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五十一章:煌煌汉威(75)(书号:13651

第九百五十一章:煌煌汉威(75)

作者:枪手1号
    听着步兵的慷慨陈词,周长寿本来有些迷茫的心里,似乎发现了一丝亮光,情绪也稍稍地高涨一些,两人不再说话,出了城,并辔而行.

    “步将军,我有一事不明,还望赐教.”周长寿道.

    “周将军不必客气,有话直说.”

    “允许魏国在租界区内征兵,而且营以上高级军官都由魏人担任,这不是替魏人武装起了一支战斗力强劲的部队么?这会不会对以后的事情有些阻碍?”周长寿不解地看着步兵.

    步兵笑了笑:”那是周将军对我们汉军的军制不了解,我们汉军的每一支部队,真正掌控部队的并不是那些高级军官,简单而言,我现在马上离开我所统率的这一支部队,换另外一个指挥官来,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不会有丝毫损失,指挥官所要做的,只是了解一下他下面军官的个人能力,特点,其实如果他下一定功夫的话,他连这一点也不必担心,因为在我汉国兵部里,每一个军官的特点,能力,都有详尽的档案.”

    “换句话说,汉军掌控部队的,并不是那些高级军官,而是基层的那些最接近士兵的基层军官.”周长寿有些震惊地道.

    “是的,我汉军军制之下,真正掌控军队的是那些连长,排长,营长,而这些军官要么是在一场场血与火的战斗之中成长起的,要么就是毕业于积石城军事大学,他们对于大汉的忠诚是无以伦比的,因为这些人,都业自底层,他们都深受大汉国策的恩惠,他们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忠诚于大汉,忠诚于汉王,所以在我们汉国,从来都不需要担心高级将军拥军自重甚至反叛的问题,因为没有人会跟着你作乱.”步兵笑道.

    “魏国新招的这支军队自然也是如此!”周长寿恍然大悟.

    “不错.”步兵道:”我们不在乎他们的高级将领是谁,只要这支部队由我们汉军来负责训练,那么,最基层的军官就必然由我们来指派,这就足够了.周将军,这些年,从魏地逃亡到我们汉国的人并不少,不少人已经在哪里扎下根来,现在这些人都已经回去了.我们汉国控制着这些区域的民政,替他们重新造一个户藉,伪造一个身份,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些人在汉地早已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在新兵之中,很快就会冒出头来,然后顺理成章地会被指派成为基层军官,不会露出丝毫形迹.当魏人自以为掌控了这支部队的时候,殊不知,我们可以随时让这支军队改旗易帜.”

    停顿了一下,步兵笑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当半年或者一年之后,这支部队具备了战斗力之后,魏人一定会视之若宝,将他们调来大梁,负责大梁的防守卫戊,哈,你明白我的意思.”

    周长寿点点头,”深谋远虑,一环扣一环,不能让人不服啊,只怕到最后,魏人亡国之时还在稀里糊涂吧?”

    “这是减少损失的最好办法!”步兵道:”汉王不想武力征服魏国,而是想循序渐的,温水煮青蛙,慢慢地先从民间开始,一步步顺其自然地走到最后.这样是保证魏国元气的最好办法,我们不需要一个被打得稀乱的魏国.而是在我们拿下魏国之后,他们马上就能发挥出应该有的作用.”

    “那齐国?”周长寿问道,汉国同样在图谋齐国,如今齐国的内乱,便是汉国一手挑拨,便在其中推波助澜才形成了如今的糜乱.

    “齐国与魏国不同,魏国已经被秦国打得奄奄一息了,而且在他们归化我汉国之后,必将直面于秦人,或者赵人,这里的稳定以及人心,将是我们抗秦甚至抗赵的一个重要砝码,而齐国则不一样,齐国以前政治稳定,田家把控大权,百姓也较为富裕,如果不乱到一定程度,我们很难顺利将他们收回,而且齐国现在还远离大陆主战场,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收拾那个乱摊子.”步兵向周长寿解释道.

    周长寿终于明白了汉国的全盘打算,心里不由唏嘘不已,比起汉国的深谋远虑,步步为营,走一步看三步的策略,现在大赵走一步看一步,瞻前顾后,前头不顾腚的政策,让他更加失望,先前叛赵投汉的那丝愧疚也已经不翼而飞,照这样下去,赵国不是亡于秦人,就是会被汉国吞并,现在的赵王与首辅赵杞,无论是在谋略还是在英武之上,都远逊于汉国上下,自己只不过早走一步而已.

    “今日听了步将军一席话,犹如拨云见月,长寿受益非浅,步将军,周某既然决意归汉,有一事便想问一下,我如今麾下,是不是也该渐次改为汉军的军制?”周长寿诚恳地问道,这不是试探,而是实实在在的请教,他已经意识到,如果想要在以后的汉国之中有一个大的发展,那么,尽早地融入这个团体才是最佳的选择.

    “不!”步兵连连摆手,”现在还不是时候,贵属下还是保持原状为最佳,更何况,周将军,你还需要时间来一点一点清理你部队之中的内患,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已顺理成章的时候,才能踏出这一步,现在,我们扮演的还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冤家呢!”

    步兵大笑起来.

    两人告别各自返回,回到自己军营的大帐,踏进帐门,内里早有一人等着其中.

    “牛腾将军,久候了.”步兵拱了拱手,以示歉意.

    等在帐内的正是汉国监察院的大员牛腾,他抵达步兵军中已有数日.看到步兵回来,他站起身,替步兵倒了一杯水,”步军长,计划进行的怎么样?”

    “我们抛出了这么大一个诱饵,魏人岂有不乖乖入局的道理?”步兵一口饮尽了杯中水,大笑道:”已尽入吾觳中矣,牛腾将军,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牛腾嘿嘿一笑,”步军长尽管放心,这一次我至少要将魏国朝堂上有实权的人物,捏一半在手中.”

    “循序渐进,万万不可冒进,我们有时间!”步兵提醒道,”吴起不是一般人,急燥了,容易让他看出破绽.”

    “这个我省得,第一步,是从中层官员入手,慢慢地撬动上层的基石,干这个,我拿手.”牛腾微笑道.

    龙门失守,魏国鸡飞狗跳了一阵,随着汉军在二龙山重新稳固了防线,而秦军似乎了满足于眼下的战果,双方偃旗息鼓,汉军没有夺回龙门的打算,而秦军也没有再深入进攻二龙山突破大梁防线的意思,战事便再度陷入僵局.

    这一战唯一的影响便是秦军彻底切断了赵魏两国的联系通道,这一事件的影响,对于当时的魏秦赵三方,都没有足够的认识,唯有汉国,自有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赵魏联盟多年,赵强魏弱,赵国对魏国的影响不是一般的深入,随着龙门失守,便代表着赵国对魏人的影响,将会持续走抵,直至全部消失,而强势插入魏国政局的汉国,则在一系列的军事,民政的行动之中,稳步提升着自己对整个魏国的影响,特别是在底层的民间.

    租借区内的土地整改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原先大量无地农民,分得了土地,自然对汉军感恩戴德,几个月的时间过去,这股影响逐渐扩充到了现在仍在秦人控制下的魏国区域以及仍在魏人统治下的区域,一传十,十传百,只要到了租界区内,便能分得土地并获得地契的消息如风一般地传开,大量百姓开始向租界区内转移,逃亡.短短的时间之内,租界区域内的人口暴增了十万有余,即便以汉国政府的高效,也有些吃不消如此大量的人口涌入.

    所幸的是,汉国别的没有,土地却多的是,从这些人当中,选择一部分移民至汉国本土,有效减轻租界区域内的压力,便成了汉国近段时间的工作重点.

    高远不怕人多,就怕没人.辽东半岛和河套地区,孙晓一直在要求迁移更多的中原人丁进入,刚刚从秦国掳掠来的数万人口投入到辽东半岛,水花都没冒一个,便全部消化了下去.

    想起孙晓的报告,高远的心中不免美滋滋的,这些秦人一路被押送到辽东半岛,一路之上,如丧考妣,逃亡的不在少数,背井离乡的恐惧深深地笼罩着这些人,但当他们抵达目的地,看到为他们建造的房屋,备制的农具,耕牛,还有分给他们的大量的土地以及土地文书,一个个却是惊愕之余后又转为狂喜,这些文书只需要他们签名之后,那些土地便永远属于他们.

    土地是不需要钱的,他们要付出的只是房屋,牲畜,农具的费用,而且可以借贷,负责在当地借贷的不仅仅有官府,还有四海商贸刚刚在那里开设的钱庄,利率极低.

    随着当地政府关于赋税政策的一步步宣讲,这些秦人唯一的一个感觉便是一跤跌到了蜜罐里,在秦国,他们中只有极少数人有自己的土地,而且沉重的赋税将每一个人压得抬不起头来,与那里比起来,这里不谛是天堂.

    如果说唯一的不足,就是这里的外族人太多了,听说双方之间不时会发生冲突,不过先到的人告诉这些后来者,这里的军队,会保护移民的安全.

    几万移民没有费多大功夫,便在这里开始安居乐业,春耕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始,没有那一个农民会荒废这一段宝贵的时间.每每这个时候,这些定居下来的原秦人,就不由得替那些在途中因为逃亡而被斩杀的同乡感到极大的不值.可是当时虽然汉军极力宣扬这些政策,谁敢信啊?

    世事如此离奇,有时候,天上当真掉馅饼啊!

    这便是这些新移民的最真实的感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