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零二章:煌煌汉威(27)(书号:13651

第九百零二章:煌煌汉威(27)

作者:枪手1号
    ps:看《我为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几十匹战马在雪地之上狂奔,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在马蹄走过的地方,雪地之上留下的是鲜红的斑斑血迹.显然,马上的骑兵受伤了.

    一名骑士摔下马来,在雪地之上蠕动了几下,就此不动,奔逃的队伍中有两骑圈转过来,一人跃下马来,将摔下去的骑士翻过身来,伸手探了探鼻息,悲伤地站直了身子,回望远处追近的敌人,翻身上马,继续打马狂奔.

    再逃得片刻,又有两匹战马马失前蹄,将马上的骑士摔了下来,一人一个翻身便站了起来,另一个一只脚却被压在马下,动弹不得.

    “阿平!”爬起来的人跑到躺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的战士身边,拼命地想帮他挪开压在腿上的战马,但战马是如此的沉重,以此刻亦是强弩之末,又怎么可能搬得动如此沉重的战马.

    “哥,走,走,骑上那匹空马,快走.”躺倒在地上的骑士竭力扭过头去,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追兵,嘶声吼道.

    “不,我不走,要死咱们死在一起.”唰的一声,站着的士兵拔出刀来,一手抱着受伤士兵的头,单膝跪在地上.

    “走,快走,活着才能给我报仇.”受伤的士兵猛地一推,将他推倒在地,”死了,就没有人给我报仇了,爹娘还要人养着呢,咱兄弟俩都死在这里,谁给他们养老送终,走,快些走,给我报仇.”

    站着的士兵大哭起来,从地上爬起来,前面奔逃的骑兵有一人圈转了回来,手里牵着一匹空马,眼里亦是透着无尽的悲伤.

    “走,走!”躺倒在地上的士兵猛力挥动着手臂,费力地抽出腰间的佩刀,插在身前,又将腰间的骑弩解了下来.

    “阿平,我为会你报仇的!”爬上马去的战士悲怆的大吼了一声,猛地一鞭击打在马股之上,战马向前猛窜而去,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被称作阿平的骑士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紧紧地握着手里的骑弩,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压在他身上的战马,嘴里不停地往外冒着血沫,不时地抽搐一下.

    后方的骑兵迫近,与前方藏青色的军服不同,后来的这些骑兵清一色的黑衣黑甲,前方奔逃的是自野三关战场之上突围出来的廖廖无几的征东军,而后方紧追不舍的却是秦军骑兵.他们已经追了半日功夫,一路之上,因为伤势过重或者马匹力竭而倒毙在路上的征东军并不少,此时又看到一名征东军士兵倒在路上,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战马呼啸着自己雪地之上掠过.

    躺在地上的阿平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右手抬起,骑弩猛地扬了起来,哧哧哧三声响过,三名秦人骑兵惨叫一声跌下马来,余者大惊,几乎同时勒马,战马嘶鸣,铁蹄在地上搅动,一团团的雪粉扬起,阿平躺在地上,扬声大笑.

    “又干掉三个,我赚了,赚了!”

    雪粉纷纷扬扬的落下,秦骑眼中终于看清楚了袭击他们的是那个他们忽略了的以为是死尸的征东军.

    “去死!”带队的秦军军官怒吼着,纵马向前,硕大的马蹄向着地上的阿平狠狠踩去,阿平仍然在笑着,努力地挥动着手里的战刀,想要斩断战马的马蹄,但刀刚举起,便被秦将手中的马鞭卷走,两只马蹄下,卟的一声,如同踩破了一个巨大的瓜果,阿平的笑声戛然而止.

    “追上去,杀光他们!”看着地上被自己战马踩得稀乱的征东军士兵,秦将犹不解气,怒声喝道.

    重新集结起来的这百余名骑兵正要再度启程,在他们的前方,却突然扬起大片的雪尘,雪尘之中,一股骑兵风一般地卷来,与先前的征东军骑兵一样,他们都身着藏青色的征东军军服.

    “征东军骑兵!”秦将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大股征东军的骑兵正向他们卷来.

    “撤退,撤退!”他大声地叫了起来,拨转马头便向回奔,猎人与猎物在瞬息之间便转换了位置.

    征东军骑兵大声吆喝着,呐喊的是些什么,秦军士兵却是听不懂,但从那股狠劲听来,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话.

    蹄声愈来愈近,带队的秦将惊骇地转头,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对方竟然已经迫近了不少距离,他已经能看清对方的面容,那些人的面孔,分明便不是中原人.

    匈奴骑兵还是东胡骑兵?秦将脑子里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嗖嗖的羽箭之声便如飞蝗一般的扑来,稍稍落后的骑兵立时坠落下马,被风一般的骑兵卷入马蹄之下,顷刻之间,尸骨无存.

    “杀光他们!”木骨闾稳稳地坐在飞一般的战马身上,一箭将前方的一名秦军射下马来,怒吼道.

    秦军骑兵亦极是悍勇,眼见着逃脱无望,立时便有数十骑掉转马头,迎向追来的征东军骑兵,另一股人马则继续向前奔逃.

    木崩闾哼了一声,两根手指含在嘴里,打了一个唿哨,麾下的骑兵骤然分成数队,木骨闾带着一队径直绕过了反身杀回来的骑兵,继续向前追击,他看上了最前面的那员秦军将领.绕了一个弧圈,使得他与前方稍稍拉开了一些距离,但转眼之间,精妙的控马技巧与东胡战马的优良血统使得他再一次追近对方.

    返身杀回去的秦军,立时便陷入了东胡骑兵的汹涌海洋,一个对冲之下,数十骑秦军便落下马来,与此同时,十余名东胡骑兵也跌落马下,他们丝毫不停,继续向前追赶.

    弓弦声声,每响数声,便会有一名秦军跌落马下,片刻之间,前方的秦军便只剩下带队的秦将孤零零的一个人亡命奔逃.

    秦将跨下战马的速度却在这要命的时候愈来愈慢,即便他反手用刀刺在马股之上,战马亦只是向前窜了几十步,便再也无力奔跑,悲嘶一声,四蹄一软,倒了下来,秦将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爬了起来,拼命向前奔出.

    前方响起了号角之声,一队队的步卒奔了出来,看到了奔逃的秦将,也看到了身后飞追而至的征东军骑兵.

    “敌袭!”战鼓之声骤然响起,转瞬之间,秦军士卒便列成了阵列,一支支的弩箭扬起,秦将大喜过望,拼命地向前奔跑.

    “他是我的!”木骨闾怒吼着,两腿一夹战马,向前猛地窜出,战马犹如一道残影在雪地之上划过,刀光一闪,奔逃之中的秦将硕大的头颅凌空飞起,木骨闾一伸手,将带血的脑袋抓在了手中,那秦将的身体却还向前奔跑了十数步这才卟地倒下.

    就在木骨闾挥刀斩首,伸手捞住头颅的时候,对面的秦军阵列之中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来”放箭!”

    羽箭飞蝗一般地扑来,木骨闾的战马在原地划了一个极小的弧线,后腿猛地发力向前窜出,一支支羽箭卟卟地钉在他的战马之后,向前奔跑了数十步,木骨闾回过头来,此地已经脱离了对方的弓箭射程,他示威般地举起了手中尚在滴血的头颅.

    “哟嗬!哟嗬!”在他的身后,越来越多赶来的东胡骑兵一齐拔出弯刀,在空中挥舞着.

    双方对峙片刻秦军后方出现了一面面大旗,一队队黑衣黑甲的骑兵出现在木骨闾的视野之中,他冷哼了一声,”我们走!”

    拨转马头,竟是再也没有瞧对方一眼,率队扬长而去.那些秦军步卒,他量他们也不敢追来,如果没有了整齐的队形,没有了如雨的远程打击,那么步卒在骑兵的弯刀之下,便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

    向回奔行一会儿,木骨闾便到了阿平战死的所在,他的兄长正伏在他的尸体之上放声大哭,木骨闾一扬手,将那秦将的脑袋扔在了他的面前,”咱们已经替他所仇了,收敛好他的遗体,我们回去吧,秦人的大队援兵已经到了.”

    “多谢将军!”地上痛哭的骑兵站了起来,向着木骨闾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此刻,在他们的后方,赢英驻马而立,刚刚的一幕,他在远方看得清清楚楚,此刻,他身边的秦军一个个义愤填膺,大声请求追击这些狂妄的敌人.

    “住嘴!”嬴英怒吼一声,刚刚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他仍然认出了这些骑兵.这不是匈奴人,而是东胡人.

    “来得好快!”他喃喃地道.根据黑冰台的情报,跟随征东军回到中原来的东胡骑兵约有一万余骑,被组建为东胡骑兵**师,如果这一万余东胡骑兵尽数已到,自己追上去又如何讨得了好,今天自己只不过带了三千骑兵出来,如果撞上了东胡大队骑兵,当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撤兵,退回野三关!”他扬起头,冷冷地盯着远处渐渐消失的征东军骑兵.

    阿固怀恩静静地听着从野三关逃回来的这些征东军骑兵的禀报.那霸五千兵马尽数覆灭于野三关让他凛然心惊,征东军步卒的战斗力,他可是深有体会的,虽然中了埋伏,但仅仅以一倍的兵力便全歼了那霸所部,秦军的战斗力亦不可小觑.

    “全军扎营,放出哨骑警戒,将野三关的战报迅速上报,我们等待都督接下来的命令!”阿固怀恩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听完了那些逃回来的骑兵的叙述,他对野三关的地形也有了一个大至的了解,这样的地形之下,即便他全力出击,也讨不到什么好去.(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