然也谈不上多深的感情,每每看到儿子看着自己的那份陌生的眼光,便让高远心里充满一份歉疚.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好好培养一下与儿子之间的感情.

    与致远一齐葡伏在草从里逮蛐蛐,玩泥巴,为致远下套子捕鸟儿,卷起裤腿在山涧之间捉小鱼,搬螃蟹,每有收获,看到儿子眼中佩服以及兴奋的眼光,高远便觉得乐不可支.

    父子之间的感情,自然在这样一天天的密切接触之中愈加深厚起来,上山不过十天来,小致远便更喜欢与高远呆在一起,因为与高远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以及母亲时刻不在的教训.虽然致远还很小,但叶菁儿对他的教育却是极其严格的.

    “哪有你这般当父亲的.”叶菁儿不时会在高远耳边唠叨,”在儿子面前,一点父亲的威严也没有了.”

    “自己的儿子面前,为什么一定要有威严?”高远笑道:”有你这位严母就够了,我小时候,便常常希望父亲能这样陪伴在我的身边,可是我却永远也得不到这种**了,我的儿子比我运气好,我当然不能让他在长大之后,留下遗憾.”

    听着高远的话,叶菁儿不由沉默,她自然知道高远的身世,高远幼所失哺,靠着路斌的照顾才算长大,但路斌再亲,终也代替不了父亲的**,或许高远是因为自己的遭遇才对儿子这般溺**吧,以后再慢慢地劝导于他好了.

    屋内琴声如流水一般淌过,灯光之下,宁馨身着一袭粉红沙衣,坐在窗前,纤纤细指在筝上轻轻抚过,便有清风流水一般的筝音淙淙响起,高远躺在一张竹制躺椅之上,一手拎着一只小小的茶壶,另一只手在躺椅之上敲着节奏,半眯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宁馨绝色无双,一手筝技更是世上对寻,此时薄衣轻裳,*光半露,专诸抚琴,当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即便是高远,也有些心猿意马,在山上这一段日子,每到晚间,叶菁儿与贺兰燕都各找借口独宿,倒是将高远让给了宁馨一个人,上山满打满算已经有二十九日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是由宁馨相陪,看到三人彼此之间相互敬让,高远却是极为欣慰,自己这三位夫人,每一个可都不是寻常人物,以往高远最担心的就是三人之间不能和睦相处,现在看起来,到是自己多虑了.

    “馨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再给我添一个孩子呢?”高远突然睁开眼睛问道.

    筝音骤乱,一下子不成曲调,宁馨有些嗔怪地抬起头来,双手掩琴,音乐之声戛然而止,”高大哥,好好的一首曲子,又让你扰了,难得我有现在这份平静,以后想要再奏出这水平来,不知又要到何年何月了!”

    高远嘿嘿干笑几声,对于音乐,他是一个标准的门外汉,在他的心中,一般只有两个标准,好听,不好听.不过宁馨的筝音,往往能让他燥热的心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平静下来,即便不太懂乐理,他也知道这是极难得的.

    “现在菁儿有致远了,燕子也有了明志,你什么时候再给我添一个娃娃,那可就完美了.”高远坐直了身子,”我高家一直是一脉单传,到了我这一代,如果多子多孙的话,九泉之下的老爹想必也很欣慰了.”

    宁馨红着脸站了起来,走到高远身边,轻轻地倚偎在高远身侧,半晌才低声道:”我哪个,已有迟了十来天没有来了.”

    “什么哪个?”高远一歪脸,问道.

    “就是哪个嘛!”宁馨双手捂着脸,娇羞不已地道:”就是一个月来一次的那个.”

    “啊,我明白了!”高远大叫起来,”十来天没有来了,那是不是就说你也有了!”

    “你能不能小心一些,外头便有侍卫呢!”宁馨伸手捶着高远的胸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连菁儿姐姐都没有与她说,准备回宫之后找裘大夫看一看之后再说.”

    高远兴奋的将宁馨一把箍进怀里,伸长嘴巴在对方粉嫩嫩的脸上啄了一口,”既然已经迟了十来天,那自然便是有了.哈哈,这可真是一个喜讯.馨儿啊,回去之后,监察院的事情,你便暂时不要去理会了,安心养胎才好.”

    “嗯!”宁馨温柔地点点头.”回去之后,我就将手里的事情交接出去.大哥,我想生一个女儿,你呢?”

    “儿子女儿都好啊!”高远笑道.

    “你已经有两个儿子啦!”宁馨道:”儿女双全才好嘛.”

    高远侧头看着宁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馨儿,你不要想多了,在我心中,儿子女儿都一样的好.即便你生的是儿子,我又岂会让他受委屈.”

    宁馨默然地点点头.高远三位夫人,大夫人叶菁儿与三夫人贺兰燕都可谓是实力雄厚,叶氏有叶重,叶真等手握重兵的大将,有范登科这样执掌一方的地方大员,亦有荀修这样的学术大家,而老三贺兰燕有整个匈奴人为后盾,大哥贺兰雄亦是掌控着一个军团,只有宁馨,虽然出身丝毫不逊色于另外两位,但论起实力来,却是相差太远,她除了在监察院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之外,在军方完全是一片空白.

    成长于宁则成这样的大阴谋家家中,自小宁馨便耳闻目濡了太多的故事,而王家在继承权问题之上,是最为残酷无情的,现在虽然几位夫人之间关系融洽,但谁又能知道以后会是怎么样的呢?

    或者生一个女儿才是最好的选择吧!宁馨在自己的心里悄悄地对自己这样说.

    高远也不再说话,说句老实话,即便是他,也不能保证以后会怎么样,自己在时,一切都好说,但当自己老了呢,或者不在了呢?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正是在一点一滴的改变着这一切,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绵延中国历史之上层出不穷的夺嫡彻底扼杀.

    当自己一统这片大地,当一国之主拥有无上的权威,拥有对任何人生杀予夺的大权之后,只怕有资格问鼎这个位置的人都不可能不动心吧?只有从根子上改变这种权力格局,才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不再自相残杀.

    权力,从来都是改变人的最大染缸.

    两人默默相拥,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似乎是老天爷也嫉妒他们此刻的平静,安静得只能听到风拂树梢的山上,突然响起一声尖厉的哨声,随即一片叱喝之声响起.

    “抓刺客!”有侍卫在外面大声喝道.

    宁馨身子一僵,一下子坐了起来,高远也坐直了身子,看着脸有惊容的宁馨,高远倒是面容不变,轻声安慰道:”不用担心,不管发生了什么情况,也不会有人真能冲到我们这里来.即便他真有这个本事冲到我面前来,也不过是一个束手就擒的下场.”

    想起高远自己的本事,叶菁儿心下稍定,点了点头.

    高远站了起来,走到屋里桌旁,取出了自己早已多时不用的军刺,握在了手中,走到了门边.与此同时,外间已经响起了何卫远的声音.

    “王上,发现一个人意图潜入到王上的居所,现在侍卫们正在抓人,他跑不了的.”

    嗯!高远点点头,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高远刚刚踏出房门,另一侧贺兰燕居住的屋子,砰的一声窗户破碎,一个人影从里面飞了出来,倒是将两人吓了一跳.

    从窗户里飞出来的人落在房前,一手提着弯刀,一手提着马鞭,满脸兴奋之色,不是贺兰燕又是哪个.

    “刺客在哪里,刺客在哪里?”她一迭声的问道.

    “夫人,刺客已逃遁,现在侍卫正在围捕他!”何卫远看着衣裳单薄,玲珑身躯凹凸有致地贺兰燕,唿得连眼都不敢抬.

    “瞧把你兴奋的!”高远笑骂道:”还不回去换身衣服.”

    贺兰燕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脸上不由一红,嗖的一声,又从被她打乱的窗户之中飞了回去,看得高远不住地摇头,贺兰燕天生就不是那种能拘束在宫中的金丝雀,这才回来几天啊,就已经将她憋得难以忍受了,自己的这位夫人,天生便是那种只能在空中翱翔的苍鹰.

    片刻之后,叶菁儿也在护卫的保护之下,与高远汇合到了一齐,贺兰燕换了一身衣服,带着苏拉与乌拉两人,抱着明志出凑了过来.众人的眼中都是有着疑惑之色.

    “倒也真是稀奇,居然还有刺客?”高远笑道,”也好,明天咱们就要回宫中了,今天晚上多些乐趣,回去之后倒也多了不少谈资.”

    “王上,是属下卫护不周,竟然让刺客潜到了山上.”何卫远在一边告罪道.

    ”明日就要下山,今日大家不免忙乱一些,算不得什么大事,以后注意一些就好了.”高远挥挥手,”不过侍卫们的确要提高警惕,回去以后,你还要下番功夫.”

    “是!”R1152(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