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五十六章:煌煌汉威(80)(书号:13651

第九百五十六章:煌煌汉威(80)

作者:枪手1号
    即墨,齐国五都之一,作为齐国最重要的城市中心之一,现在已经变成了田氏二公子田富程的大本营,以即墨为根据地,田富程麾下大将汪沛,成思危一攻平陆,一攻临淄,在两人的指挥下,大公子田远程的统治岌岌可危.军事上的节节胜利,让田富程志得意满,可以预见的是,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自己就将彻底击败大哥,进入临淄,将齐国纳入自己的统治之下.

    但田富程也很清楚,齐国的事情,必须尽快地解决,拖得愈久,也许便会生出变化.作为一个久在军旅的将军,田富程知道,自己的麾下拥有从燕国撤回来的经验丰富的大军,齐国精锐除开在辽西投降汉军的之外,其它的都在自己手中了,大哥手中,只不过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一些军队,战争初期,自己的确可以占到便宜,但时间一久,大哥手下的那些乌合之众必然会渐渐地成长起来,而更为可恨的是,汉国高远,不断地给大哥输送那些投降的齐军,否则,现在大哥说不得已经成了自己的阶下囚.

    对于高远的心思,田富程也好,田远程也好,都是心知肚明,但自己却是骑虎难下,谁也不可能退让一步,便只能咬牙忍受这种结局,并尽可能地击败另一方而摆脱这种困境,现在田远程觉得自己快要做到了.

    大哥将莒都割让给汉军的作法暴光之后,曾经让田富程又惊又怒,生怕汉军因为这个巨大的甜头而向自己举起屠刀,他很清楚,一旦汉军决定向自己发起进攻,自己是根本无法对抗的,汉军南方集团军由孟冲率领,在昆州屯兵数万,可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

    好在汉军并没有因此便上了大哥的当,而是拿着这份和约跑到楚国都城要求楚国撤军并将莒都移交给他们,这自然是是碰了一鼻子灰出来,反而促使楚军大将屈完在莒都加强了攻势,如今除了莒城之外,莒都其它地方都已被楚军攻陷,迫使田远程不得不调集军队救援,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大哥,你怎么比得了我?田远程不无得意地想,你想出如此恶毒的一招,可惜汉军现在也是力有未逮,不敢去招惹巨无霸楚国,反倒是让自己脖子上的绞索勒得更紧了一些.

    即墨城内留守府被田远程改为了自己的府第,他就在这里处理着所有事务,留守府的大堂已经被他扩建了几乎有一倍以上,两边的厢房尽数被拆除,如今的这座大堂几乎可以与临淄齐王召见郡臣的大殿不遑多让.

    田富程的位子被安置在九级台阶之上,坐在上面,可以一眼览尽整个大殿,这让田富程有了极大的满足感,这种布置,完全是按照一国之王的规格来设置的,现在田富程所缺的,只不过是那头上那顶王冠而已.

    而田富程觉得这也不会太远了.

    “陈戴还是不肯投降么?”坐在高高的座位之上,田富程身子稍稍前倾,问道.

    “回大将军,陈戴仍然不肯屈服,臣虽每日派人去劝,但无一例外,都被他骂得狗血喷头.”台下,一个文官服饰的人躬着身子,回禀道.此人曾是陈戴的副手,亦是即墨的副留守曹金.当初邹章将成思危忽悠后退之后,立即便率领即墨守军后撤,成思危在后撤十里算是回报了邹章当年的提拔之恩之后,再度交手,丝毫不再留情,在邹章一路后撤回临淄的途中,两人交手数次,邹章大败亏输,连随他一齐撤退的即墨文官团体都集体被俘.

    曹金在被押回即墨之后,当即投降了田富程,而田富程也的确需要更多的文官来帮助他稳定占领地的局势,必竟他从燕国归来之时,手里只有精兵强将,却无治理地方的好手.

    但声望最高也最让田富程中意的陈戴却强项得很,根本不理会田富程的招降,当着田富程麾下众多大将的面,将田富程骂得狗头喷血.

    恼羞成怒的田富程险些当场拔刀便砍了这位他曾喊作世伯的老家伙,陈戴是父亲田单的绝对拥泵,他曾经以为可以轻而易举地劝降陈戴为自己效力,但结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陈戴根本对他不屑一顾.

    如果当时不是汪沛一把抱住他的话,他那一刀真会砍下去的.

    只是当他在汪沛的劝说之下,彻底冷静下来的时候,他也很清楚,陈戴这样的人是绝对杀不得的,陈戴在齐国,特别是在即墨声望之高,不是曹金之流能够取代的.自己想要稳定地方统治,就少不得这面旗帜.

    田富程将陈戴软禁了起来,并且以他的名义来发布各项政令,即墨在短暂的混乱之后,果然恢复了正常的秩序,但让人沮丧的是,不管田富程想尽何种办法,陈戴就是不肯向他低头,每天好吃好喝完之后,最大的**好就是痛骂田富程数典忘祖,忘恩负义,不忠不教,误国误民.

    “大将军,他天天这样骂个不休,总不是办法,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传出去之后,只怕会引起更大的不安,现在即墨已经安定下来了,不如将他……”曹金低声道.

    田富程嘲讽地看着对方,”我知道你很想取代他,只是很可惜,你无法取代他,他要骂就骂吧,那些看守他的人,没有人敢传一个字出去,当我拿下临淄之后,我不信他还不低头,曹副留守,专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吧,陈戴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曹金低下头,尽力地掩饰住自己有些羞恼的表情.

    “是,大将军!”

    田富程挥挥手,示意曹金下去,这个能力是没有问题的,但这种落井下石的手段他不喜欢,田富程自己便是这样的人,但并不代表他会喜欢自己的手下也是这样.

    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军官脚步匆匆地跑了进来.

    “陈涛,看你这么匆忙的样子,是不是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喜讯啊?”田富程转头看着进来的军官,笑问道,这一阵子,前线的捷报频传,他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这名副官化身为报喜鸟,为他带来一条又一条的喜讯.

    陈涛的脸上却是没有喜悦之色,向着田富程行了一礼,道:”大将军,高唐朱魏将军传来急讯,一股自称为红巾军的流匪攻入高唐,其势极大,已经连克武陵,益阳,麻阳三县,现在正向高唐城进军,朱巍将军退守高唐城,发来急报向大将军要求增援.”

    “你说什么?流匪,红巾军?”田富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身子向前倾出,”朱巍被一群流匪击败了.”

    田富程有理由怀疑,朱巍是他的部将,他自然是很了解其人,而且此人所率领的也是齐军精锐,高唐已经被他尽数占领,驻扎在哪里的除了朱巍亲率的五千精锐齐军之外,还有数万新募士兵分驻各县,一群流匪,开什么玩笑?

    “是的,流匪,红巾军!”陈涛肯定地点点头.”这股流匪来自海上,先前攻击的本来是平陆,占了平陆的上饶城,在那里扎下根来,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掉转兵锋,攻入了高唐境内,高唐猝不及防之下,被其连下了武陵和益阳,后来朱巍将军率领三千精锐亲自出击,想要灭掉这股流匪,但在麻阳一战,朱巍将军打败了,丢了麻阳,不得不退守高唐城.”

    “一群流匪怎么可能击败我的三千精锐?”田富程霍地站了起来,怒发冲冠,”朱巍这仗是怎么打的,是睡着了还是喝醉了?”

    “大将军,据信使说,这股红巾贼与普通的流匪大不一样,他们不但兵器甲胄齐全,而且训练有素,决非一般流窜匪徒可比.”陈涛道.

    田富程哼了一声,”朱巍打了败仗,自然是将对手说得强大无比来掩饰自己的失职和无能.堂堂齐国精锐,竟然输给一帮流匪,当真是笑话.”

    “是!”面对着暴怒的田富程,陈涛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连连应是.

    “陈涛,你亲自去,从即墨带三千援军过去,告诉他,自援军抵达之日起,一个月之内,没有给我将这股流匪赶到平陆去,他就不用来见我了.”田富程道.”眼下汪沛将军正在猛攻平陆,高唐作为大后方和汪沛大军的支撑点,绝不容有失,要是误了汪沛大军拿下平陆,完成我军对临淄的左右夹击之势,我饶不了他.”

    “属下遵命!”陈涛大声应命.

    陈涛转身离去,曹金也跟着告辞,大殿之内只剩下了田富程一人,他哼了一声,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流匪,现在在齐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了,不但在田远程控制区域之内有,自己控制下的区域又何尝没有,但都是旋起旋灭,很难造成什么大的动荡,这股红巾军又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朱巍之败,多半便是因为过于轻敌而被这股流匪失乘,只要他认真起来,区区流匪又算得了什么?(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