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七十一章:煌煌汉威(95)(书号:13651

第九百七十一章:煌煌汉威(95)

作者:枪手1号
    随着娃娃们的叫喊,越来越多的人涌了出来,看着威风凛凛的董壮,众人无不啧啧称奇,当年董家可是董家庄最为穷苦的家庭,即便是当了现在,因为底子太薄,仍然在董家庄垫底,但看到董壮现在的模样,无不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董家,眼看着这是要发的节奏啊!

    松树仍然还是那株大松树,树下拴着的那条大黄狗,比起两年前来却是精壮了许多,不再是董壮映象中那个瘦骨嶙峋,浑身毛发乱糟糟的家伙了

    看到如此多的人涌来,松树下正伸着舌头纳凉的大黄狗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毛发倒耸,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威胁之声

    “大黄!”董壮的眼睛一下子便湿润了,大喊了一声,大黄狗瞪着大眼,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衣服鲜亮的人,摆了摆腿,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一下子就在原地跳了起来,两只前爪高高抬起,想要扒到董壮的身上,只可惜身后的绳子拴着它,将他一下子又拽了回去,大黄显然是急了,不停地向前扑来,又不停地被扯回去

    董壮抢上一步,伸出双手,大黄狗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狗头搁在董壮的肩上,脑袋不停地摩擦着董壮的脸,长长的舌头伸出来,舔着董壮的脸郏

    “董老汉,你的大儿子回来了!”人群中,有人亮开大嗓门,大声喊道

    “又是哪个在消遣我!”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打开了房门,出现在门口

    “爹我回来了!”董壮一下子扑了上去,卟嗵一声,跪倒在地上,”爹,不孝儿子回来了”看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董壮泪如泉涌,爹还不满五十啊,可看起来,就像是年过花甲的老人

    “壮壮!”老头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董壮,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董壮

    “爹,是我,是壮壮,壮壮回来了!”董壮大声道,”您仔细瞧瞧,我是你的儿子”

    “壮壮!”老头终于认出了董壮,大叫一声,”你,你不是死在渔阳了吗?他们都你死在渔阳了!”

    “我没有死,我回来了”董壮叫道:”您还好吧?娘还好吧?弟弟妹妹们都还好吧?”

    老头大叫一声,突然转身便向屋里跑去,”孩子他娘,壮壮回来了,壮壮没有死!”

    董壮爬起来,跟着向屋里跑去

    内屋,一股浓浓的药味弥漫着,一个同样白发苍苍的女人正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两手前伸,四下摸索着,两眼无神,竟然是个瞎子

    董老汉走到床边,扶着女人,老泪纵横,”孩子他娘,壮壮回来了”

    董壮呆呆地站在门边,看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走时,家里还好好的,怎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爹看起来老了几十岁,娘卧病在床,弟弟妹妹都不见了

    “壮壮,你在哪?你在哪里?”妇人的两手四下抓挠着,干瘪的眼眶之中,眼泪流了下来

    “娘!”董壮大叫一声,扑了过去,跪在床前,两手死死地握着母亲枯干的双手,”我回来了,你儿子回来了”

    “我的儿啊!”妇人一下子将董壮拥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壮壮,两年前,听到你在渔阳战死,你娘便天天哭,不该让你去当兵,后来将眼睛也哭瞎了身子也垮了”董老汉叹气道

    “娘,都是我不好,我们在渔阳打败了,我当了俘虏,后来到了河套,参加了征东军,接着又去了东胡,一都在打仗,那时我也不识字,也不能写信回来,我们征东军和燕军又不对付,连个口信也带不回来,是儿子不好,让您受苦了!”董壮将母亲的双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哭道”现在好了,儿子回来了,儿子当官了,手下又好多人呢,儿子不会让您再受苦了”

    “回来了就好,活着就好!”妇人哆哆嗦嗦地地道,紧紧地抓着董壮,生怕一松手,董壮就又不见了

    “秋子,把东西都拿进来!”董壮坐在床边,回过头喊道

    挤在门边,因为看到屋内的一切而泪眼滂沱的铁汉子们哦了一声,转身冲出去,从一匹匹的马后面卸下一个个包裹,又冲回到屋里

    “爹,娘,这是我给你们和弟弟妹妹们买的礼物”董壮泪中带笑,一一打开包裹,”这是给大弟二弟的,这些是给妹妹们买的衣裳和首饰,这几个剩下的都是给二老的,除了新衣裳,还有一根老人参,这可是我们在东胡打仗的时候,偶然发现的,正好给娘补身子,还有,爹,你看,我们有钱了”

    董壮扯开一个包裹,内里装满了白花花的银两,足足有几两”爹,娘,这都是这两年的军饷和打了胜仗立了功的赏银,我在部队里,有吃有穿,这些钱可没地花去,全带了回来,给弟弟娶媳妇,给妹妹添嫁妆,也差不离了”

    董壮兴奋地着,却没有注意到董老汉无声的在一边抹着眼泪,而母亲伏在他怀里的身体也在簌簌发抖

    “爹,娘,弟弟妹妹呢,去哪里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董壮环目四顾,终于发现有些不对,疑惑地问道

    “他们,他们都没了!”董老汉嗷的一声哭了出来

    “没了!什么,没了,怎么就没了呢?”董壮一下子跳了起来,老妇人伏在床上,大声哭了起来

    “去年齐国人打了过来,你大弟和二弟都被官府征去当兵,后来蓟城被齐国人攻破了,城里血流成河,再也没有了你两个弟弟的消息,后来,庄子里一同被抓去当兵的人有的逃了回来,你两个弟弟都死了,就死在蓟城破城的那一天齐国人来了,到处抢掠,大丫和二丫被他们抢走了,也再也没有一点消息都没了,全都没了!”董老汉哭诉道

    董壮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脸憋得通红,拳头握得卡卡作响,一名护卫看着不对,抢上一步,大声道:”老大,老大,你大声地嚎几声,嚎几声!”

    看着董壮仍然没有反应,他猛地挥手一巴掌扇在董壮的脸上,卟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董壮大叫一声,仰天翻倒

    “老大!”

    “壮壮!”

    屋里顿时一阵大乱

    夜深,人静董老汉坐在大松树下的石碾子之上,董壮搬了一个板凳,坐在一边,大黄狗和两年前一样,趴在董壮的脚前,不时会伸舌头舔一下董壮的大脚丫子

    在董老汉慢慢地,充满痛楚的讲述声中,董壮终于完全弄清楚了这两年发生在自己一家子身上的事情

    齐国人来了,燕国却已经没有多少兵,朝廷终于拉下面皮,施行了数年的募兵制轰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抓壮丁,董壮的两个弟弟便是这样被带走的,死在了城破的那一天齐人全面占领天河之后,可以是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两个妹妹被一群齐国乱兵抢走,从此下落不明,后来征东军打来,齐人狼狈而去,而两个纤纤弱女子,在这样的乱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董家的状况,按在这个世道是根本活不下去了,所幸的是,征东军占领了天河郡之后,开始了全面的改革,董家也分得了数亩土地,不过老两口根本没有能力将他种完,地方官府便派了人来,替他们在农忙季节耕种,这才让两个老人活了下来,去年冬天,又为他们盖了新的房子,虽然比不得庄子里其它的青夸瓦房,却也比以前的几间烂茅草屋要好多了

    “汉王好啊,要不是汉王来了,你现在回来,只怕我们的坟头都要长青草了!”董老汉感叹地道,”只是可惜你的弟弟和妹妹们没有福气,等不到这一天,不然,我们家还会多分十几亩土地,辛苦一些,日子便会过得越来越好”

    或者是太多的悲伤已经让老人有些麻木,他的表情此时已经显得平静多了,”壮壮你回来了,我们董家总算还没有绝后”

    “爹,你放心,日子会越来越好,而弟弟妹妹们的仇,我会替他们报的”董壮咬着牙,低声道:”儿子现在是大汉北方集团军第三军第一师下的一名野战营长,手下有上千弟兄呢,这一次从东三郡回来后,便会去读书,爹,你不知道,在军队之中,能去专门培训高级军官的学堂上学那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得到的机会,这是儿子这几年拿命拼来的机会王上在蓟城又要办一所军事指挥学院,儿子便是这个学院里的第一批学员,听毕业之后,至少也能当到团长,再干上几年,当上师长,那就是将军了!”

    董老汉并不懂儿子在些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地看着儿子,”又要打仗了么?壮壮,你不能回家么?咱们董家就只有你一个了”

    “当然要打仗,要是不打仗,我怎么替弟弟妹妹们报仇”董壮声音低沉,”我们大汉,要将那些垃圾全都扫走,爹,你不是大汉好吗?那我们就要将大汉的旗帜插遍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个人都过上现在这样的好日子”

    董老汉有些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儿子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啥事都不懂的大子,他现在是个官儿了呢

    董壮没有在家里呆多长时间,现在他只想马上回到军队中去,带着他的十个兄弟,董壮替家里砍了一天的柴禾,在院子里码得山一般,这是为两老冬天准备的,然后又带着礼物,去村子里一家一家的拜访,感谢他们对董家的照顾,同时也希望他们以后能帮着他多多照看两位老人,做完这一切,他拿上了带给弟弟妹妹的礼物,在村后的山上,为弟弟妹妹们立了一个衣冠冢

    做完这一切,董壮辞别了父母,返回了军队,他现在只想快点去读书,然后快点回到部队,带着他的兄弟们,杀到齐国去(未完待续。∮,。)(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