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五十七章:煌煌汉威(81)(书号:13651

第九百五十七章:煌煌汉威(81)

作者:枪手1号
    高唐城头,朱巍忧心忡忡地盯着远处红巾军的大营,如果说丢掉了武陵和益阳是因为准备不足,并没有料到这支流匪在拿下饶安之后,竟然会掉头直奔高唐因而吃了一个闷亏之外,在麻阳城外,双方可是结结实实打了一场硬仗,朱巍带着的三千齐军精锐与麻阳守军二千人,与红巾军万余人的军队相遇.朱巍本来也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流匪向来人多,但却是乌合之众,顺风之战时一哄而上,稍稍遇挫便会一哄而散,这样的特点虽然很难将他们一股而歼,却也难以成大气候,他以为这一战只不过是以往剿匪的翻版.

    外围的遭遇战的确如他所想象的一般,乱哄哄一涌而来的红巾贼被他轻易地杀了一人仰马翻,但接下来,他便碰到了红巾军三千人的主力部队.双方在麻阳城下一场恶战,朱巍竟然挡不住对方的冲击,硬生生地被对方将队伍打成了两段,接下来齐军的遭遇却比较悲惨了,失去了呼应的两段军队在对方优势兵力的围攻之下,左右支绌,要不是朱巍见机得早,一看不好,当即便率领自己的精锐部队拼命破围而出,连麻阳城也没有回,径直逃向了高唐,只怕现在他手下的三千精锐便会拼光了.

    饶是如此,现在他手上当初带出来的三千精锐,也只剩下了一半人.至于麻阳的两千守军,现在要么当了俘虏,要么便已经战死在沙场了.

    红巾贼的野心并没有因为拿下三县便得到遏止,相反,他们在大举收留流民之后,又向着高唐城迫来,看着他们的营垒,现在只怕已经裹协了数万之众.

    朱巍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那些乱糟糟密密麻麻搭建的窝棚之上,而是投射在更远一些,处在稍高地势之上的那一片整整齐齐的营帐之处,他知道,那里才是他最主要的对手,红巾贼的主力.

    红巾贼主力的装备让他惊心不已,统一的制式兵器,全身上下的甲胄,比起他的麾下丝毫不逊色,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贼人的头盔用红巾包了起来.

    而更让他有些不安的是对方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这样的情形按理来说,不应该出现在一支流匪身上,但现实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现在他的眼前.

    现在高唐城内,只有他带着逃回来的不到两千兵马,再加上高唐城内约有一万新募兵员,朱巍可不敢指望这些新募兵员能有多大的战斗力,没有了城墙的掩护,只怕他们连与敌人肉搏的勇气也没有.

    现在唯一的策略便是守住高唐城,然后等待二公子的援兵过来,高唐如果出了问题,那对于二公子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这会迫使正在进攻平陆的汪沛不得不担心后路被抄而撤回来,从而给予大公子以**之机.

    而时间,正是二公子不想给予大公子的.朱巍甚至能想象,如果自己丢掉了高唐会面对怎样一个暴怒的二公子.

    二公子田富程从来都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朱巍叹了一口气,走下了城楼.城外,那些仅仅在头上抱了一块红布的流民,正在真正的红巾贼的指挥之下,挖掘着泥土装袋,不用说,这是在为攻打高唐城作准备了.对方是打算用土袋垒成坡道攻上城墙么?高唐城可不是麻阳那样的县城,如果对方真是用这样的方法的话,那可就真不用担心了,就算这几万流民死光,也攻不上高唐城头.

    看来流匪果然是流匪,对于这种攻坚战,办法并不多,那些攻打坚城所需要的大型攻城器械,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造出来的.

    吩咐手下加强警戒,随时回报,朱巍走下了城墙,现在他担心的倒不是对方攻城,而是对方围而不打,而二公子哪里又迟迟派不出援军,那可就真要糟了,因为高唐为了供应汪沛的大军可谓是竭尽全力,四处搜刮,弄得高唐境内民不聊生,要不然这些红巾贼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汇聚了如此多的流民加入他们,这些流民虽然战斗力低下,但架不住人多啊.

    蚁多还能咬死象呢,当量大到一定程度之时,是足以产生质变的.

    高唐城内的储粮,不足以支持他的军队与城内的民众十天的消耗,才是让他现在有些恐惧的原因.扳着指头算日子,二公子那里的援军也就在这两天就要到了,只要援军一到,里应外合,便足以转败为胜,将这些流民驱散,再死死咬住红巾贼的主力就可以了.

    刚刚回到高唐城内的留守衙门,刚刚被提拔为高唐留守的王琰便一脸愁容地找到了他,王琰本是高唐贸守府的一名主薄,田富程军队攻陷高唐之后,高唐留守带着大部分官员逃走了,他比较倒霉,没有跟上队伍,落到了田富程手中,为了保命,只能投降,他可不是陈戴,天天吃着喝着还骂着,仍然过得悠哉游哉,他要是稍一迟疑,头上悬头的钢刀便会直接落下.好在高唐城内有份量的人跑得差不多了,他这位主薄一时之间倒成了高唐城内原有体系官员官职最高的一个,倒也是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成了高唐的留守.

    这位新鲜出炉的留守,因为田富程的节节胜利也着实兴奋了好一段日子,感觉天上掉下了馅饼,端端正正的砸在他的头上,让他一跃成为了大齐五都之一的留守,只要将来二公子真得了大齐的天下,那自己这位子便足以坐得稳稳当当,为此,在最初的惶恐过后,夜里不也知烧了多少柱香,祈求老天爷保佑二公子一帆风顺,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临淄.

    “朱将军,城内已经谣言四起了,各大粮铺已经没有粮食出售,不少人家已经开始断粮了.这样下去,只怕外头还没有打进来,内里便要闹起来了.”他忧心忡忡地道.

    粮铺里没有粮食,朱巍当然是知道的,因为他在进城之后,第一时间便派出军队控制了这些粮铺,将所有的粮食都收集了起来.

    “粮铺没有粮食了,但城内还有不少大户呢!”朱巍道.

    “那些人岂肯将家里的存粮拿出来!”王琰愁眉苦脸地道,他根基浅薄,而城内的这些大户豪绅们却是根基深厚,那里会将他放在眼里.

    朱巍冷笑一声,”王留守,你手里的兵不是用来吃干饭的,刀子也要适时的喝一点血,你先去讲理,如果他们不听的话,那就让你留守府里的兵去不讲理,找一个挑头出来,杀鸡给猴看,这样的把戏,不用我教您吧!乱世用重典,要是红巾贼杀进城来,什么都是浮云,连你自己的脑袋也保不住,所以现在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该杀就得杀.”

    “明白了!”王琰重重地点点头,心里头顿时泛起一股快感,这高唐城中,可有不少对他王琰甚是无理的豪绅大户,这一回,却是要好好地挑一个,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厉害.

    饷午时分,正是开饭的时候,城外的流民人头攒动,纷纷挤向冒着炊烟和传来香气的几个大营帐,从中军派来的士卒们毫不客气地用鞭子和枪杆教训着他们,让他们在痛和饥饿之中学会排队,这是红巾军教给这些流民的第一个规矩.

    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流民参加红巾军,原因很简单,在这里能吃上饭,那怕就是一天两顿稀粥,也不至于饿死,眼下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原本不多的存粮被齐军搜刮一空,饿死的人并不在少数,短短的两年功夫,曾经的富庶之国齐国便变成了饿殍之地.

    横刀骑着马,还着他的亲卫军在这些流民营中巡视,也是为了预防万一出什么岔子,这里可有数万流民,真要反水了或者营啸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在皮鞭与枪杆的痛打之下,一条条歪歪扭扭的队形勉强排了起来,原本有些还想鼓噪的青壮,看到横眉冷目的横刀和他杀气腾腾的亲卫队,一时之间都偃旗息鼓,这可是一个杀神,从麻阳过来的流民见识过横刀带着他的部队大杀四方,浑身浴血,犹如地狱魔鬼的模样,而后来者也从这些人嘴里,知道了这支红巾军的几个头目个个都是杀神下凡,杀人不带眨眼的,哪里还敢在横刀面前滋牙.

    究起本来,这些人原本都是一些良善的百姓,只不过饥饿将一个人隐藏在内心深处最本源的恶给激发出来了而已.

    一人一碗稀粥,一天两顿,也只是保着这些人饿不死而已,不能让这些人吃饱,饿着的流民,才会有动力,有激愤,有恶愿,才会为我们所驱动.这是来自积石城大学参谋科毕来刚刚被调来这里的位参谋的原话.

    其实红巾军不缺粮食,每天从海上,都会源源不断地从辽东运来补给的粮草.

    看到这些流民之中,还有不少的老弱妇孺,横刀不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驱策着战马,向着中军方向走去.

    (78重发了,大家千万不要重复订阅,抱歉,因为不能修改,枪手只能在这里提醒大家,对不起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