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百八十八章:煌煌汉威(13)(书号:13651

第八百八十八章:煌煌汉威(13)

作者:枪手1号
    曲沃,孔德宅第.

    孔氏在燕国亦是一方大佬,但在曲沃,却也只分得了一个小院儿,孔德只能带着十几个亲兵住在这个小院里.自从来到曲沃之后,檀锋,周玉一点一点地将他手下的兵力分散出去,要么遣散到民间转为农民,要么被打散分配到其它军队之中.孔德对此听之任之,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孔德自己也很清楚,将儿子留在天河,送到了征东军中,而自己又来到了曲沃,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遭忌的事情,不过他自认为心中坦荡荡,所做的不过是为大燕尽最后一份心报答燕朝历代对孔氏的恩情而已.

    现在谁都能看出,燕国这艘本来已经千疮百孔的破船,已经快要沉下去了.

    “家主,公子希望您马上离开曲沃,这里对您来说,绝不是久留之地.”受孔方指派,带着他亲兵信的一名孔氏老兵压低声音道:”公子得到消息,近期曲沃很可能有一次大规模的行动,不过具体是做什么并没有打探清楚,公子说,不管檀锋周玉想做什么.必然会对家主您不利的,公子想让您立即脱离曲沃去天河,公子亦会派人迎接您的.”

    孔德笑了笑,摆摆手,”方儿在征东军中过得如何?”

    “公子过得很好,现在被征东军中央集团军司令官叶真任命为麾下军长之一,不过我们孔氏五千子弟兵却被打乱编入到了各军之中,现在在公子麾下效力的不足千人.”

    “这是应有之意,也是征东军消化外来投效者最常用的办法.”孔德点头表示早已了解征东军的这一政策,”他过得不错就很好了,我这里没有什么可说的,现在我就是一个闲人而已,周玉檀锋不管想做什么,总不会想要了我的命去,左右不过是混日子罢了.”

    老兵坚持道:”家主,公子已经将主母及孔氏家眷尽数接去了积石城,高都督娶妻,公子受命前去道贺,顺便也将家眷都送到积石城去,听说在哪里,征东府已经为主母一行人等准备好了宅院,家主,您还是走吧.小的这一次潜入到曲沃,一路走过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你想多了,曲沃现在要是对劲儿那才怪了呢!”孔德笑着道:”你远来辛苦,就在这儿歇息两天然后就回去吧,告诉阿方,我现在一切都好,让他照顾好他母亲.”

    “是,家主!”老兵躬身行了一礼,转身出门,一只脚刚刚跨出门外,外头却突然传来隆隆的马蹄之声,孔德眉毛微皱,抢前一步跨出门来.

    轰隆一声,大门被重物撞中,两扇门板向后飞出,数匹战马从洞开的大门之中直冲了进来,在战马的身后,两队士兵鱼贯而入.

    而此时,孔德的十几名亲兵也是惊起,自两边的厢房之中亦是冲了出来,站到孔德的面前,按刀而立,死死地盯着闯进来的众人.

    “檀锋?”孔德眉毛一掀,看着马上的骑士,”你这是什么意思?”

    檀锋高居马上,冷冷地看着孔德,”我什么意思,这要问孔将军了,敢问,你身后此人,来自何方啊?”

    孔德身后的老兵身子一颤,自从进入曲沃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儿,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踏入曲沃之后,就已经被人盯上,老兵的直觉让他感到了不对,但却无法找出原因,对方一直在缀着自己,直到自己踏进了家主的房门,为了什么自然是清清楚楚.可恨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被人生生当了枪使.

    孔德先是一愕,接着大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此人是我孔氏老兵,自天河来,为我捎来一封家书.”

    “只怕不是家书,而是征东军要你作为内应的信件吧?”檀锋冷笑着.

    “放屁!”孔德大怒,”我孔某人何许人也,岂会做这些蝇蝇苟苟之事,如果我孔德有异心,也不会追随大王来到曲沃了.檀大人,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信件在此,你可要看上一看?”

    “何必看?定然如此!”檀锋仰天打了个哈哈,”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你会把那真正的信给我看呢?孔德,你口口声声说对大王忠心,那为何在来曲沃之时,却留下了你的儿子和五千兵马由他们投了征东军?”

    孔德深吸了一口气:”我是让他们留下断后,阻截敌军,至于以后,那就不是我所知得了.”

    “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不好笑的笑话.”檀锋冷哼了一声,”你当我们都是傻瓜吗?孔德,今日人赃俱获,你还有何话可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孔德怒道:”我要见大王.”

    “见大王?你想跟大王说,你首鼠两端,与征东军阴谋勾结,妄图擒拿大王作为献给征东军以作晋身之阶么?孔德,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事败了,来人,给我统统拿下.”

    听到这个拿字,孔德身边的亲卫齐齐拔出刀来,怒吼着向前踏出数步.

    “怎么孔德,你还想附隅顽抗吗?告诉你,你带来曲沃的将领都已经一体成擒,他们中已经有数人指证你勾结征东军图谋不轨,证据确凿无疑.”檀锋冷笑着举起手来,”如若顽抗,杀无赫!”

    随着檀锋的手举起,一柄柄长弓竖了起来,锋利的羽箭对准了孔德与他的十数名亲兵.

    孔德轻叹一声,越众而出,走到了檀锋的马前,”你急于要剪除我,看来这些天来曲沃所传说的事情并不是空**来风了,你当真要投秦军?檀锋,你可要想清楚了,大王如果去了秦国,自此便会沦为阶下一囚,永远出头之日,性命能否保全还未可知?你如真正忠心大王,便绝不能做下此事.”

    “一派胡言!”檀锋脸色微变.

    孔德看他脸色,已经此事*成是真,不由长叹一口气:”檀锋,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

    转过身来,看着麾下亲兵,”放下武器吧,没必要送死,他们只是想要我死而已,你们不必无谓陪葬.”

    “家主!”那名老兵已是红了眼睛,拔刀便冲了出去,”是我害了家主,我与他们拼了.”冲到檀锋身边,一刀便向着檀锋砍下去.

    檀锋冷哼一声,马鞭一卷,缠住了老兵的手腕,手一抖,便将老兵抖到在地,身后的士兵一涌而上,将老兵死死按住.

    “都住手,住手!”孔德大声喝止了身边那些欲扑上去的亲兵.

    “孔将军是个明白人,知道没有必要作无谓的抵抗.”檀锋呵呵笑了起来,翻身下马,走到那名被按倒在地上的老兵面前,蹲了下来,伸出马鞭抬起对方的脸庞,道:”饶你一命,回去告诉孔方,如果想让他老子活命,就反了征东军,给我拿了叶真的头颅来换他老子的命.”

    站起身来,看着麾下已经将孔德及他的十几名亲兵都捆缚了起来,随即挥了挥手,道:”放了他,让他回天河去找孔方.”

    老兵挣扎着站起来,看了一眼束手就缚的孔德,踉踉跄跄地冲出了院子,向着远方狂奔而去.

    目视着这老兵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檀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倒也不指望孔方真能作出什么,但能让征东军内部对他猜忌也就够了,孔方在叶真麾下有五千精兵,虽然被打散分置,但在现在叶真的中央集团军编制不满的情况下,仍然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只要叶真稍有疑忌之心,便不敢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轻举妄动,这样,他便有充足的时间来实行他的计划.

    “将孔德下到大牢,等候大王的命令!”檀锋冷然道.

    曲沃县衙大牢之内,孔德盘膝而坐,时值寒冬,大牢之内更是阴气逼人,关押孔德的牢房,除了一堆稻草之外,竟是别无他物.到得今日,孔德终于确信,檀锋周玉他们所谋算的要投秦军肯定是真实的了,不然他们不致于对自己下此死手,自己如果无恙,肯定会竭力反对他们的计划,而自己带来的军队,虽然已经被打散,但如果自己登高一呼,仍然还是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的.

    他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必然是瞒着姬陵的,否则姬陵再糊涂,也不至于会行此事,檀锋周玉他们都可降,但姬陵是万万降不得的.

    紧闭的牢门在令人齿酸的声音之中打开,孔德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淳于燕.

    淳于燕手中提了一个食盒,默不作声地走到孔德面前,将食盒里的菜肴一个个拿出来,摆在孔德面前,又提起酒壶,替孔德斟满.

    “我敬你!”淳于燕举起了酒杯.

    孔德点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看着对方,”檀锋他们什么时候动手?”

    淳于燕的眼光却转向别处,不看孔德的双眼.

    “你们投了秦人,那大王又如何?”

    “路超保证大王安全无虞!”淳于燕低声道.

    “安全无虞?”孔德苦笑,”或者,这于他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高远已经击败了田单,并成功地使齐国陷入到了内乱,他接下来,必然会将矛头对准大王与我们,到时候,魏国迫于征东军的压力,必然会将我们交出去,我们自然不能事手就缚.”淳于燕道.

    “理解.”孔德点点头:”你们什么时候杀我?”看了看面前的酒菜,孔德恍然大悟,”今日你是替我来送行的了?”

    “你我相交亦是数十年了.今日略置薄酒,与你送行,明日一大早,便是你上路的时候.”淳于燕缓缓地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