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三十五章:煌煌汉威(59)(书号:13651

第九百三十五章:煌煌汉威(59)

作者:枪手1号
    齐国,饶安县城.昔日平静的海边城市如今已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来自海上的盗贼红巾军大规模上岸,一举攻陷了饶安县城.

    红巾军,一股来历不明的海盗,自去年突然出现之后,以雷霆扫**之势,将横行于海上的十数股海匪尽数剿灭,将残余的海盗纳入麾下,势力大涨,以蓬莱岛为基地,不断侵袭齐国本土,饶安便首当其冲.

    饶安县令冯烨起初并没有将这股海盗当回事,海上盗匪众多,来无影去无踪,但也只是侵扰沿海乡镇而已,每每掳掠一把之后即退走,很少有占城掠地的行为,他们在海上极难对付,但到了岸上,又如何是装备精良的齐军的对手?

    在饶安,为了防备海上的这些盗匪,可是足足驻扎了一千人的齐国正规军,由一名偏将带领,冯烨的大意终究酿成了苦果.

    腊月二十八,正是腊八粥节气,整个县城都在庆祝节日的时候,突然传来红巾军再度上岸劫掠的消息,冯烨当即与驻扎在饶安的齐军偏将吴泉商议之后,由吴泉率部前去迎击,将对手重新赶下海去.

    但吴泉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整整一千齐军,在靠海镇中了红巾军埋伏,全军覆灭,而歼灭了这股齐军之后,红巾军长驱直入,直逼饶安县城,三天之后抵达饶安,而饶安因为这一千镇守的齐军被歼灭,几乎没有兵力可以抵抗对手,红巾军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便冲进了饶安县城,俘虏了饶安县令冯烨.

    “冯县令,我且再问你一句,降还是不降?”白羽程高坐在县衙大堂的大案之后,两只腿高高地翘在桌面之上,手里的大刀啪啪地拍着桌面:”降了,你还是这饶安县令,不过换一个主子而已,不降,你的脑袋可就要悬到城门上去了.”

    “贼子!”冯烨双眼冒火,”休得猖狂,待我大军抵达,尔立成墼粉,死无葬身之地.想要我降你等海贼,做梦!”

    白羽程哈哈大笑,两腿一收走了下来,刀鞘伸出,抬起冯烨的下巴,”大军?你们哪来的大军?田大公子和田二公子两个打得你死我活,现在齐国境内能抽调的军队,基本上已经被抽调一空了,从哪来的大军来打我?冯县令,你这是在做梦吧?”

    冯烨一愕,盯着眼前这个海匪,一个在海上飘流的贼徒,怎么知道齐国现在的境况?

    “齐国内乱,民不聊生,千里沃野,荒芜人烟,我红巾军立志拯救苍生,救民于水火之中,这才举义旗,起大军,所过之处,民众夹道欢迎,分田均赋,人人称道,怎么样冯县令,有没有兴趣与我一齐共襄盛举?”白羽程笑道.

    “呸!”冯烨一口浓痰吐了过去,”想要我降贼,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白羽程身子一侧,不无可惜地道:”倒也是个硬骨头,可惜了,来人,拉下去,砍了他的脑袋,挂在城门之上.”

    两名卫兵拖起冯烨便向门外走去,一路之上,冯烨骂声不绝,白羽程嘿嘿一笑,转身走到墙上悬挂着的地图.

    齐国两位公子熬战不休,不断地征发壮丁加派赋税,老百姓在以前的税赋基础之上,不但要承担骤然增加的军赋,更要承担田家二位公子给大汉王高远的赔款,短短半年时间,便不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齐国国内的矛盾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而在蓬莱岛上休整了近半年的白羽程,则抓住了时机,在大年将至之时悍然上岸,一举攻占了饶安县城.

    占了饶安,他的部队便在陆地之上有了一个立足点,饶安距海极近,如果齐军大举来攻,自己则可退入大海,如果小部来围剿嘛,那自己可就不客气了.

    齐人不知自己的底细,便像这一次的吴泉一样,自认为有一千正规军便能轻松地吃掉自己,殊不知自己率领的部队中,有超过五百人的特种大队,这支部队即便在征东军中,也是最为强悍的一批人,再加上这半年来收伏的海盗,以及收留的一些百姓,总人数早已过了三千人.吃掉吴泉那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大哥!”外头传来喊声,满脸横肉的虎头飞一般地跑了进来,”魏胡子又在纵容部队在城中烧杀抢掠,横刀的部下去制止他,他居然打伤了横刀的人,现在横刀将他围住了,两边对峙起来了.”

    “狗娘养的,又将老子的话当做了耳边风!”白羽程恼火地挠挠脑袋,”走,去看看!”

    魏胡子叫魏志文,原来亦是海上最强的一股海贼,与白羽程数场大战之后,被打得大败亏输,而白羽程也看上了他骁勇善战,麾下操舟的本事也是一流,便将他招揽进来,不过此人当盗匪日子久了,视人命如草芥,每每劫掠一地之时,他带领的人总是杀得血流成河.

    对魏志文这类人,白羽程暂时不可能告知他自己真正的身份,当然不能用军纪来约束他,是以每次只能喝斥,这家伙却是阳奉阴违,事过之后,立即便将自己的叮嘱当成了耳边风,这一次怎么与横刀杠起来了?

    要说起来,白羽程,虎头,横刀亦是马匪出身,但加入征东军日子久了,耳闻目濡,征东军的军风军纪早已经浸到了骨头里,对这种行为自然是看不惯.

    两股人对峙的地点在城西一幢宅子里,从外观上看,这幢宅子的主人家境不错,白羽程大步跨进院子,看见横刀带着一标人将魏志文一干人围在中间,而在院子里靠近大门的地方,几个人倒在血泊之中,其中竟然有妇孺孩子,而在门内,居然有数个衣衫不整的女子仰面朝天地倒在八仙桌上,颈间刀痕宛然,显然也是死了.

    白羽程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首领!”看到白羽程过来,魏志文如同看到了救星,横刀太过于凶悍,手下也一个比一个骠悍,他实在不是对手.

    “怎么回事?”白羽程沉声问道.

    “我的手下在这里做得过火了一点,横刀便不依不饶,非得将他们弄出来砍了,首领,请饶过他们一次吧!”魏志文凑到了白羽程面前,小声道,”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是不是?”

    白羽程嘿的笑了一声,一把扯过魏志文,走到一边,盯着他半晌,直将魏志文看得心里发毛,这才道:”魏胡子,你说说,自从你跟了老子以后,老子对你怎么样?”

    “好,很好.”

    “的确是很好,有了好的兵器,老子先给你,有了盔甲老子也无给你补齐,你的麾下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以前咱们是匪,老子也就叮嘱你几句,不要做得太过火,但这一次我们上岸的时候,怎么说来着?”白羽程冷冷地道.

    魏志文顿时苦了脸.

    白羽程回首,指着在远处城墙上飘扬着的红巾军大旗,”那上面写着替天行道.狗日的你就是如此替天行道么?上岸之后,老子可是当着你们的面,宣布了军规军纪的.”

    “首领,我知道他们做错了,下不为例,好不好?”

    “没有下一次,魏胡子,你要是还想当你的匪,那你现在就带着你的人走,我不留你,但下一次碰上,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你要是还想跟着老子奔个前程,那就亲自去拿下这些滥杀的家伙,砍了他们的脑袋,我们还是兄弟.”白羽程拔出腰里的佩刀,夺的一声掷在地上,入地半尺有余.

    魏志文一下子呆了,脸上胡子抽搐着,看着白羽程,眼神显得挣扎之极.自从跟了白羽程,他看到了白羽程强大的实力,十数艘战舰,训练有素战斗力强大的士卒,他们用的武器虽然全都是齐人制式,但比齐国正规军所用的要好得太多,所有他看在眼里的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这位大首领背后的后台强大无比.而平素,白羽程也曾不无暗示地跟他提起过身后有一位强大的人物在持持他,跟着他,或许真能摆脱海盗的名头,有一个好的前程.

    “魏胡子,你自己选吧!咱们真要成事,就得严明号令,军纪森严,令行禁止,否则迟早我们还得被人赶下海去当海匪.”白羽程厉声道.

    “我跟大当家的走!”魏志文一咬牙,伸手拔起了白羽程插在地上的刀,转身走过去,在他身后,白羽程做了一个手势,横刀立即率人让开一道路来.

    “头儿!”几个吓得魂不附体的前海盗迎了上来,魏志文突然挥刀,卟哧卟哧数声响过,三个迎面而来的海匪脸上的笑容还未凝结,便已经尸横就地.

    “好.”白羽程脸上露出笑容,走过去揽住魏志文有肩膀,”魏胡子,这才是做大事的样子.”抬起头来,看着院子里黑压压的红巾军,”大家都记好了,军纪不可违,违者杀无赫.现在我们不是海贼,我们是红巾军,替天行道的红巾军!”

    “喏!”院子里,所有人无不凛然遵命.

    “横刀,马上发布安民告示,安抚城内民众,这饶安,便是我们的第一个据点了,以此为起点,我们将横扫整个齐国.”白羽程豪气干云地道.(未完待续。↑頂點小說,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