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零九章:煌煌汉威(34)(书号:13651

第九百零九章:煌煌汉威(34)

作者:枪手1号
    路超原来是想利用这里特殊的地形,来好好地教训一下征东军的,而且,他也并不想因为这一个教训而影响到秦军攻击魏国的大好局面,当然,他的这一策略来自于秦国朝堂的示意,具体来说,便是出自于路超的恩师李儒之手.

    秦国希望试探征东军的反应,而路超则想利用这个机会,让高远尝一尝自己的手段,先出一口恶气.前期一切顺利,征东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大举进攻魏国,打得魏国喘不过气儿来的当口,竟然提师出凤城,五千征东军的覆灭,让路超认为征东军也不过如此,在行军,探路等大军必备的一些行为准则之上,根本就不像是一支强军.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这支军队的确还算能打,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直到这一次见识了征东军青年近卫军的战斗力,见识了对方拿下金银锋,武陵锋的智计,果绝以及高人一筹的战斗力,路超知道自己先前的认识完全是错误的.

    金银锋一战,秦军五千驻军,逃下来的不过二千余人,现在秦军将领勾义与周玉两个还在互相攻击,周玉说勾义擅杀他麾下士卒激起兵变,勾义则说周玉想要投敌叛变,路超心中早有计较,说周玉想要投奔征东军这是不可能的,周玉只怕就是去当一个流窜的山匪,也绝不会去高远哪里,这事儿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问题,不应该让秦军与刚刚归顺而来的燕军同时驻扎在山头之上,也不应该存着还想试探一下周玉的心思,将他派上前线,最好的做法,则是将周玉派到对魏人的战场上去.

    当然,路超是绝不会认错的,而眼下,他也必须处罚这两人其中的一个,否则权威不存,处罚谁呢?当然不可能是勾义,勾义是秦人,是自己麾下大将,而周玉只不过是一个苟颜残喘的降将而已,这个黑锅当然是由他背最好了.

    “周将军,我是绝不会相信你有投敌之心的.否则,此时你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路超的语气很轻柔,但周玉是何许人也,这样的脸面,这些年,他也不知多少次在下属面前做过,知道路超接下来必然是语气一转,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

    降人,自然就得有降人的觉悟,周玉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但是!”果然,路超语气一转,”勾义将军处决动摇决心的士卒并没有错,而这个决定本应当有你作出,如果你适时作出了这个决定,我相信,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周玉沉默片刻,”末将知罪,请大将军责罚.”

    路超摇摇头:”周将军,你身份特殊,我却是无法处罚你的,只能将你送回咸阳,由王上亲自裁决,不知周将军有什么想说得没有?”

    周玉脸上露出一丝红潮,自己身份特殊!这是路超对自己*裸的羞辱,他用力地握了握拳头,再次沉默了片刻:”没有,一切按大将军安排!”

    “那好.骆谷!”大帐一角之内,被称做骆谷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大将军请吩咐!”

    “便由你负责,送周将军前往咸阳吧.”路超道.

    “是!”

    “记住,在大王没有作出裁决之前,周将军仍是我大秦的将领,不在折辱,不得慢待.”路超特意叮咛道.

    “末将谨记!”

    骆谷走到周玉身边,”得罪了,周将军!”一伸手,取下了周玉腰间的佩刀.

    周玉仰天长叹一声,转身向外走去,骆谷紧紧跟着他出了大帐.

    “大将军,这等降人,根本不能信任,那些降卒,也不能再放在军中,以我之见,不如杀了干净!”勾义恶狠狠地道.

    “住嘴!”路超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此事若不是你处理失当,岂会恶化到这一地步,为将者,不识时务,不明下情,只知一味以威镇之,岂能事久,这一次是有周玉给你顶缸,下一次,难不成你还有这等运气?再若发生这样的事情,以我大秦律法,军法,神仙也救你不得.”

    勾义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呐呐地道:”多谢大将军回护.”

    路超哼了一声:”你随我也好几年了,也是战功显赫,有大功于秦,我自然要维护你一二,但勾义,你记好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但有下一次,也不用来见我,自己抹了脖子吧.”

    “决不会,决不会.”勾义赶紧对天起誓,指天画地,绝不会再犯.

    路超轻叹一声,勾义是员猛将,但也仅此而已,杀心太重,是他最大的弱点.当初打下韩国时,如果说自己的名字让韩国上层闻之胆寒,勾义在韩国,则是能止小儿夜啼的杀神.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不会让人那么记恨.他倒是一个替自己背黑锅的上佳人选.

    “金银锋,武陵锋相距丢失,我秦军本土精锐损失惨重,麻沙坪峡谷守不住了,撤退吧.赢英!”路超道.

    “末将在!”

    “我们撤退,对方如果追击,必然是以他们的东胡骑兵为主,这一次,便由你断后,可在四方坪,茶店子等地设下伏兵,如果那些东胡人敢追来,便再狠狠地教训他们一次.”路超吩咐道.

    “遵命!”

    “小心些,东胡人马上功夫超群,现在征东军又给他们配上了利器,更是远胜往昔.”路超不得不叮咛这位王子几句,”万万不可贪功,小有收获便须立即脱身,如果让他们缠住,等他们的步卒追上来,那可就会出大问题,他们的臂张弩,杀伤力太大.”

    “末将明白.”嬴英点头称是.

    路超的撤退行动异乎寻常的顺利,在他对面的叶真,丝毫没有派兵追击的打算,哪怕阿固怀恩等数个东胡将领跃跃欲试,屡次请战,叶真也摇头不允.在场的所有将领,除了自己之外,只怕所有人都没有见识过秦军以往的作战,贸然追击,不定会吃个什么大亏,眼下叶真手头兵力不足,他不愿意冒这个险.路超退出了麻沙坪峡谷,在往前,便无险可守,只能退回凤城.自己第一步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做,那得等都督的命令,不过以叶真自己的猜想,恐怕这一次都督或者要大动干戈了.

    那霸五千人覆灭,对于叶真的中央集团军而言,可谓是损失惨重,第一军不复存在,孔方的第三军亦损失不小,唯一完整的便是由步兵统领的第二军了.青年近卫军第一师与秦军打了一场硬仗,虽然灭敌两千余人,但自己的损失却也上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在那种情况之下,叶真不认为有其它的选择.而东胡**骑兵师,至少叶真认为目前,他们还是不适合担当大任的.

    有时候,明知硬不硬不智,却也必须得做.

    第五天,叶真大军陆续收复四方坪,茶店子,而高远的军令亦在此时抵达,展开军令,叶真便倒吸了一口凉气,都督这架式,好像不得了啊!青年近卫军剩下的三个师,尽数将要驰援自己这里,而都督可是要亲自抵达,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山南郡,冯发勇所率领的两万山南郡兵将会主动出击,代郡赵勇动员代州郡兵三万,亦将由山南郡出兵,贺兰雄所属东方集团军同时出动,其麾下骑兵与贺兰雄本人已经提前出发,东方集团军其它部众将由孟冲率领随后抵近.

    “这是要与秦人大干一场的前奏么?”叶真有些迷惑不解,他深知目前征东府的财政困境,现在这个时候,着实不是与秦人全面开战的最佳时机啊.但山南郡一动,可是牵一而发动全身,山南郡出击,打击的可是秦人后院.当年秦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以极大的代价这才将匈奴人打残,打烂,解决了自己的后院危机,不想最后却是便宜了高远,不但收复了匈奴人为己用,从此多出无数精悍的骑兵,甚至连辛辛苦苦打下的山南郡也成了高远的战利品,这些年来,山南郡如同秦人的背上芒刺,让其时时不得安宁,如果说以前高远还弱小,秦人还没有太过于担心的话,那现在,可就有眼中刺肉中钉的感觉了.秦人不是不想拿回山南郡,但软的硬的都试过,山南郡却是巍然不动,冯发勇率领的这两万郡兵倒是愈战愈强.随着征东府有意识地往山南郡迁居百姓,以前不过数千户的山南郡,现在人口已经翻了十倍,数万户的人丁虽然还比不上内地一个县治,这迁居到这里的要么是剽悍的匈奴人,要么便是身强力壮的流民,匈奴人以部落为主聚居主要从事放牧,而流民则开垦荒地屯田,这些屯田寨子都是以军事要塞的形式出现,百姓都配备武器,弓弩,与匈奴部落族民相互为援,秦人试着打了几次,不但没有拿下这些屯垦点,反而损失不小,只能就此作罢,随着时间的推移,征东府在山南郡的统治却是愈加稳固了.

    而在这其中,最让秦人难以忍受的,却是以前移居山南郡的那些秦人,他们似乎更享受在征东府的治下的生活,现在居然不承认自己是秦人了,王剪派出细作去联系这些秦人,想让他们为秦军提供情报,去的人却是肉包子打狗,个个有去无回,直到最后一个机灵些的逃了回去,王剪这才明白缘由,他派去的那些人,就是被他视为同胞的人所出卖而成了冯发勇的刀下亡魂.

    这个事实让王剪在愤怒的同时,又无比困惑,费了不少心思才终于搞清楚状况,那些以前的秦人,现在的日子过得滋润着呢,比起以前在秦国之时不知好了多少倍,他们非常担心秦人再度打来会让他们回到以前那种煎熬的生活中去,所以对秦国的军队的痛恨,较之其它人更大.

    这让王剪有些恐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