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四十一章:煌煌汉威(65)(书号:13651

第九百四十一章:煌煌汉威(65)

作者:枪手1号
    直起腰来,看着田间的老的老,小的小,再看看这偌大一块地,李伟民心中忽生恻隐之心,伸手招来了十几名护卫,挥了挥手,也不说话,自己将衣襟下摆往腰间一系,弯腰便抄起了那老汉手里的锄头,挥臂便干了起来.

    那老汉吃了一惊:”大官人,使不得.”

    李伟民呵呵一笑:”老人家可能不知道,我老家在积石郡,家里父母也都是务农的,我在家里干农活也一直干到十五岁,后来进了学,才没有做过了,这些年过去了,或者有些生疏,但绝对是能干的.”

    “怎敢劳动大官人?”老头搓着手,不安地道.

    “在我们大汉国,官员在农忙季节下乡去帮助农忙,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您要是有这废话的功夫,还不如敢紧去找一些农具来,我们这里有十多个人呢,用不了半天功夫,便帮你将这地锄好了.”

    十几个护卫涌了上来,几个从女人手中抢过锄头,抡开膀子便干了起来,另两个则走到老头面前,要求他赶紧带着他们去找来农具,县令大人既然决心要替这一家干完再走,那就得抓紧时间了.

    十几个汉子抡起锄头在田里忙活起来,他们都正是年青力壮的时候,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家里的壮劳力,这点小事自然是不在话下,小半天功夫,这几亩地便被锄完,打理清楚,这些人都是行家,自然是干得又快又好,这一家老小反而没事做了,老妇人赶紧和媳妇跑回家去,烧了一大壶开水提过来,两个小子却是跟在十几个大兵身边,好奇地盯着他们身上带着的那些装备,即便是在田间劳作,这些护卫也没有放下自己的武器.

    将最后一垄土地收好,李伟民已是汗透重衣,将锄头放下,伸了伸手臂,大笑道:”多年没有动过农具了,倒是有些腰酸背透,不过真是痛快.”

    “大官人喝碗水吧!”老头赶紧端了一碗水送过来,李伟民也没有什么读书人的矜持,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地吞了下去,漏下来的水将衣服前襟都打湿了.

    一家人都好奇地盯着李伟民和他身后那些喝水的大兵,很显然,这些人打破了他们一向对官府的认知,半晌,老头才道:”这位大官人,您和我以前见过的官老爷不一样呢!”

    “有什么不一样的?”李伟民哈哈大笑道.

    “以前的那些官老爷,也下乡来的,不过他们都远远的站着问我们几句也就罢了,倒是为了招待他们,我们倒也费尽心力,过去大家其实挺怕官老爷们来的.”老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那是过去,咱们大汉国的官不是这样的,以后看见咱们大汉国的官,不要怕,他们都和我差不多.”李伟民指了指身后的大兵,”这些士兵以后或许你们还会看见许多,但尽管放心,他们军纪森严,假如有人为难你们,尽管去县衙里头告状,县里会为你们作主.”

    “可不敢劳烦县老爷,那可是大官儿,一天要管多少大事啊,哪有空理会小老儿的这些事!”老头道.

    一名护卫大笑起来,将手里的碗递还给老头,笑道:”这位老人家,济原县的县尊大人,可是已经替你挖了半天地了.”

    老头眨巴着眼睛,看着这名护卫,没太明白他的话.

    护卫指了指李伟民,”这位大人就是济原爷的县尊太爷,你明白了吧?”

    老头儿的脸瞬间白了,平素见着县里的衙役班头那都是要高高的供起的,今天县老爷竟然帮自己锄了半天地,两腿一软,便要跪下去.

    “老人家,千万不要!”李伟民笑着抓住老头:”咱们大汉国的官儿都是这样,汉王他老人家说过一句话,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地薯.好了,活儿干完了,今天我还有几个地方要跑,告辞了.”一拱手,转身招呼护卫,上了大路,竟自扬长而去了.

    看着这群人离去,老头的儿媳妇仍然有些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公公,这真是咱们济原县的县尊大人吗?”

    老头的眼睛有些迷茫,半晌才道:”这老天爷真是开眼了呐,给咱们济原派了这以一个好官儿来,以后的日子可有奔头了,刚刚他说他们是大汉国?”

    “嗯,公公,他还说,他们大汉国的官儿都是这个样子呢,还让咱们不要吃惊.”儿媳妇低声道.

    “大汉国,大汉国!”老头喃喃地道:”希望以后一直是大汉国管我们吧,大魏的官儿,还是不要回来的好.”

    道路之上,护卫看着边走边揉肩膀的李伟民,笑道:”大人是读书人,这下子可要吃些苦头了.”

    李伟民摇摇头道:”年少是常做的,多年不做,倒真是不行了.”

    “大人可真是高明,这一来,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多久就会在济原传开,尽收人心,简直就是小事一桩.”护卫赞叹道.

    李伟民停下了脚步,”今日这事儿,倒不是为了什么人心,看到这一家,我只是想起了我少年时的往事而已,这济原,像这老头一家的情况只怕不少,回去之后,要尽快地做一个统计出来,县乡都要想办法组织起一些人去帮着这些人种田,免得误了春耕.”

    李伟民回到济原县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这一趟下乡,他整整去了大半个月,好在县里的主薄,县丞都是从辽西抽调过来的,业务娴熟,县衙事务倒也处理得井井有条,只是累积了大量的公文需要李伟民批复.

    刚刚踏进衙门大门,看到李伟卫的主薄全黎已是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迎了上来:”大人,您可回来了!”

    “有什么急事么?”李伟民摊开手笑道:”县里这些事,还有你全主薄处理不了的?”

    “如果仅仅是公务也就罢了,是魏国派来的那个县令到了,天天到衙门来坐着,问东问西,还想插手县务,烦都烦死了.”

    李伟民眉头一皱,”这么不识相?”

    “还在里头坐着呢!”全黎指了指县衙大堂,小声道.

    “走,瞧瞧去,是何方神圣,让他们来是汉王给他们面子,识相的话就好好地一边呆着,少不了他吃喝,要是不识相,瞧我不整治死他!”李伟民哼了一声道.

    全黎顿时喜笑颜开,这位李县令可不是那些读死书的呆子,少年时千里流亡,啥没见过,手段辣着呢.”您先不洗洗去,这样子可真是有些失礼呢!”

    “你刚刚不还说公务一大摊子事么,洗澡有什么着急的,先将手头上的事处理了再说.”李伟民大步向着县衙大堂走去.

    县衙大堂的两边便是主薄与县丞,县尉等的衙房,此时这些地方都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人群,就在全黎去迎接李伟民的这一会儿功夫,在他的押房之外,已是等了好几个人,倒是大堂,空无一人,因为李伟民不在,这里也就冷清下来,走进大堂,李伟卫一眼便看见一个穿着大魏县令官服的中年人,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哪里,白白净净的一个家伙,大堂内除了此人现他身后站着的两人,再无旁人.

    “李大人,这位是丁俊康丁大人!”全黎笑着介绍道:”是从魏国大梁来的.”

    “嗯!”李伟民点点头,向着那个正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自己的丁俊康一拱手道:”在下李伟民,现暂为济原县县令,丁大人远来辛苦了.”

    丁俊康眼中露出讶异的神色,眼前这个浑身泥浆,满脸黝黑的家伙,竟然就是大汉国派在济原县的县令么?

    “李大人,这是……”他一脸疑惑地看了一眼旁的全黎,显然有些怀疑.

    “哦,本县刚刚下乡去视察了一下春耕情况,失礼了!”李伟收淡淡地解释了一声,”关于丁大人的事情,我大汉已经下了公文,本县也知道了,这济原县衙丁大人哪里都可去得,不过丁大人如果要出去,最好是带上县里的护卫,免得有什么意外.”

    县衙里哪里都可去得,言下之意,却是能去的,但实际事务就不关你事了,丁俊康张张嘴刚想说什么,李伟民却已是撇开他向着大堂正中走去,”全黎,不是说公务很多么,让他们都赶紧来,该处理的必须要发上处理掉,耽搁不提的.”

    “是!”全黎忍着笑,转身便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忽啦啦便涌进来一大群人,人人手中抱着一叠文书.李伟民就这样浑身脏兮兮地坐在大堂公案之上,挥毫泼墨,以极快的速度处理着一项项公务.而来来往往的官吏们,也将一边的丁俊康当作了不存在一般,来去匆匆,连看也懒得看一眼.

    这一境况让丁俊康的眼皮子一阵乱跳,想要发作,但一想起来时上官的训话,便又生生地忍住,耐着性子坐下来,想等李伟民处理完公务之后再与他叙话,岂料李伟民半个月不在,这公务倒当真是堆集如山,一时半刻又如何能处理完?

    这一等,可就等到了入夜十分,当李伟民处理完最后一件公务,伸伸懒腰站起来,丁俊康也早已坐得腰酸背痛,赶紧站起来想要说话,不料李伟民却抢先一步:”丁大人辛苦了,全黎,替我送丁大人先去休息,我也乏了,这些日子可真是腰酸背痛腿抽筋,先得去洗一洗了,丁大人,失陪,失陪!”丢下这句话,李伟民扬长而去,只气得丁俊康险些一个倒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