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九章:煌煌汉威(14)(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九章:煌煌汉威(14)

作者:枪手1号
    自从来到曲沃之后,姬陵的脾气就一直不好,从堂堂的一国之王,沦落到现在寄人篱下,蜗居于一个小县的处境,姬陵心中自然有许多恨.恨周渊的兵败东胡,如果不是周渊将十数万大燕精锐葬送在东胡,燕国何以一蹶不振?他恨高远野心勃勃,无人臣之心,却一门心思想要取自己而代之,恨檀锋周玉等人大言炙炙,立下许多空头诺言,最终却被他们眼中不堪一击的高远打得屁滚尿流,恨齐人趁火打劫,恨燕国国民毫无忠君之思想,到曲沃这么久,从燕地传来的消息,尽是一些辱骂自己的不堪入耳的消息.

    姬陵觉得这个世上没有人对得起自己.

    满心怨敢的姬陵自然要拿人出气.最初的出气对象是那些护卫他逃到曲沃来的士兵,在连续鞭打了十几外士兵,连一员牙将也挨了他一顿鞭子之后,周玉不得不将这些士兵都撤走了,士气本就不稳,君上却又如此对待士卒,岂不是让人更生怨气?但君王还是要人服侍的,只能去乡野里找来一些乡民侍候左右,这些人都是乡民,平素根本就没有什么见识,又如何入得姬陵法眼,所受到的待遇自然更差,由曲沃县衙临时改建的燕王行宫里,每日里总是传来姬陵的怒吼和下人的惨叫,让四周警戒的士卒无不瘆得慌.

    檀锋,周玉,淳于燕这样的大臣,隔三岔五都会被姬陵怒骂一通,也让这三人日渐不耐,特别是檀锋,初时觉得姬陵深有明君之风,是一个可以扶持的对象,但现在看起来,姬陵平素所表现出来的,只是一种表象,一旦遇到现在的这种难局,平素里隐藏着的内心深处的弱点,便暴露了出来.

    这个认识让檀锋终于下定了决心,在费尽唇舌说服了周玉与淳于燕之后,一场不动声色的政变,在曲沃开始上演.

    首先曹殃的便是孔德.

    下达处死孔德的命令便是由姬陵下达的,当檀锋拿着所谓的确凿证据呈给姬陵时,本就对于孔德将独子孔方留在天河心怀疑忌的姬陵勃然大怒,不假思索便下令处死孔德.

    冷雨敲打着窗户,发出令人烦燥不已的啪啪声,屋内明灭不定的油灯光线昏暗,姬陵从床榻上爬起来,厌恶地看了一眼床上那个低着头正在穿衣的女人,大步走到桌边,猛地伸手推开窗户,冰冷的冻雨扑面而来,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寒战.

    “滚!”他冷冷地喝道.

    床上的女人爬下床来,低着头,躬着身子,赶紧退出了房间,曲沃人烟稀少,这几个女人都是檀锋从民间搜罗而来服侍他的,虽有几分姿色,但檀锋以前接触得都是何等样的女子,这样的乡野女子又如何能入得他的法眼?

    看着踉跄退去的女人背影,姬陵眼中不由浮现起另一个女人的身影,那是他的王妃漱玉公主,她是那样的美艳,那样的高贵,自己应当在逃亡的时候带上她的.

    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当时齐军攻破蓟城,一片混乱,委实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以致于留在蓟城的漱玉公主一竟然遭受田单之辱.

    往事已矣,过去的永远也不会再回来,谁也没有想到,齐人在蓟城屁股还没有坐热乎,便被征东军摧枯拉朽一般地击败,连田单都做了俘虏,但这个消息,并不能让姬陵感到开心,反而是阵阵恐惧.征东军入蓟城,几乎便代表着他的燕国彻底的终结.

    让他惊喜的是,随后传来的消息便是漱玉公主在征东军的护送之下进了魏国,听说是要取道魏国回楚国去,他立即派了檀锋去大梁迎接漱玉公主.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漱玉公主拒绝来曲沃,甚至对檀锋掷下了绝决之极的话,自此以后,与他恩断义绝.

    姬陵大怒,请求魏人强行将漱玉公主送到曲沃,但魏人却怯于征东军,亦是断然拒绝,漱玉公主在大梁短暂停留之后,便启程归国,虽然这一路之上还要穿越秦人控制区,但以她的身份,秦人自然也不会留难.

    漱玉公主这一去,便也代表着姬陵与楚人的关系彻底完结了.

    凄雨,冷风,倒是极契合姬陵现在的心情,他仰着脸,任同冷雨打在他的脸上,心亦如同外面的天气一样的寒冷,现在的处境,比起当年流亡之时也好不了多少,难道自己又要再经历一次那种噩梦吗?

    不,绝不,自己还有两万大军,并不是没有一搏的余地,那个高远,当初还只有几百个兵丁呢?或者魏国并不是自己最佳的停驻地点,燕国回不去了,呆在魏国,只会成为魏国的马前卒子,在与秦国的一次次的对抗中,消耗完自己最后这一点力量,然后被弃之如敝履.

    去哪里呢?姬陵苦苦思索着,半晌,眼前突然一亮,对了,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齐国.齐国曾经是自己流亡多年的所在,在哪里,自己还有当年所交的一些朋友,更重要的是,现在的齐国乱成一团,田单成了征东军的俘虏,两个儿子为了争夺掌控齐国的大权,打得不可开交,楚人攻占了临沂,现在的齐国,就是一锅乱粥,或者自己可以去哪里,凭借着手上的数万大军,乱中取利也不是不可以的.

    他兴奋地转过身来,在屋里转了好几个圈子,对,就是这样.

    “来人,来人,去召檀锋,周玉,淳于燕!”他大声喝道.他急于要把这个想法告诉这数名大臣,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他在心里对自己道.

    下人刚刚出去不久,外间已经响起沉重的脚步之声,透过大开的窗户看出去,打头几人,正是檀锋,周玉几人.姬陵心下奇怪,他们几人都不住在县衙里,怎么可能有来得这样快?

    门被推开,檀锋几人脸色严峻地出现在姬陵的视野里.

    “几位**卿来得正好,我有个想法要与你们说一说.”姬陵搓着手,兴奋地道:”我仔细想过了,这曲沃不是我们久居之地,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大步走回到桌案边,抽出一张地图,摊开在桌上,”来,你们过来看!”

    一语既出,却无人回应,姬陵奇怪地回头,便看到檀锋几人仍然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们,怎么啦?又有什么坏消息?”姬陵转过身来,这些天来,坏消息连接不断,他几乎已经有了免疫力,可以做到充耳不闻了.

    “不,不是坏消息,是好消息!”檀锋终于开口了.

    “哦,好消息,说来听听,是高远那厮死了么?”姬陵自以为说了一句很好笑的笑话.不过很明显,他对面的几人没有什么幽默感.

    “大王,我为你介绍两位客人.”檀锋淡淡地道,随着他的声音,在他们三人身后,闪出两个人来.

    “客人?”

    “见过燕王,在下张说!”

    “在下钟昧!”

    两人向着姬陵鞠了一躬.

    “你们是?”姬陵疑惑地看了二人一眼,又抬起头来,看着檀锋三人.

    “大王,张说张先生来自秦国大将军路超路大将军麾下,而钟昧,则是关内候钟离钟候爷的手下.”檀锋介绍得云淡风轻,但在姬陵听来,却如同晴天霹雳.

    “路超,钟离?你们带几个秦国人来做什么?”姬陵怒喝道.

    “大王!”张说微笑道:”我与钟昧钟将军二人前来迎接大王去咸阳,我们的王上正在咸阳扫榻以待,恭候大王呢!”

    姬陵立时呆若木鸡,半晌,才猛地转头看着檀锋三人,”你们,你们三人,竟然敢背叛我?”

    周玉将脸掉向另一边,淳于燕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檀锋向前一步,向着姬陵深深躬身:”王上,局势已经到了这一地步,其实不容讳言,大燕已经完了,这天下,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高远代燕自立,而高远是绝不会放过王上的,上一次漱玉公主抵达魏国大梁之时,随行的便有他们的使者,向魏王提出了要求魏王交出大王的事宜.那一次,出于多方成原因的考虑,魏王拒绝了,但以征东军的强势,魏王终有屈服的那一日,落在高远手中,大王,您还有活路吗?高远会放过您吧?”

    “天下之大,还有哪个地方能容大王?臣思来想去,也只有大秦了,虽然从此您失去了王位,失去了权势,但终究还能活着.”

    姬陵喘着粗气,听着檀锋的话,直气得热血上头,伸手在腰间乱摸,如果腰间有一柄刀,只怕早就拔出来劈了过去,檀锋恭敬但却冷淡地看着他,以他的身手,即便姬陵手中拿着刀,又如何能威胁得到分毫?

    “我们,我们可以去齐国,我想好了,现在齐国大乱,我们打过去,夺得一块地盘,乱中取利,或者便能重焕生机!”姬陵看着冷冷的檀锋,心终于慌了起来.

    “王上,您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齐国是乱,但无论是田远程还是田富程,都不是现在的我们能招惹得起的,再说了,我们真入了齐国,高远便会放过我们吗?只怕死得更快,眼下只有一个人能保住您的性命,那便是秦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