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六十五章:煌煌汉威(89)(书号:13651

第九百六十五章:煌煌汉威(89)

作者:枪手1号
    不受欢迎的客人走了,留下来的自然会受到热情的款待,高唐留守府内大摆宴席,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大鱼大肉倒是一盆一盆地端上来,红巾军一干人吃得兴高采烈,倒是苦了宋博轩这位世代贵门.特别是白羽程为了表示热情和对他的好意,每每都会拎着他的筷子挟起大块的菜肴放进宋博轩的盘子中,看着时而在白羽程嘴里飞舞,时而又替自己夹菜的那双筷子,宋博轩脸上的笑倒是比哭还难看.在对方期望的眼神之下,又只能忍着不断翻腾的胃,囫囵地将这些菜肴吞进肚子里.

    看着宋博轩的模样,白羽程脸上莫名地流露出一种快意.

    这一顿饭是宋博轩觉得最为漫长和难熬的时光,总算等到白羽程放下筷子,抹了抹嘴,轻轻拍手,喊一声差不多了,都散了吧的时候,他才觉得如蒙大赦.

    一屋子的将领瞬息之间走得精光,白羽程微笑着站了起来,”宋大人可吃好了?”

    “吃好了,吃好了!”宋博轩赶紧道.

    “既然吃好了,不若随我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白羽程语似询问,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好,当然要看一看.”宋博轩道:”说起来这高唐城,我倒是比白候爷要熟悉得多,这内里,倒也有几处景色颇为雅致之处,不如由宋某作向导去游览一番?”

    白羽程哈哈一笑,”我一介武夫,这景色嘛,倒是不看也罢,我是想带宋大人去看看我的军队.”

    “去看军队?”宋博轩吃了一惊,他不是没有这种想法,但生怕自己提出来惹得对方不快,见对方主动提出,倒是颇有些惊讶.

    “当然,既然我受了你们的招安,总得让你们看看我的本钱,免得你们心里觉得亏了本!”白羽程笑了笑.

    “哪里,哪里!”

    “既然我们彼此要合作,那当然得对彼此的实力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是不是,我很了解你们,但你们却不见得了解我!”

    宋博轩看着嘴角微微带笑的白羽程,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故事,但又着实想不出来.”既然如此,宋某倒正想看看将军的虎贲,能将朱巍,陈涛两人打得落花流水的军队,这世人恐怕也没有几支.”

    “是吗?宋大人可真是抬举我了,他们还真算不得什么.”白羽程嘿嘿一笑,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汉国的那些森森军伍.”说起朱巍与陈涛两人,现在倒正在我军中.”

    “什么?他们真被你俘虏了?”宋博轩惊喜地问道,这两人都是田富程一系的干将,如果真被活捉了,对于田富程的打击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大,而且活的,比死的好.

    “不错,两人都被我活捉了,先前都受了伤,不过这段时间,我倒是将他们治得差不多了.这一次既然我接受了朝廷的招安,这两个人便送与宋大人当作见面礼,相信田大公子能拿他们作不少文章呢!”白羽程道.

    说话间两人已是走出了留守府的大门,身后的卫士不紧不慢地跟着,此时的白羽程,哪里还有先前的狂妄没有教养的模样,整个人几乎与先前变了样.宋博轩吸了一口气,试探地问道:”莫非白当家的早就有被招安的意思?”

    “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白羽程转头望着宋博轩,”白某虽然不才,却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流匪,注定是成不了大气候的,结局无非是两个,一是被剿灭,二是被招安,与其被剿灭了,自然不如招安,当然在这之前,要让你们看到我们的价值,不是吗?”

    “那为什么选择我们而不是二公子?”宋博轩问道,此时想起先前种种,心中恍然明白,对方只怕心中早就打好了主意.

    “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白羽程哈哈一笑:”田富程在军事之上的确要强于田远程,但在治政之上却远远不如,却此人道义有亏,在齐国鲜有人支持,现在只不过是靠着手里的兵力强压而已,人敢怒而不敢言,只要在军事上一吃亏,他会败得比谁都快.田大公子就聪明许多了,知道将齐王牢牢地控制在手中,虽然齐王在田大公子手中,也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但有这面旗帜在,那行事可就方便多了啊!田富程眼下看似光鲜,实则危机早已四伏,军事上难以尽快吃下平陆,临淄,政治上失去民心,经济之上已经面临崩溃,而在他的后方,汉军南方集团军孟冲所部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我怎么可能去投靠他这个快要垮台的后台呢,抱大腿,自然要选粗一些的来抱吧!”

    宋博轩停下脚步,震惊地看着他先前映象之中的那个只有一身武力而没有头脑的匪首,刚刚的一番话,完全颠覆了他对白羽程先前的映象.半晌,才喃喃地道:”白候爷原来先前的狷狂都是装出来的?”

    “狷狂?”白羽程大笑起来,”你可真会捧人,我哪是做给田二公子的使者看的.”

    “这是为何?”

    “为何?白羽程微笑道:”想来这位李大人回去之后定然会将这里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知田二公子,你猜田二公子会怎么样?”

    “当然是暴跳如雷,田富程的脾气本就就暴躁之极,为人刻薄寡恩.”宋博轩道.

    “答错了!”白羽程摇头道.

    宋博轩一怔,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面孔,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原来你是要让田富程轻视于你,不将你视为一个真正的对手而只是将你当作流匪来打?”

    白羽程这才点了点头,”请吧,宋大人,我们去城外看看我的新兵吧.”两人安步当车,一路向外.

    “说句实话,我现在能打的兵不过四五千而已,这几战下来,又多有损伤,现在能上战场打恶仗的不到三千人,如果田二公子倾力来攻,我则危矣.”他竖起手掌,打断了宋博轩的话,”宋大人一定会说有田敬文的牵制,他们一定不敢随便轻启战端吧?那就又错了,只怕真到了那个时候,田敬文不但不会来救,反而会坐山观虎斗,先由着我与田二公子斗个你死我活,他则预备着在一边摘桃子,捡便宜.其实贵朝廷招安我,又何尝不是想利用来与田富程相斗好为你们争取时间呢,其实在你们上下心中,我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流匪而已,一个高唐候便买了我的命支,这怎么都是一件划算的买卖啊!”

    宋博轩有些尴尬:”那至如此?”

    “便是如此!”白羽程正色道:”所以我要带着宋大人来看看我的兵,让你们明白我的实力之后,便不要再存着这样的心思,想要合作,便得互相信任,精诚合作,如果事事想着将盟友卖了,那最后吃亏的必然是你们,我输了,还可以退到海上去再作流匪,你们输了,那可就是身家性命财产子孙全玩完,正如你所说,田富程可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宋博轩冷汗直流,眼前的这个流匪头子,简直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早已将临淄的用心看得清清楚楚.

    白羽程呵呵一笑,”那位李使者回去之后这么一说,田富程轻视于我,就算再派兵来剿,也不会倾尽全力,那倒正好,我与他先弄一个难解难分,慢慢地等着我的新兵成长起来,少则三月,多则半年,我便能炼成一支虎狼之师.那时候,才是我白某大展拳脚的机会.你我两方合力,拿下田富程不在话下.等击败了田富程,才转向莒都,击败楚人,还我大齐一个完完整整的国土.所以请宋大人回去以后转告大公子,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好.”

    宋博轩听到这里,已是悚然动容,双手抱拳,向着白羽程深深一揖,”路有失遗,白候爷如此大才,先前宋某失礼了,回去之后,定然向大公子进言,我大齐现在将星凋零,邹将军老矣,田敬文将军虽是后起之秀,却独木难支,而田富程军中汪沛,成思危这两人先不说,其它成熟的将领也是应有尽有,这本是我朝最大的隐忧,有兵而无将,现今大公子得白候爷,必将如虎添翼.”

    “好说好说,精诚合作,共图大事,田公子想要的是那张位子,我呢,一来图个封妻荫子,公候万代,二来却也想着一个青史留名,各有所得罢了.”白羽程笑道.

    “那是自然.”宋博轩连连点头,心中喜悦之极,难怪此人以一介海匪,短短时间之内,便能利用齐国内乱一飞冲天,果然是一代人杰,大公子得了此人相助,必然能一统齐国.

    “先前白候爷说送朱巍与陈涛与我,不知能不能再加上一个?”宋博轩问道.

    “不行!”白羽程断然拒绝.

    “候爷知道我要谁?”宋博轩问道.

    “不过是王琰而已!”

    “正是,此人寡廉鲜耻,先是投靠田富程,后又投告候爷,此等两面三刀之人,留下何益,他在高唐,为田富程做事可是不遗余力,大公子恨之入骨,欲杀他而后快,白候爷何不送个顺水人情?”宋博轩道.

    白羽程摇头,”宋大人,正是如此,此人我才要留下,不说此人德性如何,治政之才还是有的,而我现在,正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来统筹全局,打仗我在行,治理民生,我可就是一个外行了.而这个王琰,现在既不容于大公子,又背叛了二公子,齐国虽大,无他容身之地,除了我这里,他还能去哪里?所以他做起事来,必然尽心尽力,我想到的,他会去做,我想不到的,他一定会跑来提醒我,因为他的身家性命都系在我身上呢!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我用其才而已.”

    宋博轩叹了一口气,无言摇头.(未完待续。◇↓頂◇↓点◇↓小◇↓说,www.23wx.com。)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