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二十七章:煌煌汉威(51)(书号:13651

第九百二十七章:煌煌汉威(51)

作者:枪手1号
    大雁湖的生鱼片再味美,又如何比得上自己在齐国之时的起居八座,一呼百应?抛开这些不说,现在齐国内战不休,外部豪强虎视眈眈,楚人磨刀霍霍,占领了临沂之后,正图谋再次进攻莒都,而征东府高远其心,早已昭然若揭,借着两个儿子之间的内战,左右逢源,不断地勒索,而田富程与田远程却又不得不咬着牙,给征东府送去大量的银钱以换取他的不干涉,等到高远将他们榨得差不多了,两人也打得精疲力竭的时候,征东府的大军恐怕也就会适时开进齐国了.

    齐国亡国,从现在开始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味同嚼蜡地吃了一点生鱼片,田单回到自己在大雁湖畔的住所,平心而论,高远在一应日常所需之上,并没有丝毫地慢待他,自己的居所,与周渊比起来丝毫不差,八进八出的大院子,空旷的让人心中发慌,这里面,除了自己,其它的人,上至名义上保护自己的护卫,下至开门的门卫,烧饭的伙夫,无一不是来自征东府监察院的监察卫,这些人虽然穿上了平常人的服饰,但举手投足之间的那一份与常人明显不同的气势却仍然瞒不过田单的眼睛.

    当然,对方也不屑于瞒他,而派驻在他这里的,恐怕都是监察院里的好手.他们平素照看,监管自己,同时,也会将有所露所图谋的外人隔绝开来.

    在这大雁湖畔,除了自己与周渊,另外还有不少的空闲着的同样大小的房屋,也不知将来会住进一些什么人来,但至少身份肯定不会低于自己与周渊吧!这里快成了高远放逐被他击败的对手的流放地了,高远此人,心胸倒也真是宽广得很,并不忌惮于将曾经的大敌养起来,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又何尝不是高远另一种炫耀武功的方式呢?

    登上院落里的一座小楼,站在这里,视野能够看出很远,距离大雁湖畔数里之外,便有一个一个的村落,那些地方住的尽是征东军的军人以及他们的家属,军人征战,家属则在这里开荒屯田,而更远一些,便是大雁郡的核心,大雁城,征东府历时数年,在这里建起来的这一座大城,规模不下于他们的政治经济中心积石城,外观与积石城可是如同孪生姐妹一般,积石城曾经以数千之众,顶住了燕国檀锋周玉当年数万人的攻击,大雁城自然也差不到那里去.

    征东府正是凭借着大雁城的存在,牢牢地控制住了河套地区,以大雁城为中心,影响辐射到大草原,以及东胡地区.而辽东都护府的衙门,便设在此地.

    大雁城,正在成为河套地区另一个繁华之地.

    田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服高远,在短短的不到十年时间里,白手起家,竟然创下了偌大的基业,积石城,大雁城,以至于先锋城,统万城,这一座座城池的存在,将以前中原国家根本无力顾及的大草原,辽东尽数控制到了手中,这些地盘加起来,征东府控制的区域,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之上地域最大的一个国家了,只是因为人丁的稀少,这才限制了征东府的力量.

    跟随自己被俘的那七八万齐军,便有很大部分被分到了河套地区开荒屯田,现在正值冬季,征东府却也没有让他们闲着,这些齐军正在修建大雁城至统万城,先锋城的驰道.宽达十余米的驰道,可以并行两驾马车,先以石块打好垫层,再往上面填好三合土,以石碾子压平,这样的道路,即便是梅雨季节,仍然坚硬无比,田单可以想象,当这条路完工,大雁城的兵马开往统万城,先锋城,所需的时间,可以缩短一半,而且不管是什么天气.而且当这条路完工之后,来自东胡的物资可以更快地从这里转运,而不必翻越茫茫盘山,更是节约了大量的成本.

    前些天听周渊说起,征东府在辽东半岛发生了大量的铁矿,铜矿,煤矿,现在正在准备开采,而这些矿藏的开采,也无疑将是征东府的实力再上一个新台阶.

    或许这个世上,只有秦人能够阻挡高远的脚步了吧.至于楚人,虽然地广物薄,但一向保守,孱弱,如何是如狼似虎的征东军的对手?

    他垂下头,自己或者真要在这里终老了吗?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田单默默地坐在窗前,凝视着远处的村庄,灯光渐渐亮起.

    “田相,该用晚餐了!”外面传来仆从恭敬的声音,来到这里,自己唯一能带的,便是两个跟随了自己多年的老护卫了.

    时近中宵,田单却无法入眠,自从来到大雁湖畔之后,他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作息规律的日子,身子骨不断没有垮下去,反倒是胖了一些,但今天,他却失眠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周渊对他说过的话,田远程想救他出去,田富程想要他死,而现在征东府忙着立国,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开交,所以这二位公子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动一动.

    当真是天真,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征东府控制最为严密的地区,比起积石城更为严密,积石城是政治经济中心,征东府不可能扼制别有用心的人混进去,而现在的大雁城,却实实在在是一所军事要塞,住在这里的,要么就是征东军的军人与家属,要么就是屯垦的百姓,但这些自愿而来的百姓,却是征东府的死忠,其它的,都是俘虏,受到严密看管的俘虏,别说是一个生人,只怕便是一匹生狗闯到这里,也会让人看出端倪,来这儿不管是救自己还是杀自己,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田单并不恼怒于田富程的忤逆犯上,相反,如果自己处在当初田富程的位子之上,自己也会那么做,但他现在却很痛恨两个儿子,两人都没有大局观,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而不自知,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连这个也没有弄明白,如何能够撑得起齐国?

    外面突然响起了弓弩的呼啸之声与喊杀之声,他呼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与此同时,住在外间的两位贴身护卫也冲了进来,紧张地守在田单周围.

    田单推开窗户,可惜虽然能听到声音,却看不见情形.

    “没什么好担心,不管是来杀我的,还是来救我的,都不可能成功.”田单形容诲涩,低声安慰着两名老兵.

    “是大公子或者二公子的人?”一名老兵声音低沉地问道,脸上满是激愤之色.

    “不管是谁的,都不重要!”田单叹气道,”都是来得去不得.高远将我放在这里,岂是没有缘由的.”

    外面的纷战极为短暂,转瞬之间,田单所住的这个院落里便亮起了火把,一队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那是大队的监察卫,而在他们中间,被五花大绑捆着两个人,看着那些监察卫手里染血的钢刀,其它人只怕已经魂归地府了.

    “田相受惊了,来行刺的刺客我们已经拿下,这里已经安全了.”外间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田单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下监察院易彬,来大雁湖公干,却不想发现了有齐人预谋刺杀田相,倒是让我捡了一个功劳.”易彬微笑道.

    易彬,负责监察院暗司的大头目,主管的便是暗杀,刺探等事,他岂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大雁城,当然是在这个时候,专门来处理这些事情的.

    “来人,将这两个头目拖上来,让田相过过目!”易彬挥手道.

    两个满身浴血的人被拖了上来,按在田单的面前,两名监察卫抓住头发,向上猛地一揪,将两人的脸抬了起来.

    “田丰,是你!”田单惊讶地叫了起来,此人是田富程的贴身护卫,武功高强,一向最得田富程倚重,田富程连他也派了出来,可见的确是想让自己死了.”老二就这么想我死么?”

    田丰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田单,嘶声怒吼道:”田相,你为什么不去死?你是想将齐国拖垮么?你死了,一切就会好起来的,你知道吗?你活着,现在已经是齐人的累赘了,你为什么不死?”

    田单如遭雷击,一下子僵立在当地,耳朵之中只是传来田丰的怒吼.

    你为什么不去死?

    是啊,我什么不去死,我死了,田富程再无顾忌,那些担心自己有可能回去而报复的人,说不定就会转而支持田富程,毕竟在军略之上,田富程是要强于老大的,齐国也许现在需要一个军事狂人,而不是一个治政高手.

    易彬冷哼一声,走上前去,反手一掌,敲在田丰的脑袋之上,田丰闷哼一声,脑袋立时耷拉了下来.

    “拖下去,带回蓟城.”易彬吩咐道.

    看着呆若木鸡的田单,易彬冷笑着走到他跟前,”田相.”看着田单毫无反应,易彬提高了音量,再次叫了一声.

    “什么?”这一次,田单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本人这一次来大雁湖,的确是要来看看田相在这里过得如不如意,当然,还有一些事情,也可以与田相通报一下.大公子刚刚向征东府缴纳了第二期的两百万两银子,所以,我们也如约会再释放五千齐军回去交给大公子.”

    田单脸色一白,很显然,征东军如此大方再释放五千齐军回去,肯定是因为老二在战场之上占了上风,所以征东军要维持齐国的均势.

    “另外,我们征东府刚刚与秦人打了一架!”易彬皮笑肉不笑地道:”不过结果可能让田相失望,秦人被我们打得大败亏输,秦人大将军路超因此获罪,被拿回了咸阳问罪,而我军自山南郡出兵,更是高歌猛进,打得王剪龟缩在九原郡城不敢出来,如果不是秦人赔偿了我军大笔银两,九原郡就要变成我们的了.现在秦人与我们签定了和约,双方约定,互不侵犯,所以,我们的十数万大军现在可是闲下来了.”

    看着田单越来越苍白的脸色,易彬嘿嘿笑道:”所以,田相您现在应当想着怎么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才好,您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征东军可就只能提大军入齐了,我们的军队,向来是闲不住的,一闲,便会手痒.”

    田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易副院长的话,我记住了,我会好好地活着.”

    “那就好,哦,对了,大年初一,我征东府正式建国,来时都督让我知会您一声,我征东府新立之国号为汉,大汉王朝,您的二位公子我们都邀请了前来观礼,两位公子在蓟城碰面,想来也是一件极妙的事情.”

    易彬大笑起来.(未完待续。+頂點小說,www.23wx.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