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六十二章:煌煌汉威(86)(书号:13651

第九百六十二章:煌煌汉威(86)

作者:枪手1号
    临淄,田府.

    书房中传来田远程的欢愉之极的大笑声,听着田远程的笑声,府内上上下下都是出了一口长气,这么长时间以来,因为前方战事的不顺,大公子田远程的心情恶劣之极,合府上下,无不小心翼翼,夹着尾巴过日子,生怕那一点没有做好触怒了大公子便被拖出去乱棍打个半死,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现在公子心情大好,显然前方战事出现了转机,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牛大人,这红巾军是什么来头,居然将老二打得丢盔弃甲,损兵折将,朱巍,陈涛可都是他麾下悍将,就这么折在了他们手里?”晃着手里的战报,田远程看着刚刚送来这份情报的牛辅臣.

    “回大公子,大约半年前,我向大公子汇报过饶安被一股登岸的海匪袭击,我们的一千驻军被歼灭,当地官员亦与城偕亡的事情.”牛辅臣提醒道.

    “饶安?我想起来了,难道这股红巾军就是你当初所说的海匪?”田远程眉头微皱,当初海匪上岸,袭取饶安,他亦是又惊又怒,只是当时因为老二兵马进攻甚急,而楚军也大步向前,他一时之间实在顾不上这些匪类,再加上这股海匪取了饶安之后便裹足不前,他便也将这点小事扔到了一边,与区区海匪比起来,显然(老二这边的事情更重要.

    “就是他们.”牛辅臣点头道:”饶安丢后,下臣派了不少探子去打探这股海匪的虚实,他们与往日大不相同,不再是抢一把就走,而是在饶安扎下根来,竟是想要占地为王的架式,招兵买马屯田,一副想要大干一场的模样,不过后来其它方面的事情越来越多,便逐渐将这事给丢到了一边,直到这一次红巾军突然大举进攻,我才重新注意到他们,不想他们在半年的时间,竟已经发展到了如此规模.”

    田远程沉吟片刻,”这股海匪能击败朱巍陈涛,虽然说与这两人的轻敌大意不无关系,但也能说明这股海匪非同寻常啊,他们敌友难分,取了饶安,转头却又拿下高唐,心思实在有些难测.”

    “公子,红巾军拿下高唐,于我们有利无害啊,如果不是这样,这一次汪沛进攻平陆,那里会虎头蛇尾,就此草草收兵呢?”牛辅臣道.

    “话是这样说,但你能担保这股海匪那一天突然抽起疯来,转头又来打平陆么?”田远程反问道.

    牛辅臣顿时语塞,这些海匪,谁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继续去打探这股红巾军的底细,等到摸清了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之后,我们再来商议对策,不管怎么说,他们拿下高唐,的确对我们有利,趁着这个难得的时机,我们要迅速整顿兵备,招募新兵,再给成思危迎头一击,只要再击败了成思危,这天下大势就将逆转了.”田远程握了握拳头,道.

    高唐的易主,让临淄田大欢喜若狂,却让即墨田二愤怒之极,先前最不好的预想,变成了现实,丢了高唐,汪沛进攻平陆的战事不得不半途而废,汪沛撤军回到高唐,虽然守住了大半个高唐,但郡城的丢失,却是如哽在喉,不解决这个问题,汪沛根本不可能心无旁骛的攻打平陆.

    “废物,混帐!”田富程的咆哮之声响彻整个大殿,只可惜他的怒火再大,却也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丢掉高唐的罪魁祸首朱巍与陈涛两人全军覆灭,本人到现在也下落不明,想要治他们的罪,却也无从治起.

    “二公子!”汪沛上前两步,低声道:”眼下气也无用,倒是需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长时间拖下去,对我军是极为不利的,大公子手中握着王上,大义名份在手,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绝对会多生事端,楚国谋夺莒都,汉军屯兵昆州,态度暧昧,一旦我军在军事之上露出疲态,不担保他们不趁火打劫啊!”

    “汪沛,你亲自去,给我灭了红巾这股匪贼,我要将这些匪徒一个个碎尸万段.”田富程暴跳如雷.

    汪沛苦笑:”二公子,我军前哨与红巾贼已经有过多次交手,但对手的战斗力让人吃惊,数次小规模的试探,我军竟然无法占得上风,而且据我的哨探回报,红巾贼已经武装起了多达数万的流民,如果仅仅是他们也就罢了,臣还是有信心将其击败,但问题是,田敬文尚在一边虎视眈眈啊,此人守平陆,麾下有劲卒三万,其中一万人,便是大公子从汉国花银子赎回来的我军精锐啊.这些人因为痛恨当日我们见死不救,听任他们被汉军围困,俘虏,所以对我军作战极其勇悍,万一我大举对红巾贼用兵,田敬文从旁打来,我军两面受敌,必无胜算啊.”

    田富程一直在军旅之中长大,对战场之事如何能不理解,先前气急攻心,口不择言,此时被汪沛一说,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是我不去救吗?我能去救吗?摆明了汉军设下了圈套,想将我齐国精锐一网打尽,我如果去了,只不过是给那些汉军将领多添一些战功罢了.”他不无颓丧地道.”还有田敬文,当初我就应当一刀将他杀了.”

    “二公子,此时说这些已是无益了.”汪沛叹道:”首要之计,必须要解决红巾贼的问题啊!”

    “你的兵马无法动弹,成思危那边亦无法抽兵,我手上的人马,除了镇守即墨,还要防着汉军图谋不轨,从哪里变出兵马来?”他无奈地道.

    “二公子,难道您没有想过招安这股匪贼么?”汪沛试探地道.

    “招安?”田富程瞪大了眼睛,”让我向这股匪贼服软?”

    “这不是服软!”汪沛劝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股匪贼战斗力极为可观,要是我们能将其招致麾下,则田敬文的数万兵马便不在话下,拿下平陆指日可待.”

    听到汪沛如此一说,田富程不由砰然心动,”你认为他们有招安的可能?”

    “不管成与不成,试一试总是好的,至不济,我们也可以让他们两不相帮,只要能得到这个结果,属下便能以全力进攻田敬文,只要没有旁的因素,属下对于击败田敬文还是有把握的.”汪沛道.

    “那便试一试,这些匪徒,只怕胃口不会小.”

    “他们的胃口再大,也无法是金银财富而已.能有多大的抱负?”汪沛笑道:”朱巍,陈涛战败,但两人的生死迟迟没有消息,如果我判断的没有错,两人只怕落到了红巾贼手中,红巾贼没有杀了他们来立威,说不定就是在向我们放出一种信号或者示好,必竟他们也知道,真要惹恼了我们,他们又哪里有好日子过.”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有点心动了,只要他们肯归顺于我,那什么都好说,以前的事一笔勾销,等我大业一成,少不了他们的荣华富贵.”田富程道.

    “二公子英明!”汪沛适时地拍了拍马屁.

    在就田富程作出招安红巾军的决定的时候,在临淄田府,田远程也招开了一场核心心腹参与的会议讨论红巾军的问题.

    红巾军异军突起,半年时间,便占了小半个高唐,再加上先前他拉在平陆夺下的地盘,手中实力已经不容小觑,这支敌友难辩的队伍横亘在二田之间,竟是让他们两人谁也不敢妄动了.放在以往,两人只怕谁也不会将一股流匪放在眼中,但眼下时局微妙,牵一而发动全身,红巾军这根并不太强大的力量,现在却成了左右时局的关键,他偏向谁,便会决定在高唐,平陆两军的胜负天平.

    “这股红巾匪贼的前身是海上的海匪,平素以蓬莱岛为老巢,与去年底突然上岸以举攻下我国饶安,匪首姓白,大名无人知道,麾下三员悍将,一个叫孙疤子,一个叫刘大刀,另一个叫魏志文.”牛辅臣话音刚落,田远程不由奇道:”还有叫疤子这样名字的?”

    牛辅臣笑道:”大公子,这些匪徒,那有什么正经名字,左右不过是匪号罢了,那个叫孙疤子的,满脸刀疤,因此而得名.”

    “原来如此!”田远程有些郁闷地道.”他们的实力如何?”

    “臣下派人去打探,得回来的情报,却有些让人惊疑不定,短短的时间之内,红巾军竟然武装起来了近三万匪徒.”

    “三万人?”田远程惊呼起来.

    “应当是他们在夺下高唐之后,得到了二公子在哪里贮藏的大批兵器,高唐本身便是汪沛进攻平陆的后勤大营,这些流匪得到了这些兵器甲仗,实力必然大增啊!”应田远程之招而来的宋博轩沉声道.他原本是高唐的留守,当初田富程挟大军而来,他算是溜得快的,跑回了临淄.

    “现在红巾贼却实有三万大军,但其中的核心精锐,不超过五千,应当是红巾贼的主力.”牛辅臣接着道.”前段时间一场大战,朱巍,陈涛先后败于他们之后,现在这两人都成了红巾军的俘虏,人便被关在高唐城中.”

    “这些红巾军到底在作什么打算,你可有探听出来?”田远程接着问道.

    “只知道红巾贼并没有杀这两人,反倒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朱巍受伤颇重,还请了名医在替他治伤,其余的,便打听不出来了.我们能接触到的都是一些外围人员,而这红巾贼对城中的富绅好像敌意颇深,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抄了好几家了.”

    “大公子,红巾军击败了二公子的人马,却又不杀他的大将,莫非是想示好于二公子?”宋博轩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招安!屋内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先打败对手,展示自己的力量和价值,然后藉此来讨价还价,这在历史之上并不鲜见.一旦红巾军投靠了二公子,这田敬文便危矣,田敬文一败,则平陆难守,平陆一失,临淄便两面受敌.(未完待续……)R1292(www..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