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百零一章:煌煌汉威(26)(书号:13651

第九百零一章:煌煌汉威(26)

作者:枪手1号
    ps:看《我为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在休息了一晚之后,征东军士兵明显加快了速度,于第二天饷午时分抵达了野三关境内,随即全军沿着麻沙坪峡谷前进,这是前往茶店子,进逼凤城的必经之路.

    麻沙坪峡谷,长约一千五百米,宽约五百米,地形险要,踏入这条狭谷,那霸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这感觉来得快,却也去得快,在全军将士高亢激昂的军歌声中,顷刻之间去得无影无踪.

    这种地形是极易埋伏的,征东军在通过这种地形的时候,一般是分为三段式突进,前锋部队约占整支部队的五分之一,主力约占三分之一强,后续部队则是剩下的军队,三部依次通过,即便有埋伏,以征东军强悍的战斗力,三段兵力亦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杀退伏军,重新汇合.

    四周皆是高挺陡峭的山坡,寒风呼啸之下,大量的雪花向着这段山区走廊飘将下来,使得这段峡谷之内的积雪被其它地方要更厚一些,一脚踏下去,有的地方积雪已经超过了膝盖,这使得行军的难度大大增加,士兵还好说一些,但那些随军的弩车,以及拖着军辎的车队,可就遇上了大麻烦,车辙深陷雪中,拖车的牲畜身子几乎都伏在了雪中,大车也只是如同蜗牛一般在雪地之上爬动,大量的步卒不得不去帮着推车.这使得整齐的行军队伍在这段峡谷之中,变成了一簇簇,一团团.

    那霸皱眉看着峡谷这宫拥挤的人群,再看看两边耸立的群山,先前那股感觉不由再次浮上了心头.

    “先头部队出谷了么?”他侧头问身边的一员将领.

    “先头部队已经出谷了,太平无事.”将领回答道:”将军,不用担心,秦军现在正与魏赵联军对峙,在凤城驻扎的是一部韩军,量他们也没有胆子出城来与我们决战,以他们的战斗力,即便是在此设伏,我们也无惧于他们.”

    “话是这样说,但这里的地形对我们太不利了.”

    “将军,先期斥候也来这里探查过,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那霸点点头,”传令下去,加速通过,车队放在最后,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咱们通过了这段峡谷,再在谷外等待他们.”

    “明白了,将军,我马上去传令.”

    将领刚赐跨出一步,峡谷之内,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啸叫之声,霎那之间,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顶,那霸整个人如坠冰窖之中,伏击,果然有伏击.

    一支支床弩跨空而来,**了峡谷之中聚集在一起的征东军士卒队伍之中,轰然声中,一辆辆马车崩散,周围的士兵在这猝然的攻击之下,一片片的倒下.

    床弩过后,一团团乌黑凌空而起,在那霸的视野之中逐渐扩大,”投石机,石炮!”那霸怒吼起来,”吹号,吹号,散开队形!”

    从两侧山峰之上,飞起的石炮黑压压的犹如乌云一般,铺天盖地直扑狭谷之内,直砸得狭谷之内积雪纷扬而起,犹如大雾一般弥漫开来,那霸眼前尽是雪雾,那里还看得清自己部队的状况.

    “吹号,命令先头部队立即进攻左侧之敌.”那霸半伏在地上,吼道.”这是秦人的正规军.”

    两侧山峰之上,骤然这间爆发出阵阵呐喊之声,一片片黑色的盔甲,在白色的世界之中,显得格外耀眼.一面面大旗竖了起来.

    “那将军,一共有十面将旗,秦军超过一万人.”身侧,副将的声音有些发抖.

    那霸站直了身子,看着从两侧呼啸而下的秦军,脸色冷峻,”结阵,准备战斗!”

    军号声响起,被刚刚突然的袭击打得有些蒙的征东军终于在熟悉的军号声中回过神来,开始集结成队,以尚未被毁的弩车为中心,一队队的征东军迅速集起来,弩车兵们扯开蒙在车顶之上的油毡布,从箱子里掏出包裹得异常严实的弓弦,以最快的速度绞弦,上箭,一面面盾牌被举了起来,转眼之间,一个个方阵便在峡谷之中形成.

    征东军的床弩终于开始反击,虽然比起两侧的攻击,声势极弱,但对于此时的征东军来说,不谛是一支强心剂.

    秦军投石机投出的石弹仍在不停地落下,虽然准头欠佳,但胜在量多,覆盖性打击之下,总有一些能射到征东军的队列当中,巨大的撞击声中,盾牌粉碎,盾牌之下的士兵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臂张弩,准备!”那霸缓缓抽出了佩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后悔了,今日一个应对不当,便是全军覆灭的结果.

    峰顶之上,一员年轻的将领冷冷地注视着战场,在他的所在位置,并没有打出旗帜,但看侍立在他左右的一个个秦军将领皆肃然而立,便知道此人的身份,才是这里最高的.

    他是秦军进攻魏国所有军队的统帅,今年仅仅三十二岁的大将军路超.任谁也没有想到,路超居然会亲临凤城,便是秦军自己的将领都无法想象自己家的主帅为什么会这样关注这样一场小型的战斗,在秦军将领看来,这的确是一场小得不能再小的战争了.

    但主帅到此,秦军将领自然要竭尽全力地表现自己.秦军军律向来严苛,有进无退,一旦战败,首先遭到处置的便是领兵的将领,此时在主帅的注目之下,自然更加提起了十二分的力气.

    “谷外那支征东军先头部队消灭了没有?”看到狭谷之内被伏击的征东军居然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守,路超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的神色,但这丝惊异却是转瞬即逝.

    “对方抵抗顽强,虽然被我们四面包围,但激战仍在继续.”边上,一面将领小声道.

    “你去亲自督战,以最快的速度消灭这支先头部队,将狭谷出口封住.”路超看了看两侧山上如潮水一般冲下去的秦军,”我要翁中捉憋,这支征东军,一个也别想走脱!”

    “明白!”秦军将领领命大步而去.

    两边山上的床弩和投石机已经停止了发射,秦军士卒如潮水一般地向着峡谷之内涌来,山坡之上,积雪相对较薄,一踏入峡谷之内,过膝的积雪,立时便让秦军的攻击速度慢了下来.

    “弩!”那霸怒吼一声.

    一个个方阵之中,响起了嗡嗡的臂张弩射击之声,蝗群一般的臂张弩扑向了秦军,秦军的盾牌手们立即举起盾牌,但峡谷之内的积雪使得秦军的队列此时差次不齐,一轮弩箭射过,仍有上百士卒扑倒在雪地之中,他们身上的铠甲对于臂张弩的强劲力道防作用实在有限.

    征东军的臂张弩一般都是三轮连射,即所有弩手并不是一齐发射,而是依次射击,这样的轮射,使得第三轮射完之后,第一轮基本上已经又完成了上弦的动作.

    一次性的射击便造成了上百名秦军的伤亡,但秦军却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影响,盾兵们开始靠近,一步一步向前推进,在他们的身后,便是一排一排的身着黑甲的秦军士卒.

    臂张弩立时从平射改成了仰射,一支支弩箭飞越过盾牌然后掉头向下,钻进秦军的队伍之中,将一个个的秦军射倒在地.

    连射四五轮之后,双方的距离终于接近到了两百步,对面秦军的弩箭终于亦开始发射了,与征东军的臂张弩远达近四百步的射程,秦人的弩箭射程几乎近了一倍.在秦军付出了重大伤亡这之后,终于开始了反击.射程虽近,但胜在量多.在这个距离之上,双方的对射,征东军便落入了下风.

    抬头扫视四周,那霸心头惨然,在这里的,全部都是秦军的正规军,数量是自己的一倍有余,今日自己恐怕已无幸理,仰天长叹了一口气,自己死不足惜,但自己这一败,只怕会拖累都督的整个战略布署了,他不由得深恨自己太过于大意,如果自己再小心一些,又怎么会踏入这样一个陷阱.

    “毁掉所有臂张弩,全军准备突击!”他怒吼起来,伸手抓过一柄长枪,大步走向队列的前方.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劈张弩被仍到了地上,大刀扬起,刀光闪过,一柄柄臂张弩断成了两截.士兵们挺起了手中的武器,站直了身子.

    冲锋的军号之声在战场的各个角落响起.

    “杀!”那霸站在队伍的最前列,向着迎面而来的秦军杀了过去.

    两支当世最强的军队轰然对撞在了一起.在这条长一千五百余米,宽不过五百米的狭谷之内,处处都爆发着激烈的战斗,两军士兵殊死搏杀在一起.

    山顶之上,路超脸色有些难看,虽然秦军占据着绝对优势,但对方的抵抗之强烈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着人招降了么?”

    “大将军,没有用,他们根本就没有投降的意思,一支队伍即便是只剩下一个人,也会扑上来与我们拼命,到现在,我们俘虏都没有抓到多少.”

    “既然如此,那就全杀了!”路超站起身来,拂袖而去.(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