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二十四章:煌煌汉威(48)(书号:13651

第九百二十四章:煌煌汉威(48)

作者:枪手1号
    随着大年的逼近,蓟城也显得愈发繁忙起来,越来越多当初逃难而去的人回到了蓟城,使得蓟城稍稍恢复了一些生气,战争造成的伤痛虽让让蓟城伤痕累累,但百姓的自愈能力,却总是十分强大.四海商贸倾尽全力,保证着蓟城的一应所需的供应,商人们从各地云集而来,蓟城里繁华的商业开始有恢复元气.

    蓟城王宫的改造已经基本完成,损毁的部分被修葺一新,宫殿的颜色以明黄和朱红为主打,高远在上一世的时候,曾经专门去游玩过故宫,那宏大的宫殿曾让他无比惊叹,来到这世间多年,上一世的记忆十分模糊,不过他知道,这蓟城王宫比起故宫来,显然差了一止一个档次,不论是规模还是辉宏,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等自己统一整个中原之后,一定会在重新打造一个万年都城,屹立不倒,站在高处,看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新家的宫殿群,高远在心里道.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之声,高远回过头去,看到自己的贴身侍卫何卫远正满面笑容地一路急跑了过来,”都督,大喜,大喜.”

    “什么事将你高兴成这幅模样?”高远有些奇怪地问道,近期无战事,肯定不是前方打了什么大胜仗.

    “积石城八百里加紧送来快报,二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何卫远喜滋滋儿地道.

    “生了?”高远瞪大眼睛,”不是还要一个月吗?”

    “听说是二夫人帮忙搬动西,一不小心动了胎气,还是难产,所幸有惊无幸.”何卫远道.

    “这个贺兰燕,总是安静不下来,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是好?”高远心头一阵发凉,难产,在这个时代,可是分分钟要人命的.

    “老天爷保佑!”一边的宁馨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天啊,难产,也亏得是燕子身体好,换个人,只怕就坏了,恭喜大哥,后继有人,又添了一个小子.”

    高远哈哈一笑,手一伸将宁馨揽进怀里,”现在可就剩下你了,什么时候给我再添个一儿半女啊?”

    宁馨没想到高远的思维跳跃得这么厉害,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想要挣脱,但以她那点小力气,哪里是高远的动手,挣了两下,却是连一点距离都没有拉开.

    “有人在的.”

    “你是指卫远吗,如果连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那还能当我的亲卫吗?”高远笑道.

    宁馨偏头看时,何卫远早已转过身去,就这点儿时间,他居然已经快要退到一边的拐角里去了.

    “说起来,你在我身边的时间,可比他们两个都要长,可不能落后了哟?要不要今天晚上我再加个班?”高远调笑道.

    宁馨脸透红,”晚上人家还有事情呢,这些天,不是按照你的安排,一直在接见那些从各地来蓟城的原燕国贵族么?今天晚上昆州,沧州两地的几位颇有影响力的大家族的夫人会来拜见我,可没空理你.”

    高远干咳了一声,”那就早点打发了他们.”

    “那怎么行?”宁馨笑着戳了戳高远的胸膛,”咱们现在在这些地方连驻军也没有,统治地方,离不开这些当地的豪绅贵族,他们既然奉召到了蓟城,自然不能冷落他们,你要去见他们的家主,我则去招待他们的女眷,只怕一顿酒你是跑不了的,以你的酒量,只怕又要被横着招回来.”

    听到宁馨调笑自己的酒量,高远不由有些苦恼地抓抓脑袋,”喝酒,于我而言,当真是一件苦差事,你倒是海量,可总不能将你拉出去将他们灌翻.”

    看着高远的窘相,宁馨得意地咯咯笑起来.

    “高大哥,燕姐的儿子,你也应该想个名字了吧?”

    “老大叫致远,老儿就叫明志吧!高致远,高明志,你觉得怎么样?”

    “宁静致远,淡泊明志!”宁馨微笑道:”不错.”

    “当然不错!”高远笑道.

    “回去吧,此刻消息只怕已经在蓟城传开了,今天晚上的酒宴,你恐怕还要多喝几杯了.”宁馨笑道:”要不要我提前将醒酒汤备好?”

    “我在外头被人灌,你在里面不妨也给我狠狠地灌灌那些人,算是给我复仇.”高远咬牙切齿地道.

    宁馨大笑起来,”那些可都是妇人,我可下不得手去,再说将一些贵妇人一个个抬出宫去,未免不好看,您啊,还是息了这个心思吧!”

    高远痛苦地咂咂嘴巴,伸手挽了宁馨,向着宫内走去,今天晚上这顿酒宴,自然是跑不了的,来自昆州和沧州这两地的豪绅贵族与实际统治者来向自己输诚,自己总得给面子不是?能不动刀兵便将这两地纳入囊中,乃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昆州莫仁,沧州李灿,有些忐忑的在严圣浩的陪同之下,进了王宫,宴席便摆在勤政殿当中,与他们所熟悉的那种两条长案相隔数米分座不同,在勤政殿之内,竟然摆放着一张大大的圆桌,上面已经放满了珍肴美酒,主位之上,高远正襟危坐,在他的两旁,还有数位两人并不认识的其它几人,想来是陪客了.

    “贵客光临,蓬荜生辉,欢迎欢迎!”看到两人进来,高远大笑着站起来,走向两人.

    “见过都督!”莫仁与李灿两人赶紧向前一步,双膝一软,便要跪下去.

    “不必多礼!”高远笑着一手拽起一个,将两人生生地拉了起来,”两位识大体,知大义,使得昆州沧州两地能免除刀兵之苦,乃是大功臣也.”

    “都督威名,天下尽知,都督仁义,也是无人不闻,我昆州上下,一向对都督敬仰有加,自然是如之即来,唯都督马首是瞻.”莫仁赶紧道.与李灿相比,莫仁心里还有一点另外的担心,要知道当初他眼见渔阳郡守姜大维势大,巴巴地将女儿嫁给了姜大维作填房,而且还生了一个儿子,岂料后来姜大维与儿子姜新亮反目成仇,渔阳闹起了家务,姜大维一辈子抓鹰,老来被鹰啄瞎了眼睛,竟然输给了儿子,被幽禁于别院,但姜新亮却也没有讨到好,被檀锋周玉狠狠地利用了一把,但在这其中,征东府却也插了一手,最终渔阳郡落入到了征东军之手,姜大维带着他的女儿与外孙跟着檀锋逃到了蓟城,在哪里住了下来,齐军破城,姜大维一家,全都死于乱兵之中.因为这一些原因,他生怕高远算起旧帐,那可就大大不好了,所以高远刚一开口,他就赶紧表态.

    相比于莫仁,沧州李灿就坦然得多,他与高远没有多少交集,高远传檄到了沧州,他并没有多少犹豫就答应来到蓟城,因为他自忖沧州根本就无力与征东军抗衡,只要能保证他李家的荣华富贵,其它的他并不在乎,而且看高远对前燕国贵族和地方大员并不苛待,瞧瞧严圣浩,现在高居征东军的三号人物,而周渊周太尉,以前那可是高远的死对头,现在悠哉游哉在大雁湖钓鱼,孙女儿甚至与高远的长子有了婚约,而宁馨,前燕国御史大夫,屡次暗害高远不成,但宁馨居然还成了高远的第三位夫人,从种种迹象来看,高远的确是一个胸怀大志之人,他做这些,自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向燕国所有的贵族都释放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在他的规则之下,他便能优容而待.

    “沧州上下,愿意跟着都督一路向前.”李灿的表态简单明了,而且铿锵有力,高远不仅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位体态雄伟,胖得有些夸张的大汉,只一眼,高远便断定此人可比莫仁有决断多了.

    “好,好,两位大义,来,请入席.征东军入蓟城不久,以前王宫里的厨子都不见了,高某只能从军中抓来一些伙夫,山珍海味是弄不来的,不过胜在原汗原味,豪爽大气.”高远笑着相请两人,站在高远身后的两人也躬身相让.

    “我给两位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曹天成,四海商贸的大当家.这一位亦是四海商贸的大股东之一,河间郡的负责人梅一坡!”

    梅一坡两人不太清楚,但曹天成的名头可就大了,这位看着不起眼的小老头儿,可是征东府的钱袋子,而且一儿一婿,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儿子曹天赐是征东军监察院院长,掌控着征东军黑暗力量,而女婿现在是征东府的辽东都护,控制着大雁,河套,辽东数郡之地,虽然没有了兵权,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实权人物.”

    “见过曹先生,见过梅先生!”两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向两人施礼.

    “好了,大家也都认识了,坐.”高远当先座下,严圣浩请莫仁与李灿一左一右坐于高远身侧,自己则于曹天成,梅一坡三人下首相陪.

    “这第一杯酒,我们当然要祝莫郡守,李郡守率合州军民来归,两位大义,高远敬两位一杯.”高远举起手中酒杯,道.

    “不敢当.都督大义所归,必将率领我们一统中原,建立一个独一无二的大一统的国家.”李灿高高地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

    高远失笑,这位李灿果然比莫仁要有眼光有见地的多,竟然已经猜到自己想要做些什么,”承李郡守吉言,来我们干了这一杯!严议政,老曹,梅先生,你们可得作陪.”

    六人大笑着举杯,一饮而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