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一十三章:煌煌汉威(37)(书号:13651

第九百一十三章:煌煌汉威(37)

作者:枪手1号
    没有钱,总有人.从贺兰雄嘴里轻飘飘的说出来的这句话,对于一般的普通人而言,便代表着家破人亡,背井离乡,代表着无数的鲜血与尸体.但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人有何异义,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基石,征东府现在控制着广阔的区域,但最让高层头痛的是,大部分的地区,例如大草原上的积石郡,大雁郡,河套郡以及刚刚征服的东胡区域,清一色的都是地广人稀,在这些郡治之中,除了积石郡作为现在征东府的政治经济中心,情况较好之外,其它地方,都极其缺乏人口.

    掠夺敌人的人丁,虽然暴力,但却是最为简单直接的方法,在增强自己实力的同时,也在间接地剥夺敌人的潜力,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更何况,在这大帐之中的征东府诸位将领看来,将这些秦人掳掠走,短时间内,他们或者会痛恨征东军,但时日一长,只怕他们还会感激莫名,秦国虽强,但强在国,老百姓们的日子着实是不大好过的,沉重的赋税,严苛的律法,压得普通百姓直不起腰来,想要出人头地,唯一的出路便是从军,用刀枪去战场之上去搏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但这,也代表着风尽的风险,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成功的从底层搏杀出来的将领,在他的脚下,是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同仁的鲜血与尸体.秦国朝堂,放大了这些成功者的事迹,却有意识地忽略了那些垫脚石.

    君不见,在山南郡,当初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秦人,现在都不再承认自己是秦人,而只称呼自己是山南郡人,是征东府辖下子民么?

    三天之后,公孙义的**骑兵师赶到,一万五千余骑兵立时分成了若干支队伍,四处出击,深入乡间,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掳掠,掳掠财富,掳掠人丁,然后一根绳子拴了牵回兵营.短短数天,征东军军营之内,便抢来了近三万秦人百姓.

    赵勇的代郡兵便成了押运这些秦人百姓的运输队,没有任何条件可讲,这些秦人百姓被代郡兵驱赶着向草原深处走去,他们将被遣送到辽东半岛安置,辽东半岛在东胡的统治之下多年,民族成份复杂,先前汉人在哪里地位低下,几乎绝大部分都是奴隶,这种情况自然不利于征东府的统治,但征东府辖下各个郡治几乎都缺人丁,虽然高远下令各郡按照一定比例向那里移民,但这一命令却遭到了下属不动声色的抵制,使得这一命令几乎是名存实亡,也是迫使高远不得不密令贺兰雄掳掠人口以充实辽东半岛.

    征东军上万骑兵在九原郡肆虐,九原郡城内的王剪虽然咬碎了钢牙,但却无计可施,以他现在手头的兵力,别说出城与征东军决战,便是守城,也是力有未逮,不知道什么原因征东军不攻城,但王剪自然也不会出城去送死,每日站在城头,看着越来越多的秦国子民被赶羊一样赶进征东军的军营,然后向着更远的地方出发,除了咒骂之外,几乎无法可施.

    九原郡惨败,征东军在九原郡的掳掠行为,终于让秦廷警觉起来,秦廷开始加紧了调取援兵的力度,九原郡周边的数个郡集结兵力向九原郡靠近.而征东军在侦知这一情报之后,亦停止了掳掠行动,转而开始备战.

    此时,征东军在九原郡方向已经集中了近十万人,冯发勇两万山南郡兵,赵勇的代郡兵有三万,贺兰雄麾下超过三万兵力,而北方集团军公孙义的**骑兵师有骑兵一万五千余人,从各个方面看,征东军都似乎要在九原郡发起一场对秦人的全面战争.

    秦国朝廷对此是完全没有准备的,路超在凤城的突然挺进,侵入燕国国境,并且伏击并全歼了征东军那霸所部五千余人,是奉了秦武烈王的密令,以试探征东军是否还有一战的实力,整个朝堂上下并没有多少人知晓,便连帝师李儒也被蒙在鼓里,这一冒险激进的策略所产生的后果,大大出乎秦武烈王的意外,高远的反应之强烈,应对之强硬,一下子便让秦国陷入了困境.

    李信在函谷关集结了数十万军队,但他的对面有赵国荆如风率领的大部赵军,蒙恬在秦楚边境亦是屯集大军,楚人虽然一直不哼不哈,但这个国家的战争潜力摆在哪里,如果全力动员,这个国家便是拉出一支上百万人的军队也不是不可以,蒙恬自然也不敢稍动,路超这一路大军秦军数量不多,只有数万人,但这数万人亦是秦军极其精锐的部队,辅以从韩地征召的部队,被魏赵联军牵扯,现在亦面临着征东军的攻击,一时之间,秦国竟然再出没有可以出动的强力部队,面对这种情况,秦人一边发出紧急动员令,征召兵员,一面开始讨论如何应对眼下这一危局.

    不知不觉之间,征东府,赵国,魏国,竟然形成了一个对抗秦军的联盟,而这三个国家集中所有的力量与秦人相抗之时,秦人立时便觉得吃力起来.如果让楚人瞧见了破绽,也来插上一脚的话,秦人就不是能不能统一中原的问题,而是会不会亡国灭种的问题.

    朝堂之上吵翻了天,最终一种意见占据了主流,与征东军议和,召回路超,并对他的擅知挑衅行为作出处罚,以此来换取与征东军的和解,只看征东军在九原郡的尚算有克制性的军事行动,便可以看出征东军并不想在此时与秦军交恶,爆发出大战从而便宜魏赵.

    但这只是可能之一,在秦国朝堂看来,高远年轻,好面子,以往战无不胜的高远这一次吃了一个大亏,年轻气盛必然会急于报复,如果不能妥善处理,极有可能引发双方的大战,不然征东府也不会在九原郡方向摆出十万大军来了.

    至于这一次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平息这一风波,那就要看双方在谈判桌上去讨价还价了.讨论的最后结果,是国内要积极备战,以应付不测之需,同时,组成以首辅范睢为首的谈判团,赴凤城与高远展开谈判,尽快结束这一次的突发风波.

    凤城,路超站在城头,看着远处招展的征东军大旗,那一面飘扬在最高处的,耀武扬威在风中招展的高字大旗,显得格外刺眼.

    高远亲征,随他一起而来的,是他嫡系的青年近卫军另外三个师,兵力虽然不到两万人,但这两万人的战斗力,却远非他现在的麾下能比.而九原郡方向传来的战局变化,路超已经意识到,秦武烈王的这一次豪赌,已经完全失败了.

    但王上不可能站出来承担责任,这个黑锅肯定是由自己来背.路超倒没有多少不满的情绪,这个计划他是大力支持的,除开秦武烈王当初的梦想之外,路超自己的私心,也在其中起了不少的作用,能够让高远不痛快,让他不舒服,路超便很来劲.

    来自咸阳的消息,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想到马上要离开前线,从而缺度与高远的正面交锋,路超便觉得分外遗憾.

    “我还会回来的!”他突然伸出手臂,平平地戟指着远处飘扬的高字大旗,厉声道.

    路超身边的公孙婴,神情却是异常紧张,他当然知道,秦国朝堂已经要拿路超治罪,罪名便是路超擅自挑衅,公孙氏是依附着路超而得以保全的韩国贵族,如果路超倒霉,公孙氏又能好到哪里去?在其它人眼中,公孙氏可是一块大肥肉,以前有路超罩着,自然不会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但现在路超一倒,只怕是树倒猢狲散,公孙氏也会跟着倒霉.

    “大将军,此事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么?我们可以拿出大笔银钱去贿赂咸阳的文武百官,别是不管,只要大将军还能呆在这里就可以了!”公孙婴小声道.

    路超看了一眼公孙婴,眼里有着淡淡的嘲讽,这件事哪里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如果钱能解决的问题,在自己这里哪还能叫问题吗?

    “你在怕什么?”路超问道.”怕我倒了,有人对你公孙氏不利?”

    公孙婴垂下头不语.

    “用不着担心,我此次不过是有惊无险,就算我有事,老师也不会看着我的亲人们倒霉的,不用想那么多,用心把你的事情做好,便是最好的护身符,不要给人抓着把柄.”路超道.

    “大将军说得是.”

    “这一次我回咸阳,会将母亲与嫣儿都带走.”路超道:”在咸阳置办的宅子空了好几年了,也该迎回他们的主人了.”

    勾义从下面一路小跑着到了路超身边,低声道:”大将军,范首辅他们已经到了凤城之外了.”

    路超点点头:”走,我们去迎迎首辅大人吧!”

    “可是,随行的还有黑冰台的人,带队的人是檀锋.”勾义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神色.

    “檀锋!他带队?”路超的眼中第一次露出了意外的神色,随即便笑了起来,”原来这一次押送我回咸阳的竟然是他,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有意思!”(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