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五十三章:煌煌汉威(77)(书号:13651

第九百五十三章:煌煌汉威(77)

作者:枪手1号
    紫电来势奇怪,眼见着就要撞到骑兵的矛尖之上的时候,一声轻嘶,人立而起,以后退为轴,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子,两只前蹄重重落地,踏起一地烟尘,明晃晃的矛尖此时就在高远的胸前,看着紫电身上含笑而立的高远,十几名青年近卫军慌不迭地扔了手中的长矛,一齐翻身下马,跪伏在地上.

    高远哈哈大笑着:”起来,都起来.”马鞭随手一卷,将地上的一根长矛卷了起来,马鞭一抖,将长矛伸向最前头的一个士兵,道:”一名士兵,任何时候都不要丢掉手中的武器.”

    何卫高此时在冲了过来,汗透衣裳的他向高远大礼参拜:”王上,末将不知道是您.”

    “你的应对不错嘛!”高远微笑道,伸手拍了拍紫电的脖子:”这位小伙伴在宫里憋曲久了,一出来便撒着欢的跑.对了,你叔父还好吗?他身子不好,这一次蓟城演武,这一来一去可是几千里路呢!”

    “多谢王上关心,叔父身子很好,兴奋得很,这一次回去在积石城足足住了十几天,每天都是去茶馆酒楼吹嘘呢!”何卫高道.

    高远大笑起来,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青年近卫军身后抱着孩子,笑意盈盈地骑在马上的贺兰燕.

    “燕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高远扬声问道.

    贺兰燕笑着两腿轻挟战马,驱策着战马缓缓前行,向着高远举了举手中的儿子,”险些被这小子折腾死.高大哥,你可是胖了哦!”

    “当然得胖,天天吃好睡好不锻炼,怎么能不胖?不但胖了,还白了呢!”高远笑嘻嘻地道.

    贺兰燕走到何卫高身边,突然道:”何卫高,别听你们王上在哪儿瞎说呢,什么马儿憋坏了撒着欢的跑,他这匹战马神骏着啊,最是了解主人心意,如果不是你们的王上想让他快跑,它会撒欢?一匹好的战马如果不能听凭主人驱策,他们敢将这马送给你们的王上?那在战场上可是会要人命的.”

    何卫高抹抹汉,他自己也是骑兵,如何能不明白这里头的关窍,但关键是,有些话贺兰燕能说,他却说不得啊!听到贺兰燕的话,他只能垂下头,装作听不到.

    高远干笑两声,策马迎了上去,”燕子,快把明志抱来给我看一看,我还没有见过他呢?”

    “就知道你儿子!”贺兰燕嗔怪地翻了一个白眼,却还是双手将小娃娃递给了高远.

    已经四个月的小娃娃已经开始认人了,被一个陌生人抱在怀里,眼珠子一转,小嘴一咧,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好家伙,声音响亮,瞧这扎手扎脚的劲,是我高远的种!”高远大笑着,双手将小明志高高举起在头上晃动着,小家伙很不给面子,一泡尿就浇了下来,将正在大笑的高远浇了一个满头满脸.

    笑声戛然而止,高远尴尬地将小家伙举在空中看着众人.

    哈的一声,贺兰燕在马上笑得前仰后合,”高大哥,他这是在怪你几个月都没有见过他呢?快来我给你擦擦.”从怀里摸出一方丝巾,凑到了高远的面前.

    “好家伙,裹档布也没有么?”将小家伙举到面前,高远端详着穿着开档裤的小家伙,那小*赫然在目.

    “我们可没这个习惯!”贺兰燕咯咯一笑.”苏拉.”

    苏拉忍着笑跑了过来,从高远手中接过了小明志,转身走到一边,贺兰燕则细心地替高远擦试着脸上的尿迹,”没事,童子尿最干净了,我们还在草原之上流浪的时候,童子尿可还能做药引子呢!”

    “打住,打住!”高远连连道.”被儿子浇一头,也不算什么糗事,这小家伙将来劲肯定大.”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贺兰燕骄傲地一甩满头秀发.

    “还能是谁的儿子,当然是我高远的儿子!”高远昂起头,气宇轩昂.

    贺兰燕一怔,看着得意洋洋的高远,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来,只能没好气地拿着丝巾在高远的脸上用力地擦了几下.瞬间便将脸擦得通红.

    这一段小插曲过去,道路的前方才响起急骤的马蹄之声,何卫远带着一群侍卫气急败坏地赶了过来,与众人汇合在一起,看着高远,何卫远一脸的委屈,却又没地儿发作去,还是何卫高窜过去向兄长问好,这才稍稍缓和了气氛.

    高远与贺兰燕并辔而行,小明志则被苏拉抱在怀里,小家伙跟苏拉就是极熟的了,在苏拉的怀里笑嘻嘻的,不停地伸手想去抓住苏拉满头的小辫子.

    “二位姐姐都还好吧?”贺兰燕问道.

    “都好,很好!就是想念你和明志了.”高远道.

    “骗鬼呢!”贺兰燕咯的一笑,”不过我生产那天,当真是多亏了菁儿姐姐,不然我还真说不定过不了那一道鬼门关!”说着说着又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不过你是没见着馨儿当时的模样了,别说安慰鼓励我了,我看她那模样,比我痛苦多了,都快要晕过去了.”

    “菁儿是过来人嘛.”高远点点头,”不过燕子,经历过这一次的事情,你以后万万不得耍小性子了,像怀孕好几个月了还逞强上战场,大腹便便还要去搬东西,要不是你这般折腾,那会有后面的这些磨难.”

    “我知道了!”罕见的这一次贺兰燕显得极是乖巧,居然没有顶嘴,倒是让高远多看了她几眼,心道终究是当妈的人了,果然懂事了不少.

    “二位姐姐现在在干什么呢?”贺兰燕问道.

    “也没什么事.”高远笑道:”菁儿主要管着家里的一大摊子事,馨儿么,现在已经卸了监察院的职司,每日更多的接待那些原来的贵族豪绅的夫人们呢!”

    贺兰燕一吐舌头,”那还不怕她闷死.”

    “这也是工作之一呢,交好这些人,也是维持国内维定的一个要素呢,所谓的夫人外交,不是么?”高远道.

    “高大哥!”贺兰燕突然叫了一声.

    “嗯?”高远侧过头,看着她,一下子明白她想要做什么:”想也别想,现在明志还小,你老老实实地呆在宫里.”

    贺兰燕一脸的委屈,”我这性子,要是一直呆在宫里,岂不真要闷坏了,明志也不是时时都要我陪着,我还是想做些事情的才好过嘛.”

    高远挠挠头,”这个,暂时还真没有什么事你可做的.”

    听到高远松口,贺兰燕顿时大喜,”在来的路上我便想好了,我在蓟城再训练一批骑兵好不好?我仍然去当教头,这样时间上也宽松,想去就去,想回就回,不耽误事儿.”

    “现在的骑兵教头可不缺罗,兵部从匈奴人和东胡人中征召了一批精于马技,骑射的教官,都已经上任了,第一批的训练营已经开张了.”高远笑道.

    “他们能跟我比吗?”贺兰燕一下子急了起来,”高大哥,我可是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的,要是他们不服,一个个跟我来较量,我不把他们打趴下才怪呢!”

    高远大笑,”你是我的夫人,那个敢跟你正儿八经的较量,当然是你将他们打趴下.”

    “反正我不能闲着.”贺兰燕嘟起了嘴,”我都嫌了大半年了,你瞧瞧这都胖成什么样了?再这样下去,连马都驮不动我了.”

    高远一本正经地端详着贺兰燕,”嗯,脸上是胖了少许,至于其它地方嘛,等晚上我再来检查.”

    卟的一声,跟在两人身后的苏拉一口气没有换过来,剧烈地咳漱起来,贺兰燕满脸通红,低声道:”要死啊,这么多人?”

    高远哈哈一笑,”此事再议吧,你要是说服了菁儿呢,我这里是没有问题的.”

    “那好!”贺兰燕喜滋滋地道:”那我便天天去缠她,她那性子,多磨磨必然就受不了答应了.”

    蓟城,王宫之中,叶菁儿和宁馨已经摆好了一桌丰盛的酒宴为贺兰燕的到来接风洗尘,不过贺兰燕一看到桌上的酒和宁馨,脸色都变了.

    “我已经戒酒了!”她看着宁馨,道:”裘大夫说,我现在要奶孩子,不能喝酒.”

    宁馨抿嘴笑了起来,”不要紧的,菁儿姐姐已经替你找好了两个奶妈,以后你不用亲自奶孩子了.”她俯身到贺兰燕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贺兰燕脸红红的,却仍是坚持道:”可是我已经戒酒了.”

    叶菁儿笑着道:”燕子,你得了吧,今天是家宴,难不成宁馨还会灌你酒不成,真要喝酒,我们这几个加起来,也不是宁馨的对手啊!”

    被叶菁儿一语道破心思,贺兰燕不好意思地笑道:”二姐就是一个酒桶,谁跟她喝酒,那是自找倒霉,反正我是知道,北方集团军的高级将领喝酒,只要看到二姐到场,必然会借口一个个溜掉,他们可是吃了大亏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宁馨苦着脸道,”说起这事儿,还不是燕子你闹得.”

    “来来来!都坐下,吃饭,喝酒,难得一家人能聚在一起!”看着三位夫人和两个儿子,高远笑呵呵地道:”丫头们都下去吧,今天这屋里就只留我们一家人了.”

    一家六口子,这一顿饭倒是吃得其乐融融,贺兰燕每喝一杯酒,总会有筷子蘸一点酒喂怀里的高明志,看得众人莫名其妙.

    “燕子,明志还小,你怎么就喂他酒喝,可别将他弄醉了.”高远一把将小明志抢了过来.

    “喝酒要从小培养,我现在是喝不过二姐啦,但我要让明志长大后酒量超大,让将来二姐生的儿子退避三舍!哈哈哈!”

    屋里几人听着贺兰燕的理论,一个个面面相觑,这个贺兰燕,还当真是永不服输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