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九十三章:煌煌汉威(18)(书号:13651

第八百九十三章:煌煌汉威(18)

作者:枪手1号
    看着面前的孔方,高远有些感慨,他的父亲孔德算是这个时代愚忠的代表人物之一了,明明很清楚燕国已经走到了末路,却并不想改弦易辙,一边安排着家族的后路,另一方面,却又想善始善终,这种拖拖拉拉毫不果断地性子,便注定了他最后的结局.

    “孔将军,坐!”高远指着面前的坐位,温言道.

    孔方虽然被称为年轻将领,但实则上年龄比高无要大上一截,已经三十有余了,代表叶真前来恭贺高远大婚,一来是叶真实在脱不了身,二来也是孔氏投向征东府之后需要在积石城的第一次亮相,初抵积石城的时候,高远亦给予了他很高的待遇和接待规格,专门为他设宴,在积石城的所有征东府官员集体出席.

    在哪次宴会之上,孔方第一次与这位传奇的人物有了第一次的接触,高远给他的映象是温和,言谈举止,丝毫谈不上霸气,便如同一个邻家大哥一般,说话娓娓而淡,语调平易近人,这种感觉让孔方觉得很是惊讶,在他以前的映象之中,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应该是霸气侧漏,需要让人仰视的存在.

    那一次见面之后,一切便恢复到了平常状态,孔方只是中央集团军的一个军长,其实以他率领的五千子弟兵来归的实力,在征东军中亦只是一个师的实力,征东府给予他的待遇,实际是还是看到了孔家来归在政治上的巨大影响力.在现在征东军近二十万的兵力当中,像孔方这样的高级将领为数众多,高远当然不可能再像先前那样对待他.

    一切按部就班,到兵部汇报关于天河的战事情况,到议事堂向各位议政陈述现在叶真在天河推行征东府政策的详细情况,向工部报呈天河准备开建的工程事宜,最后又回到兵部,申请一应军械补充.

    很多事情,本来是天河郡的民事,但现在天河郡初归,一切都还是有军队说了算,说起来,征东府连天河郡守都还没有任命,暂时都有军队代管.

    这使得孔方这一次来积石城述职,忙得不可开交.

    征东府的高效让孔方再一次大开眼界,本来以为军械的调配以及军饷的筹集会让他在积石城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但不到半个月,一切便已经就绪,军械已经准备完毕,只等出发,而军饷,虽然现在征东府在财计之上很困难,但仍然没有拖延一线将士们该得的饷银和赏金.

    孔方本来以为这一次是他回归天河时高远例行的召见,但看到自己进来的是高远的书房,而且高远的身边还有蒋家权以及宁馨等征东府的重要人物之时,他才觉得有些不太寻常.

    “谢都督!”孔方躬身行了一礼,这才坐了下来.”属下这就要押运军械物资返回天河了,不知都督还有什么吩咐?”

    他有些忐忑地问道.

    “军械押送会另行安排人,孔将军你不必管了.”高远道.

    孔方微感诧异地抬头看着高远.高远以目示意宁馨,宁馨点点头,从高远的案头拿起一份卷宗,移步到了孔方的面前,将卷宗递给了孔方.

    “孔将军,你看看这个吧!”这份卷宗正是来自天河叶真与监察院关于曲沃事件的报告,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根据所获得的一些情报来看,所有的猜测,只怕都是真实的.

    卷宗内的情报很是详实,再加上阅读情报的人在上面所作的批注,孔方只是看了前几页,便大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渐渐变得潮红,手亦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慢慢地,他站了起来,嘴唇抖动,手亦无力地垂下.

    “孔将军,据我们的推测,恐怕孔德将军已经不幸遇难了.”高远轻声道.

    “节哀顺便!”蒋家权走到孔方身边,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

    卟嗵一声,孔方跪倒在高远面前,”都督,请都督发兵曲沃,诛杀檀锋,周玉,为我父亲报仇雪恨.末将愿为前锋.”

    “你先起来!”高远示意蒋家权将孔方搀了起来,”在得到这份情报之后,我已经下令步兵所统率的骑兵,以及青年近卫军杨大傻所率第一师,阿固怀恩所统带的东胡骑兵**师结束整修,向天河郡进发,孔德将军之死,我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多谢都督!”孔方再一次跪下,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起身之际,额头之上已是一片乌青.

    “起来说话.”高远道:”孔将军,这一起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从我们得到的情报来分析,这一事件,只怕秦人已经插手其间,秦人插手,那就不仅仅是你父亲的问题了,而是秦人会以曲沃为契机,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魏人在大梁翼的防守,完成对大梁的合围,大梁围在旦夕,一旦魏国失陷,强大的秦国兵团便有两种选择,一是与赵人决战,一是自魏而入燕,挑衅我征东府,或许在秦人看来,对付我们这样一个新生的,不稳定的政权,比起对付根深谛固的赵人要容易得多.”

    高远站了起来,走到墙壁之上挂着的地图,深深地看了几眼,”本欲要休战,奈何敌人不给你这个机会啊?”

    “秦人!”孔方从牙缝里迸出了两个字,”末将会将他们挫骨扬灰.”

    “你有这个志气那是好的,但打仗,光凭志气可不行.”高远走到他的身边,双手按着他的双肩,将他按着坐回到了椅子上,”你父亲的死,已经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仇恨了,他关系着我们征东府的生死存亡.所以这一次回去,你不能冲动,更不能意气用事.”

    蒋家权在一边道:”如果说檀锋是杀你父亲的那一把刀,那么,秦人方才是操弄这把刀的手,杀檀锋,周玉等人简单,但想找秦人报仇就不简单了.”

    孔方此时已经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咬牙道:”都督,议政的苦心末将都是白了,此次回去,我一定不会冲动行事.秦人势大,报仇虽然势在必行,却也不必急在一时.”

    “你明白这一点,不愧是大将之才.”高远点头赞叹,”你马上启程回去吧,告诉叶真,准备战斗吧!”

    “末将遵令!”孔方深深地向高远施了一礼,转身大步而去.

    “秦人或者并没有就在现在与我们开战的准备与决心,但路超说不定会试上一试,探探我们的深浅.”孔方的脚步声消失,高远这才缓缓地道:”所以这一仗,我们不能被动等待,而是要主动出击,狠狠地敲打对方一番,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

    “都督此言甚是,这一仗如果打痛了他们,说不定反而会为我们征东府争取来一些缓冲的时间,让我们能腾出手来解决国内的事情,积蓄足够的力量.”蒋家权深以为然.

    高远转头看着身边的宁馨,”你可不能休假了,曲沃那边一定要盯紧,再者秦国那边也一定要加强力量,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秦人一定会将姬陵弄回咸阳去,这个人落在咸阳手里,对我们今后的大计却是有些影响,如果有可能,让他消失吧!”

    “妾身明白,妾身回去之后马上着手准备此事,由易彬亲自去指挥此事.”宁馨点头道.

    积石湖畔,青年近卫军军营.

    梅华喜滋滋地在屋里打点着行装,作为营一线的指挥官,他在积石湖军营之中已经拥有了一间**的寝室,在他的身边,第四营的营长,他的妻弟吴涯正坐在椅子上,旁边放着一个小包裹,”这里头是我的军饷,还有赏银,你这一次回去探亲带给我爹,里头还有两根老山参,一根是给我爹娘的,另一根带给我姐,她怀了孩子,得好好补补身子,千万不能亏着了.”

    梅华不屑地看着他,”瞧你那模样,你爹,我的丈人,现在需要你那点银子么?我家能亏待他们,瞧你平时那抠门的样儿,原来将钱都攒在这里了,老山参我拿着了,在河间,难以弄到这样的好货,银子你拿回去,平日里对自己好一些.”

    吴涯腾地跳了起来,”让你带回去就带回去,我爹那人我还不知道,他岂会要你家的银子.我的钱是少,但那是我孝敬我爹的.”

    “得得得!”梅华举手表示投降,”行,我一定给你带回去,吴涯,不是我说你,你一个营指挥官,平时要大方一些,不仅要与下面的人搞好关系,同僚之间,该请客的时候也得请客.”

    “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人!”吴涯闷头道.

    “不是看你是我小舅子,我还懒得跟你说这些呢!”梅华恨铁不成钢地道,将收好的包裹扔在床上,突然又喜滋滋地看着吴涯,”吴涯,我厉害吧,与你姐相聚没几天,就将种子种下了,到了明年春上,你可就要升级当舅舅了,我可跟你说清楚,到时候你可得准备一份厚礼给你的外甥.”

    吴涯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笑容,”我知道,从现在起,我便会开始攒钱,到时候,一定会重重地送上一份礼.”

    “就那些薪水,你能准备多厚的礼啊!”梅华不满地道.

    “我可与你比不得,你是大少爷,我是佃户的儿子.”吴涯翻了一个白眼.

    梅华懒得理他,四仰把叉地往床上一躺,不无向往地道:”大半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可以见到亲人了,嘿嘿,还有我的儿子,哈哈哈.”

    正自憧憬着接下来的探亲生活,外头突然响起了急骤的马蹄声,蹄声骤停,一名传令兵冲进了两人的屋里:”师部急命,所有营以上指挥官立即前往师部,紧急会议.”(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